最后一秒放弃上市,“投降”江南春,跟马云泛舟西湖敲定云峰基金,LP挤破脑袋都要进!

2016-09-09 08:19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熊剑辉   
   
取舍之间,虞锋的心态得到超越,有了更开阔的格局气象。这种富有魅力的生活状态,很快打动了一帮商圈大佬。像广电电气的严怀忠,就极其佩服虞锋的舍得之道。事后也恰恰证明,虞锋赶在了产业与股市的高潮退场,足见他是个“产融高手”。

  2006年1月,聚众传媒与分众传媒正式宣布合并,很多人都觉得虞锋彻底败了。他不无惆怅地说:“中国的企业都希望到纳斯达克去敲钟,我们是没有机会去了。”然而,在纳斯达克的门口突然栽倒,虞锋能甘心吗?把企业就这样卖给竞争对手,究竟是一场走投无路的败局,还是另一种懂取舍、知进退的快意人生呢?

  哲思人生

  1963年7月,虞锋在上海某部队家属大院中出生。父亲是军人,母亲是老师。小学四年级时,虞锋入选上海体育宫围棋集训队,和日后的“大国手”曹大元成了小伙伴,甚至得到“棋圣”吴清源下让子棋的指点。围棋的宏大布局与不争一时一地的玄妙哲理,让虞锋早有所得。但母亲怕下棋影响视力,最终让孩子放弃了职业棋手之路。

  中学时代,一位打过朝鲜战争、当过侦察连长的语文老师对虞锋影响很深。这个老师教作文,先练学生观察力:马路上见着个陌生人,能不能一分钟、三句话概括出这个人的特点?虞锋大呼过瘾,爱上四处观察,专注力、判断力、记忆力都训练得极为出色。

  有了这几手,虞锋从中学到复旦哲学硕士毕业,到后来当老师、干公务员、拿下中欧管理学院EMBA,一路通关。1999年,当他站在芝加哥高档写字楼内、第一次看到广告液晶屏时,常年训练的观察力瞬间爆发,他突然感知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产业——楼宇视频广告。

  实际上,美国楼宇视频广告一直不受待见,因为楼宇少、电梯快,人们没心思在电梯口看广告。但虞锋转眼就分析出在中国的可行性:楼多人多电梯慢,白领们早晚拼死拼活没空看电视,等电梯时看广告是必然。

  就这样,一个全新产业的框架在他心中腾起。他回上海准备马上开干,结果却失望地发现,当时液晶屏七八万一台,贵得没法商业化。

  当时,虞锋正处在人生转折。虽是一家国企的总经理,过着有车有房、年薪几十万的好日子,但也看到了人生尽头。“已经37岁了,再不变化可能就没有机会了。”虞锋只为寻求生活变化,便毅然辞职下了海。

  几年间,虞锋干广告代理、做汽车杂志,没整出大名堂。但芝加哥楼宇间的广告屏,始终在他心头亮闪闪。这是绝佳的商业模式,一定要等待一个完美的时机。2002年底,当虞锋发现液晶屏已降至8000元时,便毅然杀入了这片无比广阔的新天地。

  虞锋原以为,自己踏入的是一片无人涉足的旷野。没想到,却与平生最强劲的对手撞在了一起。

  天下英雄谁敌手

  2003年初,到北京出差的广告人江南春猛然发现,自己两个月前刚在上海“发明”的电梯口视频广告,竟出现在北京的高档写字楼。有趣的是,虞锋在联系液晶屏厂家时也脑门冒汗,自己琢磨了好几年的商业模式,怎么有人提前弄出来了?(点击阅读:他是文人,也是骚客:4年谈了14个女朋友,创业干出千亿级公司

  2002年初,江南春在上海太平洋百货电梯口突发奇想,琢磨出楼宇视频广告的新模式,迅速在上海各大写字楼推广。他原以为自己的主意很“疯狂”,便打算在上海稳扎稳打,先铺满50栋楼宇后再进军北京。而虞锋则起步略晚,上海被江南春占了先机,就在2003年初先在北京布局,把京广大厦、丰联广场等顶级写字楼拿到了手。

  虞锋和江南春,就这样不期而遇地撞在了一起。两个人的公司同在2003年成立,分别叫聚众和分众。虞锋取名“聚众”,源自《孙子兵法•军争篇》中的“合军聚众,交合而舍,莫难与军争”,希望能凝聚众人,成为行业中的王者。

  聚众和分众恰似京剧中的《三岔口》,两个对手在黑暗中突然遭遇,都乱了阵脚。但很快他们都认识到,这是场比拼速度、抢占楼宇的疯狂游戏,便都开始了“加速”奔跑。虞锋南下杀进上海,企图攻陷江南春的老巢;江南春不得不赶紧北上,将进军北京的计划提前。接着,双方在深圳、广州等地继续跑马圈地;一线城市的写字楼抢完了,接着就往公寓楼和二线城市杀去,顿时拼得不可开交。

  虞锋深知抢地盘的重要性,但却一时陷入了两难的境地。此时,聚众已有一定规模,也赢得了大众、通用这样的重要客户,但大部分商家对楼宇广告还是将信将疑。为了赢得更多客户,必须要疯狂抢地盘,否则就会被对手捷足先登;但抢太多,慢一拍的广告收入却不足以支撑规模的持续扩张。

  竞争让虞锋既紧张又兴奋,为了生存,他不可能停下扩张的脚步,且急需新鲜的血液。

  可怕的是,虞锋的对手比他还清楚问题的关键。2003年5月,分众的江南春迅速拉到了软银1000万美元融资,开始了策马奔腾的“洗楼”运动。可虞锋就快要弹尽粮绝,最难的时候,公司账上只剩下6万块钱。这该怎么办?

  巨头暗战

  2003年下半年,虞锋正处在创业以来最艰难苦恼的时期。他晚上睡不着,整天想着怎样找到合适的投资方,好把公司做下去。直到年底,才出人意料地拉到了极富政府背景的上海信息投资注资2亿元,度过了这个难关。

  转过年到了2004年,楼宇广告开始了井喷,广告源源不绝,让虞锋和江南春都大喜过望。市场的反应彻底证明商业模式的可靠性,剩下来,就看谁能更快更强地把圈地融资进行到底了。

  疯狂烧钱的虞锋开始寻找第二轮投资者。6月,在摩根斯丹利的引荐下,虞锋见到了凯雷集团的祖文萃

  在投资界,凯雷集团以其资金的庞大和背景深厚而著称。像美国前总统老布什、IBM前CEO郭士纳等,都在凯雷身居高位,使其有“前总统俱乐部”之称。面对如此重量级投资大鳄,一贯低调沉稳的虞锋发挥出激情和想象力,对聚众的商业模式和发展前景进行了大胆论述。

  凯雷投资集团创始人大卫•鲁宾斯坦,他的名言是:如果你把有钱人和有权人聚到一起,有权人能得到钱,有钱人能得到权。

  此时,虞锋已接触过30多家专业投资机构,聚众的创业故事和商业模式都快讲烂了。但让虞锋不爽的是,祖文萃对他的讲述——没反应。好不容易说完了,祖文萃则不停地“逼问”虞锋每个数字的来源、依据,提出的问题更直击要害:如何证明市场空间属于你?为什么你们能做到?你们的战略是什么?

  第一次谈判,祖文萃没表态。虞锋也认为,凯雷可能又是家蜻蜓点水的过客。结果没想到,凯雷迅速开始了对聚众的投资调查。 

  与此同时,在凯雷接触聚众背后,还进行着另一场鲜为人知的隐秘暗战。

  实际上,凯雷刚一接触虞锋,嗅觉灵敏的江南春就得到了消息。这让原本就跟聚众打得不可开交的江南春心中忐忑、如坐针毡。如何才能将聚众的投资“搅黄”?江南春想出了一招一石二鸟、釜底抽薪的“妙计”,那就是“忽悠”凯雷转投分众。

  2004年7月,江南春与凯雷的祖文萃在上海一家俱乐部中会面。华师大中文系毕业的江南春年少高才,又在商海摸爬滚打多年,谈话说事极富煽动力,对风险投资的各种套路了如指掌。他对着祖文萃滔滔不绝地讲述了分众是如何比聚众更快更强,但这次,巨大的热情碰到的“冰山”,祖文萃对江南春毫不留情地说了“No”。

  江南春懵了,这没有理由啊!祖文萃很快表明,他认识虞锋比认识江南春早,而且已经和虞锋谈得差不多了。另外,分众引入的风投太多,股权结构复杂,凯雷不想趟浑水。

  9月,聚众获得凯雷1500万美元注资,顿时让聚众上了财经头条。凯雷祖文萃高调表示,聚众强大的运营团队和广阔的市场前景,正是凯雷最为看重的因素。虽然这比鼎晖注资分众又晚了半年,但对虞锋来说,获得凯雷的支持绝非赢得资金那么简单。他豪气冲天地将新闻发布会安排在了钓鱼台。但这么个小小细节都刺激到了江南春的雄心,两个月后分众再获融资,便将发布会开到了人民大会堂。

  虞锋在钓鱼台国宾馆高调宣布,获得凯雷集团的风险投资

  背倚巨头,双雄角力。聚众与分众都弹药充足,等待他们的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恶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