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与机遇并存的当下,半导体企业如何修炼‘内功’?

2019-09-01 21:50 · 投资界  annie   
   
泡沫与机遇并存,半导体企业急需修炼内功

“2019全球创投峰会”于2019年8月28-30日在西安召开,盛邀全球创投头部力量,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这场汇集万亿资本的行业盛宴,为全球资本共享中国机遇,为推动全球创投行业的发展皆带来深远的影响。

泡沫与机遇并存的当下,半导体企业如何修炼‘内功’?

国科嘉和执行合伙人陈洪武、兰璞资本创始合伙人黄节、高捷资本执行董事李俨、天创资本合伙人王彬、西高投总经理张凯、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朱嘉就“论集成电路企业的‘内功’修炼”论题进行了讨论,以下为会议实录:

陈洪武:国科嘉和从成立之日起就秉持科技报国的信念,担负促进中科院的科技科学成果转化,助力中国国产业升级的使命。当前基金资金规模达数百亿,主要投资TMT和生命科学,半导体行业是我们的重点布局赛道。

黄节:2015年,我从英特尔出来创办了兰璞资本,主要关注半导体领域,关注早期,也投后期项目,17年我们大概看了80多个项目,18年看了152个项目,今年上半年看了156个项目。两年一共看了393个项目。只投了12家公司,就是3%的选择率。说明两个问题,一是在这个领域的活跃度逐年增加,二是这个领域很难投,真正好的公司,能长出来的公司不多

李俨:我们现在管理第三期基金,主要关注人工智能带来的技术的变革和应用,半导体作为人工智能的一个基础设施,也是我们关注的领域。我们去年投了16个项目,一半在半导体领域。

王彬:我们在半导体领域投了三个项目,解决了半导体领域卡脖子的关键点:CPU、手机功放,还有光纤通讯器。做半导体或者集成电路,需要耐心和定力,我们希望从机构的角度保持耐心和定力,发掘有价值的机会,帮助企业共同成长。

张凯:西高投是一家成立20年的国有股权投资机构,也是总规模300亿的陕西省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管理人,主要投向陕西省内集成电路产业链上的优质企业、骨干企业、高成长性企业、拟上市及挂牌后备企业。近年所投项目从半导体材料到设计、到功率半导体、到后端的封装测试等全部涉及。

朱嘉:光速中国现在有四支美元基金,一支人民币基金,管理规模超15亿美金。光速是为数不多的全球化基金,在中国、美国、以色列、印度都有我们的团队,所以我们可以给被投企业带来全球化的视野和战略上的帮助。

陈洪武:现在半导体行业的整体特点,第一是“热”,参与者众多,第二是“难”,成功率很低,有数据表明,半导体行业投的越晚,收益率越高,早期进入很早,收益率反而很低,风险极大。

而且整个半导体行业,要站得住脚,赚到钱,实现持续发展,基本都是垄断性的大企业,因为半导体对科技的要求太高,要持续不断的投资。请各位谈谈,你们如何看待目前半导体行业的现状,以及在寻找标的方面,秉承什么样的筛选逻辑?

黄节:半导体行业面临一个挑战,首先周期很长,相当于马拉松长跑,可能要赔十年钱,才可能跑出一个垄断性的企业。我们对企业的建议是,在地方政府非常热情的招商引资的时候,要严肃的考虑未来的可持续发展,也就是能不能赚钱,不能赚钱,就很难可持续发展。

李俨:半导体行业本身具有投资大、风险高、周期长、见效慢的特点,中国的半导体产业,生态不那么完善,甚至不是很健康,所以从高捷资本的角度,我们投早期的项目,大概有几个方向的考虑:

第一,产品的定位和定价,定位要特别准确性,这个非常关键,特别是早期的时候,通过准确的对产品的定义,直指市场痛点,快速打开局面,这是对初创团队非常重要的。

第二,核心技术,作为早期团队,做一些反向设计,有出货肯定比较好,长期来讲,反向设计有不稳定可拓展性差等特点,正向设计需要长期的投资和积累。

第三,我们偏好“小芯片大市场”的团队,我们投过一些包括做IoT

Wifi、语音唤醒、健康传感器、低容量的存算一体相关的小型芯片,20、30个人的规模,面临海量市场,一旦产品被市场接受,盈利能力就很好,为长期发展打下基础。

王彬:投资半导体,产品应用的方向很重要,要看市场的体量。第二看团队的综合能力、研发能力、定义能力、对市场变化和行业变化的随机应变能力。第三大芯片留给创业公司的机会越来越小,联发科发布了5G的芯片,研发成本在52亿人民币,小芯片其实在全国的产业链里有巨大的需求,包括芯片类的关键设备,需要国内新的生态的产生,国内政策非常好。

张凯:这里分享一个案例,2012年的时候我们投过一个从美国回来的团队,背景非常豪华。但基于当时的行业背景和经济环境,这家企业一直过得很艰难。直至2016年,公司的经营和市场仍未取得实质性突破,我们也退出了。欣慰的是,在西安高新区的积极扶持下,随着整个集成电路行业快速升温,这家公司坚持到今年已经完全走出,上半年估值翻了天价,一大批有投资意向的机构都在排队,其中不乏国内知名的集成电路产业投资机构。

通过以上案例,我想说明的是在当前“将集成电路产业打造成具有核心技术竞争力的新产业爆发点”上升为国家意志的大背景下,需要投资机构尤其是我们这类肩负着产业振兴责任的基金,与政府形成合力,帮助企业形成可持续发展的良好态势。

朱嘉:我们投资半导体芯片的时候,尽量不投那些在成熟环境内,做存量替换的产品,我们要去找未来更前瞻性的新领域,用更高的标准去投优秀的企业。

陈洪武:现在半导体有种大跃进的感觉,泡沫严重,请问各位如何选择标的,以及看好哪些产业方向?

黄节:我们分成两大块,一块是世界领先的项目,一种是进口替代。先讲第一个,真正的世界领先的创新,对投资人来讲,可遇不可求,很难培育出来,像英特尔的成功是一系列必然和偶然因素的叠加。一但出了一个英特尔,第二个英特尔就很难活了。

第二个进口替代,进口替代要成功,要满足两个必要条件,一是有增量市场,二是在有增量的情况下,是否正好伴随行业有一个突变的技术,如果这两个必要条件都有,对于初创企业,成功的概率就特别大。

李俨:李俨:投资半导体,我们首先会考虑内驱力是什么?

第一种内驱力是长期的趋势性的内驱力,比如像5G、自动驾驶,这是全球化的,这种是增量市场,大变革会带来对新的系统需求,如果团队底子很好,如可以借助这个机会,抢到一定的市场份额,就可以获得长远的发展。

第二种内驱力是不可提前预知的,比如目前的中美关系,忽然就形成进口替代的市场,如果团队反应快,产品可以和世界大厂相比,哪怕比如性能达到世界大厂80%,但价格便宜一半,肯定有人用,也有很大机会,毕竟中国市场体量够大。

第三种内驱力,是行业内的创新驱动,技术上或需求上小的变革所带来的的机会,也是一种内驱力,比如3D视觉、或者tws耳机带来的机会等等。

不同层次的内驱力,带来了不同层级的价值的机会。这也是我们作为投资机构需要把握的。

王彬:过去十年,半导体的周期一直在增长,为什么呢?第一,因为所有电子产品的消费变化,比如蓝牙耳机,十年前蓝牙耳机都是作为高端产品,现在几十块钱很便宜;第二,整体的信息化,我们投资逻辑也从这两点切入,找合适产品,规避红海的战场,另外看是否短期内形成垄断的局面的出现。

张凯:作为地方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的管理人,我们会从西安乃至陕西的产业优势着眼关注,在过去六年西安市的整体产业规模增长近6倍,复合增长在30%以上。根据规划,到2021年,西安集成电路产业产值将突破1000亿元,其中集成电路设计产业产值过100亿元。集成电路设计领域增长非常快,特别光电芯片、存储器、北斗导航芯片、功率器件等的研发设计,因此我们以支持企业自主创新,练好“内功”为目的,专注这些方面的投资。

朱嘉:很多的赛道,尽管看起来机会很大,看起来蛋糕很诱人,是否在一个合适时间投,对最终的结果有蛮大的影响。

陈洪武:随着世界政治格局的变化,半导体行业在中国迎来了一个非常好的契机,有着非常好的未来前景,但也存在很多风险,希望我们的从业者,不管是做经营的还是做投资的,都脚踏实地,真正的做一些能够解决中国产业问题的产品。只有这样我们扎扎实实做,中国的半导体行业,才能扎扎实实的发展,能够走到世界前列。

“2019全球创投峰会”由中共西安市委、西安市人民政府主办,西安市金融工作局、西安市科学技术局、西安市投资合作局、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清科集团承办的2019全球创投峰会在西安高新国际会议中心召开。峰会盛邀全球创投顶级力量与独角兽企业汇聚,通过组织“闭门研讨、专题培训、主题论坛、项目对接、展览展示”等环节助推产业与资本的高效融合。这场汇集万亿资本的行业盛宴,为全球资本共享中国机遇,为推动全球创投行业的发展皆带来深远的影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