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00后更爱电影院和网络?80后更爱喜剧

2016-12-11 12:16· 投资界   
   
大家可以广泛一点想,主要是市场价值、艺术价值和广泛的影响力形成的知识产权,是可以成为情景化、形态化的内容。这几年比较典型的《哈利波特》,从去年在洛杉矶有一个城堡。一丝原创可以多角度、多形态的进行文化产业的开发,把原来的东西叫IP。

  影视文化与休闲旅游融合,引爆了文旅产业。上海迪斯尼火爆开园,万达挑战迪斯尼加速“万达城”开业;《阿凡达》给张家界添了一把火,《后会无期》热了东极岛旅游,《爸爸去哪儿》等综艺节目走到哪儿火到哪儿,越来越多的旅游目的地借势影视文化产业。“文化+旅游”能催化出什么样的未来?文旅产业还能与什么融合发展?大爆发的文旅产业将面临哪些瓶颈?

90后、00后更爱电影院和网络?80后更爱喜剧

  内容:

  耿聃皓(主持人):尊敬的各位来宾大家好,非常高兴今天能在这里主持这场文旅产业论坛,我是来自于爱奇艺的耿聃皓。我就直接入主题,下面我隆重的邀请参加这场论坛的嘉宾。他们是赵依芳女士、王勇先生、张晨先生、李永军先生。

  我们今天台上坐的这几位嘉宾都是这个行业的佼佼者、领军者。大家都知道在过去的几年来有一个话题叫“互联网+”,因为当时我是从事互联网行业很多年,对于这个词想了很多。比如说互联网+文化、+零售商业、+旅游,产生非常多的业态。其实在最近这一两年有另外一个词是文化+,也就是说在国家新的发展战略里,文化作为非常重要的战略在做各种各样的推广。而我自己的感触比较深的是,现在的文化产业确实是非常的朝气蓬勃,其实我们在2010年进入到视频领域后,就从影视剧版权上已经体会到。

  当时从一集电视剧几千块钱到现在一集可能几百万,有的可能到达千万一集,我觉得整个在推动中国文化创意产业的发展。当然其实在“互联网+”那个时代,其实也是当时诞生非常多伟大的企业,像淘宝就是“互联网+传统零售”,像“互联网+旅游”诞生非常多在旅游这方面的企业,比如说像去哪儿携程

  大家都知道现在在大中城市中,手机会成为大家获取信息一个重要的渠道,尤其是现在对年轻人,比如说像90后、95后。我想首先请四位嘉宾关于以下两个议题做一下分享:第一个议题就是在现在文化大产业中,我们企业的一些想法或者思路。第二点是在这些90后、95后、00后我们为他们所做的产品也好,服务也好,大概会往哪个方向去做?作品如何能够变成他们的视野,让他们变成主要人群?

  赵依芳:各位朋友大家好,做文化其实一直苦逼的事情,但大家又是比较喜爱的事情。今天提这个议题我觉得对我们很开心,因为我们苦逼到今天,社会发展到文化产业的爆发期,刚才耿总说的我们的互联网版权从免费到收费,从以前的几千块一集到现在的过千万一集。

  第一,文旅产业是一个硬消费,是硬杠杆,不是软消费,所以我觉得做这一行价值越来越大,市场越来越大。华策有幸坚持20多年,中国开始有长篇的影视剧开始,我们这个团队就在做。目前华策战略主要两个方面,一个方面还是以内容为网,聚焦核心内容战略,进一步做好同步产品,让我们的观众更加喜欢我们的内容。比如我们今年刚刚播完的《锦绣未央》,播出平台上非常好,制作上花了一些力气,互联网的点击率好像快过200亿了。前面我们创记录的《微微一笑很倾城》、《翻译官》、《曾经的年代》、《青春英雄》,我觉得这些都是文化产业内容可以带来很有意义的事情,做强做大,能够代表我们国家民族的文化,传递下去,这可能是我们行业意义所在。

  第二,我觉得要做产业,不是内容版权本身。比如他演出靠门票可能养不了那些明星,因为他不满足,所以你激发不起他更大的创造力。

  第三,我们整个社会需要不仅仅是泛娱乐,而是整个社会生活的娱乐化、情感化,这样才能带来社会大变革。受众的生活方式和情感诉求都在变,需要用各种各样的娱乐内容,它由此带来的文化和旅游的结合,带来文化和教育的结合,带来娱乐和你的所有生活场景的结合。

  我们第二战略是文化+相关强关联的产业生态,也布置投资了一些旅游、教育、影视电商。整个华策是希望能够有机会在这个时代跟大家一起把我们的内容做好,同时把我们的产业做大,我大概是这个想法。

  耿聃皓:您忽略了一个问题,我更想听华策在这几年影视剧方面一直在做年轻受众,其实前几年你做的可能85后特别喜欢,而现在做的90后、95后特别喜欢,是怎么抓住这部分用户的?

  赵依芳:这个可能跟一个团队对文化的理解有关,其实华策一直以来去追逐年轻观众,现在是比较流行互联网,年轻人是主流观众,但是我们当时拍《唐虎》的时候我想谁看,妈看,妈也不太有文化,我说要年轻人看,咱们来《风流少年唐伯虎》。做影视内容,我觉得年轻化的定位是必须的。

  其实我们也要听得懂国家给出的指导,领导人也说了我们要歌颂爱国主义,歌颂青春,歌颂民族英雄。民族英雄都来自于出少年,我们就找个90后喜欢的。但是怎么去让年轻人喜欢,这个可能是创造者要去研究的,所以华策花了很大力气做了一个大数据平台和研发平台。一个在评估电影院受众的年龄层,还有影视剧的演员、题材和风格。而我们现在研究的是00后,因为过两三年是00后的市场,尤其主导内容一定要把好主流观众的脉,我觉得这个还是很重要的。

  耿聃皓:王总,刚才这两个问题,第一是关于大爆发,第二是用户族群,听听您的看法。

  王勇谢谢各位。做文化对我来说有20多年的历史,很多人在问文化是什么,对我印象最深的是,文化能够使我们用带着诗意和爱的眼光看待这个世界,它能使人变得高贵,能使这个世界变得温暖。我想起我们现在从事这么高尚事业的时候觉得很荣幸,也觉得很兴奋,总是在一种亢奋的状态在做这个文化。陕文投在09年成立,文化企业到底怎么做?我认为,第一,资源禀赋优势,就是说你对一个企业的定位看你有在这个领域有没有资源的绝对优势或者比较优势,陕西是历史文化的大省,我们讲陕西是文化的发祥地,我们这几年做文化传承,我认为我们国有企业在资源禀赋方面有优势。每一个企业不管是大企业、小企业,都应该找准自己的定位。

  第二,我还是关注企业发展当中的市场环境,比如说我们去年陕西组织了十几家影视公司到浙江去考察,也到华策影视学习,大家明显感觉到浙江的社会资本优势比较优胜一些,文化产业做到一定程度大家都知道是知识密集型加资本密集型的产业。我相信光有文化没有资本是不行的,在2000年前后我们在做一部电视剧,30万到50万的投资一集,现在一集300到500万也不算大,现在一个电视剧两个亿到三个亿30集。这几年我们陕文投注重生态圈的构建,产业量的延伸也是文化产业在当今市场竞争下做强做大的因素。所以说到企业怎么做有三点给大家分享。

  说到80后、00后关注需求诉求的问题,我觉得这些年做文化的过程中,我们现在有一个误区,经常人为的要圈定一些圈层,要把市场细分为90后和00后。现在我们研究电视剧,我在看一个数据,现在电视剧的主流市场并不是00后和90后。相反在电影院和网络上,确实是90后、00后。所以说关于对市场的划分我觉得要更加理性,我想说一个观点,我们如果太看中00后、90后的某一些人或者现在他们成长的一些需求,而忽视一些人类传承文化的基本东西,反倒会惯坏他们,会让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走入误区。

  所以经常看好莱坞的大片和我们国产电影比较,前天晚上我们看了《血战》,我说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的情怀,男人的阳刚之气,他信仰的坚持是人类普世的东西。我相信从文化的角度理解人类,一定有普世的东西,那就是对真善美的追求。我们的企业要关注真善美,来培养我们中华民族一代一代的人他们的自强和自信,而不是去迎合所谓年龄段。观点不一定正确,欢迎大家批评。

  耿聃皓:接下来,开心麻花基本是在市场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尤其是话剧、演艺方面领头羊,张晨总给我们分享一下。

  张晨:开心麻花是剧场演出产业领先的企业,我们今年在全国包括巡演加起来1800场,什么概念?一千人其实也就180万,但是这个事情要做到是挺复杂的系统工程,所以我们现在团队做营销后台工作和我们演员的数量其实刚好是一半一半。但是这个里边我觉得应了赵总刚才讲的确实很苦,大家能坚持当然是有情怀,我喜欢这个事,我本人也喜欢,我们绝大部分的同事都喜欢。

  喜欢什么东西?其实我们喜欢的是,简单说就做了一件事情,在做喜剧类的内容,现在我们可以把它叫开心,我觉得是开心的,让大家看了以后有体验感的内容。现在确实看到一个好处,现在大家又讲IP了,我是挺被动跟过来的,他们造了概念,好像在说我们有点类似性。我们现在拥有30多部原创的戏剧,拍了两个电影口碑还不错,所以我们意识到IP是可以衍生的。所以从我们来讲还会继续坚持做这件事情,就是喜剧内容。

  要做这件事情毫无疑问是靠人的,我觉得我们强调品质导向,在这个基础上我们确实拥有了非常多优秀喜剧类的艺人,大家知道喜剧不好做,要求喜剧艺人本身能力很强,做任何我们都依赖于人。所有投资人问我怎么保证持续有好的作品,我说我也没什么秘诀,我们确实有这么多人,我们应该给这些人更好的协同机制。目前看我们这个机制还是有效的,可以不断的出一些有趣的内容,包括我们现在是持续的在做这件事情。喜剧我们一直控制产量,我觉得我应该有能力做十部,我现在压到一年最多做三部。这里还有创新类的内容,比如音乐剧,我们也布局了真人互动的实景演出。但是AR这种增强现实的体验感的内容,会大量应用在未来线下演出领域,我们已经在做很多创新的探讨。

  我觉得是从内容的有趣性和有品质这个角度来引导一些年轻的观众,可能会更有效果,而不是强迫他们喜欢什么,这个没有办法做到。我的感觉他们其实是有文化的一代,他们本身有他们的文化,而且有文化自信。东西好坏他是可以分辨的,因为普遍受教育程度比较高,而且完全地互联网化,什么都看到了。在这个事情如果问我有什么解决之道,我觉得也没有什么必由之路。我们现在团队基本以80后为主的,所以我们电影深得这批人的欢心。

  接下来如果面对90后、00后,其实还是向下延伸,这个没有办法。可能我们要做的就是把把方向,让他们别做什么。基本上总局要找我们,至少平台现在都得找我们,他们自我阉割也挺厉害的。

  耿聃皓:接下来是永新华韵的李总,您给我们分享一下您是怎么看待关于一个是文旅产业的结合,还有关于您的受众。

  李永军:大家下午好,首先我说说我怎么来做这件事的。我做过地产,见证了中国改革开放的整个发展历程。四年前为什么顺应这个大时代,找一个别人没做过的事情,社会责任这件事,也是有渊源关系,我就想到通过朋友介绍做了半年的了解、考察、调研。

  非遗颁布了公约以来,我们国家第一批加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国家。这件事我和我的团队经过四年的努力,我们在打造1+N模式。1是非遗国际互联网,我们签了独家的合作协议。世界全世界有240万项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世界级的38项,包括24节气、昆曲、京剧等,国家级1376项,省级18700项。也就是说我们在做线上非遗的大数据,240万的大数据。这240万项分布在全世界,最主要的是在欧洲和亚洲,亚洲就是我们中华民族,我们国家历史悠久。

  问的更多是我做这件事盈利吗?作为企业来讲不盈利一定倒闭,一定干不下去,我讲通过企业的发展积累,我们自有资金三年来一直做投资。通过三年的努力我们也上线了,大家大数据240万项还有很大的挑战,线下我们在建N个园区,第一个园区就是前门大街,一个1700米的店试营业。非遗是什么?有人说小伙子真敢干,你知道非遗是什么吗?我说您怎么看待的?他说非是已经不存在的,遗是死亡的,非遗就是面临着灭绝。我第一次到教科文组织去,我就讲我们企业想做非遗的保护和创新。

  怎么去保护非遗呢?我说从保护环境开始做起,也就是说我们打造了以非遗线上N个园区。上海世博园正在建设,包括我们的深圳要建,在巴黎要建,巴黎对我们的非常重视,给我们80公顷土地,而且非常优惠的价格。为什么呢?法国对文化的重视。在座的都是文化领域的,在文化产业里面延伸去做,一定会有大未来。

  我们中国有多少这样的非遗项目呢?可以做的至少有30、40万项,包括刚才我们讲的影视也好,我做非遗文化这两年慢慢的大家会知道这个事情,一定离不开年轻人。我们通过学校到园区体验,比如说卖个瓷瓶,有可能是乾隆皇帝的,复制谁还喜欢?我们怎么做呢?比方说同学聚会,父母过生日可以到园区来,大师和你一起完成瓷瓶,我们当场可以拿到这个人亲手做的陶瓷。我们现在年轻人,我们的小孩很多人不知道我们皮影,我们皮影是世界级非遗。包括我的木偶剧等,这些都可以和小孩结合起来,这都是我们老祖宗留下料非常好的国宝。

  非遗里面包罗万象,全是我们和学校结合,学生通过体验,通过大师到课堂去讲,我们做创新,我们和中医药大学结合,为什么?中医药是我们国家非遗的大项,但是在全世界的中药、中成药日本和韩国占90%的市场,为什么?我们的药材,包括化肥、农药超标,出不了口,老外不买。为什么买日本人的?日本做的比我们好,关键他有标准。他的中药材全部来自我们国家,所以说我们又通过日本的有个叫本草汉方药公司,和他做了合作,打成为一家人,我经常讲合作成为血缘关系,他有标准,我们从药材的种植开始把关,也就是说一定要有标准。他可以通过我们的通道,我们可以用他的通道卖到全世界上去。

  好多人要问一个问题,怎么去赚钱?我们要通过园区将来展示和产业结合,和金融结合,我们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了项目,一个是大数据,一个是国际非遗论坛,要搞世界非遗博览会,我们都是通过论坛、博览会也好,通过研发也好产业完全相结合。和大家合作,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