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源朱新礼: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创港交所最大IPO,怎么也不行了?

2016-06-02 10:56 · 华商韬略  李云飞   
   
但他仍然不甘心。“假设2008年,我把我们汇源整个事业的三分之一用25亿美元卖给美国公司的话,那这25亿美元再加上我原来的三分之二——整个汇源农业、汇源果业,将来如果再生产汇源果酒、汇源鲜果一系列汇源品牌,那我现在早就是千亿级公司了。”

汇源朱新礼: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创港交所最大IPO,怎么也不行了?

  8年前,坐等可口可乐以179.2亿港元、近2倍溢价收购汇源朱新礼,或许没有预料到今天的汇源正上演一幕“悲惨世界”。

  从中国的“果汁大王”,到吆喝“企业要当儿子养,当猪卖”,近年来,汇源的大新闻几乎都与“卖身”有关。

  朱新礼曾是中国快消产业的一面旗帜,他一手创立了汇源,带领这一品牌问鼎中国果汁行业,并在2007年创造了当年以来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

  汇源的转折发生在2008年9月,朱新礼和可口可乐宣布将创造中国饮料界最大的“民企被外资全额收购案”,但商务部就这笔收购首次开启了《反垄断法》,一纸否决“结了案”。朱新礼携资本进入上游产业链、打造千亿级企业的梦想,就此戛然而止。

    准县长下海

  朱新礼是一个从地地道道的农民成长为县领导,又下海经商成为“果汁大王”的传奇人物。

  1952年,他出生在山东沂源县的东里东村,年轻时凭借跑运输车发家致富,后又顺利当选村委会主任。

  刚一上任,朱新礼就别出心裁地鼓动村民种葡萄。跑了多年运输、见多识广的他心里有算盘:一亩地种玉米,收入满打满算一两百块,种葡萄却能赚五、六千块。为了打消乡亲的顾虑,朱新礼承诺,每人每年发放500斤面粉。

  3年过后,东里东村成了远近闻名的万元户村,一半以上村民安上了电话。朱新礼因此进入县领导的视野,成为县后备干部的重点培养对象。

  1989年,朱新礼从山东省经济管理学院进修后,被任命为县外经委副主任。3年后,已是副县长热门人选的他却突然辞职,下海经商。

  1992年是中国第一批民营企业家的盛年,邓小平南巡讲话鼓舞了一大批怀有雄心和梦想的人辞职下海,陈东升冯仑王功权潘石屹等皆在其列。朱新礼同样深受总设计师南巡的鼓舞,而山东《大众日报》刊登的一张照片则让他彻底下了决心。照片中,一位沂蒙山的果农看着满满一车卖不动的苹果,狠狠咬了一口。底下一行字刺痛了朱新礼的心:卖不出去,我就吃掉它。

  1992年,朱新礼接手了一个停产三年、负债千万元的县办罐头厂,将其更名为山东淄博汇源食品有限公司,这是汇源的前身。

  一年后,朱新礼采用补偿贸易的方法,引进了德国水果加工设备并安装投产,依靠这一外资利用方式,为汇源争取到了第一批价值500万美元的大订单。

  当时,朱新礼只身一人带着样品、背着煎饼去德国参加食品展。没钱请翻译,他就找朋友在国外读书的孩子客串;为了省钱吃饭,他每天在宾馆用煎饼充饥。

  要让德国客户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中国小厂签下协议,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交涉最后,朱新礼打出了感情牌:汇源浓缩果汁的加工设备就是从德国买的。

  拿下这批设备后,汇源随后的几年顺风顺水。1994年10月,朱新礼带领30来人的队伍北上,在北京顺义开辟了新的“根据地”,创立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

  “风险肯定有,但怕风险,一辈子也成不了大事。”在北京,朱新礼亲力亲为,晚上充当车间工人,白天客串销售,几乎跑遍了整个四九城。

    8亿元的对赌

  6年后,不断开疆拓土的汇源,年销售额已经高达12亿元,以23%的市场份额雄踞果汁产业榜首。朱新礼想要开拓全国市场,资金短缺成了最大的拦路虎。为了寻求资本帮助,朱新礼找到了“德隆系”创始人唐万新。

  2000年正是德隆系的辉煌期,唐万新带领着德隆从西北边陲的小公司发展成为控制资产超过1200亿的金融帝国,被外界认为是“中国第一庄”。

  当时,唐万新雄心勃勃希望凭借资本优势、以投资并购的方式发展多个产业,完成“大产业整合梦”。“果汁大王”朱新礼无疑是一个绝佳合作对象。

  双方很快达成合作协议,于2001年3月合资成立“北京汇源”,德隆出资5.1亿现金持股51%,汇源以设备和技术入股占49%。

  合作初期,汇源形势一片大好。不到两年时间,朱新礼就新增20余个大型生产基地,由山东、北京大举扩张至中西部10余个省市。在重庆,他以6.6亿元投建了亚洲最大的果汁生产基地。全国当时仅有14条PET生产线,汇源一家就占了11条。

  汇源扩张如火如茶之际,德隆却陷入泥潭。中国股市没有像唐万新预料的那样再涨10年,2001年,沪指从2000点一度跌到了1300点。

  德隆系的困境给汇源带来了很大影响,前者是合资公司的最大股东,对后续的发展成果也占据主导地位。为了“护盘”,唐万新频繁从汇源借钱。2002年底,他已经从汇源借走了3.8亿。

  朱新礼不想当“奶牛”提款机,他决定和唐万新“摊牌对赌”:以一个星期为期限,谁先拿出8亿元,就能购买对方的股份。德隆控股的5.1亿元股本投资,当时只支付3亿,尚有2.1亿没有到账,再算上德隆从汇源借走的3.8亿元,按8亿元的回购价格,朱新礼只要再筹2个亿就可以了。

  消息传出时,舆论认为朱新礼太过冲动。他是村委里出来的农民,玩资本哪是巨头的对手?此前,德隆已经靠资本游戏吃下了一系列公司,从未失手。虽然身处困境,但是唐万新声名在外,8亿元对他来说似乎不是多大的难题。

  但结局令人大跌眼镜:唐万新选择退出,汇源成了唯一一家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外界惊呼朱新礼居然“冒险”赌赢了,但事后看来,朱新礼实际上并没有冒险。

  提出“对赌”时,他已经深知德隆系的状况,对方很难抽身在饮料这个集团的“副产业”上再大动干戈。朱新礼也做好了拼到底的准备,协议的第二天,他就和北京顺义县委书记达成合作协议,筹得2亿元资金,抢占了先机。

    创港交所最大IPO

  与德隆“分手”后,朱新礼学会了如何“与狼(资本)共舞”而又避免被“狼”当成食物吃掉。

  “整合对很多企业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你要想到你的承受能力。至少具备三个条件:一是产品有很强的生命力,二是有很强的管理团队,三是有强大的资金支持。”他说。

  此后,朱新礼开始频繁在资本市场上有所动作,吸纳资金来推动汇源的发展,并提出了“合作先于上市、产业投资人先于财务投资人”的融资定位。

  2005年3月,汇源分拆果汁产品业务,统一集团斥资2.5亿人民币,双方共同组建合资公司“中国汇源果汁控股”。当时,汇源的估值已经高达50亿,统一只拿到了5%的股权。

  2006年7月3日,朱新礼引入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作为战略投资者,融资2.2亿美元。

  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后,朱新礼决定将汇源推向更大的资本市场。考虑到民企在内地上市受到的限制较多,耗费的精力太大,朱新礼选择在香港上市。2007年2月23日,汇源成功登陆港交所,筹集资金24亿港元,创造了是年以来港交所最大规模的IPO。上市当日,汇源股价上涨66%。

  “汇源为上市做了大量细致的工作和充分的准备,真是细到把头发丝都数了一遍。”朱新礼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