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基金频繁出现 VC/PE市场马太效应或愈加明显

2011-05-12 09:06 · 投资界  刘锦慧   
   
自2011年初至今,仅投资界网站发布的媒体公开报道中,就有3支美元基金的募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8支人民币基金的募资规模超过10亿元。一些基金的规模远超其最初募资目标,亦远超其上一期基金。业内前20%的领先者在募资时表现愈发抢眼,募资规模的扩大与募资时间的缩短令人恍然进入了遍地黄金的“不差钱”时代。

  规模超10亿元的VC/PE基金在市场上出现得越来越频繁。本周的新闻中,总规模9.9亿美元的中信产业基金美元基金——CPEChina Fund,L.P.募集完成,承诺资本10亿元的天图创投第5期PE基金——天津天图兴华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腾讯投资华谊兄弟的4.5亿元则来自其年初设的50亿元产业共赢基金。  

  自2011年初至今,仅投资界网站发布的媒体公开报道中,就有3支美元基金的募资规模超过10亿美元,8支人民币基金的募资规模超过10亿元。一些基金的规模远超其最初募资目标,亦远超其上一期基金。

  对于市场上一些具备品牌效应的基金管理团队来说,VCPE化、PE大型化的现象已然司空见惯,业内前20%的领先者在募资时表现愈发抢眼,募资规模的扩大与募资时间的缩短令人恍然进入了遍地黄金的“不差钱”时代。

  但显然世界还有另外一面。在清科研究中心的统计分析中,2010年中国VC市场规模在1亿美元以下的基金共有127支,占基金总数的80.4%,其中规模在1000万-5000万美元的基金占全部新募基金的近六成。新募PE基金小型化趋势亦非常明显,继2009年规模不足2亿美元的基金占比达到基金总数的66.7%后,2010这一比例扩大至了74.4%。

  而这一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158支基金,募资总量达到111.69亿美元,较2009年全年涨幅分别高达68.1%和90.7%。并有82支可投资于中国大陆市场的PE基金成功募集到位276.21亿美元,基金数量与募集规模分别为2009年的2.73倍与2.13倍。

  伴随着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VC/PE行业自身日渐成长,正吸引着更多新参与者,他们试水VC/PE之举造就了基金募集数量与规模的双升,也造就了新募基金的小型化趋势。VC/PE行业由此形成了行业快速发展与两极分化加剧的局面。

  大基金背后的资本狂飙

  2月宣布募集完成的霸菱亚洲投资基金原定规模17.5亿美元,最终筹资24.6亿美元,超募近四成。KKR中国成长基金总规模10亿美元,而其去年开始募集时的目标为8亿美元。4月,IDG-Accel新募两支中国基金——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III和中国资本基金II,前者规模5.5亿美元,后者规模7.5亿美元。而2007年6月28日,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II完成募集时的规模为5.1亿美元。2008年6月,IDG-Accel中国资本基金募资的最终规模则为6亿美元。

  人民币基金的募资中出现了类似场景。东方富海第三支人民币基金的募集规模达25亿元,远远超过原计划10-15亿元的目标。达晨第10支人民币基金的规模至少达35亿元,而其前9支人民币基金的合计总规模也才65亿元。正在募集的天津鼎晖股权投资二期人民币基金已经把LP出资门槛从一期基金的2000万提高3000万元,对出资人的资历考核也更加严格,这支预计规模不超过80亿元的基金已经获得社保基金30亿元的投资。

  对部分VC/PE而言,募资市场上的资金似乎显得相当充裕,以至于当媒体询问投资人对银根紧缩的看法时,获得最多的回答是“没有感觉受到影响”。

  从资金供给来说,中国的大背景的确是“不差钱”。按照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周其仁的分析,2000年年末中国的广义货币存量13.46万亿元,到2009年年末已达60.62万亿元,增加了47.16万亿元。同期的GDP增加额为24.5万亿元、投资与消费开支的增加额为23.6万亿元。中国的现金和银行存款的增加额超出以上两个数值23万亿-24万亿元。货币增长远超过经济增长。

  而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多轮量化宽松政策加剧全球流动性泛滥的情况,大量资金涌向新兴市场。据摩根大通董事总经理李晶观察,4月4日至8日,整个新兴市场净流入资金达到57亿美元,这也是去年10月份以来的单周最大净流入量。

  在这场货币运动的背景之下,中外政府为应对金融危机而释放的流动性,成为去年迄今VC/PE市场募资数量与规模齐升的坚实支柱。创业板的财富效应与VC/PE对市场的长期培育则是促进行业快速发展的两翼。而中国经济以间接融资为主的现状,无法满足广大企业的融资愿望。金融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迫切需求成为VC/PE行业所以有今日局面的根本性原因。

  另一个关键的因素在于,VC/PE行业通过在中国20余年的探索发展,已逐渐获得国有资本与民营资本的接受。

  2010年12月28日,国开行宣布成立600亿元规模的国创母基金,这是第一支国家级大型人民币母基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长戴相龙则在4月的博鳌会议上透露,至2011年年底,社保基金委托PE投资总规模将升至210亿元。公开的资料显示,目前已有4家基金管理公司纳入社保基金新投资范围——中信资本、金浦产业投资基金、国创母基金和赛富亚洲投资基金。

  年初至今,已经宣布成立的PE基金中,有明显的政府背景的就包括预计规模50亿元的辽宁新能源和低碳产业投资基金、预计规模100亿元的中新建招商股权投资基金等;有明显国资背景的则包括50亿元的上海国和现代服务业股权投资基金(已募集成功)、50亿元的广东文化产业投资基金、预计规模60亿元的中粮农业产业基金等。以VC拉动技术革新与产业进步,以PE促进要素整合与产业升级。政府对于VC/PE在中国经济结构调整与战略新兴产业培育中的作用寄望甚殷。

  而在深圳、浙江的民企老板聚会上,合伙成立VC/PE已成为热门话题。各类投资公司如雨后春笋般从地底下钻出来。尤其在金融危机之后,大规模信贷投放令通货膨胀加剧、资产价格迅速攀升,企业实业投资意愿下降,而传统的蓄水池房地产市场又受到严格调控,万亿民资汹涌着寻找投资出口,VC/PE成为其选择之一。当然也有例外,对鄂尔多斯的民企负责人来说,相比当地民间借贷每年25%-30%的稳定回报,VC/PE就没什么特别的吸引力,在当地,规模仅2亿元的基金募资仍举步维艰。

  隐藏在大好局面之下的深层疑虑在于,VC/PE行业的迅猛发展究竟是资本狂飙中的一个泡沫,还是多年积淀之下的厚积薄发?在货币现象的背后,行业发展的内在动因是否足够坚实。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刘锦慧,原文:https://pe.pedaily.cn/201105/2011051221060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