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石医学美股IPO:市值超16亿美元,联想之星回报近80倍

这是联想之星自2010年系统布局医疗投资以来的第三个医疗IPO。按照市值计算,这笔投资为联想之星赚到近80倍的账面回报。
2020-06-12 21:44 · 投资界  任倩   
   

“中国肿瘤NGS第一股”诞生了。

北京时间6月12日晚,国内肿瘤基因检测企业燃石医学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号为 BNR。按照每股发行价16.5美元计算,燃石医学的市值将达到16.8亿美元。

伴随敲钟,癌症早检领域的潘多拉魔盒缓缓打开。运用基因检测让患者获得更大的疾病治愈可能,燃石医学创始人汉雨生用六年时间带领公司与国际巨头并肩。而其背后,首轮即入局,连投三轮的联想之星陪伴6年,成为燃石医学最紧密的合作伙伴。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联想之星自2010年系统布局医疗投资以来的第三个医疗IPO。IPO后,联想之星持有5.2%的股份,按照市值计算,这笔投资获得近80倍的账面回报。而就在20天之前,开拓药业港股上市,从首轮就开始投资的联想之星已收获超过50倍的回报,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首轮即入局,6年陪跑

2014年,燃石医学正式成立,专注于为肿瘤精准医疗提供具有临床价值的二代测序(next generation sequencing,NGS)服务,业务及研发方向覆盖三大领域:肿瘤患病人群检测、癌症早检以及肿瘤基因组大数据生态圈。

CIC数据显示,以2019年接受测试的患者数量计算,燃石医学是中国排名第一的NGS癌症治疗服务提供商,其市场份额为26.7%。

作为中国肿瘤NGS行业跑出来的头部玩家,燃石医学在IPO前自然不乏VC/PE青睐,截至目前总融资额2.4亿美金,C轮还曾创下行业内单轮融资额最高纪录。而联想之星作为首轮就进入的投资机构,更是在其发展壮大过程中相伴6年。

回顾过去,联想之星总经理、主管合伙人王明耀对多个画面记忆犹新。“最近我特意复盘了当时燃石医学的决策报告,做得非常扎实,有大量的数据和分析,包括我们对肿瘤精准医疗未来趋势的预判如今也被验证。最后燃石医学能跑出来,我们并不意外。”

的确,2014年前后,NIPT(无创产前检测)竞争已成红海,但肿瘤NGS领域乏善可陈。在一片荒原投准燃石医学,联想之星靠得不仅仅是运气。在这个项目上,联想之星倾注了大量心血。

王明耀介绍,燃石医学首轮融资时,公司还尚未完成组建。联想之星投资后,迅速帮助其对接各种资源和提供相应扶持等。之后,联想之星再次追加两轮投资。

“我们除了帮助解决公司资金问题,最核心的一点是帮助CEO成长,这也是我们进行投后管理非常重要的一块。”在王明耀看来,“每一个CEO都有自己的盲点,包括管理、技术、公司文化建设等等方面,而我们通过多年投资总结出大量经验,还有创业CEO特训班提供系统培训,比如帮助CEO制定战略、引进外部合作等。甚至我们可以对接大量政府方面的资源,比如与地方政府产业园合作。”

一笔靠实力赌赢的投资:

账面回报近80倍,超过其当期基金规模的1.5倍

多年陪伴、终结硕果。不过故事的开头,似乎并不美好。

在业内人的印象里,燃石医学的创始人汉雨生出了名的“能折腾”。他2003年从协和医科大学硕士毕业放弃直博,选择从商。两年后,加入美国生物科技公司BioTek为其组建了中国团队,在四年里将公司在中国的销售额提高20倍。事业做得风生水起,他却远赴哥伦比亚大学攻读MBA,后回国加入北极光创投,主攻创新药和NGS赛道投资。

即便如此,汉雨生刚开始创业时,还是坐了挺长时间“冷板凳”。

“首轮融资时,汉雨生在半年多的时间中谈了几十家投资机构,但没有一家给出积极回应。”联想之星合伙人冷艳对投资界回忆,“2013年NIPT领域已经有几家跑出来,但肿瘤NGS还是新概念。大部分投资人还不认为肿瘤NGS未来会是一条赛道,剩下少部分认为可行的人则质疑——凭什么是你汉雨生能做到。”

当时对于任何一家早期机构而言,这都是一个冒险的决定,但冷艳心底有个声音:也许应该大胆一搏。

这基于冷艳对行业和人的判断。“那时的NIPT赛道肯定是没有空间再做早期投资了,考虑到肿瘤疾病复杂、治疗费用高、对基因测序和生物信息分析存在需求,可能跑在前面的公司后续积累的数据会成为壁垒。再加上汉雨生在BioTek从中国第一个员工到搭建整个中国区团队成为总经理且运营业绩良好的经历,我认为一定程度上和他要做燃石这件事,底层的能力素质比较接近,所以认为值得尝试投资。”

一个月闪电过会,当时联想之星IC(投委会)的快速决策给了冷艳一颗定心丸。“我2013年6月加入联想之星,任投资经理,年底推这个项目上会,论证这个方向可能存在的机会和人事匹配度,而IC们对人的判断和认可加注了最后一道砝码。”

2014年6月,联想之星和汉雨生的老东家北极光,加上核心团队自筹,首轮共投了4300万元,这对燃石医学来说无疑是一场及时雨。

果然,拿到融资的汉雨生是不折不扣的行动派。公司成立不久,他意识到产品申报的必要性,立马开始了数据、GMP厂房以及其他准备工作。第一个产品打磨完成,燃石又以极快的速度投入市场工作,并早早建立了护城河。之后,针对产品和团队,燃石又经历了数次迭代。

在冷艳看来,早期投资就是先做判断题再做选择题。“判断题就是一定先要把当下你不能干的事情否定掉,然后剩下来的就是让创始人带着项目去教育你,然后选出可能可以做的事,虽然也不一定对,但如果对了空间很大,这个就是我们喜欢的标的。”

从参与投资燃石医学天使轮开始,联想之星陪伴其长达6年。IPO后,联想之星持有5.2%的股份,按照市值计算,这笔投资获得近80倍的面回报,赚得盘满钵满。

而据王明耀介绍,燃石医学美股IPO后,带给联想之星的账面回报超过其当期基金规模的1.5倍。

10年医疗布局迎来收获期

“接下来将迎来IPO大年”

加上燃石医学,自2010年布局医疗投资以来,联想之星已收获了3个医疗项目IPO,这一数字还在持续累加。“今年开始,联想之星迎来IPO的大年。” 王明耀对投资界表示。

悄然间,这家脱胎于联想控股的早期基金已在医疗健康领域投出100多个项目,包括派格生物、开拓药业、燃石医学、卡尤迪、康诺亚、HiFiBiO等,并在巨头笼罩和VC厮杀激烈的市场环境下,收获多个明星公司。某种意义上,联想之星为行业提供一个样本参考——早期基金投资类似医疗长周期行业的可行性。

早期基金到底能不能做长线投资?在经历过一个完整周期后,联想之星蹚出了一条路,也渐渐有了发言权。

“在2013年之前做医疗行业的早期投资,还是挺困难的。比如说生物医药没人愿意投,其特点是投入大、周期长、风险大,这都是当时客观存在的问题。再比如基因检测,底层技术没有成熟,其他应用层也无法突破。”

在王明耀看来,做医疗领域的投资,需要依靠“生态圈”的养成。以肿瘤基因检测为例,这个赛道快速发展的几个边界条件是NGS技术成熟(国外跑通有对标)、肿瘤疾病的特点、测序成本拐点、精准医疗概念、资本宽松的助推(2014-2018年大量资本涌入)等。

“其中肿瘤疾病自身特点最为关键,由于肿瘤的复杂性,使医生对于在分子层面(基因DNA)获得更多信息有比较强烈的诉求。而肿瘤整体治疗费用高,患者对可以指导用药的方法付费意愿非常强烈。另外这几年多种靶向药先后上市成为更有利的促进因素。”王明耀认为,正是由于具备了上述多个特点,肿瘤NGS这条原本不存在的赛道迅速发展。

燃石医学是联想之星在该领域的首个项目。这颗钉子打下去后,联想之星又陆续出手,投资了卡尤迪、艾吉泰康生物、聚道科技、启函生物、嘉因生物、瑞风生物等十多个项目,逐步在基因领域形成投资布局。

王明耀坦言,2013年以前联想之星像在“蒙着打”,但现在可以“瞄着打”,并且依靠头部项目迅速卡位、建立自己的根据地,比如基因领域投资已成为联想之星的“根据地”。

总体而言,在医疗健康领域,联想之星将战略布局定为“新技术”与“新服务”两大板块。其中,新技术包括生物新药与疗法、基因技术与服务、诊断技术与高值耗材;新服务包括可“沉到基层”的诊断/数据终端、医疗服务的供给创新以及医疗资源的配置优化。

投资越是早期,越是要打丛林战,项目不知道从哪个地方冒出来,然而方法论真的无迹可循么?联想之星用了10年时间,围绕项目源、创业者、投资理念、投后服务等方面描绘出了一张适用于自身的、差异化的“寻宝地图”,并且在建立起壁垒后,耐心、持续地加固这道城墙。

如今,联想之星管理的前期基金开始带来高倍增值和现金回笼,同时提前布局和长周期坚守带来的成果也十分显著:其管理的初始基金总计投资约20个项目,将可能产生六七个IPO项目,目前基金回报已经十几倍,并且还有较大增长空间。

就医疗方向的投资而言,“目前变得很热门,已经发展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王明耀表示。确实,对于投身医疗投资的参与者而言,也许新的挑战才刚刚开始。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