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峰瑞资本—李丰:创新是跨界的(二)

2019-03-29 11:36 · 投资界综合     
   
“当创新是跨界的,就需要拥有不同know-how(从技术到应用到消费)的复合型团队来共同判断一个项目;而且,当行业与技术处于不同阶段,也需要前一个阶段以及不同方向的knowhow来做跨越周期的判断。”

2019年2月22日,清科资管合伙人朱芸就2019年私募股权市场的变化,李丰作为基金创始合伙人如何应对变化,以及对峰瑞基金的专注行业、投资特点和管理退出等方面进行了独家专访:

《财富街》:峰瑞创立初始就建了一个挺大的投后团队,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团队在做投后,人民币基金这么做的比较少,因为投后属于成本中心,现在来看这么大规模的投后团队对基金整体的业绩的提升有多大的帮助?

李丰:第一,从支持和服务上来讲,我们更希望达到的还是对创业者的影响,或者叫吸引力,就是我们看消费品时所谓的成本投入是为了做好产品。第二,对我们来讲现在新的挑战是,投后跨的领域里面复用能力变得难了非常多。比如在招聘这个问题上,很难既能帮忙招生物科技,又能帮忙招电子工程,又能帮忙招工业机器人,又能帮忙招TMT做流量。跨行业之后这个挑战变得大了非常多,如果只在TMT里,这个其实会容易非常多。

《财富街》:HR和做下一轮融资是基金的投后做的最多的,也是大部分基金都会做的,您觉得峰瑞还做了哪些其他更重要的、更有效的事情?

李丰:现在看起来做的还可以的是BD和政府关系。刚才说招聘变难了,但是有一个新出现的机会,就是能帮企业对接更多的行业和政府资源,对接的概念是大家互相找不着,我们在中间引见和推荐,这个变得对企业帮助大得多。

我们投了很多科技类企业,比如半导体、生物制药、人工智能、新材料、环保等,这些方向刚好在过去的一年或一年半里面,变成了政府最欢迎的,又有点产业链资源能支持的。过去的这段时间当中,政府对于吸引这样的项目和支持这样的项目,既出钱又出力,很多地方建公共的实验平台,比如基因测序或者各种各样的仪器买全了,初创公司都不用买,都来用就行了。除此之外做到一定规模的企业,如果需要生产制造,政府给厂房,甚至给土地帮忙建厂房,帮忙找客户、联系上下游等等。

我们在这中间有个非常重要的连接作用,这对我们很重要,因为政府也是重要的LP资源;对企业很重要,因为这些偏实体的技术项目本来也有很多对政府政策和产业链资源的依赖和合作。

变难的是招聘,变好了的,或者以前没有,现在开始变得重要的,是政府和行业资源。

招聘变得比以前难了,是因为行业交叉性变小。好处是跟被投企业的连接和服务当中可以复用。可以复用的概念,是互相寻找和依赖、支持的过程。你只要有好的企业,在一个地方受到了政府关注,就很容易把关注平行也分享给其他相关科技方向,或者其他科技方向的其他公司,这个变成了复用性比较强。因为再怎么样,你的能力和带宽还是有限,所以只能想办法找最容易横着使劲的,就是做一次能让好多人用,而不是做一次只给一个人用。

《财富街》:内部的投资流程或者机制是怎么样的?

李丰:我们现在要求的是,团队能在小组层面进行统一和消化,统一的概念不是统一意见,是大家对这个事都有个了解。团队背景不完全相同,比如说医疗团队里一个人相对偏器械和诊断,一个人偏新药研发,一个人偏计算机+药相关的技术,还有一个合伙人,大大小小不同阶段的项目都看过。小组组织起来讨论一遍、看一遍的好处是,大家从专业性一致的角度,先进行了集思广益给你个判断,供你参考,然后你再决定它要不要往上推。

我们刚做了一些规定,第一,必须小组内频繁聚会,没项目也要交流。第二,要求投资的筛选和决策过程集思广益,最好把大家放在同一个专业度上讨论。比如医疗项目一旦上了投委会,我算懂一点,我们有一个合伙人懂的远比我多,但是其他合伙人或者剩下的投资团队当中,大部分人不太听不懂他在讲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能提供的贡献有限。最能提供贡献的同专业度的人,项目进来在第一时间把他们的意见先收集到,并且形成是不是要往下推进的判断,对你效率最高,对大家效率也高。

不要求合伙人参与小组讨论的层面。第一,团队觉得有不同意见,不能形成一致的时候可以找合伙人讨论。第二,要投的项目最终要上会的时候,我们要求发表投票意见的人必须见过CEO。

《财富街》:什么样的GP算是一个好GP?峰瑞将来希望做成什么样类型的基金?

李丰:峰瑞资本同时覆盖消费、深科技、医疗三大领域,因之培养投资团队覆盖不同行业和交叉协作的能力至关重要。

首先,现在的创新全是跨界的,突破性创新多发生在学科的交叉点上。例如,生物+数据和计算,生物+电子(自动化、传感器),芯片+算法,生物+材料,芯片+消费场景,消费+数据……

其次,不同的行业和技术方向都会经历周期,走过底层创新、普及应用、应用创新这几个阶段。以GPS为例,从GPS变小、精度变高、功耗变低,到GPS被装进了智能手机,再到滴滴、Uber的出现,就是其在不同阶段的演变。对同一个方向而言,当其处于不同阶段与周期,会出现不同的投资方向,需要不同的逻辑判断。这意味着,新方向、新技术领域的投资,对整个一级市场投资者而言,都既是机会,也是挑战。

目前峰瑞资本的投资团队由多学科背景构成。因为,当创新是跨界的,就需要拥有不同know-how(从技术到应用到消费)的复合型团队来共同判断一个项目。而且,当行业与技术处于不同阶段,也需要前一个阶段以及不同方向的knowhow来做跨越周期的判断。我们相信,这对基金整体投资和标的的选择,都是重要的优势。

此外,从对抗周期来看,一个最好的办法是多样化。但是,既想保持多样化,又想在每一个方向上保持专业化,难在团队之间能互补成长而不是互相限制。直白地说,你不能用投TMT的思维去限制医药或者芯片投资。因为,企业的成长速度不同,需要的资源不同,创始人的能力板块不同。

《财富街》:二期基金会占点便宜?二期的业绩会更好一点?

李丰:一期基金表现挺好,二期我猜一定会比一期好,原因是基金规模小了一点,这是一个好处,容易表现地更好一些。第二是团队的平均水平和投资年限和资历都比一期要高了一些。第三是二期基金暂时没有完全陌生的投资方向,这就意味着不需要在新的地方试错,同时在原来创新的方向上都还有积累,不管是被投项目、影响力、品牌和网络资源和教训都有积累,所以说就占了便宜。等于是人变好了,经验变多了,规模变小了,这三件事从基金来看都对回报会有好处。虽然刚刚开始,我猜二期肯定会比一期会好。

我觉得最大的好处是一期用来长了新能力,那些新方向进去了之后虽然陌生,但是进去的时点不热,所以最少今天来看那些新方向投的结果也还好,用比较小的代价学了新能力。我刚出来的时候是复用我在TMT的资源。到二期的时候,已经用到了很多被复用的资源,这是挑战。但是因为在一期的时候长了新能力,一期长完了这些新东西之后,二期即便可以复用原来的资源变少了,新的能力也有了。

《财富街》:您觉得从大平台出来自己创业,最困难或者最大的不一样是什么?

李丰:不管自己对管理还是从投资上,原来更多的是认识事情,现在更多的还是要认识人。

投资的难度只是学习问题而已,就是对事,把这个事情想明白,把这个知识学会,把这个方向搞懂,把这个模式弄清楚,把这个事的本质搞清楚,这都是纯对事。最难的事情就是不管对内还是对外,还是看创始人的成长,看团队的变化、成长和挑战,最终所有的问题都还是人的问题。人的问题最大的挑战是,你要确定接受和容忍某些方面的人性,但是大家的价值主张还是要正的。这两件事同时有,听起来是挺纠结的,但是这两件事如果不能同时有,很难定为人的问题。更多的来自于教训,不是经验。最大的认识变化是在这个问题上。


峰瑞资本(FREES FUND)成立于 2015 年,由前 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创立;是一家覆盖人民币、美元的全链条的VC,投资组合包括Uber、三只松鼠、摩比神奇、Unity、清陶能源、顺顺留学 、停简单、冰鉴科技、什马金融、淘金家 等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