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正东、龚虹嘉、薛蛮子……互联网“下半场”有这些新机遇和新挑战

2017-01-15 12:23· 投资界   
   
在第二届中国天使“两会双创”年度盛典上,飞马旅创始人袁岳,深圳创新谷创始人龚虹嘉,蛮子基金创始人薛蛮子,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几位就“2017,互联网“下半场”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的话题展开了精彩讨论。

  2017年1月14日,第二届中国天使“两会双创”年度盛典在京举行。会上,在高端对话环节,飞马旅创始人袁岳,深圳创新谷创始人龚虹嘉,蛮子基金创始人薛蛮子,清科集团董事长倪正东,几位就“2017,互联网“下半场”的新机遇和新挑战”的话题展开了精彩讨论。

倪正东、龚虹嘉、薛蛮子……互联网“下半场”有这些新机遇和新挑战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减),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袁岳:互联网下半场的机遇,这个话题特别容易变成说,2017年应该投什么互联网项目呢。这个话题很多都会这样说,但他们要回答的也是胡说八道的。因为事实上天使投资人,它是本来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它是看见下一个喜欢的美女是什么,不所以我今天选择的主题是角度是稍微有一点不一样,我先问一下蛮子大哥,你今年高寿?

  薛蛮子:小生今年芳龄64。

  袁岳:虹嘉。

  龚虹嘉:小薛老一轮。

  袁岳:你52,那我们差不多,好像最小的是正东,你直接报一个数。

  倪正东:我小龚总差不多一轮。

  袁岳:我今天不是问年纪的,薛大哥,你去年选的项目,亲自过审的总共有多少个项目。

  薛蛮子:我去年应该亲自见过1000个项目。

  袁岳:投的?

  薛蛮子:2016年五六十个。

  袁岳:是亲自过手的?

  薛蛮子:全部是亲自过手。

  龚虹嘉:过手,看分几个层面,一个是看我的合作伙伴。他们要把案子给我看,然后一个是我去跟创业者见面,还有一个就是最后环节要讨论要做决定,三个环节可能有的是从头到尾,有的是只参加其中的一个。一年五六十个。

  袁岳:正东呢?

  倪正东:我个人基金投的可能一年,过去一年我们投了……

  袁岳:不是基金是你个人?

  倪正东:个人投的话,差不多10个左右。然后我们用基金投的,差不多30个。所以一年差不多40这样子。可能看的话,没有蛮子老师这么多,可能也就200家左右。

  袁岳:我是说你那经过你的手?

  倪正东:个人10个,基金30个。

  袁岳:用这个说明什么,在座的几位是老司机,你们是老司机了,当然我要说的是,你们投的互联网项目,大概占多少?

  薛蛮子:我这50。

  龚虹嘉:我想超过一半吧。

  袁岳:二三十个。

  倪正东:我估计互联网与互联网相关的,70%左右。

  袁岳:你本来只有40%,所以也是二三十个,所以你们看互联网项目总量差不多,你觉得看的项目中间,现在来看,其实你历史上也许看过这个互联网的项目,看走眼然后你回头看,就那个项目后来发现没有那么理想没有那么合适,原因是什么,后面会到下半场,更主要是跟大家讨论一些方法论,回头看其实不是那么对或者说感觉不是太对的,老薛你总结一下,最大的命门,经常犯的错误是什么?

  薛蛮子:也就是人不那么靠谱。基本上我们看到成功率,最大的就是二流的事业,一流的人才,最害怕的是一流的事业,来三流的人才。

  龚虹嘉:人性里面心理学做过一个调查百分之六七十是高估自己。

  袁岳:高估自己是做创业的,低估自己是做投资的。

  龚虹嘉:也可以这样来说,对于我们来说,可能更多的就是要把他想要做的事,和他要做的事,以及他是不是做成这个事情,合适的人,能不能做成的人,先不说能不能做成事,我们更多的是在花时间做这种内心的评判,但是你刚才说的这个有没有评估错的,错的时候。

  袁岳:最多的现象。

  龚虹嘉:一个是忽略了创业者的学习能力,因为你一听,从来没有做过这个,从来没有干过这个事,或者说书也读的不多。

  袁岳:无所谓的,前一场蔡文胜书也读的不多。

  龚虹嘉:投后失败是创业者高估自己的实力或者说高估了要做成那件事情的人。所以常常是专业被骗。

  倪正东:因为做投资这个事,是一个长时间的事,还有就是说,你要有足够多的公司,才有深刻的深的体会,打足够多的牌你才知道什么样的牌才会赢,或者说这个结论也都有,我自己投了200多家的公司,基金还有个人,加上又看了上千家公司。看了很多行业的这个成功的,失败的,各种各样的东西,之后就越来越有体会,就比如说,人投错了,这个再好的赛道,再好的故事,都是错的,我最喜欢投的就是说。

  袁岳:投错人。

  倪正东人靠谱,事靠谱这是最好的,这是梦寐以求的。人靠谱,开始做的事不靠谱,但是后来转回来了。再就是说这个人不靠谱,事业不靠谱,就这个肯定也不会投。

  袁岳:你遇到过所谓人不靠谱,还投了的,这个是什么样的这种叫不靠谱?

  倪正东:当时就是打仗一样的,当我们投资人还在给他继续投了钱,个人还借钱给他,最后有一天抗不住压力要缴枪了。我说我们作为创业者你要战斗到最后一颗子弹,但是投资人要一起打的时候,他说他要缴枪,所以这种创始人不是真正的创业者,昨天我就看了两个,一个是他开始做的模式,很成功,不错,但是后来环境变了就分拆了,做了一个新的事,就用我们清华的同学,把我们大家都怀疑的事变成2016年收入达到7个亿,把一个不可能的事变成一个可能的事,还有一个兄弟我们天使会也参与了,就是说,前两年他特别郁闷,特别的担心,然后还出了其他的一些事,昨天找我开会,说告诉我,他说这个老板,我今天来找你,我感觉特别的骄傲,因为我现在我去年一个小的公司我赚了1000万的净利润,2017年可以赚3000多万的净利润,特别的靠谱,我一说这两个人,就是觉得当年是看他人的,然后其实就是说中间也有很多的挑战,然后他们活下来了,那么还有一些就是我们说赶潮流的,O2O很火就搞这个,智能硬件很火就搞智能硬件,出了问题跑得比投资人还快。

  袁岳:本来就是跑潮头的,你退潮他还要跑。最近我们正好是年底年初,很多的我们基金也都是在开年会,总结去年的工作,收获,教训,然后部署明年工作,这个就跟我们今天下半场有关,涉及到互联网领域,你们会不会对公司里面,有一些方向性的指示或者说方向,今年我们在互联网这个方向上,有什么样的考量,还是说我们用的方法,因为我们也有合伙人,有些在这方面比较专一些,有些比较爱学习一些,或者说洞察力强一些,或者说弹力强一些,留着大家去放鸭子你们去干还是说选对人一起干就行了,还是说对大家有方向性的要求,还是说撞到了就撞到,撞不到有拉倒,我们在岁末年初的时候展望2017年,我们对自己的团队,对我们选项目,对我们找项目的时候,我们是怎么要求大家,或者说我们有什么样的预期,或者说没有预期的,随机产生?

  薛蛮子:我们本着我们是不添乱,所以我们不会给他们结论性的事,今年你要转型,要干什么。

  袁岳:是已经投的。

  薛蛮子:对。

  袁岳:在新选项目有预期还是没有预期?

  薛蛮子:选项目一定是要赚钱,不赚钱投它干什么。

  袁岳:年初的时候你也是老大在公司里给大家讲的时候,我们在互联网下半场,这个项目中间我们要重点注意哪个领域,哪些方面是我们的重点,有工作的支持。换句话说是相当的随机的,是吧。

  薛蛮子:对。

  龚虹嘉:对未来会有一个展望的预期,因为我们投的公司比较多,每个公司我们也不一定 有近距离的接触,像我们倪总每个季报来或者说每个想找你募资的,给你宣讲一下,他都会给未来讲一讲,把预期讲安娥讲,我们也是在不断的听的过程中,有自己的一些观点。

  袁岳:也是在多听,大家在听你讲,讲的过程中来辨别你的思考,而不是说这个可以讲一头,那个讲一头,不是这样。

  龚虹嘉:我们会在大家都关注的方向放,找到哪些是最适合自己去发挥的。有一些机构,同样的这个赛道上事情,有些它已经有了,市场验证的一些数据,由机构投资者去看。

  袁岳:你说的是稍稍有一点点小规模了。

  龚虹嘉:有些是好的这个想法,但是这个想法没有给你验证,事实上它确实也很有才华,它也做的很长时间的这个思考,然后我们就验证定下来,我们应该多花时间去听一听,看一看。

  袁岳:在现在你能看的项目里面,会不会表现出现在在互联网领域中间,出现一些新的苗头和局势是以前不太明显或者说以前没有的?

  龚虹嘉:因为在座的很多都是在这个行业都很有体会,也都做很长时间,他们都会做同样的,在同样的资讯环境下,大家看清科的报告,看新浪科技,腾讯科技,现在是资讯爆炸的时代,大家都会形成一些比较趋同的趋势上的一些思考,那真正我觉得困难的地方,还是说就像我们找对象一样,你找女朋友一样,谁都想找性感,漂亮,但是如果你的标准,大家都是一样的高度。

  袁岳:都性感漂亮,但哪些是属于你?

  龚虹嘉:哪些又是你能够找的,知己知彼。高估自己哪些话,知道我是谁很重要的,让创业者知道我是谁,投资人也要知道我是谁,那么总有特别适合你的气场,特别合的那样一些创业者,跟你合作起来,大家互相信任,互相弥补,互相碰撞,然后能够找到一些事半功倍的想法。

  袁岳:正东,我感觉你们应该是比较善于总结的?

  倪正东:向各个门牌学习,红杉派,小平派,我们的战略就是说,学小模式,学红杉模式,但是走清科的路,然后就像打格斗一样的,很多都希望打的特别惨但就是特别的享受,在2017我还是说里面有很多长线的投资模式好比说在互联网教育,我们有专门的互联网教育基金,我们保持每年投5到8家公司,这个就是投互联网,然后投教育我们有专门投医疗的,我们有综合的,但是说把长期的赛道活下去,像教育,或者说是互联网金融,我们会坚持投下去,但是也会思考,未来的东西,我个人觉得像我们我自己就是说,我个人看好的或者说坚持去做的两条路,一个就是说刚才说的互联网下半场,我的意思就是说,好比说信息技术+,就是IT包括AI等等各种东西,现在很难讲移动互联网,很多东西都已经被这个创业公司给塞满了,订餐的,订机票的,都已经占得差不多了,还有一些但是很少了,不会是大面积的出来,这个时候可能是用信息技术+来总结我们未来的移动互联网的这个下一关的浪潮可能更合适,这是一个大的赛道我们花很多的精力去投的,2017年投的多少,回过来还是70%投的,还有一个赛道我个人一直认同,生物、医疗、健康我是长期布局的,在这个里面投的特别爽,投的特别爽而且成功率极高,我投了一家公司,两年下来,也差不多30个亿,这个也真的是特别有意思的。

  还有就是说,在座各位也可能忽视掉的,大家都希望投一些美元的,互联网的,然后就是说,我们说的这些IT的媒体,特别喜欢报道的,这些领域,但是其实还有一个领域,还有一大半天,或者说一半的天,是你们大家不太关注的,就是说像大成面向的是宝。

  袁岳:也都按照美股的这个标准来说的,谢谢,我因为还有3分钟的时间,我这一场给大家提两个问题的机会,快问快答。

  提问1:大家好像去年还包括今年年初的时候,都会听到一些大家投资人会有些人会认为说,整个的这个经济环境,不太好,当然徐老师也是一直很正面非常乐观,我们做天使投资人,当然我们都是要正面乐观,但是这个大的环境也会担心,比如说美国的形式这个样子,上到一个峰值,再加上我们国内的这个问题,主要的问题是2017年是大快步投资还是先走走再看看。

  倪正东:我是这个市场的观察者。我觉得就是最后看来每个基金有自己的模式,你要建的基金,2017还是会投很多的模式,像DCM,每年再怎么活跃也就投5到10家公司,我觉得就是说,对我们来说,或者说对这个行业来说,对每个人我的建议就是说,保持自己的投资节奏,坚持自己的投资方式,你自己的投资结构,你觉得怎么样就坚持。

  袁岳:向大家学习走自己的路。再来一位。

  提问2:我们是做直播的,今年对直播的监管各种政策也都出来了,如何看待2017年直播行业的发展?

  薛蛮子:没投过直播不清楚,谁投过直播谁说话。

  龚虹嘉:当你想,视频也好,要做一个媒体也好,肯定按照现在形式的新常态来说,监管或者说你不属于这个国有的,你不属于这个广电系统的,你就不能干,但是十年前也没有这样说,我就没有干,但是现在优酷就照干,十年后的今天是不是也用这样的方法来做,我个人认为继续那样做成功的概率就低,付出的代价极大,这就是新常态,慢慢想吧。

  袁岳:我觉得就像互联网金融一样,如果在开始的时候,是有管制,但是你有突破有模式的创新,那个时候激励更高一些,等把这个事专门研究如何管制你的时候,作为天使投资人,早期创业的机会我阮伟是极大的减少,今天如果你做一个直播,做得已经有一些规模了,虽然被监管,但是监管的时候首先会是商量的,你是现在才开始创业的,肯定是被监管的,或者说在那个时候还敢投你的天使基金会比较少,谢谢大家!谢谢各位老师给我们来分享。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pe.pedaily.cn/201701/20170115408087.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