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影业徐远翔:去年不知道IP Out了 今年知道IP怎么玩也Out了!影视产业资本化面临3大金融风险

2016-03-30 15:00 · 投资界     
   
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说,以前不知道什么叫IP是out,但现在知道什么是IP、IP怎么玩儿可能也out了。而且他认为,影视产业资本化过程中有3大金融风险。

  2016年3月30日,由清科集团和投资界主办“2016中国娱乐文化产业投资峰会”在北京海航大厦万豪酒店举行。国家十三五规划指出,2020年“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而消费潜力、互联网迅猛发展、国内外市场需求等都将文娱行业推向了风口浪尖。多重利好之下,掘金文化娱乐产业万亿市场成为投资者的共识。

阿里影业徐远翔:去年不知道IP Out了 今年知道IP怎么玩也Out了!影视产业资本化面临3大金融风险

  阿里影业副总裁徐远翔受邀出席并发表了题为“影视产业资本化浪潮的金融风险的见解”的演讲,他说,以前不知道什么叫IP是out,但现在知道什么是IP、IP怎么玩儿可能也out了。而且他认为,影视产业资本化过程中有3大金融风险:

  一、很多影视公司并入上市公司以后面临业绩对堵的风险

  二、编剧、导演或者艺人和公司的资本绑定。很多导演、编剧、明星热衷于在一些项目里以股东的身份参股,他们在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劳动以股份的方式来折算,这种风险其实很高。

  三、来自于上市公司。很多上市公司为了业务转型,就急不可耐地往文化产业里面植入一些资产。

  以下为其精彩演讲:

  原本让我讲一下IP的新的玩法,但今天我不讲IP了,因为曾因讲IP我挨了很多批。去年这个时候很多人对IP还很陌生,今天每个人在说起IP的时候都觉得有点昨日黄花的感觉了,世界变化得真快,以前不知道什么叫IP是out,但现在知道什么是IP、IP怎么玩儿好像也out了。

  我自认为在中国影视界是一个比较懂金融的人,在这个行业里感同身受的是,现在影视制作的艰难,比如电影投资中导演和明星高昂的价格带来的制作成本的风险。资本确实很强大,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环节、很多公司以不同的方式以基金的方式进入到电影这个产业里面来。

  我上个月在上海遇到了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所有的投资方都是新面孔,主要是刚成立的金融机构和基金公司,而且上面写的很清楚,主演姜文。我说这个东西靠谱吗?他说没问题,我们已经在拿这个项目融资。后来回北京以后我就给姜文导演发了个微信,给他截图看,姜文说这扯淡,我不可能去拍这种东西,只做自己的电影。资本确实很强大,每一个从业人员都背着很大的压力去谈项目,不知道哪一只无形的手就抛向了不能接受的成本。即使资本可以接受,但是资本好像有时候也不太考虑那么多风险。但我感受特别深,风险太大,而这些风险具体体现在三个方面。

  第一个风险,很多影视公司并入上市公司以后面临业绩对堵的风险。最成功的是我们80后的制片人克里米先生,他买了一家上市公司,点燃了所有人的梦想,就像美人鱼过了30几个亿,所有人都觉得我拍个电影靠我的想象也能做到30几个亿,但这是被很多不切实际的幻觉支撑的,因为如意是一家非常强大的内容公司,他确实值这个价值,但是很多公司如果自身制作能力不够强大,就把自己跟一家上市公司的业绩对堵的话,我认为在未来几年有很大的风险。因为现在整个宏观经济形势不确定性,这种业绩对堵的压力很大。很多公司为了卖一个好价钱,就每年按照一亿、两亿的业绩网上对堵,然而一旦出现自身财力问题或者投的项目巨大亏损,这给投资商的金融压力是很大。

  第二个风险,编剧、导演或者艺人和公司的资本绑定。很多导演、编剧、明星热衷于在一些项目里以股东的身份参股,他们在参与这个项目的时候,其劳动以股份的方式来折算,这种风险其实很高。就是说与其你以资本绑定的方式和一个制作公司绑在一起,还不如按照自己市场的身价,很纯粹地去拿自己的酬金,这种方式更踏实一点。因为我们看到很多有一些规模小一些的影视公司,取得资本上市的地位以后,其流动性等都是堪忧的。

  第三个风险,来自于上市公司。很多上市公司为了业务转型,就急不可耐地往文化产业里面植入一些资产。他们在选择标的物的时候,容易被植入资产影视公司的一些不切实际的宣传所迷惑,然后可能谈判的时候都好说,最后装进一个公司,但这个公司实际价值并没有那么强大,所以就会出现花了高价买了一个根本不值那么多价值的影视公司。

  现在大众创业,我身边有很多朋友都在搞自己的工作室,基本上都有A轮B轮融资,给自己做个溢价,买几个IP,支几个摊子,然后就指望一次性地被某些公司收购,这个时候对于他们来讲他们的利益可能会最大化,但是对于准备来植入和并购的上市公司来讲风险是特别大的。

  其实我觉得中国影视娱乐产业发展到目前这个情况,严格意义上讲最有价值的东西还是平台,现在从IP端、网络售票的电影分发系统以及视频网站的播出系统这几个平台方的角度来看,几乎被BAT这样的大公司占据了位置。所以说我们这个市场可能最稀缺的是很多优质的内容制作公司和内容提供方,如果很多影视公司不摆正自己的位置,而是盲目地想去在平台建设各方面做努力,其实他肯定会腐蚀巨大的投资成本,然后平台效果最后被证明,因为你跟BAT运营了很多年,和资本绑定的这种平台巨额的收购方式比较起来是比较弱小的,大家还是专心地做好内容。我们现在经常参加特效这方面的论坛,VR、AR这些新的技术对整个电影行业的冲击是很大的,它可能会颠覆你的传统观念甚至制作方式,也许再过几年一个不懂得VR新技术的创作者可能都无法进入导演的状态;演员如果不能在虚拟的假定情景里面出演,可能也会找不到那种状态。所以整个模式和打法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当然好在中国有这么多有创意的年轻人。我始终觉得中国电影的希望就在这些年轻人身上,像我们这些老一辈的,其实我觉得我们不需要做太多,很简单,就是用我们的肩膀把这些年轻人托上去就可以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