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蒂尔:别总指望卖给巨头,你根本不知道巨头需要什么样的公司

2015-07-17 15:26 · 英才杂志  孟德阳   
   
大多数公司要么非常成功,比如谷歌和微软,要么就失败了。在前者工作的人会认为一切都很容易,而在后者工作的人却觉得一切都不可能。

  彼得·蒂尔:别总指望卖给巨头,你根本不知道巨头需要什么样的公司

       “竞争是留给失败者的。”这恐怕是投资人彼得·蒂尔谈论得最多的观点了。

  几年前他在斯坦福大学给学生们做了一场关于创业的演讲,核心观点就是围绕着企业如何制造垄断——毕竟“竞争是留给失败者的”,而“垄断者除了想着赚钱外还有余力想其他事情,而非垄断者就不行”,换言之,垄断者有能力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后来,这些观点基本都被收录到了他的畅销书《从0到1》当中。

  互联网企业厮杀似乎尤其印证了蒂尔关于垄断的观点。“老大和老二打架,老三从行业中消失”已经习以为常。只要手段得当,迅速占领细分市场是互联网企业创业的成功要诀。在这样的投资逻辑之上,蒂尔的投资并非只集中于互联网行业,他创立的Founders Fund基金页面上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是能够解决难题的聪明人”,投资领域涵盖航天、互联网、生物医药、智能硬件等各个行业。

  一群奇葩?

  蒂尔对《英才》记者说,别总指望卖给巨头,行业变化很快,你根本不知道未来巨头需要怎样的公司。如果创业公司卖给了大公司,这是件好事儿,但并不是一个好的计划。

  此类观点在蒂尔的朋友之间也似乎有共识。之前蒂尔在Paypal的联合创始人麦克斯·列夫琴(Max Levchin)对此也表示赞同。在离开Paypal 之后,列夫琴创立了数个公司,包括Glow和卖给谷歌的Slide,他在离开谷歌后创立了一个创业孵化器HVF。

  列夫琴曾在接受《英才》记者采访时认为,硅谷现在有很多公司只是做一些容易达成的事情,不敢放手一搏创造真正的价值,他不会投资这样的公司,而且提醒年轻人想创业“要趁早动手”。

  当年与蒂尔一同在Paypal 工作的“同伙”看起来都不甘寂寞、不喜欢平淡。YouTube联合创始人查德·赫利(Chad Hurley)正是在Paypal工作期间遇到了陈士骏,除了Youtube,两人接着创立了另一家视频社交网站MixBit。赫利在回答《英才》记者的问题时,说他对于视频领域的追求不会止步,希望通过一块做视频使人们连接起来。

  赫利承认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还有很多需要做的事情,“许多年以后中国或许也会出现属于你们的(互联网)‘匪帮’。”

  Paypal Mafia(匪帮)是2007年媒体对这家公司出来的创业者群体的称呼。蒂尔在采访中提到是Linkedin的创始人里德·霍夫曼想出了这个点子,以便在采访时拍一些疯狂的、像电影《教父》那样的照片。“我与当年Paypal的很多人都是朋友,但‘Paypal匪帮’并不是一个正式的什么组织。实际上从Paypal出来创业的人有很多。”

  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位,那张“疯狂的照片”上包括YouTube的创始人陈士骏,特斯拉和Space X的创始人埃隆·马斯克(Elon Musk)。这些人显然都或多或少地改变了后来行业发展的格局,创立了一系列行业垄断级别、估值超过百亿美元的公司。

  “他们必须有才华,但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要由衷地喜欢与我们共识。这就是‘Paypal黑帮’的开端。”蒂尔在《从0到1》中用这个例子来描述理想创业团队的样子。

  Paypal的创业岁月,他现在还能脱口而出每一个关键的时间点——何时获得了第一个用户、何时融资、何时达到了垄断、何时泡沫来临……

  时机非常重要,Idealab的创始人比尔·格罗斯(Bill Gross)认为,时机几乎是决定创业成功与否的最重要因素。他举例说,如今Uber、Airbnb代表的分享经济的兴盛,与美国后经济危机时期人们想多赚点外快不无关系。

  而从Paypal走出来的创业者也赶上了一个好的时机,Paypal在2002年以15亿美元出售给谷歌时,整个处于创业的最低潮期,几乎没有人愿意成立新的公司,但“匪帮”却正是在此时纷纷开始创业,这意味着他们面临的竞争者就少得多。

  除此之外,蒂尔认为在Paypal积累的经验使“匪帮”创业成功。“大多数公司要么非常成功,比如谷歌和微软,要么就失败了。在前者工作的人会认为一切都很容易,而在后者工作的人却觉得一切都不可能。”蒂尔说,“所以无论是很容易还是不可能实际上都在告诉你什么都不用干。”

  而Paypal的“成功”程度在蒂尔眼中最合适,实际上是给了每个人重新创业、创立一家更优秀公司的机会。

  二八法则

  “我认为当时我们很多人都认可创业文化,我们当中的很多人个性太强,很多公司都不喜欢。”蒂尔说。

  个性很强、企业家精神、不合群。这些形容词已经成为了美国科技创业家的标签,事实上蒂尔对于“不同”表示了“认同”,他认为“特立独行的个性是驱动公司进步的引擎”。“Paypal的六个创始人中有四个在高中时期做过炸弹。”《从0到1》里写道。

  或许是受中国“中庸”文化的影响,以往特立独行者并不被国内的商业环境接受,但近一段时间国内的创业文化却越发活跃,很多年轻的创业者喜欢标榜自己的价值观,甚至不惜用各种“出位”言论来提高自身的知名度。

  国内创业热潮正遭受着越来越多的质疑,人们发现很多年轻人并不是想真正做企业,只是想拿着投资人的钱迅速闪人,或者“为了创业而创业”。有人说,创业的非理性不能怪他们,因为人类真正遇到的难题都已经被解决,留下的只是如何让人们生活得更舒适。

  蒂尔却并不认同,他似乎对于改变世界有一种使命感。尽管投资了互联网领域最成功的几家公司,蒂尔却对现今世界科技方向有自己的看法。在某些领域,他仍觉得科技进步太慢了,甚至是停滞。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就宣称治愈癌症将在短期内实现,可如今,最乐观的科学家也认为至少还要60年的时间才能真正解决癌症难题。

  对来自硅谷的投资人来说,中国大多数创业企业并非真的有自己的“个性”,很多创业者更善于复制别人的想法、靠烧投资人的钱来把对手击败。

  “中国互联网行业的竞很激烈,企业模仿的速度非常快。”更多时候,人们是在比拼占领市场的速度,而非哪个想法能更好地改变世界。

  蒂尔通常会问应聘者的问题是:“在什么重要的问题上你与其他人有不同看法?”看似简单的问题却实际上体现出对于创业者的判断——能否发现别人否认但实际上是正确的事,这便是一个“秘密”,而在蒂尔眼中。只有发现了商业领域的“秘密”,也就是能解决别人解决不了的问题,这样的创业者才值得去创业。

  而在投资方面,他也是“二八法则”的坚定支持者。

  “由于VC是在企业创立早期进行的投资,所以我们在投资时会考虑两部分事情,第一,投资这家公司我们可能不会亏钱;第二,投资能够获得10倍以上的回报。”蒂尔说,尤其是第二点,他认为很多企业尽管有好的故事可以讲,但不足以能给投资人带来10倍以上的回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