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众和黄海军:从8848到阿里 “赤脚”闯入投资圈的野蛮人

2014-12-08 11:06 · 新浪科技  崔西   
   
在做投资这个想法上,鲁众和黄海军一拍即合。他们从第一次聊到付诸行动只有一个月,各先拿出1000万元,取两人名字成立“众海投资”,做好困难重重的思想准备后,就挽起袖管开干了。

鲁众(左)与黄海军(右)

  鲁众(左)与黄海军(右)

  一次西装革履的投资会议上,同行们正在展示一份份投资报告,身着休闲装的鲁众和黄海军互相看了一眼说,我们可能这辈子都做不出这样的报告,这可怎么办。

  这对从8848到万网再到阿里巴巴的创业伙伴,带着累计30年互联网创业经验创办“众海投资”,没有海归背景没有投行经验,最重要的筹码就是多年的摸爬滚打的实战经验和人脉。

  “我们就用土一点的方法做投资,没能力写那么详尽的报告也就不想了,倒不如做擅长的事情。”鲁众说。于是这对搭档“赤脚”走入高大上投资圈。

  离职

  鲁众和黄海军有超过15年交情。鲁众从微软跳槽至8848后,把黄海军招进来,两人开始第一次合作。离开8848后,黄海军去创业,鲁众陆续在甲骨文、AMD任职,并投资了黄海军创办的两家公司(后来分别被空中网掌上灵通收购),开始了第一次创业合作。随后鲁众创办狼烟网络,继续拉来黄海军加入。

  狼烟网络2008年与万网合并,万网2009年被阿里收购,俩人一直合作到阿里巴巴。最开始万网独立于阿里巴巴发展,2013年并入阿里云,鲁众出任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黄海军成为阿里云商务合作总经理,后来出任阿里集团无线事业部市场合作总经理。

  黄海军一直在业务一线,过去20年他的生活一直背数字,比如万网每天业务量、手机淘宝每天下载量,精神高度紧张。但在20年的创业过程中,他感受到互联网对整个生态的影响。经历两次成功创业之后,黄海军已经不用通过再次创业来证明自己,反而是用自己的创业经验能够帮助更多创业者成功,成为黄海军最大的人生梦想。

  黄海军的老领导鲁众则早已有所动作。

  2013年5月马云宣布辞任CEO,强调把机会留给年轻人。阿里内部也讨论50岁以上高管需要退居二线,用经验和资源去帮助一线的人。今年51岁、比黄海军年长10岁的鲁众毫无疑问属于“二线”阵营。

  从一线业务中解放出来,负责对外合作的鲁众有更多时间研究阿里业务。而在他工作的过程中,无论是合作对象运营商们,还是长江商学院来自传统公司的董事长同学们,都经常问同样的问题:互联网思维的本质到底是什么?为何互联网影响力这么大?互联网凭什么颠覆传统行业?

  鲁众通过自己的经历和体会给出他的答案,这些朋友接着会追问解决方案,而鲁众再给出建议的解决方案后,又被要求推荐些互联网牛人到公司去落实。做完几套类似系列服务后,鲁众发现结果并不理想。

  “传统公司基因对互联网非常排斥,而且互联网本身会对传统企业原有模式变革,即使推荐再牛的互联网人去传统企业,都难以让传统行业自我革命。”鲁众说,“最后我和这些民企朋友达成共识,如果他们真想做互联网,就需要在体制外进行,投资再适合不过,如果真的做好了,再想办法纳入到体系中去或者就是合作。”

  这样的事情不断发生,鲁众认识到这个方向和领域最能体现自己的价值。

  在做投资这个想法上,鲁众和黄海军一拍即合。他们从第一次聊到付诸行动只有一个月,各先拿出1000万元,取两人名字成立“众海投资”,做好困难重重的思想准备后,就挽起袖管开干了。

  众海投资的定位也很清晰:互联网思维和技术与传统行业结合,将产生新的商业模式及巨大影响,围绕这个思维,只要在各个领域里有类似的机会,就勇敢投资进去。

  朋友圈

  当得知鲁众和黄海军离职后,曾一路投资他们的北极光第一时间表示支持,并且对众海投资注资1000万元成为LP,双方捆绑在一起进行项目投资。

  这也解决了众海前期的难题:俩人都不是金融财务法律出身,目前团队除了他俩就是一个助理,敲定项目后的一系列专业服务,就都仰仗北极光去协调处理。

  鲁众和黄海军还有幸碰到邓康明。邓康明2004年加入阿里巴巴,跟随马云9年,一直负责阿里人力资源工作,是阿里巴巴集团资深副总裁,曾经担任阿里巴巴集团首席人才官。

  在2013年离开阿里后,邓康明创办福道咨询,帮助战略转型的公司解决人力体系和互联网配套问题。邓康明也通过1000万元成为众海投资的LP,办公室与众海投资在一起。

  众海投资LP名单里,还有阿里、腾讯等知名互联网公司离职高管的名字以及几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但是这只最后达到2亿元的基金,最大资金来源是鲁众和黄海军的“朋友圈”。

  今年6月底办完离职手续后,鲁众和黄海军分别在朋友圈简单说明,得知他们要去做投资,鲁众长江商学院同学、黄海军中欧商学院同学纷纷点赞,留言称“终于有个做投资的熟人了”,很多都表示要成为投资方。

  这点在鲁众的同学中尤其明显,这些传统上市公司董事长或老板看到互联网神话,迫切想参与进来。鲁众也深知互联网创业成功一家的背后是千万家的倒掉,他和每个希望投资的人认真谈话,强调第一风险高,第二不承诺回报,第三如果投资失败会影响生活的钱千万别投。

  在鲁众的劝说下,原本有三个信誓旦旦要投资的同学放弃。

  鲁众跟北极光创投合伙人谭智是多年的朋友,经常一起打高尔夫,每当他俩聊起创业项目时,谭智也会给出很多建议。在一些让鲁众纠结的项目上,谭智会建议先看大趋势,然后再看团队,不过他认为投资有眼光成分,但也有概率成分,毕竟团队的执行力很关键,但很多时候执行力可能会改变。

  众海投资与阿里巴巴前高管卫哲设立的嘉御基金(主要投资B轮以后)也有合作。卫哲建议鲁众和黄海军半年之内多看,少投甚至不投。“这些金玉良言,我们都时刻牢记”,鲁众说。

  “我们的资金都来自于朋友,所以我们对待每个项目特别谨慎。”鲁众感慨。过去这半年创投市场像疯了一般火热,在好友们的建议下,鲁众和黄海军控制住自己的投资欲望,4个月虽然看了200多个项目,但最后只投了几个,并且每个都先让行业内的朋友帮忙把关,以降低盲目的风险。

  项目同样来自朋友圈。身份变成阿里前员工,黄海军很快加入阿里离职员工组织“前橙会”,并成为北京“前橙会”活动的组织者,阿里习惯叫“小二”。在为阿里离职同学做好公益服务的同时,也会接触到想创业或在创业的同学,经常在一起交流创业和融资的看法。而每天鲁众和黄海军的微信上,也有不少熟人介绍项目,俩人就挨个去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