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蒂芬•罗奇对话张磊:当三重变革遭遇中国消费崛起

2014-11-07 10:59 · 投资界综合     
   
张磊认为移动互联网使得中国人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例如阿里巴巴,唯品会,京东都在向三四五线城市渗透,让消费者能够接触和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商品和服务。

史蒂芬•罗奇对话张磊:当三重变革遭遇中国消费崛起


  导读: 在处于前所未有大变革下的中国,张磊是最成功的投资家之一。在与耶鲁大学史蒂芬•罗奇(Stephen

  Roach)的谈话中,他提到了中国商业和文化的飞速转型,消费阶层的崛起,中国的创新模式,和在西方仍旧流行而实则已经过时的对中国的看法。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张磊成为了中国最成功的投资者之一。他从耶鲁大学商学院毕业三年之后回到中国,带着耶鲁大学捐赠基金的初始资本成立了高瓴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如今高瓴资本已发展成为中国领先的投资基金,管理着160亿美元的资产,专注于在消费、互联网、工业和科技领域投资。张磊买入并长期持有的投资风格酷似巴菲特,并且他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蓬勃发展具有无与伦比的影响力。中国互联网目前已拥有超过6亿的用户,其中80%是通过移动设备上网。

  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快速崛起是正在中国发生的颠覆性变革之一,在耶鲁北京中心揭幕大会上张磊先生和史蒂芬•罗奇就变革中的中国这一主要话题展开了讨论。史蒂芬•罗奇,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前摩根斯坦利亚洲区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担任了此次采访的主持人。

  颠覆性变革

  罗奇以询问张磊最成功的几个投资案例以及它们如何反映中国在过去十到二十年的巨大变革开始了这次采访。张磊说,他这一代人“非常,非常幸运”,现在年轻的一代中国人很难理解前一代人所处的年代。张磊坦言几年前他曾特地在朝鲜生活了了10天,为的就是尝试去理解他父辈那代人在中国三、四十年前所经历的生活。“在那个年代无论你有多聪明或者多有创业精神,都很难有所成就,因为没什么事情是你可以做的。”他说。

  但如今,这个国家拥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去冲破旧中国的束缚,走向崭新未来。“其他国家需要一百多年才能实现的进步和变革,一切都在中国以一种史无前例的方式发生。城镇化、工业化、以及信息化在中国都在同一时代发生了。”张磊说,“这种感觉就像父亲与儿子同时开始学开车,一切发生得太快,甚至没有思考的时间。”

  中国式创新

  如果20世纪后期中国的故事是经济迅速从一潭死水变成制造业发动机,那么新世纪的前几十年应该被看做是中国消费阶层崛起并对世界经济带来巨大影响的时代。罗奇指出,西方主流观点认为这样的转变需要几代人的努力才能完成。“他们认为中国人的基因设定好了就是储蓄偏好的,要改变他们的行为模式堪比挪动冰川。”他说道。

  张磊却并不赞同这一观点。他说就在过去的30年间,中国人对于幸福的定义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尤其是对于70年代之后出生的并且没有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那群人来说。“全球化让中国人更容易地观察到生活可以给我们带来什么,我们开始释放被压制的消费需求,我们处在一个历史性的拐点。”他说。

  张磊认为这种转变的动力来自于互联网。当问起互联网对中国的影响,罗奇指出,在2005年中国的互联网用户数量还是美国的一半。但现在,他说,中国已经拥有美国网络用户数的2.5倍。“这难道不会让中国的国民们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从而使他们行为准则和模式趋同?”

  张磊认为移动互联网使得中国人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例如阿里巴巴,唯品会,京东都在向三四五线城市渗透,让消费者能够接触和体验到从未有过的商品和服务。由此带来的影响是极其深远的,那些从没接触过互联网的消费者也渴望成为消费者。“人们希望自己的消费需求能被即时满足”他说,“我们一夜之间让6亿人口有能力买到即使世界上最大的零售企业也需要几十年才能满足的商品组合。“

  带动中国转型成为消费大国最重要的推动力来源于移动互联网,张磊称之为“中国式创新”。中国的发展模式使得线下零售商无法获得像美国沃尔玛公司拥有的供应链优势,张磊说,在美国,虽然电商发展也很快,但是沃尔玛的销售规模仍然是最大电商亚马逊的两倍;而在中国情况完全相反,中国电商的规模已经远超过线下零售商;这就给中国带来了跨越式发展的机会。

  如张磊所见,目前中国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经走在了美国前面,美国是在PC上开创了互联网时代,而美国的互联网文化也一直停留在PC时代。就这点而言,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情况更加接近中国;以印度尼西亚为例,90%的网民是通过手机上网的,只有非常少的人有电脑。在张磊看来,美国的互联网公司仍然没有能够突破他们的电脑模式,“Facebook还是在电脑上使用更加方便”他说,“但如果你看微信,它甚至都没有办法在电脑上很好地使用,它只在移动端推广。”

  东方 vs 西方

  很多美国公司在新兴市场发展受阻源于他们自大的态度,张磊认为,很多美国的商业领袖仍然认为,在美国发展很好的商业模式在其他国家也会成功,因为其他国家最终还是会转向美国的生活方式。

  张磊认为更好的方式是力求找到方法去理解各个市场的消费者和他们的需求。

  “实际情况是,东方文化和西方文化对于自我及环境的认知是完全不同的,这会影响他们看待任何事物,包括他们消费的产品和服务。”

  “同理心,即和人们在情感上共鸣,会成为专业投资者或者优秀企业家需要具备的最重要的技能,”张磊说,“人们常常过于关注短期交易和精确计算利害得失,以至于丢失了长期获得成功需要的最基本素质。如何在长期获得成功?不断去学习和理解不同的人群,去理解他们的文化传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