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菱亚洲曾光宇:关注母公司短期问题特殊资产投资

2012-02-26 17:48·投资  投资界    1
   
摘要“第四届全球PE北京论坛”于2012年2月26日在北京举行,投资界进行现场直播。上图为霸菱亚洲董事总经理曾光宇。

   

 

霸菱亚洲曾光宇:关注母公司短期问题特殊资产投资

      投资界2月26日消息,“第四届全球PE北京论坛”于2012年2月26日在北京举行,投资界进行现场直播。上图为霸菱亚洲董事总经理曾光宇。

    曾光宇透露,霸菱主要做传统的私募基金,特殊资产只是一个延伸,在亚洲宏观经济里面,中国经济10%的增长,要找到不良资产也不多。

    曾光宇介绍,在亚洲一些情况是资产本身是健康的,但母公司短期内资金出了问题,比如说资金链断了,有一些贷款预期,逼不得已把健康资产卖出去,这种情况是霸菱亚洲感兴趣的。因为它的核心业务跟中国宏观经济一样在增长。"这种情况下,首先确保它的资产是清晰的,然后在负债方面再看与债权做资产重组,把资产剥离出来,继续把它做大做强。"曾光宇称。

    以下为其演讲实录:

   谢谢徐董事长,各位领导朋友们今天很荣幸有机会和大家分享一下关于特殊资产方面的问题。我两分钟介绍一下我们这边的情况,霸菱亚洲基金在国内是54亿美金的资产,香港是总部资产配置方面有一半在大中华。霸菱主要做传统的私募基金,特殊资产只是一个延伸,在亚洲宏观经济里面,中国经济10%的增长,要找到不良资产也不多。我们看到一些情况资产本身是健康的,但是它的母公司短期之内资金出了问题,比如说资金链断了,有一些贷款预期了,它逼不得已把健康资产卖出去,那种情况我们比较感兴趣的,其实它的核心业务跟中国宏观经济一样在增长。因为它的母公司或者拥有者的问题,使得它面临着被出售的情况,这种情况下,首先确保它的资产是清晰的,然后在负债方面再看与债权做资产重组,把资产剥离出来,继续把它做大做强。特殊资产我们在中国看到有一些,也实际操作过。

  回过头来看,获得回报很客观。刚接手的时候,那些人找投资者,往往情况比较复杂,或者一些诉讼在或者资产被冻结,我们需要跟法院说把资产派回来,跟债权谈判或者本金收回一部分,那是比较大的手术。但是往往利润空间比较大,如果可以做的话还是选择看。欧美经常多做法直接买债权,通过买债权达到控制资产的目的。在这方面,跟欧美市场相对来说没有那么成熟,要看一些文件里面对债权的保护有多好,欧美这种所谓贷款,债权的转让是很方便的,而且二级市场很成熟的。中国市场相对没有这么成熟,你作为债权,你二手借过来的时候,你所涉及的风险,你能否行使做债权的权利,没有国外那么完善,不是没有机会,但是一定要小心。

  中国目前来说增长比较快,很多行业的增长不只GDP9%10%的数,甚至20%、30%。我们的产业里面希望也要兼顾着符合特色的机会,比如中小企业贷款,现在国家也是支持的,中国目前银行来讲中小企业或者民营企业贷款比较难的,我们做中小企业贷款拥有者,我们既可以获取比较高的利息或者费用,同时期那些中小企业主也有一定的抵押品给我们,这种特殊资产目前来说比较符合中国国情,而且是政府所支持的,要加大中小企业的贷款力度,这一块在我们特殊资产来讲是比较具备中国特色机会。也要看看是否进去比较恰当的时期,比如说房地产方面的贷款,国家基本上收紧了对房地产了贷款,不管开发还是投资,使得很多在建的工程或者已经完成了或者没有营业的房地产,房地产也好商业也好,没有办法动,那也是特殊资产的机会,这种情况你需要运营经验,直投经验,直接把资产借过来,有一些中小开发商扛不住了,就需要把资产卖出去,有一些资产地段比较好,你运作过来收租也好卖也好目前来讲也是机会,目前来讲可以缓解开发商资金需求的。

  第一个问题比较敏感,我先举国外的例子。比如说美国一些州政府,他在财政需要的时候可以去发债的时候,市政债权市场比较发达。这个市场里面有很多私人的机构参与进去,而且它的二级市场也比较发达,它只是债权工具当中其中一种而已。在中国环境下,私营机构或者民营机构,不管民营还是外资参与进去,地方债务充足需要与当地政府专题交流,也是针对某一个地方的正确,受否应该去参与?如何参与进去,以怎样的形式参与?是否有一些当地的国有资产引进民间的股东,外资或者民资?比如说基础建设和设施投资,地方政府在财政方面有所短缺的时候,是否允许民间资本去介入。在国外的案例,很多电力公司,通信公司或者基础建设,环保公司可能都是纯民营或者民间资本与政府资本合资的,这是比较普遍的。在中国能够通过相互合作的方式进行解决地方政府资金瓶颈的问题,这是一种。是否直接持有地方政府的债权工具?这不好说,这比较敏感。我觉得在项目层面合作,应该是有空间的,我觉得在中国是一个机会。

  资金来源从外资来讲很广泛,境外的个人和机构,现在在全世界来讲,比如说主权基金中国也有,比如说亚洲国家也有主权基金,我们这些基金在转投中国特殊资产市场也有,境内的目前少一些,多数是个人参与,还没有形成专门做不良资产资金的,我觉得很多还是当地的企业或者民营企业对当地的了解,以项目的形式来参与到特殊资产的运作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