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二级市场整体表现不佳 “破发”令人心寒

2011-12-19 10:01 · 东方财富网     
   
首批28家公司近12亿股解除了一年的锁定期。在这28家解禁的上市公司中,创投机构共持有的未解禁市值高达82亿元,个人股东持有202亿元。

  曾经的创业板翘楚,汉王科技创下过上市首日涨幅96%惊人表现,然而公司的业绩随后却一路下滑。根据汉王科技公布的2011年上半年业绩报告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58亿元人民币,同比去年减少了61.71%;净利润亏损1.74亿元,同比减少300.64%。

  褪下了昨日荣耀的汉王科技颇有项羽在乌江边的悲壮,如同一滴水折射出整个世界一般,汉王科技仿若创业板的一个缩影。曾经的创业板,首批上市的10家公司造就出32位亿万富翁,然而频现的诸如破发、业绩变脸、高管套现等等,创业板给二级市场投资者们带来的有惊喜也有失望。

  解禁后的疯狂套现

  2009年10月23日,创业板举行开板仪式,那些终于等到机会抢滩登陆的创投机构对创业板充满了期待,开板不足百日,创业板即造就了上百位亿万富翁,一时之间,创业板风光无人能及。

  一年后,创业板迎来首次解禁高峰——首批28家公司近12亿股解除了一年的锁定期。在这28家解禁的上市公司中,创投机构共持有的未解禁市值高达82亿元,同时,个人股东持有202亿元,其中包括个人股东32亿元和公司高管持股170亿元。如果28家解禁股都在闸门打开之时奔涌而出,创业板无疑会秋风萧瑟。然而面对集中解禁,创业板市场情绪出人意料的高涨,创业板指和创业板综双双创出新高。

  面对呼啸而来的总市值超过300亿元的创业板限售股解禁洪潮,尽管创业板指数一路暴涨,仍然有一部分原始股股东选择了落袋为安,仅在解禁首日就有4家创业板公司的原始股股东累计进行了9笔减持,合计减持1196万股,金额2.89亿元。

  创业板的首次解禁以“喜剧”告终,并不意味着解禁潮后续之势不会愈演愈烈。相关数据显示,截止到2011年10月27日,在已经对管理层解禁的134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中,总共有55家公司的164位董事、监事和高管及其家属减持了相关的公司股份,通过竞价交易和大宗交易共成交586笔,减持总股本1.23亿股,套现总金额为28.8亿元。其中,有7人套现金额在亿元以上。乐普医疗董事、总经理蒲忠杰位居套现榜首,他于今年3月23日在大宗交易平台减持1500万股,套现金额高达3.73亿元。

  根据相关规定,创业板公司高管自股票上市之日起的12个月内,不能转让所持股份,然而高管辞职后,其持有的股份限售期仅为半年,同时在任职期间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有本公司股份总数的25%。换言之,高管辞职后可以凭借其非上市公司高管的身份免除每年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不超过所持有股份25%的规定。

  在套现潮的推动下,创业板上市公司高管的离职潮也掀起了新的波澜,据统计,在已经提出辞职的高管中有三分之一的人或多或少的持有公司股份,创业板套现的疯狂程度可见一斑。

  创业板之殇

  高市盈率的创业板上市公司非但未能给投资者带来高额的回报,相反却在账面上出现严重的亏损,在短短的两年之内,创业板在部分人的眼中似乎已经成为了圈钱、破发、业绩变脸的代名词,与当初设立中国版纳斯达克的愿望相去甚远。

  由于创业板上市的很多公司创新能力不足,加之高发行价、高市盈率、高超募额的“三高”问题,创业板上市公司的业绩越来越差。根据上证报资讯统计, 2011年前三季度,在78家净利润出现同比下滑的创业板上市公司中,当生科技以95%的负增长率高居业绩下滑榜首。此外,康芝药业、荃银高科等7家企业前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幅度也均超过50%。另外,还有30家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超过30%。

  除了创业板上市公司业绩表现不佳之外,创业板的二级市场整体表现也令人失望,创业板指曾在今年10月24日创下741.33点的历史,较最高点1239点下滑了40%的幅度。此外,大量公司的“破发”表现也让人心寒,截至今年10月28日,共有123家创业板上市公司股价跌破上市首发价格,占创业板全部上市公司的45%,其中有27家公司发行价下跌超过了30%。

  相比较于已经有着40多年历史的纳斯达克市场,创业板不过是一个还在蹒跚学步的幼童,相关制度还不够完善,在市场的影响下难免会出现各种问题。有业内人士指出,退市制度作为规则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是解决目前创业板市场成长过程中所遇到的一系列问题的必然选择。

  还在生长的创业板,还会面对更多的问题,但是不论走得多远,只要记得为什么而出发,就定能够继续前行。

  梦想与成长

  作为第二股票交易市场,创业板是专为暂时无法在主板上市的中小企业和新兴公司提供融资途径和成长空间的证券交易市场,是对主板市场的重要补充。

  创业板最早出现在19世纪70年代,兴起于90年代,现在全世界最成功的二板市场莫过于美国的纳斯达克(Nasdaq),它曾孵化出微软等一批世界500强企业。在创业板上市的公司往往成立时间短、规模较小、业绩不突出,然而它们往往有着较高的成长性,因此创业板被看作是一个孵化科技型、成长型企业的摇篮。

  然而就是这个理想的摇篮,当年在中国却一直迟迟未能推出。“中国的创业投资历经20多年漫长而艰苦的等待,才能够迎来创业板的推出,这个过程真的很残酷。”深圳创业投资同业公会秘书长王守仁感慨道。

  推出创业板的意见最早是在1998年12月提出的,当时国家计委向国务院提出“尽早研究设立创业板块股票市场问题”之后,国务院要求证监会提出研究意见。

  嗅觉敏感的创业投资机构闻风而动,深圳在一夜之间涌现出了一大批创业投资机构,每一家都在期盼创业板的推出。“2001年在深圳设立的创业投资机构有190多家,每一家都是冲着创业板而来的。”达晨创投创始人刘昼回忆道。

  然而“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互联网泡沫的破灭让韩国、日本、欧洲等地的二板市场相继关闭,创业板给众创业投资机构带来了许多诱惑却又迟迟未能推出,让这些创业投资机构从希望的顶端重重摔了下来,大部分押注创业板的投资机构也因此夭折,有些创业投资机构不得已去投资二级市场以维持公司的生存。

  历经10载漫漫征程几度波折,生生消磨了太多人的心血和激情,但同时也让那些意志坚定的人等到了拨云见日的一天。

  未经风雨的洗礼很难长成参天大树,年轻的创业板在生长过程中会面临各种问题是一种必然。今年11月18日,76家保荐机构的投行负责人和业务部负责人悉数到达北京,只为了参加中国证监会的保荐业务沟通会。此次的保荐业务沟通会是自2009年创业板启动以来,证监会针对创业板所召开的规模最大、参与级别最高的一次会议。在创业板刚刚迎来了其上市两周年之际,证监会首次对创业板保荐机构的监管情况做出了反思和总结,而在这场反思和总结的背后,是年轻的创业板无法承载的厚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