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程今天敲钟:市值1700亿,梁建章迎战王兴

相差10岁,梁建章、王兴二人所执掌的公司终于在港交所汇合。而在不久前,字节跳动抖音内测的团购功能也开始涉足酒店民宿、景点推荐等业务模式。
2021-04-19 10:26 · 投资界  周佳丽 徐晓倩​   
   

刚刚,52岁梁建章敲响了港交所的锣声。

今日(4月19日),携程正式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此次IPO,携程发行价268港元,高开4.8%报281港元,总市值1700亿港元。

1999年5月,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范敏在上海共同创建了携程,掀开了中国OTA江湖历史的第一页。崛起于互联网草莽时代,携程一路走来并不容易。创业初期,梁建章团队甚至跑去发小卡片,也在互联网泡沫下经历了艰难的融资时期。2003年渡过非典难关,携程便登上了美股市场,当年风雨同舟的“携程四君子”至今都是中国创投圈的一段佳话。


from clipboard


时隔18年,携程却面临着同样的境遇——新冠疫情,业务大受冲击。招股书显示,携程2020年营收为183.16亿元,较上一年几乎拦腰斩断。更为凶险的是,一批跨界玩家正陆续攻入携程的腹地,美团便是最为强劲的敌人之一。随着今天的锣声响起,相差10岁的梁建章、王兴终于在港交所相遇。

18年后,携程再次IPO敲钟

市值1700亿

携程的故事,得从梁建章说起。

1969年,梁建章出生在上海一户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天赋凛然,素有“神童”之称。12岁时,梁建章对计算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曾废寝忘食地学完了高中理科课程,在初二那年设计了一个计算机诗词创作系统程序,拿下了全国中学生计算机程序设计大赛金奖。

此后梁建章的人生,堪称一路高光。16岁考入复旦大学,20岁获得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电脑系硕士学位,22岁供职于甲骨文担任研发工程师。但一次回国探亲,让他看到了急待挖掘的中国互联网市场,也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彼时,中国互联网热火朝天,风险资金也非常充裕。看准了时机,梁建章顺势离开了甲骨文,开始谋划创业。这时上海的另一边,一位从上海交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季琦,成立了一家名为“协成”的创业公司,做着系统集成方向的业务。

1999年,季琦在甲骨文工作的大学同学万辉向他介绍了梁建章,俩人一见如故。季琦曾在其《创始人手记》一书中记录:“我们闲来无事经常在周末出去旅游,有一次梁建章从美国看女朋友回来,心情很激动,说美国的互联网公司正如火如荼,我们也一起搞个试试。”俩人一拍即合。梁建章和季琦又拉来了从事金融的沈南鹏和从事旅游行业的范敏,日后赫赫有名的“携程四君子”终于聚齐。即便放在今天,这都算得上是一个绝佳的创业团队。

这年5月,携程旅行网在上海天文大厦正式诞生,瞄向想象空间巨大的中国旅游市场。创业初期,四人按各自专长分工。季琦任总裁,梁建章任首席执行官,沈南鹏任首席财务官,范敏任执行副总裁。

在携程创立5个月时,IDG 资本投来了50万美元启动资金。1个月后,携程迎来第一张网上酒店预定订单。但很快,公司就陷入了困境。这源于中国消费者和酒旅业从业者的互联网意识还未被激发,通过网站预定住宿、票务和景区门票并不主流。好在携程拿到了上海龙华寺千禧年敲钟门票的网上分销权,为了将门票卖出去,全体员工冒着寒风跑出去推销发小卡片,当起了“票贩子”。

2000年初,互联网泡沫破灭,携程业务进展依然缓慢,50万美元的融资已经见底。眼看着公司就要倒闭,创始团队想出一个方案:收购全国最好的酒店预订服务公司,用这个作为筹码去做新一轮融资。经历了多轮谈判,携程将酒店预订服务公司“商之行”“现代运通”收至麾下,也获得了来自软银中国、凯雷投资、兰馨亚洲、五源资本的近2000万美元风险投资。

自此之后,携程打开了局面,在2001年10月首次实现了盈利,也成为互联网泡沫破裂之后第一家盈利的互联网公司。2003年在经历过非典的短暂影响后,携程业务开始报复性反弹,一举登上了美国纳斯达克资本市场,携程正式进入稳步发展阶段。

时隔18年,携程再次敲钟。今天上午,携程成功登陆港交所开启下一段旅程。此次IPO,携程发行价268港元,高开4.8%报281港元,总市值1700亿港元。

一路并购,百度成第一大股东

梁建章这一年很忙

并购,是早期携程崛起的主基调。

投资界统计发现,过去十年里,由携程牵头促成的行业并购案高达10例,而2014--2015年则被认为是携程的投资年。那是梁建章复出的头两年,携程正努力摆脱利润下滑、增速放缓的被动局面,积极发力投资与并购。

众所周知,旅游产业链条长,食、住、行等任何一个环节都有可能诞生出一个垂直巨头。如果说2014年之前,携程的投资策略是覆盖整个链条的各个环节;那么2014年之后,它的思路开始发生转变,盯上了与自己业务高度重合却又各自不相同的小巨头。这样既能制约缓缓升起的竞争对手,又能补足自身主体业务的短板,携程坐稳了OTA江山老大的位置。

其中最为轰动的,莫过于与老对家去哪儿网的合并。2015年10月,携程完成了与百度换股,通过给予百度25%的股份,交换百度手中45%的去哪儿股权,从而绕过去哪儿网达成了收购。时至如今,尽管百度曾出售携程大部分股权,但依然是其最大股东。根据招股书,百度占有携程股份比例为百度持股为11.5%。

伴随着对艺龙和去哪儿网的并购,携程正式结束OTA三国杀的局面,一统在线旅游江湖。占据绝对OTA霸主地位,多年来携程来自住宿预订、交通票务、旅游度假、商旅管理等方面的营收数据节节攀高。

渡过了2003年的非典,危机在2020年再次降临。这一年,新冠疫情给全球在线旅游平台当头一棒,线下旅游陷入停摆,是旅游业历史上最糟糕的年份。

为了挽救局面,梁建章没有闲着,在他的带领下携程展开了一系列自救方案。疫情发生后,梁建章成立直播团队,将公司业务带进直播间,成为第一批对准摄像头的中国企业家。一年下来,携程直播带货交易额超过50亿元,让原本陷入荒芜的线上旅游业恢复了一线生机,梁建章也解锁了另一面——Cosplay中年玩家。

尽管如此,携程这一年度的成绩单还是不容乐观。根据招股书,携程2018--2020年间的营收分别为309.65亿元、356.66亿元、183.16亿元。可以看出,与2019年相比,其2020年的营收下降了49%,几乎折半。

蒙上疫情阴影,携程在盈利层面也由盈转亏。招股书显示,2020年,携程全年营业亏损为14亿元,归属集团股东的净亏损为32亿元。相比而言,2019年其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分别为50亿元和70亿元。

美团杀入携程腹地

字节跳动正在赶来的路上

现在,22岁的携程遇上了头号敌人——美团。

实际上,美团与携程早已开始交战。2013年最初踏足酒旅市场时,美团给自身的定位是中低端酒店在线预订,在用户心中的印象是价格低廉、经济实惠。而当时携程、去哪儿和艺龙三家OTA激战正酣,没有注意到在河南、山东等地疯狂签约商家的美团。上线第一个月,美团就签下了120家酒店,最高峰时期一个月能签6000多家酒店。

2014年美团就将酒店业务升级,划拨成独立的事业部。随着美团的流量优势凸显,美团住宿的市占率逐渐提高,第二年就超过了艺龙成为OTA酒店市场第二。这时,美团开始向高星酒店市场进攻,与携程贴身肉搏。

王兴对OTA业务虎视眈眈,美团多点开战。2017年,在接受《财经》杂志采访时曾说道:“边界不试是不知道的,酒旅业务,我们的间夜数已经超过携程,估计再用1-2年,我们会超过整个携程加艺龙再加去哪儿的间夜数。”2018年,美团实现了酒店间夜量对携程系产品的全面超越。

战火在今年年初再次升级。2021年1月,美团盯上中高端酒店领域,以10亿元大手笔入股了一家中高端酒店——东呈国际集团,持股比例高达20%。这是美团第一次出手押注线下酒店。彼时,国内酒店业正在从低谷中恢复,美团果断出手堪称抄底。而这块地盘可是携程系最后的高地,双方大战一触即发。

而在美团内部,一个隐秘的部门也在悄悄崛起——成立6年来,美团酒旅事业部是公司最大的利润来源。美团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美团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收入213亿元,经营溢利为82亿元,经营利润率为38.5%。从营收规模上来看,美团的到店酒旅业务与外卖业务虽不在一个量级,但贡献的利润却远远超过餐饮外卖。

如今,这两家背后掌舵人的一举一动也被广泛关注。去年下半年,在谈到美团王兴,梁建章曾直言道:“(我们)风格还是有点像的。他也是非常喜欢思考,很喜欢自己想一些问题的,我们平时也有一些交流,当然交流的不是局限我于我们这个行业了,主要是整个经济的。”

相差10岁,梁建章、王兴二人所执掌的公司终于在港交所汇合。而在不久前,字节跳动抖音内测的团购功能也开始涉足酒店民宿、景点推荐等业务模式。眼下,中国OTA江湖故事还远未终局。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微信原文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