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三亚论战:2018大起大落,2019共克时艰

2019-03-01 14:35 · 投资界  Rica   
   
在《对话1:冲鸭!2019!》圆桌论坛中,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罗茁,元禾厚望成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厚望投资董事长曾之杰参与讨论,本场由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主持。

暌违2018年,创业与投资市场迎来了新的变革,在一番风起云涌之后,创投圈掀起了一场大洗牌浪潮。新的一年,面对新形势、新趋势,创投行业将面临哪些挑战?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3月1-2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投资界百人论坛”在三亚举行,以下为现场报道。

在《对话1:冲鸭!2019!》圆桌论坛中,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甘剑平,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首席投资官李家庆,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董事长罗茁,元禾厚望成长基金创始合伙人、厚望投资董事长曾之杰参与讨论,本场由国中创投首席合伙人、CEO施安平主持。

VC/PE三亚论战:2018大起大落,2019共克时艰

施安平我是国中创投负责人,国中创投目前主要承担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首只实体基金60个亿的管理,我们投了110个项目,投出去30多亿。首先请四位做一个自我介绍。

甘剑平:我是启明创投的甘剑平,我们主要专注于三个细分行业,一个是医疗健康,包括新药研发、医疗服务、医疗器械等,第二块是信息技术,包括清洁环保的技术,也包括一些大数据的人工智能。第三块,是我负责的互联网消费,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手机上至少有一个APP是我参与投资的。谢谢!

李家庆:我是君联资本的李家庆,君联是成立18年的相对综合性的基金管理公司。我们除了早期投资,更多投资TMT相关的创新消费,还有类似于供应链、医疗服务、文化娱乐方面。

罗茁:我是清控银杏的罗茁,在这个行业正好20年。我们基金也是拿到了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钱,共同成立了一个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子基金,投的领域还是典型的VC。

曾之杰:我是元禾厚望投资人曾之杰,这个品牌是我与同事离开之前的公司后创立的,我们这两年陆陆续续发了三只基金,还是关注还是比较擅长的互联网跟半导体领域。

投资人这样看待2018

施安平:请四位古典投资人用简单的一句话总结一下2018年你们的感受。

甘剑平:我觉得2018年是一个波动非常大的年份,前半年大家还在非常激进踊跃的投资,下半年市场突然大转变,到了年底进入冰冻的状态。

李家庆:2018年属于大起大落水深火热的一年,主要表现在外部的环境波动比较大。二级市场窗口打开之后,无论A股、香港、美国都有大量的公司去IPO,但是另外的一个方面来说,资金募集信息技术市场红利空档期里面显得比较低迷,但是这个过程当中也有出现类似于比特币、区块链这种搅动者出现,整个2018年来说还是挺有意思。

罗茁:确实是冰火两重天,去年两会的时候市场热切期待独角兽,让我很困惑,我们没有投那么多独角兽,这是一个方面。去年人民币基金资管新规,募资很难,在这个时间窗口我们手里还有一些钱,但还是觉得有压力,这是另一方面。但是从投资角度来说,2018还是过去几年里投的最多的一年。

曾之杰:2018年最大的感觉就是焦虑,中国企业家我见到的2018年没有一个好过的,几百亿上千亿的身价拿几千万现金拿不出来,非常艰难。去年我想整个媒体声音非常火热,我相信对于整个企业家群体打击特别大的,当然大家有一个说法逢八的时候肯定有问题,很多年过去之后大家还会记得这个年份。

最近经常问一些90后的想法,中国今后十年最大的变化有可能代际的变化,过两年90后的人已经变成了30岁,这些人才是社会的主力,我们想什么并不重要,他们想什么会越来越重要。

去年一整年都很焦虑,从融资角度来讲去年非常的艰难,我们有一个基金花了很大精力勉勉强强融到20亿,与2017年融的基金完全两个概念。投资端来讲市场看不清楚,退出也是非常混乱,从投后管理来讲,去年感觉天天坐过山车,遇到问题都觉得没有出口。

如何共渡难关?

施安平:2018年对于投资界来说冲击很大,年初金融去杠杆挑起了实体经济的压力,下半年我们整个行业面临投资难投资贵退出更难等挑战,请教一下我们古典投资人是怎么样渡过难关的?能不能举一个例子。   

甘剑平:我觉得18年是焦虑的一年,但是我个人还是比较乐观,可能因为我做早期的VC,所以必须要保持乐观的心态,不然的话真的没有办法做早期投资,因为你想我们几百万美元,几千万上亿人民币投入到一家刚刚开始的公司,就这么几个年轻人没钱没背景没什么特别的东西,但是他告诉你他有一个巨大的梦想,要成为一个未来的伟大企业,要跟BAT竞争,如果没有一个乐观的心态,是没有办法把这个钱砸进去的。所以作为一个早期投资者我们必须对未来充满向往,有一个远大的愿景,相信社会或者是经济永远是后浪推前浪。刚才曾总说到90后,我是一个70后的投资人,投80后的创业者,去赚90后的钱,但是现在80后马上步入40岁了,未来几年可能投90后的创业者去赚00后的钱了。

00后去年已经进入大学了,未来很多00后会进入大学然后踏入到工作岗位,成为消费的主流,而且中国的00后可能跟过去的两代是有非常大的区别。未来的社会发展还有消费的趋势也是我们投资的方向。

李家庆:说自己不焦虑不太现实,因为更多的还是统一思想。钱多的时候、市场好的时候、风口比较多的时候抓机会,给年轻人机会。我们去年十几个IPO,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各行各业都有的,这集中说明了过去的十几年吃的是红利,其实没有太多的聚焦,后面发生波动的时候更重要的是统一思想,内部的思想。    

估值是另外一回事,整个经济结构调整完了之后看未来5-8年的时间肯定比18年要好。

罗茁:我们做VC早期的投资,往往不是两三年可以解决问题,逢八的年景并不好。心态要更加理性平常一点,想一下08年,我们当时管的只有1.5亿的基金,我们第二个基金2个亿,09年3月份募集的,或者看我们那个时候像业余队,开了之后几个公司上市才变成了正规军,这些经历我觉得给更多的年轻人分享可能是更有意义的。

曾之杰:我们今年跟企业传达的信息很明确,经济从高速成长期到低速成长期,提高运营效率是很关键的。针对中后期的企业提高你的整合能力,就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样的公司可以活下去。

2019年好机遇在哪里?

施安平:刚才大家主要讲2018年资本面临的挑战,刚才已经说了开始不焦虑了,2019面临一个新的形势,就像今天这个天气一样,带来了春天的气息,新的证监会主席已经首秀了,中美贸易谈判已经快收官了,面对这样的一个新的形势,在座各位我想问一下你们2019年从投资策略上面有什么高见能不能给我们分享一下,2019年好机遇在哪里?

甘剑平:更多的回归到成长期A轮、B轮的投资阶段,希望后面有更多接棒的人。

李家庆:把子弹聚焦、中长线投资,偏技术和提升效率的项目会投入多一点,2C等流量驱动性质的会相对谨慎。

罗茁:曾之杰:围绕互联网的技术创新、模式创新进入相对低潮期,我们还是看好细分行业里面有高运营能力的公司。投资节奏不会太慢,坚持成长期投资。

甘剑平:2018年尤其是上半年,资金大量涌入,估值涨的非常厉害,我们刚刚探讨一个公司,什么都没有,团队到位融了一轮天使,再融一个天使+,几个月马上一个A轮基本上估值1亿美金左右了,可能APP没有上线,或者APP刚上线没有什么用户量,不管怎么样1亿美金的估值放在那里了。

我们18年选择了去往早期走,因为我们通常比较舒服的阶段就是成长期的阶段,但是这个估值实在是下不了手,我们早期走一点就会遇到未来谁再来接下一棒的问题,在座有很多的兄弟们都是天使投资人,去年很多成长期基金的人也选择做更多的早期项目,希望后面有更多的接棒的人。

2019如果环境还是保持这样的一个状态,我们会回归到做成长期A轮、B轮的投资,这个本来就是我们最关注最擅长,更加注重的阶段。

李家庆:我们还是把之前的项目管好,不管冷热都需要按部就班的做。偏技术和提升效率的项目会投入多一点,2C等流量驱动性质的会相对谨慎。尽量把子弹聚焦一些,要把困难准备的更足一点。

2019年也是二级市场比较刺激的一年,很多做一级市场的人也做二级市场了,前面他们知道概念怎么样炒,但跟我们没有关系,以前赚的钱就是赚了,这个要还给LP,偏中长线比较好。

罗茁:同意李总观点,我上周开会的时候说,募资先放一边,退与管放在投前面,投成为一个常规动作。今年毕竟科创板要开而且动作比较快的,2月18号我们刚上班第一天上交所开了一个座谈会,也跟科创板的负责人谈了,确确实实科创板是越来越近了,但是这个近不是说现在科创板投资,而是把我们的存货清点一下,我认为这个是工作比较重要的一个事情,我自己排在第一位的事情,可能比投更加重要。

曾之杰:投资节奏来讲不会太慢,大家手里面子弹还有,围绕着互联网的技术创新,模式创新大概进入一个相对低潮期,我自己感觉这几年不见得可以看到特别大的突破,但是从另外的一个方面来讲,春节前我们花了一个半月的时间研究,发现细分领域的整合很快。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看饲料,饲料行业原来新希望一家比较大,后面二三四五六起来了,细分行业的整合这个当然也是符合供给侧改革的提出的一个方向。

我们还是看好细分行业里面有高运营能力的公司,改善运营效率的,中国的上市公司体量普遍偏小,A股销售10亿的公司都比较少,这个空间会很大,我们基金今后5-10年主战场还是坚持成长期投资,发掘出来有效率还有成长性的公司,有吃掉别人能力的公司。

施安平:VC/PE行业和养猪一样,把小猪养大卖一个好价钱,区别是养猪行业用饲料催肥快速长大,而古典投资人跟所谓的新潮投资人最大的区别就是我们要按自然规律养猪而不能催肥,时间成本最能说明问题的,做投资一定要耐得住,做投资关键是投资的价值而不是投机,刚才李家庆说市场,今年二级市场好如果我们是做二级市场的,我不反对做投机,因为二级市场是波段性的,一定抓住机会的。

但是,我们做一级市场,古典投资人一定要追求的是价值,我们自己一直定位很清晰就是VC,这20年来一直做VC,但是去年没有办法也得朝前走,因为A轮B轮实在承受不起这个估值吓人了,这样的估值我认为是不正常的。

2019年我觉得肯定会比去年好一些,无论是国家层面从政策上,还是目前我们的外部环境,中美贸易谈判看来有希望的,至少没有一开始那么对立,能不能完全解决不一定,但是有一个缓和的趋势,这个缓和趋势在于信心而不在于贸易具体条款本身,在于中国投资界还有创业者包括整个参与资本市场的人对中国经济未来的信心,这个我觉得是最重要的。

大家知道科创板是今年面临的一个绕不开的话题,也是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大事。有人说科创板就是中国资本市场新的春天来了,也有人说不要给予太大的希望,因为新三板有案例,创业板出来的都是信心满满,怎么样看科创板。

投资人看科创板:“必要不充分条件”

曾之杰:得按照市场规律办事,如果还是恢复老一套,证监会决定哪个企业能上不能上这个事情恐怕又麻烦了。

罗茁:科创板最重要的话题就是注册制,还是真的希望资本市场发生一些变化,科创板开了一个头,它是一个注册制试点,未来深圳怎么样,整个中国资本市场怎么样我们希望看到的,这是一个大话题了,对于我们来说不一定是一个退出的通道,所以有机会可以抓住还是要抓住,说实话我自己也感觉不是第一波,但是今年到明年我相信一定会有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窗口,有企业可以退的话利用这个渠道退出。

李家庆:我们微信群里面很早就有各种科创板的交流群,还是一个积极的心态看待,因为现在大家把观点集中在靠机制解决所有的问题,认为推出一个科创板的之后整个国家创新科技换了一个样子,实际上这些只是一个必要条件不是一个充分条件。你要赚钱就是第一波,所以用相对平和的生态看待科创板好一点,当然能够抢第一波肯定要抢,但是也没有必要专门为其定制一些具体的系统性的打法。

甘剑平:科创板对于VC来讲非常利好的事情是多了一个退出渠道,最近也在看这些所谓的规则,是非常复杂的。我个人是一个坚定的自由市场经济的信仰者,我认为任何的监管去改变市场的规律对于整个市场都是不好的事情。其实,我们的监管是非常怕乱,但是往往创新和科技的发展就是一个混乱的、无序的一个过程,美国纳斯达克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案例,上面什么公司都有,有微软、苹果还有很多的市值可能只有几百万美金的公司,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上来了,好的就继续发展,股价不断的涨不断的融资做新的事情,像微软、苹果、谷歌等等,不好的就被市场淘汰了。

我认为如果要把科创板作为一个真正的创新源泉,就是要允许它野蛮成长,无序的杂乱。通过我们的每一个市场参与者的判断,用真金白银选择优秀的公司,有的选成了可能继续在这个行业做十年二十年,有的可能选择不是那么正确,慢慢就被市场淘汰了,企业也是如此。

优秀的半导体企业是通过了打仗通过竞争胜出的,而不是通过温室里面培养出来。

施安平:最后一个问题。请四位大佬面临2019新的形势给我们投资人或者创业者给一些什么样的寄语或者建议,请简短的一句话给一个建议。

甘剑平:我建议每个创业者,或者说考虑准备创业的朋友们,要想好你的最大的热爱是什么,创业是漫长的路是一个马拉松,所以你必须要做一件让你觉得快乐的事情,这样才能坚持下去。

李家庆:珍惜机会谨慎创业,因为确实现在水位很高水也比较深,无论融资、IPO还是投资,这个圈子在外部环境不确定的情况下越收越紧,别人做得到你不一定做得到。    

罗茁:我觉得核心要做的其实是创造价值创造概念不要跟风创业。

曾之杰:我觉得就一句话活下去,中国的有一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今后几年环境越来越艰难,只要你能够活下去春天还是会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