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过年了,一个程序员跑路,600万项目泡汤,创始人沦为打工仔

2019-01-25 11:21· 铅笔道  林夕 
   
“一个程序员毁了一家公司”的段子,在深圳一家游戏公司真实发生了。据称,螃蟹网络开发一年多的游戏上线测试当天,一后端主程序员锁死电脑和服务器,不交接工作,最终项目失败,创始人负债数百万。

““一个程序员毁了一家公司”的段子,在深圳一家游戏公司真实发生了。

近日,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一则公告开始在微博上流传。

公告称,螃蟹网络开发一年多的游戏上线测试当天,一后端主程序员锁死电脑和服务器,不交接工作,最终项目失败,创始人负债数百万。

程序员回应:都是编的,我没那能力。游戏项目失败,到底是谁的锅?

重金聘请的技术合伙人

1月20日,微博大V“首席内幕官”曝出一则消息,一位名为“螃了个蟹”的用户向他曝光:他此前创办公司的程序员俞鸿(化名)在公司官僚主义严重,出于报复心理,在公司游戏上线当天恶意失踪,锁死服务器与电脑,不交接工作,造成巨大损失。

由于事件结果如此极端,一时引发游戏圈热议。

爆料的人是尹柏霖,深圳市螃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注册于2016年3月,法人为尹柏霖。

尹柏霖告诉铅笔道,他是游戏制作人出身,对于技术方面并不在行。“我就是吃了不懂技术的亏,所以我们整个公司就出现了被这个程序员牵着鼻子走的现象。”

在过去将近两年的时间里,螃蟹网络一直在开发一款名为《圣灵怒》的游戏。

2017年9月,尹柏霖在遇见俞鸿之前,这个游戏已经研发一年多。由于上任后端主程离职,公司急于找一名后端程序员,后以4万元月薪+5%分红聘用了俞鸿,任命他为后端主程。

尹柏霖表示,他看中了俞鸿多年工作经历,还是校友兼老乡。“当时因为项目没有后端人员,进度全部都停下来了,所以我非常渴求一个技术合伙人。虽然一般创业公司招聘月薪都是2万~3万元,但俞鸿要4万,我也接受了。”

程序员锁库跑路?

尹柏霖回忆,2017年12月15日游戏上线测试当日,预定下午2点测试,所以定在11点左右开会。他和同事前后叫了俞鸿不下十次,所有人都在等他,但是俞鸿以修改bug为由不参加会议。

“我就怒了,说了一句:你作为我的技术合伙人,是我给你发工资。这句话激怒了俞鸿,他就直接拍桌子、摔键盘走人了。”尹柏霖介绍,当时以为他是一时生气,后来他就再也没有回来,也联系不到人。到了傍晚,俞鸿的QQ签名改成了对螃蟹网络侮辱性的字眼。

尹柏霖介绍,俞鸿走时把电脑关了,电脑密码也打不开。“游戏服务器是不是云服务器我不知道,但是服务器有很多密码,这些密码都在他手中的。我是后来找了开锁的、修电脑的师傅把电脑打开,又找了一个朋友处理,才把服务器密码给破解掉。”

最令尹柏霖生气的是,“锁电脑”是其次,俞鸿直接走人,没有做工作交接,导致后来的人无从下手。他表示,在俞鸿在职的3个月期间,游戏在新功能方面他做了很多新的改动,后来的代码都是俞鸿一手掌控的。所以,他们在接下来的几个月的时间都在解决这个事情。

然而,在提供给铅笔道的一份声明中,俞鸿则回应事实并未如此。他介绍,定的是18:00上线测试游戏,当时服务器程序崩溃,自己在做问题处理。一开始自己先是过去开会,后发现尹柏霖在忙,于是回到座位继续修改bug。之后由于自己在写代码,没有听到有人叫他,后来隐约听到有人喊他。因为被尹柏霖出言侮辱,他才怒而走人。自己从未砸过键盘和发布侮辱性的QQ签名。

而且,吵完架他没有“跑路”,是工作交接后走的。他表示,回家吃完午饭后,下午虽未准时上班,但未“跑路”。下午,他回到公司花了2个多小时的时间,把上午服务器程序故障修复,正常运行测试,按照尹柏霖的要求,交接完全部工作后才离开。

“打工者在公司被人公开辱骂,换成谁都受不了吧?”俞鸿在声明中表示。

铅笔道也采访到了一位在场的螃蟹网络前员工丁萌(化名)。他表示,俞鸿确实当天下午来过公司,但是被叫回来的而不是主动回来的,他在公司呆了几个小时和一个同事交接工作。但同时,他也表示,“具体他们交接到哪种地步,自己不太清楚。”

铅笔道咨询了几位游戏开发人员,他们表示这种程序员交接工作,快的话一天完成,慢点差不多在15天到一个月左右。

关于锁死服务器一事,俞鸿解释,螃蟹网络对外发布测试都是在别人公司的云服务器上,所有云服务器都是尹柏霖注册的,手机号、邮箱都是尹自己的。而且,公司的密码都记在密码本上,锁了也能打开。

尹柏霖向铅笔道介绍,俞鸿加入螃蟹网络后,技术团队包括2个前端开发人员;1个后端程序员,也就是俞鸿;另外有2个策划人员,1个测试。技术团队由俞鸿管理。“我很信任他,把所有关于技术的工作交给俞鸿来负责。”

铅笔道为此也咨询了某游戏公司负责人李元(化名),他表示,开发团队里只有一个后端开发人员是非常不正常的情况,技术风险很大。至少是两个程序员,方便互相接手,且代码有备份。并且,大部分公司的代码都放到SVN、gitlab等代码托管软件里,可以随时拉取、同步,不会因为一个人离开项目出现重大事故。

剧情反转

尹柏霖说,在这次正面冲突爆发之前,他和俞鸿并没有出现过大的矛盾,“但我们有理念上的冲突。”

尹注意到,俞鸿爱摆架子,大家都怕和他对接,一对接就骂人,感觉很不合群。此外,俞鸿经常上班时间无故失踪,吃中饭、吃晚饭都要比别人早走,上班时间经常不见人。尹柏霖因为吃饭的事情,还曾找他谈过话。对方表示,因为自己是技术总监,他们是员工,所以可以这样。

对于工作态度方面的指责,俞鸿向铅笔道表示,公司总共有9个同事,大家关系不错。反而是尹柏霖,经常提裁员的事情。而且,迟到早退是扣工资的,他不存在这种情况。

“他对其他从螃蟹离职的员工,也是跟对我一样,人走后就不停地抹黑,也是以前同事群里经常讨论的话题。”俞鸿在声明中表示,这些聊天记录他都没有删除,必要时可拿出来公布。

关于两人的分歧,还有公积金一事。据尹柏霖的说法,吵架之后不久,俞鸿托人给他电话,因为要买房,公积金不能断,要求螃蟹网络帮他缴纳公积金,并且要回公司上班。尹柏霖觉得,代码在俞鸿那里,只要他能交接工作,什么都好说。于是先帮俞鸿缴纳了公积金。

俞鸿在声明中的回应则与此完全相反,他表示那次见面是尹柏霖本人主动提出的。 2017 年 12 月 23 日晚上,对方约他吃饭。在席间,尹提出俞鸿可以降薪回公司,还威胁如果不去,就叫亲戚整他。

“事后,尹柏霖发短信给我:项目成功,他心情好,我就没事;如果失败,他下辈子啥也不干就整死我。”俞鸿向铅笔道表示,他保留了当时的短信。如果必要,将在法庭上出示。

同时,俞鸿否认了代码要挟重新入职的说辞。他介绍,螃蟹网络的代码是用 SVN 管理。全部读取权限是尹柏霖和自己两个人,“这是尹要求的,他随时可以从服务器下载。”为防火灾等意外,尹柏霖还有拿移动硬盘备份代码和数据库。

为何时隔一年爆料?

尹柏霖说,之所以当时没有曝光俞鸿,是因为当时项目还在做,产品正在抢救,他担心对会对产品造成负面影响。

3个月前,螃蟹网络科技关门,尹柏霖也背负了数百万的债务。在尹柏霖看来,俞鸿是导致整个项目失败的直接原因。

尹柏霖提到,2年时间,项目花费将近600万元。在俞鸿来之前,已经花了300多万,当时计划两个月之后产品上线。

“如果没有他这档子事,我们成功上线,大概就是花300多万元。因为他没有交接工作,我们所有的东西一塌糊涂,新来的人根本搞不动俞鸿的东西,出现各种bug。”

另一边,螃蟹网络的一纸公告发出之后,俞鸿表示,这件事对他、他的朋友和家人都造成了极大的困扰。他向铅笔道表示,也因为此事丢了现在的工作。

对于螃蟹网络的失败,俞鸿则认为,一个公司没做好,应该从自身找原因。岂能是他一个小小程序员就能左右的,把公司的倒闭原因归结到他身上,未免太可笑。

接下来,两人将准备诉诸于法律,对簿公堂。

(应采访对象要求,俞鸿、丁萌、李元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