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0|九合创投王啸:现在是反周期超车的绝佳时间点

2019-01-21 12:08 · 投资界  Irene   
   
工程师出身的王啸更有自信,在他看来,从繁杂的信息中找事物发展的本质,并作出合理判断,是投资最让人着迷的部分。

2000年,他加入百度,以“百度七剑客”的身份,经历了跌宕起伏的中国互联网10年。2011年,他创立九合创投,站在移动互联网淘金潮的浪尖。

作为国内领先的早期风投公司之一,九合目前管理着4支基金,总投资额 16 亿元人民币,已经投出36氪、青云Qingcloud、下厨房、好好住、VUE 等200余家早期初创公司,涵盖产业升级,新兴技术,企业服务,电商和娱乐等各个领域。

面对下一个技术驱动的时代,工程师出身的王啸更有自信。在他看来,从繁杂的信息中找事物发展的本质,并作出合理判断,是投资最让人着迷的部分。“世界上最挑战人的事情就是对未来做预判,而我觉得这是一个可以终生去探索的话题。”

三代创业者进阶路,未来“识人”更考验投资人

PC互联网时代,我是作为一个公司最早期的参与者经历的。中国第一批互联网创业者很多都有国外履历和背景,大多那个时候崛起的公司都可以找到国外对标。第一代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家一般都有一定的技术能力,以及相对宽广的视野,再赶上互联网刚刚进入中国,时代造英雄,崛起了类似阿里、腾讯、百度、搜狐、新浪等一批大公司。

第二波移动互联网时代崛起的创业者,他们中的相当一部分在PC互联网时代已经积累了充分的经验,包括团队管理经验和商业运营经验,所以当新一波浪潮来临时,这批人凭借着足够的商业敏感度和强大的执行力,创造了一批新巨头,今日头条、美团、滴滴等都是这一阶段的代表性公司。当然移动互联网时期竞争也相对更加激烈,创业者开始更关注流量、重视产品,商业战争的打法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

第三波再往后推演,我们认为进入了智能互联网时代。这一阶段创业偏技术驱动多一点,在中国人口红利基本已经进入尾声的大背景下,下一步应该是偏基础、底层改造。这个阶段对创始人综合能力要求也更高了,创始人不但要有工程研发能力,还得有更强的商业运作力。在当下的中国,兼备技术、商业和管理才能的人并不多,这也是目前我们看到很多创业者面临的一个挑战。创始人与CEO之间的授权和界限划分需要不断在实践中探索。

十年创投变局,正是反周期超车的机会

过去十年,中国VC/PE是规模优势、品牌优势,打的是规模化、产业化。但未来进入到技术先导阶段,规模优势可能会不太奏效了,有些东西拿钱也砸不出来。

未来VC打法上一定会有一些迁移,中小机构将迎来一波大洗牌。我们认为,目前的经济周期造成了一个市场战略性机遇,这也是反周期超车的一个绝佳时间点。

以九合来看,过去一年,我们做了很多内部流程上的重构,重构的本质就是为了应对市场的变化。首先,我们把内部分成三个小组:投研、DD、投委会,实现了募投管退流程的逐步结构化。其次,我们从整体团队规模上做了一个升级,基金规模也上了一个台阶,为A轮阶段的投资打法做好准备。九合目前基金管理规模达16亿,投资轮次覆盖了天使轮、Pre-A和A轮。

这样做的成效在于:首先,基金规模放大,内部流程相对更完备后,我们有足够多的资金可以投入更大一点的项目;其次,在被投项目的投后管理上,九合团队能力的增强,也会对后轮融资成功率等的提升有所帮助。

避过所有的“坑”,只赚自己认知能赚的钱

投资赚的是认知差距的钱。我们团队的好处是高管基本都是搞技术、搞产品、搞互联网很多年出身,对技术的理解、前沿技术的跟踪,相对更有优势,在科技项目的投资上,九合一直在加大力度。

过去一年有很多明显的坑,我们都没踩,九合避坑的能力一向是可以的,我们在商业模式和技术逻辑上没有想清楚的,基本都不投。毕竟做业务出身,我们比一般财务性投资人的好处,就是不太容易陷入假大空、没必要的事情里去。

投资还是要赚自己认知能赚的钱,否则就变成纯赌博了。投资人最重要的是在不确定的机会当中找到确定性的团队,它要求的是判断力、耐心,对发展趋势的理解,以及基于开放心态上的学习能力。此外,一个优秀的投资人也应该具备强大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包容谦逊的心态。

投资显然是一场长跑,跑得快并不一定能代表跑得成功、跑得远。在繁杂的信息中找到事物发展的本质,然后做出合理的判断,并且一直保持这种敏锐的判断力,这是我心目中投资最迷人的部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