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王忠民:“三去一降一补”把握私募股权投资,改变投资供给侧

2016-12-10 12:27 · 投资界     
   
即使是创始人,也不能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以无限的方式去投资。创业者也需要把自己的资产分布在不同的投资领域当中,也要把你的无限责任担当和你家庭的生活资产分割开来。

  “第八届全球PE北京论坛”于2016年12月10日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召开,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会上,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副理事长王忠民先生做了主题演讲。

  以下是王忠民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有删减):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王忠民:“三去一降一补”把握私募股权投资,改变投资供给侧

  我和大家分享的主题是私募股权基金是供给侧结构改革的主导力量。如果我们找这两年来的一些关健词的话,供给侧的结构改革应该是这个阶段最关键的关健词,也是我们最应该着力的聚焦点。如果再把这个具体化在几个主要方面的话,我们可以用“三去一降一补”来表现出他的主要的领域和主要的战场。

  我们看转型时期,恰好是以私募股权基金的方式改变了投资的供给侧,而且改变了投资供给侧的结构和基因,我们从三个层面的逻辑来逐步的展开一下。

  美式并购和中国式并购

  先看并购,如果我们要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去任何一个原有供给侧当中存留的问题,那如果我们不通过新的产业并购,如果我们不把原有的问题通过新的交易结构在市场当中重新交易一次,让有效的使用者通过新的投资拿去运用,那任何一个制度都完不成。

  今天的中国并购市场是以基金的方式并购为主,不是典型的市场经济体的国家。在美国成熟市场当中如果要并购的话,更多是设置一个专门并购的公司,我们把这个公司的特殊并购目的明确化,叫做特殊目的载体或者是特殊目的公司,甚至为了这个特殊目的公司还可以直接把他设置为一种上市公司,可以上市挂牌。那用这个空壳公司要说明你的并购模式是什么,他发行这种债他就是高风险的东西,所以说你应该跟我去共同担当这样一个责任,所以才有了股权结构里面的优先股普通股,才有了合伙人架构里面的不同的权益配置错综的架构逻辑。

  当我们看西方用这样一种SPV的架构去做风起云涌的并购,完成并购逻辑以后,把并购在资本市场当中有效的释放和有效的聚合的时候,而我们恰好是在基金的这种架构下去做并购。你还可以用有限合伙的逻辑在市场当中运用,无论是银行、理财、券商投资、理财还是信托理财和其他理财之间,通过优先和列厚结构化配置,让你的基金在层层的风险和责任之间不断的延伸,还可以把你的基金每次都放在一个单独的基金里面,单独的基金才可以享受这个基金背后的低税收的和工商和法律定位的准确性。

  今天中国的并购市场里,全社会的资本和全社会并购的标地通过基金的这种方式连接在一起,如果要给他一个命名的话,我们叫做中国式并购。在这个历史阶段恰好转型时期,资产都要重新再估值一次、再并购一次、再配置一次的时候,基金式的并购以中国的特性完成了“三去一降”主要的方式。

  双创机构的出现分担了创业公司的风险

  我们看第二个方面,双创。双创推出了中国最高领导人的呼吁,推出

  了在工商法律税务当中给予的优惠,如果有了这样一种架构,你做小创的时候就可以获得税务优惠;在法律当中,还可以获得来自于政府的其他方面的补贴和优惠。

  但是创业市场充满风险,面对未来的创业和投资,这是一个风险不确定性的且较大的市场。即使是创始人,也不能拿自己的全部身家性命以无限的方式去投资。创业者也需要把自己的资产分布在不同的投资领域当中,也要把你的无限责任担当和你家庭的生活资产分割开来。

  那创业公司从哪儿获得其他资本?我们双创分担了创业者的风险,也有无数天使投资、风险投资机构去跟他分担,而分担的同时你就在规约他的成长,成功率才在这样一个逻辑结构下得到有效的成长。如果我们回归到“三去一降一补”,只有这个东西才能够面对未来,培育出中国新动能,这个新动能是规避了风险的新动能。

  再聚焦另外一个逻辑,PPP。今天政府的资金作为一个引导性的基金,作为LP的一份子和其他的社会资本通过GP的参与,通过PPP来推动全社会不同资本在双层基金架构下有效的融合和投资。如果我们在这当中找到PPP定位的话,我们发现如果是国有资本,国有资本只能做有限责任投资者。

  如今通过基金的架构,特别是中国合伙公司的相关制度和法律,提供给我们这样一个双架构的逻辑,提升了成本低运行的有效性,所以说基金担当了PPP里的先锋,担当了主责任,将会为中国的资本融合、资本筹集和资本投资担当有效的责任。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