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业如何应对经济结构调整?深创投总裁孙东升:投资求稳健 经济结构调整对股权投资有利

2015-08-31 09:44· DoNews  周勤燕 赵玥 
   
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调整,股市动荡不已,这些将对投资行业产生什么影响?对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创新又将会产生什么?孙东升表示,当下的经济结构调整、金融行业改革对投资行业整体看是有好处的,同时也存在,股市动荡、IPO暂停等不利因素。

投资业如何应对经济结构调整?深创投总裁孙东升:投资求稳健 经济结构调整对股权投资有利

  2015年以来,中国经济面临结构性调整,股市动荡不已,这些将对投资行业产生什么影响?对中国的互联网创业、创新又将会产生什么?近日,DoNews记者就以上问题采访了国内最大的风险投资机构,深创投的总裁孙东升先生。

  截止2015年6月,深创投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已达68个,基金规模逾400亿元人民币,投资企业568家、上市101家,另外新三板挂牌32家,已经成为国内规模最大、投资能力最强的本土创投机构之一。

  孙东升在接受专访时表示,当下的经济结构调整、金融行业改革对投资行业整体看是有好处的,同时也存在,股市动荡、IPO暂停等不利因素。他建议投资机构此时更应该追求稳健的策略,不能以找风口的心态做投资。

  资料显示,孙东升于2001年加入深创投,于2013年正式出任深创投总裁,在此之前曾先后分管项目投后管理、风险控制和华北区域业务。2013年上任伊始,孙东升根据董事会决策,快速调整发展计划,从外部投资转向内部管理,使深创投2013年的业绩不降反升。

  在深创投投资的项目中,包括了欧菲光、乐视网、怡亚通潍柴动力信维通信、中青宝、网宿科技、智美控股、腾邦国际同洲电子郑煤机、世联行、网龙中芯国际等诸多明星企业。

  以下是部分采访记录:

  投资求稳健,找风口如同赌博

  问:VC行业竞争激烈,一些新兴机构机制更灵活、决策更快,他们对深创投这样的老牌VC机构有冲击吗?

  孙:首先,我不认为我们的决策机制有多么慢。对于有些项目,慢也有慢的好处,有句俗话叫“萝卜快了不洗泥”,过于追求速度会带来很多问题。一个成熟的机构要有自己的投资理念和稳健的风格,不受环境影响,任何危机来了,才能屹立不倒。

  这在以前有过教训。2007、2008那一波股市牛市之后出现国际金融危机,再加上股票发行停发一年多,几件事情叠加起来,给股权投资行业带来了一次大洗牌,VC和PE都经历了一个很痛苦的洗牌过程。有些创投机构很惨,但深创投没问题。

  我们是稳健的、而不是以一个炒作的心态在做投资。现在我们这个行业都在找风口,风口在哪就往哪投,这实际上都不是一个健康的机构所做的事情。所谓找风口,都是赌博的心态,长久不了。

  问:稳健策略是否适合新兴行业,是否会错失一些新机会?

  孙:首先,我认为稳健并不等于保守,对一些创新机会的把握恰恰更需要长期稳健投资所形成的积累,包括知识、经验等等,创新并不是无本之木,颠覆也并非凭空产生。

  从行业来讲,我们没有特别偏向哪一个行业,各行业很均衡,从战略角度讲叫组合投资。

  第一个层面是行业的组合,7大战略新兴行业有一个比较均衡的组合,这样避免集中投资在一个行业,规避行业周期问题。不同行业都有各自的行业周期,一个行业的周期会给你带来致命的打击。就像如果只投资互联网,遇到像美国那样的互联网泡沫,那可能这个时候你就死掉了。

  第二个层面是不同投资阶段的组合,包括早期项目、成长期项目,成熟期项目合理的组合,过多的早期项目风险太大,过多的晚期项目收益率又会很低,因为晚期项目投资价格都很高,收益率也会很低,现在成熟期的好项目也很少,逼得各家都开始往更早期走。

  第三个层面就是在同一个细分行业下的上中下游的不同企业的组合,对上下游的协同,以及未来上下游的并购做伏笔。总的来说是要走稳健、稳妥的路线。

  问:如何在变化迅速的互联网行业捕捉机会?

  孙:互联网行业有很大机会。就整个互联网创新发展来看,到目前为止互联网基本都在做的都是to C方面的事,to B这块有很大的空间。传统行业+互联网就是一个to B的模式,但目前还需要探索怎么去找一个好的突破口。

  还有两块我觉得很有投资价值:一个是真正的大数据,另一个是网络安全。我们之前去美国访问,人家做出来的就是国际标准的大数据,中国得和别人学习。不是说日活多少、流量有多少那就是大数据了,数据怎么去分析,都是需要模型和标准的。

  拆VIE回国要切合实际,不能赶风口

  问:有很多在海外上市的中国公司想拆VIE回来,这个事情您怎么看?深创投会考虑参与做拆VIE吗?

  孙:目前看炒作的成分很大。有一些私募PE专门就募集这种拆VIE架构的基金。你看现在这行情,拆VIE架构要付出很高的成本,尤其是在美国上市那种。已经在市场流通的股票,大股东持有的股票肯定是少数的,而大部分流通出去那些股票,需要很高昂的代价才能收回来。

  而那些公司要拆VIE回来的原因,就是觉得国内的市盈率更高。但从现在的行情看,他们回来也赶不上这股牛市了,很可能将来的市盈率国外差不多了。但你已经为此付出了这么高的成本,这完全是一个追求短期利益的行为。即使你拆VIE回来,上市也面临很多问题。有机会的话我们也会做,但我们不可能去募一个基金专门做这个事。

  问:新三板成为热点,很多公司涌向,你怎么看?新三板在未来中国多层次的资本市场上将承担什么样的角色?是昙花一现还是会长期存在?深创投考虑在新三板挂牌吗?

  孙:从我们做股权投资的角度,除了国家大环境的调整和注册制之外,新三板这个市场也是一个利好的因素。行业内对新三板的评价,制度设计可以媲美纳斯达克,甚至比纳斯达克还好。基本的一个要求公司注册要满两年,对盈不盈利、未来发展有什么变化没有要求。

  但现在新三板和纳斯达克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最大的问题是交易不活跃,退出很难。没有投资人愿意投资,融资就很困难。这个市场如果缺乏融资功能,就没有作用了。如果实行分层管理,以及竞价交易机制,这个市场就有会好了,就有可能诞生一些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这是值得期待的。我们目前没有考虑在新三板挂牌。

  问:如何看待现在很火热的互联网金融?深创投有没有投资互联网金融项目吗?

  孙:最近监管部门对于互联网金融出台了相关监管办法,这对行业是利好。金融不同于其他行业,监管晚了会带来很大的风险,所以P2P这个行业出现很多跑路、经营不善倒闭的情况。我们看了很多P2P的项目,投的不多。

  现在互联网金融的从业者,有的是做金融出身,但他缺乏互联网思维,过于按照金融行业和银行法行业的严格的风险控制体系,很难做这个事。还有就是很多年轻的互联网人来做P2P,他们恰恰缺乏金融行业的风险控制意识,很多失败都是无意而为之,有的甚至会搞资金池。还有就是存在道德风险,难抵诱惑。

  但股权众筹会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众筹对接项目,不搞资金池,项目上线,融多少钱,什么价格,谁看好就来投,而且现在有领投机制,由知名的机构和投资人来领投给网民信心,这样就比较良性,给创业者和草根都提供了机会。

  深创投走向商业募资之路

  问:去年6月,中国证监会发布政策,支持私募申请公募基金管理牌照,深创投成为中国首家获得公募基金牌照的创投私募机构。现在公募基金发展快有一年的时间了,目前发展情况如何?

  孙:发展得很好,一年时间内发了大约有30个亿的产品。过去做一只公募基金至少要有三到五年的亏损。当初我们预期三年亏损,现在看,预计明年就会做到盈亏平衡。

  两年时间就做到盈亏平衡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受益于我们的投资策略:以创投的眼光做投资,以私募的机制做公募。在选择投资标的的时候,是以创投而不是二级市场的眼光去投资,这与传统的公募基金形成了差异化竞争。二是受益于市场大环境,在今年上半年,公募基金赶上了一波股市牛市,之后又赶上火热的新三板,在30亿个中,有十多个亿是新三板的定向增发基金。

  问:政府引导基金这个模式在国内是由深创投开拓并发展的,现在各地的政府引导基金越来越多,深创投在这方面的优势是什么?除了政府引导基金之外,深创投还有没有其他的募资通道?

  孙:有两方面优势。一是规模足够大,目前我们管理的政府引导基金有67家,规模有130亿。其次是和各地政府长久建立起来的信任关系,基础打得非常好。

  以前我们做政府引导基金的模式是,政府出一部分资金,我们出一部分,然后再由当地的民营企业家出一部分。目前管理的基金都是政府引导基金,商业化基金规模很小,这是我们未来的着力点。

  深创投发展到今天,商业化募资的能力一直没有培育起来,民间资金其实也是由政府搞定的。未来我们要走商业化道路,需要募集大型的商业化资金,比如TMT、互联网金融、生物产业等。除了拿政府的钱之外,还可以面向全社会募资,建立成熟的募资通道。现在有想法,但还在摸索。这个能力不是一天两天能培育出来的。好在深创投有很好的业绩在支持,在找人投资的时候,LP最关注的是你过往的业绩,能不能给他们挣钱。

  经济结构调整对股权投资有利

  问:当前的经济形势对股权投资会产生什么影响?

  孙:其实从股权投资这个行业角度来说,目前这个经济形势有好处。从大的投资环境来说,政府在调结构,支持创新,会给这个行业带来新的机会。政府现在要调结构,也即淘汰过剩产能、污染行业。股权投资行业投资的是创新行业,其资金将流向这些行业中去,同时还解决了实体企业融资难的问题。

  同时,从资本市场的环境来说,现在可能要推行注册制。如果真的推行,投资企业上市就会很方便,不会像现在这么慢。注册制打开之后,企业发行由市场决定,可能会导致发行市盈率降下来,但中国股票市场将与国际惯例接轨,这些都是好事情。但也有不利的因素,就是现在又进入一个停发阶段。

  问:你怎么看中国股市,熊市来了吗?

  孙:现在看有点危险。国家越是大力度拯救股市的时候,可能说明危险真的来了。作为创投机构,我们肯定是反对疯牛的,几个月之内涨个一千点上去了,这个是难以持续的,等于是将未来的预期提前预支。但市场上的资金不是这样的心态,所以导致了现在这样的结果。从近乎疯狂的疯牛,到疯狂的暴跌,国际证券市场也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暴跌情况。

  问:这轮IPO暂停会持续多久?

  孙:暂停IPO作为权宜之计是可以的。像11年到12年一停一年多的话,影响就太大了。对创投市场有直接影响。我们当时的策略是做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2013年,我们做了6家上市公司的定向增发,资金接近6个亿,到了2014年基本解禁,收益率接近100%。在那个时点,IPO一停发,股市也不好,上市公司定向增发价格都很低,我们以创投的眼光去选择优质尤其是我们投资过的上市公司,所以取得了这样的成绩。

  但今年上半年,股市疯涨的时候,我们把定增这个业务果断停了。不能用这么高的价格去做定增,谁也不能判断这个股市能涨到什么时候。

  问:这次如何避开股市暴跌和IPO停发带来的影响?

  孙:有两个策略,并购和定向增发。推动已经投资的企业,去寻求上市公司并购。2013年我们做了6家,2014年做了7、8家。这波股市跌了之后,我们又可以做定向增发了,可以找一些好的投资标的。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