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互娱应书岭:100亿公司的机会,沈南鹏徐小平为何追投他?

2015-07-14 08:35 · 新浪科技  崔西 刘安妮   
   
刚起步时英雄互娱业务及营业流水均有限,靠什么撑住100亿估值?应书岭坦言靠团队和故事。熟悉资本的他还列举了一系列计划:持续做上下游相关业务收购,打通产业链资本,在发行上做一个能叫板腾讯、能走向全球的平台。

英雄互娱应书岭:100亿公司的机会,沈南鹏徐小平为何追投他?

应书岭

  日本战国时代的京都本能寺,一代枭雄织田信长被叛乱的部下围困,彼时织田信长势力和威望如日中天,不出数年就可以重新统一日本。在生命落幕之时,织田信长哼起他辉煌人生起点“桶狭间之战”中唱过的歌:人生五十年,如梦似幻般。

  在应书岭的办公室里,“如梦似幻”四个字被裱在框里,挂在墙上醒目位置。

  81年出生的应书岭少年得志,大学辍学创业、从投行转战游戏,被贴上发行平台第一人、移动电竞之父标签,不到30岁实现财务自由,独自背包走遍全球,追求高空跳伞、潜水、帆船等极限运动。他曾因中国手游高层地震被整个互联网圈关注,又因创办的新公司估值超过200亿而备受争议。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应书岭在朋友圈写道。

  这个张狂又富有冒险精神的年轻人,再次创业获得明星资本青睐,沈南鹏徐小平、包凡均出现在董事会名单上,他们甚至将旗下基金最优秀的人才送到应书岭身边: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黄胜利和真格基金副总裁吴旦,分别出任新公司CFO及CIO(首席投资官)。

  定位移动游戏制作与发行的新公司名为“英雄互娱”,移动电竞业务是主要方向,不久前刚刚登陆国内新三板。

  应书岭是有英雄情结的,他的心里装着织田信长般的野心,与资本打了十多年深度交道,他清楚知道上市只是创业的开始,而这么多明星投资人愿意站在他身后,也是因为这样一个故事:做全球最有影响力的公司,起码要排进前十名。

  这是一个写满张狂的目标,应书岭的底气来自哪里?

  叛逆少年的贵人

  应书岭喜欢用“因祸得福”来形容人生的几次起落。第一次是年幼时顽皮,一把火烧掉外公家的一栋楼。第二次是大学辍学创业做英语外教培训,但以散伙收场。第三次则是在中国手游突然“被离职”,和昔日创业伙伴闹翻。

  但幸运之神经常眷顾这个叛逆少年:外公家的房子虽然烧毁,但经政府批准重建后,产权由租有变为自有;辍学后虽然创业失败,但改为去英国读书,毕业后进入高大上的外资银行;中国手游风波后,不少投资人看到他身上的责任与担当,再次创业顺风顺水。

  而应书岭人生最大转折——从金融踏入游戏圈,则是因一位贵人L先生相助。

  L先生是应书岭在外资银行工作的客户。2006年,26岁的L先生想买套60万元的房子,在应书岭那里办理40万元贷款。那个在年代在外资银行工作意味高收入,应书岭边办理边想,40万元还需要贷款吗?

  两年后,L先生又找到应书岭开账户,应书岭委婉表达至少需要1000万元的资金要求。没过几天,L先生就给银行打来款项,500万美元!这对应书岭来说已经不仅只是个励志故事了,他好奇打探L先生从事的行业,得到的答复是手机主板,月收入能达到1500万美元。

  紧接着,L先生又告诉应书岭,手机主板还不是最挣钱的生意,一些手机游戏团队,做了几款游戏挂在L先生合作的手机里,每个月轻松拿走上千万元分成。

  应书岭被瞬间点燃,金钱诱惑只是一方面,更震撼他的是科技二字。那个年代,应书岭认为在外资银行穿西装打领带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还有更了不起的行业。后来L先生带应书岭去见A8创始人刘晓松,刚进办公室就有人拿来一箱茅台,大家直接在办公室里开喝聊到深夜。

  那场酒局深深刻在27岁的应书岭脑海里,虽然心思活络,但他并未迈出创业那一步:虽然是资深游戏玩家,但在游戏行业创业有太多未知,没有十足把握。另一方面则由于当时年薪达到200万元,已经是中产阶级,未来是一条可见的平稳大道。

  最终还是L先生推了应书岭一把,他强行给应书岭账户打了3000万元,撂下一句话:“没关系你出来干,浪费两年时间创业,失败也没啥。”这个高起点给应书岭打开全新的人生。

  两个标签

  2008年的互联网游戏市场,大型端游还是主流,页游代表新兴方向,手游刚刚兴起,大部分还叫SP。完全不懂行的应书岭从外资银行带出6个人,一切从零开始。虽然不缺钱,但创业过程并不顺利,应书岭觉得这么玩下去有问题,决定找行业里最好的公司聊一聊。

  这家公司就是汇友数码,创始人是后来中手游风波中的另一主角肖健。应书岭和肖健沟通完以后,觉得自己无法花巨资做研发和代理,立马决定与肖健合作,转型做发行。“我的产品能挣一毛钱,他的能挣2元钱,我再去做一样的事情就傻了,我宁可跟着卖他的产品。”

  事实证明应书岭做出了正确选择,他的团队成为手游发行的先行者。

  后来,汇友数码及应书岭的公司成都卓星陆续被第一视频收购,2011年成立中国手游集团,2012年9月通过介绍方式在美国上市。在新公司里肖健担任CEO,应书岭继续负责发行业务,并于2013年出任中国手游总裁,在易观等机构发布的数据里,中手游发行业务的市场份额常年稳居第一。

  应书岭的另一个标签和电竞有关。

  2014年初,已经连续举办14年的电子竞技赛事WCG宣布停办,表面原因是因为赞助商三星的离开,背后原因则是多终端的出现碎片化玩家时间,基于PC游戏平台的WCG人气逐渐流失。应书岭看到其中的机会,为什么电竞游戏不能向移动化发展?

  事实上前WCG成员也看到这些。WCG停办后,前WCG主要成员发起WECG全球电竞大赛,引入全球移动游戏联盟作为合作伙伴,比赛项目从PC端拓展到手机等移动端。当时应书岭在中手游担任总裁,他推动中手游赞助WECG,希望推动竞技的移动化发展。

  随后应书岭还制作及发行移动竞技游戏,主导推出《全民枪战》、《天天炫舞》等竞技类手游,其中《全民枪战》还成为WECG的移动电竞项目,应书岭在业内也被称为“移动电竞之父”。

  2014年6月那场突如其来的公开罢免、昔日创业伙伴肖健走到对立面,给事业如日中天的应书岭浇了盆冷水。公告发布后,中手游当天股价暴跌22.47%,应书岭迎来职业生涯的最大危机。

  被打破的信任

  2012年应书岭在大堡礁潜水,下水25分钟发现氧气用完,而空气阀出现故障。当判断单靠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回到岸上后,他果断游向潜水向导,伸手去摸对方的空气阀,居然也是坏的。面对命运的考验,应书岭果断决定把自己与潜水向导绑在一起。

  他清楚知道,如果把状况告诉潜水向导,自己一定会被抛弃,因为潜水向导靠仅剩的氧气回到船上都很困难,更别提两个人。果然,潜水向导发现空气阀都坏掉后,明显慌张起来。应书岭很快用动作进行安抚,俩人开始一人一口分享仅剩的氧气,求生的意志力带他们回到水面上方。

  这是应书岭在极限运动中为数不多的直面死亡,也更让他深刻感受到,遇到问题永远不能慌张,第一时间去面对解决才可能存活。

  原本应书岭的创业时间能够提前一年:在去年6月那场罢免行动中,媒体的报道让外界认识到应书岭发行方面的能力,投资人纷纷约见,希望他趁此机会单独出来创业。但是当时股价大跌,如果应书岭选择离开,对所有人都不好。

  责任和担当让应书岭决定继续留在中手游,通过转任COO来平息外界猜测。他还与肖健统一口径,对外解释公司战略,稳定公司股价。而就凭借这样一个举动,32岁的应书岭收获投资人的信任,他用人品给自己积累更多砝码。

  “信任”是应书岭推崇的关系。2008年从渣打跟着他出来创业的团队,现在大部分人依然跟着他。“我在渣打的业绩一直都非常好,他们信任我,信任会让他们觉得我一定是去做更牛逼的事情,会让他们有安全感。”应书岭说。

  但中手游风波打破应书岭心中的信任,他虽然继续留任,但内心充满委屈和痛苦。从前滴酒不沾的他经常喝的大醉,而只有在最亲近朋友面前才敢情绪崩溃。他甚至跑去美国玩打猎,希望用一种刺激的运动来缓和内心的苦闷。

  今年6月老搭档肖健在美国陪应书岭度过了意义非凡的生日,这时英雄互娱成立不久。如今再谈起这场风波,应书岭轻描淡写的用“性格不合、缺少经验”来总结。他认为做企业的过程是一种内心修炼,把握好一个大势就可以承受住压力,总会在另一个阶段实现人生价值。

  100亿公司的机会

  在中手游股价和业绩稳定之后,应书岭思考再次创业。去年底他约了一帮朋友喝酒,在酒局上他问大家,60亿元的公司已经做到了(指中手游),做一个市值100亿元的公司有没有机会?

  曾帮助多家公司完成资本运作的华兴资本董事总经理黄胜利给了他信心:“雷军金山出来时40岁,金山当时不过是端游市场的第四第五、软件市场的第二第三,而你才30岁出头,中手游发行业务是行业第一,从投资人的角度看,你非常有优势。”

  当时很多钱追着应书岭投资,他选择的标准则是能否帮助实现100亿。他的好友也纷纷“以身相许”,黄胜利离开华兴资本,成为英雄互娱CFO。真格基金副总裁吴旦,因投资的许多游戏公司需要发行支持与应书岭成为朋友,也把自己投资到英雄互娱里去。

  在应书岭的第一轮融资里,红杉资本领投,华兴资本和真格基金跟投,沈南鹏徐小平及包凡进入董事会。

  刚起步时英雄互娱业务及营业流水均有限,靠什么撑住100亿估值?应书岭坦言靠团队和故事。他给投资人的PPT里放了一张古罗马竞技场的图片,阐述竞技游戏的生命力。熟悉资本的他还列举了一系列计划:持续做上下游相关业务收购,打通产业链资本,在发行上做一个能叫板腾讯、能走向全球的平台。

  应书岭几乎超额完成融资任务。据徐小平透露,他原本希望把整个人民币基金都投进去,但最后只给了希望的四分之一,因为抢的人太多。

  在这一轮争抢后,即将挂牌新三板上市的英雄互娱估值接近200亿元,是当初目标的一倍,很快引起外界质疑。应书岭则以“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在朋友圈回应。这并不是他第一次遭遇类似情况,当年中手游在纳斯达克上市因规则导致零交易,业内骂声一片,但中手游最终靠业绩增长获得认可。

  目前600人团队的英雄互娱已经储备30多款产品,主要产品包括《变形金刚》、《英雄无双》等,其中《全民枪战》和《天天炫舞》是进军电竞领域的核心产品。与此同时,英雄互娱还与小米、百度、360等具有流量的公司合作,采用开放平台模式,希望形成一个挑战腾讯的发行平台。

  决定命运的性格

  眼下正是全民创业时代,每天都涌现出无数创业公司,然而谁能笑到最后,除了运气和努力,更多掌握在创始人手里,而创始人的性格决定这家公司的命运。

  早在2009年前后,应书岭就已经实现财务自由,财富对他而言只是数字。在2010年前后的3年时间里,应书岭多次独自背包周游世界,他在旅行中也更加认清自己:忍受不了人生的孤独,能够让自己刷出存在感的,是做一些更厉害的事情。

  去年底筹备创业时,应书岭就在想一件事情,找身边的好朋友合作共赢,这也是黄胜利、吴旦相继加入的原因。

  身边总有贵人相助,应书岭对自己的总结是“愿意分享”。之前就有媒体披露,应书岭对于人才毫不吝啬,工资股权样样不少,给创始团队的股份也相当慷慨。

  徐小平得知此事非常感叹:“谁说资本里没有共产主义,他们这样其实是一种更大的双赢,大家努力一起把蛋糕做到最大。”

  在吴旦决定离开真格基金之前,徐小平并不认识应书岭,正是通过吴旦的介绍,让徐小平发现这个“牛人”。第一次见面徐小平与应书岭聊了三个小时,徐小平总结了应书岭身上的两个特点,第一是学习能力非常强,第二是“比较罕见的人际交往天才”,而这恰恰是创业者最需要的。

  对于应书岭来说,刺激的极限运动是最好的减压方式,他也通过不同类型的运动,刷新自己的挑战极限,比如即使恐高,他也会去尝试高空滑翔伞,试图找到客服恐高的方法。

  挑战和冒险是应书岭骨子里的东西,他把这样的理念也带到创业中。虽然投资人很欣赏具备这种精神的创业者,但出于安全考虑,董事会不得不在合同里列上禁止尝试的选项:翼装飞行和七座以下的飞机,因为这两项运动的事故率太高。

  应书岭也有害怕的时候,有次在埃及遇上暴乱,深夜他独自走在戒严路上,前面一片黢黑,两边随时会冲出野兽或者武装分子,这种“未知带来的恐惧”让他印象深刻,在后来的生活和工作中,无论迎接什么挑战,他都会尽量让未来走势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手游业务之余,应书岭也会做点个人投资,投资的领域有两个:一是非常熟悉的金融领域,二是完全不懂的医疗领域,他把这称之为“对赌”,让身上的理性和感性不至于走上极端。

  “我很感谢时代给了我们这样一个机会,一个创业者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做出更伟大的公司。”应书岭说,“我们只是一家在中国做的还不错的游戏公司,我们很年轻,有机会走向世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