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蒂尔、徐小平、牛文文致创业者:不以股份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

2015-03-02 10:47 · 网易财经     
   
凡是不以股份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如果一开始起步模式不对,或者把股权让出去,或者股份结构不合理的话,这个公司一定做不成。

  PayPal黑帮老大,Facebook第一位外部投资者,LinkedIn、SpaceX、Yelp投资人Peter Thiel在这个2月首次来华。

  26日至27日,他携商业史诗之作《从0到1》抵华,参加“2015创投极客论坛”,与中国超级天使投资人徐小平、中国互联网安全之父周鸿祎、风投女王徐新、中国新时期创业教父牛文文、著名媒体人吴伯凡、互联网金融领军人物唐彬、PingWest创始人骆轶航论道北京,畅聊了商业与未来的秘密。

  在为期2天的活动中,Peter Thiel、唐彬、徐小平、吴伯凡、牛文文几位大咖分别做了精彩的演讲,讲述了如何做到“从0到1”、从无到有的垄断性创新。我们第一时间从他们的演讲中提炼出了各自的精华观点,希望能够带给追求从0到1的卓越创新者和投资者以启示。

  彼得·蒂尔:

  投出伟大企业的秘密是什么?

  1.

  在《从0到1》里面我曾经引用过这样一句话,“所有的快乐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而不幸福的家庭是不一样的”,我也把它改写了一下,“所有不幸福的公司都是一样的,因为他们无法摆脱同一个诅咒就是竞争,而所有幸福的公司他们都是一样的——都是与众不同的,或者说都是一样的——他们都是很独特的”。

  2.

  我一般喜欢这样的企业,他有一些技术,这个技术要比别人好的多,这样你可以获得人们的注意,取得最初的突破。其中最关键的就是你这个技术不能只是好一点,而是要好很多。

  3.

  人们在谈论企业的时候,总是要谈到去追寻那些大的市场,如果有一个大公司要找大市场,这是对的。但如果你是创业公司的时候要从小开始,如果你想迅速获得垄断,那么你要从小市场开始才可以。因为最关键的不是市场的规模大小,而是你所占市场份额的大小。

  4.

  有的时候你太沉迷于一种竞争或者一种身份的确认,在竞争当中迷失了自己,你就不知道怎么样去寻找更有价值的东西,这是我们不断要去思考的一个问题。当你像发疯一样的跟别人竞争的时候,最后失败当然是不好的,但是即使你赢得了那个竞争,可能你赢得的那场战争对你来说也是一种诅咒。

  5.

  光有模仿是不够的,不管是从众心理也好,最终这样一种模仿不能够给我们真正带来一个好的结果,所以有的时候你忙于模仿别人的时候要抽身出来看看有没有更好的方向。

  6.

  在《从0到1》中我总是把全球化放在X轴上也就是复制现有存在的东西,从1到N做同样的事情;而科技我放Z轴上,也就是从0到1,做新的事情,是纵向发展和深入的发展。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世界里,几十年了发生了大量全球化,IT领域有一些进步,但是在其他领域进步不大。我想未来几十年可能能够出现更多创新,这样一个挑战不仅是美国或者西欧面临的挑战,而且也越来越是中国将要面临的挑战,因为我认为中国此时此刻是非常接近这样一个时点,他将走上前线,对于中国来说在未来几十年要取得进步,对于中国来说非常重要,你要做新的事情,领导全世界来做新的事情。

  唐彬:

  从0到1突破互联网深水区

  1.

  联网三大技术是相关的,从云开始到移动到推动到大数据,大数据是什么?大数据不是简单的大规模的数据,大数据的核心是让个性化的服务变成可能。我从互联网看技术,从技术看背后的人文,大数据是个性化。

  2.

  互联网深水区的简单特点:

  互联网深水区最大特点是线上线下完全一体化,今天的互联网已经进入生活的方方面面,24小时,也进入商业的方方面面。

  互联网今天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今天你的朋友通过推特或者微信跟你联系的时候,你知道对方不是一条狗,为什么?因为你有他的信息,你有朋友圈的信息。非常精准个性化信息让你知道他是谁,而且这个互联网是完全自由的,不限于某一个点。

  这三点意味着互联网到了一个质变的阶段,同时互联网线上线下一体化的时候,带来一个量变。从线下经济到线下,扩大了十倍以上。所以我认为互联网深水区带来从0到1,突破创新的沃土。

  3.

  互联网进入深水区,带来最好的创业的时代:

  第一,从线上走向线下,从比特回归原子,开拓了巨大的新空间。

  第二,传统行业互联网化,真正的互联网进入生活方方面面。

  第三,中国经济从屌丝为王的时代进入中产为主的理性时代。

  第四,从营销为王变为不是技术为王,需要技术帮助突破山寨模式。

  4.

  我们怎么看支付?

  第一,支付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支付是为了完成交易,但交易最大问题是什么?信息不对称。那支付平台能不能解决信息不对称问题?我相信是完全有可能的。

  第二,交易双方谈判的砝码不均等,尤其是里面的大商家。那能不能通过支付平台把每一个个人的需求聚合起来变成更大的需求,让砝码更均等呢?

  第三,在中国基本上任何一个大国企里是没有没有个性服务的,但是支付公司可以根据数据的挖掘提供更个性化的服务。

  第四,支付数据可以帮助中国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支付还可以推动社会建设,尤其从2008年以来中国互联网的公益元年开始。

  5.

  怎么看支付发展未来,我说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支付作为工具,支付作为工具完成交易,安全为第一位。

  第二个阶段,支付不是简单工具了,支付帮助行业更加高效的、透明的完全交易。

  最后大家都在走向第三个阶段,基于支付叠加金融服务,基于支付数据推出营销服务。

  6.

  对于金融行业而言互联网更多的是回归和提升,而不是颠覆——对于金融机构,如果它只是把互联网作为渠道,意识不到互联网是个全新技术加思想,进入新的时代,那这样的机构迟早要被互联网时代淘汰掉的,那就是颠覆;但是如果传统机构意识到互联网的力量和思想,它全方位利用起来,它提升自我,再造自我,它就是一个提升和重生。

  徐小平: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从0到1”?

  1.

  万丈高楼从何起?这就是创业的基础,这一点我觉得特别重要。

  第一,一个创业者一开始只能做一个产品,一个方向,这是整个创业的一个天条。

  第二,如果你一开始就把主权让出去,60%给出去,再伟大的企业也根本做不下去。

  第三,凡是不以股份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

  如果一开始起步模式不对,或者把股权让出去,或者股份结构不合理的话,这个公司一定做不成。那个所谓我只要把事情做起来以后再说的这个事,它违反人性,违反创业的基本规律。投资人在给你钱的同时,其实还有一个价值是什么呢?因为他们见的公司多,所以他能够帮助你去解决这些可能潜在的严重的问题。

  2.

  企业的基础是什么?创业的基础是什么东西?我觉得第一个是团队,第二个就是股权结构。这个我无法多讲,但是我想说这个东西只要你的基础是对的,基础打好了,企业的发展过程一定会出现内动,绝对会出现冲突。因为每个决定都是关于明天,关于后来的事儿。你怎么可以证明我的决定永远是对的,怎么办?这个时候就要靠大家的智慧和理解,互相欣赏。然后讨论有一个结构得往下走。

  3.

  让产品说话,还是替产品说话,这是创业者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你既要让产品说话,你也要替产品说话。产品当然要好,但是销售一定要同样好。大家对于推广对于销售总是说忽悠,总是贬低。其实你要想把产品做的好,你必须让人们知道,要想卖的快,要成长的快,必须要有强大的营销能力。所以每个CEO应该是一个最了不起的销售员,应该走到前面,永远和你的目标市场和目标用户对话。

  4.

  对于创业家来说,企业家来说,钓鱼岛的相关主权是不能有任何谈判的可能。但是创业者应该把钓鱼岛变成钓鱼的岛,如果这个岛上你可以让别人钓到更多的鱼,跟别人一起钓鱼,或者用其他的方法来网鱼。毫无疑问你应该冲着这个方向走,一切是为了市场占有率,为了盈利,为了获取垄断的地位。

  5.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一路走过来怎么不断的学习,怎么不断的去咨询请教,和大家交流,最终可以避免创业的这些不为人知的陷阱。每次我们投资的时候,总觉得这可以做的非常好。但是一旦拿到钱运作起来以后,他总是一路艰辛,一路坑坑洼洼的走过来,因为整个创业的路上需要解决的问题特别多,需要提升学习的东西特别多。

  6.

  我们可以这样思考,0是我创业的想法,1是我创业的行动。几个团队租个地方找点钱,就干起了,这是1。从1到N就是人生的过程,N代表无限,代表永恒,从1到N是我们一生追求的东西。所以我想《从0到1》这本书,除了创业的这种思维方式以外,他里面还有大量关于怎么做公司的一些具体的指导,所以这本书能够伴随着中国创业者一路前进,去帮助我们领取我们人生奋斗最重要战略里面一个最大的红包。

  吴伯凡:

  创业的底牌

  1.

  所有的创业,时机是第一位的。无论是产品还是一个企业,如果你在一个错误的时间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那这一定是错误的,可能过后积累一些经验,那是后话。一个人创业跟投资最大的不一样就是投资你可以投很多项目,你可以在同一时间内尝试各种事业,几十个项目甚至是投资几十个企业,但是你一辈子能够做的事情非常少,机会成本不可立。

  2.

  对于投资者来说找鲨鱼苗是非常重要的,鲨鱼苗不是均衡的分布在那些小鱼苗当中的,鲨鱼苗可能在某一个海域,它就哪一点上,你找不到你捞再多的小鱼苗是没有用的。我们找市场的时候也容易犯这样一个错误,认为总市场是这么大,我只要占0.1%也是很大的,问题是位置没找对的时候,那0.1%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3.

  由于患了一种叫战略远视症——我们有时候在创业的时候特别容易患战略远视症,就是远处的看得特别好,看得特别清楚,近处的看不清楚,远处的越看越动人,近处的不知道怎么办,其实就是老花眼——你很容易陷入到幻觉当中。

  4.

  在《圣经》里头耶稣说你们要走窄门,不要走宽门。宽门上人多必致毁灭,窄门里人少才得永生。但是这个窄门其实不是一个宽门在那儿、一个窄门在那儿——不是那么简单的,窄门是那种隐型的门,你不到那儿、不经过艰苦的摸索,是发现不了那个门的,这就叫秘密。好多创业者最初能够起来,是因为他发现了这个行业里面,从事这个行业的人没有看到的这些毛病。

  5.

  如果把从0和1理解为最早开始做的,想做这个点子的那就错了。一定在这里头你发现秘密也好,具有杀伤力也好,一定要跟一个东西关联起来,这个东西就是防火墙——必须建立一个或者地板缝也好,防火墙也好,为什么叫地板缝,在你是一只蚂蚁的时候,你在大象踩不到的地板缝里面生存,只要到地板上面你可能一踩随时可以踩死,但是你能在大象踩不到的地板缝里面找到一个安全地带。

  6.

  曾国藩有一句话,可议事者不可图事。在生活当中有很多人可以帮助你,你在创业的时候,经常帮助你议论这个事情,筹划这个事情,有些人说的头头是道,但是这样的人往往不能跟他在一起做事情,可议事者不可图事。他想的太明白,他自觉把自己放在一个批评家的角度,他很难形成黑帮文化。黑帮文化不允许有批评家,唯一的批评家就是老大,老大他不批评,他往往是用那种方式,该他发脾气的时候,他反过来是那样一种,反而给出一种大大出乎你意料的让步或者是妥协。

  牛文文:

  移动互联网之下的重度垂直O2O

  1.

  美国的互联网创业经常是开创性的或者是盖板式的。我们看硅谷这些年的历史,差不多每三到五年一代,比较有意思的是说每代人能够形成一个垄断,但是每一个垄断都没有阻挡下一个人的出现。这是真正的从零到一,美国的商业创新并不是对上一代商业王者的颠覆而是开辟。与此同时过去的王者对新的挑战者和创新者的出现是以投资,跟他结成联盟的方式,没有来阻拦他。我认为这种从零到一的方式、土壤,是今天中国的创业者最为羡慕的,也是中国的投资者最为羡慕的。

  2.

  移动互联网不同于PC互联网,更接近传统的互联网,大家一定要认识这一点。一般来讲PC互联网是免费杀手级应用,移动互联网往往一开始就收费,手机是一个先天可收费的互联网。

  PC互联网时代用户就是一个流量,被贩卖的流量,是一个小白,但是在移动互联网他是粉丝,为什么呢?因为移动以人为移动智能终端,第一次全天候跟服务提供商之间建立粉丝和宠物的关系,这是一个社会学命题。

  3.

  如果你是传统领域的人,你千万不要在PC端颠覆自己,那就是一个左右互博。线上不赚钱,现在线上就是不赚钱,京东现在不赚钱。线下也不赚钱了,所以苏宁的噩梦就开始了,这种方式是最可怕的。用PC互联网的思维去迎接别人的挑战,这是最可怕的。

  4.

  PC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重大的区别是轻公司和重公司的区别。轻公司和重公司,重度垂直的核心意思就是你要重一点,重度的意思就是在移动互联网千万别想着像PC互联网,你找一些工程师买一些服务器在那里弄着,根本不用做销售不用做市场,直接就起来了。我告诉你们,这三年来没有这样的人。这三年来做十亿美金以上的人,全部都要两千个以上的递推,从一开始就准备打仗,一开始就建立优势。

  5.

  四个新词:小,是规模,大家一定不要想这个;窄就是细分;深就是对用户有深度理解,有粉丝和宠物的感觉;重就是运营,不运营没有移动互联网。这四个词,总结谁可能成为赢家,或者是什么样子?移动互联网就是移动商业时代在中国的大机会是说百花齐放,没有赢家通吃。过去说只有一家可以活下去,我认为现在不是,因为十亿美金市值的公司会大量出现,未来三到五年里面,每个细分领域都有十亿美金的机会。

  6.

  有传统领域行业经验的人做移动互联网,做重度垂直更容易成功。IT能力是容易实现的,但是行业经验是无法复制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