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yPal黑帮创始人彼得·蒂尔的创投哲学:指向长期和创新

2015-03-02 09:34 · 网易科技  傅昊   
   
从我们的角度看,“看准后,出重手”是一种非常高阶的玩法。这需要非常深厚的底层知识和跨领域思维模型架构支撑才可能玩得转。这也是巴菲特的老搭档查理·芒格最为喜欢的投资策略。

PayPal黑帮创始人彼得·蒂尔的创投哲学:指向长期和创新

  彼得·蒂尔,一个具备多重身份的自由主义者、理想主义者、实践主义者。他的思维深度,深;行动维度,广;准确归类,难。

  在这篇文章里,我们将结合但不限于《从0到1》这本书里提出的一些概念对蒂尔在创业和风险投资领域中的理念和实践进行相对粗线条的理性探讨。和其他媒体不同,我们的文章绝非对蒂尔观点的复述。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蒂尔的创投理论和实践是指向长期和创新的。这与国内很多投机性质的创业和投资是完全不契合的。

  基本情况简介

  ·泛人类改革实践

  到目前为止,蒂尔深度涉及的实践领域主要包括创业投资和泛人类改革两大块。这两个领域可以看做是蒂尔践行自身商业和政治哲学的整体工程。

  泛人类改革领域非常超前,需要具备较完善的哲学框架和巨大的个人勇气作为支撑才会敢于尝试和挑战。这是多数顶级风投都不会也不敢轻易触碰的早期领域。

  在泛人类改革领域,他主要希望通过突破性科技和自由主义哲学在多个维度上完成对人类生活的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改造:

  推动超人工智能奇点(ASISingularity)时代的到来,一旦成真,人类的大脑和身体可能会出现深刻的改变(或者灭绝);

  通过生物技术在内的多种技术途径大幅度延长人类寿命并提高健康水平,最终让死亡和衰老消失;

  设立 Breakout Labs实验室为还处于基础研究阶段但有颠覆性长期发展潜力的科研项目提供早期发展资金用于验证技术的可行性;

  作为自由主义的践行者,设立ThielFellowship奖励基金,鼓励20岁以下优秀学生辍学创业;

  推动在公海建立起基于多样化社会、政治和司法系统的完全永久自治的海洋人类社区Seasteading。

  如果说泛人类改革实在过于超前和难以捉摸,创业和投资还是可以做切实探讨的。毕竟,这些是相对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

  ·主要教育与商业经历

  彼得·A·蒂尔(Peter Andreas Thiel),1967年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一岁时随父母移民美国加州;

  少年时期取得全美范围内国际象棋大师(Chess Master)称号;

  本科在斯坦福大学主修20世纪哲学,研究生在斯坦福法学院主修法学;

  在纽约短暂从事法律工作后,进入瑞信集团做了3年的金融衍生品交易员;

  1996年创办多交易策略对冲基金ThielCapital Management;

  1998年和乌克兰人Max Levchin创立Confinity并与后来大名鼎鼎的 ElonMusk的创业公司X.com合并并将公司更名为PayPal,2002年以15亿美元的价格将PayPal出售给eBay;

  在创建PayPal期间所组建起的核心团队就是后来名震硅谷的“PayPal黑帮”,由“黑帮”成员所创建的独角兽公司(市值超过10亿美元)有:Tesla、SpaceX、LinkedIn、YouTube、Yelp、Yammer和Palantir等;

  2002年创建全球宏观对冲基金 ClariumCapital,基金管理资产市值在2008年一度高达70亿美元,但在金融危机爆发后,市值下跌到了2011年时的3.5亿美元左右(这应该算是搞砸了吧?);

  2003年创建大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主要客户为政府情报机构和金融机构,据说公司目前估值在80亿美元以上;

  2004年8月,向Facebook投入50万美元天使投资,成为该公司的第一个外部投资人,至今他仍然是Facebook的董事会成员;

  2005年建立风投基金Founders Fund,专注投资于“真正的创新公司”,系统性的实践独特的风投策略;

  2012年6月,建立pre-IPO阶段PE基金 Mithril。

  哲学、法学、衍生品交易、多策略对冲基金、创业、天使投资、风险投资、PE投资全部都不是容易入门的领域,但蒂尔能够在其中的几个领域中进行规模化的实践操作并取得优异的成绩,这本身说明,与大学里的教授和多数投资人相比,他是个不拘一格、拒绝从众且具备充分战略眼光的实践者。

  关于创业的理论和实践

  ·模仿欲望理论:避免竞争的思想源头

  蒂尔信奉保守自由主义,深受斯坦福大学哲学人类学(philosophical anthropology)教授雷内·吉拉尔(René Girard)提出的模仿欲望(mimeticdesire)理论影响。

  我们下面简要谈一下模仿欲望理论:

  模仿欲望理论是吉拉尔在研究历史上的优秀文学作品(如:福楼拜、司汤达、普鲁斯特、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作品)时发现的人类心理倾向机制。

  他发现,伟大文学作品中的人物所产生欲望都是从别的人物那里“借来的”。也就是说,小说中人物的欲望不是自发产生的而是由于其他人物对某个“目标”的欲望而引发的模仿性追求心理。

  由于伟大作家在写作时基本可以做到对现实模型的真实描述而非主观虚构情节,因此,吉拉尔提出把这种模仿欲望的心理倾向推而广之到全人类的社会心理机制上来。

  吉拉尔将产生欲望的人称为“主体”,被追求的目标称为“客体”,被模仿的人称为“中介物(mediator)”。

  主体对客体的欲望由中介物所引发,主体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获得客体,而是与客体构建起中介物和客体之间同样的关系。

  这样一来,中介物就变成了主体构建这一关系过程中的障碍。如果中介物和主体处于同一或可触及的社会阶层,那么主体对中介物的敌对情绪就会越来越大,中介物反过来也会对主体产生同样的敌对情绪。这种敌对情绪被称为“模仿式敌对(mimetic rivalry)”。

  将这个模型放在社会层面看,模仿产生了敌对,而敌对则进一步加剧了模仿,原来的目标已被忘记,主要目标变成了挫败其他主体。

  模仿式敌对的结果就是加剧竞争烈度并产生不同类型的暴力,中介物和主体往往都不会获得满意的收获,原本作为被追求物的客体也有可能被当成替罪羊而毁灭。

  基本而言,以上就是对吉拉尔模仿欲望理论的粗糙描述,该理论后来被引申至人类社会和宗教形态的形成与演化上,我们在此不做展开。

  那么这个理论和蒂尔的避免竞争说又有什么联系呢?

  蒂尔在研究生时期就读的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但选择法学的原因并不是因为自己喜欢法学而选择,只是因为看到其他优秀的人选择了这个专业。

  毕业后,他到纽约的一家著名律所Sullivan & Cromwell工作了7个月,据他自己回忆,这段时间是他“人生中最不快乐的时期”。

  通过这段有些纠结的经历,吉拉尔的模仿欲望理论在现实生活中给蒂尔狠狠上了一课。他也由此意识到:

  从个人角度而言,很多时候,一个人的选择并不是自己的选择,只是潜意识和社会叠加在你头脑中的“最优选择”。这个看似主动实则被动选择的结果就是所有的目标都是指向如何赢得竞争(比如比其他同事强)而不是如何促进客体(比如法学理论、司法实操)的完善。

  如果吉拉尔的理论的确适用于对人类社会形态进行整体描述,那么商业领域也不会例外。

  也就是说,绝大多数公司在进入某个行业时的思维模式完全是出于模仿他人而非独立思考。公司之间互相模仿的结果就是加剧某一行业中的竞争从而让各参与方的利润率和成长性受限并在总体上抑制该行业的成长和完善速度。

  广义O2O、互联网医疗、互联网教育、互联网金融、垂直移动社交都是现下火热的创业领域。但有多少人是基于独立思考才进入某一行业进行创业的呢?如果是为了模仿而进入这个领域,而且并非投机性质的创业,这样的公司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会做的很累。

  蒂尔在书中提到,PayPal和Elon Musk的X.com曾经是在线支付领域激烈竞争的两家公司。正是由于和Musk对消除竞争的态度达成一致才促成了PayPal的合并案并一举成为当时最大的在线支付公司。

  最近合并的滴滴和快的肯定也有减少竞争烈度的考虑,相信这都是深思熟虑的理性之举。一些线下O2O公司之间的基层员工在争夺业务时的暴力行为;在线旅游公司之间的PR战争都很好的说明了竞争对行业本身的损耗而非促进。

  ·追求垄断并非新提法:优秀公司一直在践行

  蒂尔在书中提到,好的公司应该追求垄断,避免竞争。对于垄断型公司,他提出了四项基本特征:

  独有的技术,较现有解决方案有10倍以上的性能提升;

  网络效应,越多人使用你的服务,你的服务价值越大;

  规模经济,服务/产品提供的数量越多,你的固定成本就越低;

  品牌,对以上几项的综合并搭配以出色的用户体验、市场及PR策略。

  其实这几个提法并非蒂尔的原创,也并不是很新的理论,他只是在书里着重提出以让以技术人员为主的创业者们明确了解到优秀公司所应具备的特质有哪些。当然,蒂尔所指的“垄断”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行政垄断而是可以为公司自身和社会整体创造更多福利的垄断。

  一直以来,遵循价值投资的投资者所寻觅的正是具备这些经济垄断特质的投资标的,优秀的企业家所努力建立的也正是这类公司。只不过价值投资者对这类垄断特质有一个专有名词:“经济护城河(economic moat)”。

  构建商业上的经济护城河就意味着把他人试图进入公司所在领域进行竞争的企图给长期、有效的屏蔽掉,从而让公司享受长期的优质收益率和现金回报(竞争企图是怎么来的?吉拉尔的模仿欲望理论就可以给予解释)。

  事实上,蒂尔在书中对垄断特质的描述还可以进行细化和补充。除了上述几点之外,像高用户转换成本(如,操作系统、2B类软件);独特地理位置(如,依云矿泉水、茅台);渠道铺设(如,宝洁)以及政策壁垒(如,你懂的)等也是建立垄断型商业模式的可能选项。

  为了便于读者理解,以电商举个例子:

  淘宝平台构建的经济护城河的是网络效应(商家+顾客数互为促进)和渠道铺设(占据了小商家线上的2C入口);

  京东构建的则是规模经济(通过规模降低固定成本)和品牌(自营保持商品的正品率和良品率、快速递送)。

  当然,这只是最简化最初版本静态展示,篇幅有限,不在此展开讨论。

  总体而言,如果一家公司在其中的一项特征上特别突出并且能够和另外的几项不是非常突出的点做有效的组合,这样的公司将自己打造成具备垄断特质公司的概率就会增大。

  在这部分的最后,我们要明确说明一下,竞争不竞争很多时候并不是某家公司自己说了算的。所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由于人类有模仿欲望的天性,总会有人希望进来争一争。因此,要想避免自己的公司卷入竞争,你的商业模式就必须有效的让他人在很长的时间里死了这条心。这,很难、很难。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