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逗游戏:这个深圳的屌丝团队凭什么四年登陆华尔街?

2014-08-08 08:08 · 创业邦  沈凌莉   
   
这个中国第一大的游戏发行商,在3年前还是一个以外包为主要业务的小创业团队。为什么以捕捉前沿趋势著称的联想之星会投资这样一个“屌丝”小团队?乐逗凭什么就能成为海外优质游戏的超级推手,并实现上市?

  北京时间8月7日消息,乐逗母公司创梦天地今晚在纳斯达克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DSKY”,发行价为每股美国存托股(ADS)15美元,融资1.511亿美元。创梦天地今晚开盘价报17.5美元,较发行价上涨16.6%,以开盘价计算,市值约为7.45亿美元。

  今晚,乐逗游戏在纳斯达克上市。仅用不到4年时间,就演绎了一把麻雀变凤凰的故事,成为了中国上市最快的几家公司之一。

  这个中国第一大的游戏发行商,在3年前还是一个以外包为主要业务的小创业团队。为什么以捕捉前沿趋势著称的联想之星会投资这样一个“屌丝”小团队?乐逗凭什么就能成为海外优质游戏的超级推手,并实现上市?

  创业邦专访了乐逗游戏的早期投资人、联想之星执行董事王明耀,他复盘了乐逗崛起背后的故事。

  寻找制高点

  投资一个平台型的游戏公司,这是在遇到乐逗游戏之前,联想之星就已经确定的游戏行业投资目标。 之所以会投当时还在做外包的乐逗,套用一句话,是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

  王明耀还清楚地记得是在2010年9月22号一个星期五的晚上,一个朋友帮忙联络,晚上快十点,见到了陈湘宇。那时,乐逗游戏中心还没正式推出,陈湘宇的公司叫创梦天地。

  陈湘宇跟王明耀讲到自己的想法,觉得在那时,国内的游戏和国外游戏的质量相差较大,要是能够把海外的优质游戏引进来,将会是一个重要的核心竞争力。而他们自己正好有一些海外渠道。

  陈湘宇向王明耀展示了几款他们认为不错的国外游戏,王明耀认为他们对国外游戏的了解程度已然很深。更让王明耀觉得兴奋的是,陈湘宇想做平台,这正好与联想之星当时的目标契合。他们当时做了一个相当于游戏订阅的月刊,推荐精品的游戏。王明耀当时就表示非常感兴趣,双方约好下周去深圳到乐逗的公司看看。

  创梦天地当时就几十个人,在深圳一个类似创业园区一楼的一个门脸房里。在小会议室里,陈湘宇在小白板上给王明耀讲各种规划、愿景,从短期、中期讲到远期。王明耀感觉这是个很有规划的人,逻辑性很强,对行业了解,打法清晰,有一套思路在里头。而这个特点在后来也一直延续,只不过是在不断做调整。

  到这次聊完之后,王明耀当场就给了一个报价,一个多月之后,联想之星向创梦天地投资天使资金100多万美元。王明耀代表联想之星担任乐逗游戏董事。

  虽然最初的设想与乐逗后来所做的并非一模一样,但大方向上一直没变,就是做游戏中心。至于当时是否真的相信这个团队能做成,王明耀说,他对这个团队有种甚至盲目的信心。

  最初给这股信心以回应的,是乐逗游戏迈出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一步——在腾讯等巨头手中,抢到当时已经风靡全球的《水果忍者》中国独家代理权。

  后来,陈湘宇在一封公开信中讲到“赚眼球和赚快钱只能昙花一现,手游公司想要可持续发展,根基还是在于做‘好游戏’。”而第一款游戏的重要意义在于,奠定了一个高品质的基础,以及随后带来的乐逗在游戏代理上的马太效应。之后,乐逗又代理发行了《神庙逃亡》、《地铁跑酷》等多款世界知名的手游大作。

  而乐逗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能在第一步就获得《水果忍者》这样高品质游戏开发商的认可,得益于乐逗游戏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高炼惇。高是香港人,一直是重度游戏发烧友,擅长对外营销,有大量的国外资源。他对乐逗在早期筛选和接触优质海外游戏资源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乐逗游戏还有另两位联合创始人COO苏萌和CTO关嵩。加上陈湘宇,他们4人在2009年就一起搭档合作。

乐逗游戏:这个深圳的屌丝团队凭什么四年登陆华尔街?

  投资看人,王明耀当时也正是看中了这个团队组合对国内外游戏行业资源的整合和运营能力。这个团队给王明耀一种感受,与很多游戏团队不同的是,他们没有为了某一件事情而组织起来的拼凑感。尽管一直在摸索方向和路径,整个团队始终散发热情和自信。

  与乐逗相似的是,《水果忍者》的开发团队也很有些游戏发烧友的感觉,两个团队在气质上很对路。凭着对游戏本身以及对国内外玩家的了解,乐逗获得了代理权竞争的胜利。

  与《水果忍者》的合作方式对乐逗之后做游戏代理运营也有非常重要的启发。《水果忍者》把游戏源代码交给乐逗,使其能够根据中国市场做本土化的深度改造。事实证明,效果很好,这款游戏不仅有超过三成的玩家来自中国,而且大大延长了生命周期,至今仍是国内各大应用排行榜的宠儿。这个开局也使得乐逗最终走出了一条不同于其他游戏代理的路子。就像苏萌所说,“创梦天地自2010年底转型做游戏代理运营,才是真正创业的开始。”

  控制节奏、痛快交棒

  做游戏中心是双方的共识,但怎么做,却是摸索了一段时间之后的结果。与国内当时比较火的几家游戏平台不同的是,这些平台主要是服务国内中小游戏开发者,大家拼的是量。乐逗却觉得如果游戏品质不好,服务这些初级开发者可能价值不大。

  同时,怎样让游戏中心活跃?因为休闲游戏的互动性和游戏的生命周期是当时游戏平台和开发者都比较担心的主要问题。乐逗当时的思路是做游戏社区。但后来发现,通过游戏本身要形成社交很难。事实上,后来微信的实践证明,反过来,利用已有的社交关系增强游戏互动才是更可行的路径,但这也是后话。有这两点的体会之后,乐逗做游戏中心的思路逐渐明确,就是先引进国外的优质游戏来带动平台。

  但在业务调整上,王明耀着了一回急。那时,创梦天地的的业务重点还是外包,给中国电信或者其他大机构提供移动APP,也开发少量游戏。当时外包业务收入还不错。联想之星投资之后,陈湘宇有一次很高兴地跟王明耀说,“你看,你们的钱根本就用不着啊,我们收入还挺好的。”王明耀着急了,“这个钱投你们就是要用的!”他跟陈湘宇讨论,外包业务要逐渐减少,以至于砍掉也没问题,重心必须全力移到做游戏中心上。几个月之后,乐逗游戏中心这个名字正式启用。

  其实,砍掉能带来现金流的外包业务当时很令人纠结。后来乐逗之所以能发展地这么快,是团队自身和行业大势共振的结果。但在当时,究竟这个行业能发展到什么规模,很多人是没有现在这么乐观的。

  乐逗是在2010年底开始做海外游戏代理运营,准备全力做游戏中心的。但直到2011年,业内一些人讨论智能手机市场时,不少人判断这个市场规模能上一千万台就很不错了。尽管这样,联想之星坚持让乐逗在那个时间点上义无反顾地快速加大投入把游戏中心做起来。只是,大家当时预料可能需要两三年时间这个事情才能逐渐成型。而事实上是,进展速度超出预期。“节奏把握太重要了,每一步都不能错的太多,否则可能都会影响后续的发展。”王明耀说。

  需要把握节奏的事情不只这一件。在团队搭建上,乐逗也差点犯了冒进的错误。四年时间,乐逗从十几号人迅速扩张到接近上千人的规模。由于业务快速发展的需要,从一开始,乐逗就遇到人力资源建设上的问题。

  联想之星刚投完不久,乐逗希望从大公司引进一个高层人员,但王明耀投了反对票。理由是,创业公司最需要创业决心,一旦这一点上不匹配,风险会非常大。同时,大公司高层长于调集资源,但创业公司里面资源有限,大公司的那一套搞法在这里反而会被动,在创业公司里可能难以发挥价值。而且,尤其在早期阶段引进高管涉及到股份分配问题,成本也非常高,要尤其慎重,否则很容易导致到后期资源不够用,所以要控制节奏。这个建议在当时被采纳。

  到了2012年,乐逗在内部管理上的压力变得非常大。这时,就用到了联想内部的资源,由联想之星提供创业顾问帮其做内部的问题梳理,并对乐逗整个中高层做培训。由此逐渐过渡、扩张。

  乐逗几乎以一种超预期的速度在发展,包括整个团队的能力成长让王明耀感叹,这个80后的创始团队,不光只是比较尽力、聪明而已,他们对行业的理解和总结规律能力,以及调整打法、整合资源的能力都让人惊艳。特别是整合资源上,乐逗后来的合作从澳洲开始,扩展到瑞典、日韩、欧洲,包括国内的腾讯,都是国际最一流的游戏公司,给人眼花缭乱的感觉。

  在乐逗这个案子上,联想之星内部的管理委员会曾一致投票通过,看好这个项目,坚决不退出。但到2013年,联想之星却主动选择了减持手中的股份。

  2011年8月,乐逗游戏启动B轮融资,在王明耀的引荐下,于当年年底获得联想控股成员企业君联资本以及红点投资共计1000万美元投资。到2013年,乐逗游戏计划引入腾讯的投资。当时,因腾讯要求占股较高,乐逗创始人和B轮投资人的股份必然会稀释较大,投资方案一时难以协调。最终,联想之星决定将自己50%股份转让给君联资本,平衡各方股权比例,从而促使腾讯顺利入资。

  王明耀坦言,在这件事上,几乎没有纠结。首先当然是因为君联资本是兄弟公司,把股份转让给对方这个决定做起来要相对爽快一些。但即使没有这一层关系,联想之星当时还是会做出同样选择。因为促成当时这笔投资,才是最高目标。这与联想之星的定位有关。

  “作为一个业务部门,财务回报是必须的,但不是唯一的,也不是近期的要求。”联想之星的一把手、联想控股高级副总裁兼联想之星总经理唐旭东曾这样说。他这样强调,是为了保证联想之星不因为眼前诱惑偏离本身的投资结构。而柳传志对联想之星的定位,更为其在乐逗股份转让这件事上松绑。每次跟柳传志开会,柳传志都会讲,“你们不要去想财务回报的事,只要把事做好,帮助创业者成长,回报自然而然就会有了。”因此,在股份退出这件事上,联想之星抱定一个态度——有需要的时候,我们愿意做。没需要,我们肯定不会退。

  坚决不跟投

  在乐逗之后,联想之星还投资了为数不多的几个游戏项目,像做3D手游的公司“聚乐”,而且是与乐逗一起投资的。但在整个游戏行业的布局,联想之星对乐逗的投资更显得意义重大,它是联想之星在TMT领域,以及王明耀的第一个投资项目。这个项目在不到4年之后实现上市,不仅是对双方品牌和信心的塑造,用王明耀的话说,这个过程对双方而言都是完整的成长经历,具有样本性的价值。

  但不是每个投资人都能在自己的投资案例中学习到全部,这与投资机构在这个项目中的位置有很大的关系。对联想之星来说,这得益于其一个原则——不跟投。

  王明耀总结,之所以联想之星能在乐逗发展过程中的一些重要节点和问题上发挥作用,就是基于“不跟投”这一点,因为它能保证投资人跟投资企业之间的充分互动。对于投资人来说,这样才能够锤炼出独立观点、深刻的洞察力、形成投资人的影响力。但投资人对主导作用的强调,并不是要排斥创业者引进其他资源。对早期创业者而言,有更多的资源当然会更好。王明耀会建议创业企业,选择更合拍的投资伙伴,两家到几家的组合,而且最好他们彼此是比较认可的。

  “新的布局会更加强调一点赛道的概念。”王明耀说。乐逗的成功上市,坚定了联想之星在游戏产业里做平台布局的信心。但王明耀也透露,联想之星今后对游戏公司的投资比例会有所下降。在TMT领域里,会把注意力更多偏向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结合的行业,比如O2O。还有智能硬件等。

  但在投资过程中,联想之星的投资结构也会随实际情况做调整。就像在2B业务上,他们原先将其作为一个重要方向,也做了一些布局。但后来发现,国内的2B业务发展速度很慢。于是,暂时先把这块的投资调整到一个相对次要的位置上了。

  但所有这些投资,都遵循一个原则——趋势+人。王明耀引用雷军常说的一句话,“风起来的时候,猪都能飞”。但他常常会在后面加上一句,“可是不能去找一个猪。否则,风停下来的时候,猪就会掉下来。最差也要找一个鸭子,风停了,它拍一下翅膀,还能飞起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