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基金陆晓野:传统金融机构管控模式扼杀资金流动效率

2014-04-09 17:52 · 投资界     
   
各种各样新的商业模式,根本上讲是互联网典型的特征,要重复原来流水线式的工业思维模式,打破既有的思维框架,才有可能在各种新的商务模式上展开新的创新空间,展开新的创新力的方式。

  投资界4月9日消息,由清科集团主办的2014中国互联网金融投资大会今日在深圳召开。华夏基金CIO(首席信息官)陆晓野参加了本次会议,

华夏基金陆晓野:传统金融机构管控模式扼杀资金流动效率

  以下是其演讲实录:

  我想谈一下我们所定义的传统金融机构和新型互联网金融机构,背后从概念上讲到底指的是什么。我们现在把传统和创新对立起来,我们所说的传统的金融机构本质上是相对于工业经济和工业经济模式所产生的经营模式,工业经济强调批量化和边际效益和控制边际成本,强调的是以产品为中心,强调生产供销这样的一种思考模式,自上而下的思考。而新的互联网的新的思维模式调过来了,强调的是普世性的个体的需求。那么在这样的一种模式下,新的互联网思维比较流行的情况下,传统金融机构做什么,并不代表传统金融机构的思维就一定是工业化的,那么我们传统金融机构应该是采用这种新的思维模式去重新重构我们自己的业务流程设计的面,重新重构自己的组织模式,甚至重新重构自己个人的这种,或者是领导者的思维模式。

  我认为首先从商业模式上讲了很多了,各种各样新的商业模式,这个方式的产生,根本上讲是互联网典型的特征,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要重复原来流水线式的工业思维模式,打破既有的思维框架,才有可能在各种新的商务模式上展开新的创新空间,展开新的创新力的方式。

  传统金融机构在基于工业化沉淀下来了管控模式,自上而下的金字塔式的科层的管理模式,这种管理模式最大的问题,工业化情况下最好的好处是计划程度非常强,确定流水线之后,就可以把产品很好的生产出去,再推销给市场。但互联网的模式下,这种模式严重的扼杀流动的效率,严重的扼杀有了信息之后如何落地的有效形式,所以说所谓的颠覆传统的话,我认为在组织管理模式上,我们要自己想清楚,在这种科层次之下,按照科斯所讲的,企业存在就没有意义了。只不过现在有牌照了,有各式各样的方式使自己活下去,在新的形式下,没有管理模式的变革,想活下去不容易。

  第三个是所谓的传统的机构是60年代的领导智慧70年代的中层干部,调动80年代创造的积极性,让90年代的人去干活,这样的模式之下,其实是很难的,年纪将成为对新事物思考的既有的框架的话,这个是很难的。最重要的是我们要调动每一个人,无论是年纪多大,至少思维上要把我们的心敞开,保持初心,有人生如初见的状态,以最优的状态,我们要深入的研究它,看和我们的业务结合,中间的这种方式,就像我们看不懂,可以审慎的观察,最差的方式是否定他,因为一旦否定他,尤其是掌握话语权的人,把这个事情判了死刑,后面的所有可能性都被消灭掉了。所以说所谓的传统金融机构背后是思维模式、组织管理模式、个人认知模式的这些传统,如果说把这些传统从工业化模式转入互联网模式的话,我是不太聚焦是传统模式还是互联网的模式,都很好的,其实互联网模式,也有自我三个层面的变革,也有互联网公司内功不够强,也会走入传统的思路上去的,这个是我讲的传统金融机构如何看待所谓互联网的挑战。

  其实他们更多的问题是改变自己对这种思维模式的变化,对工业经济的形成一种激情的改变。所以在这种模式之下,我们不谈对立的传统金融和互联网金融,我们不能谈意识形态的对立,其实两者之间在市场上的定位是不一样的,他们的这种介入市场接触客户的方式也是不一样的,他们这种对自己的业务形态的定义也是不一样的,而我自己觉得,恰恰就是这种不一样,才营造出了多姿多彩,或者说是这种有无限可能的经济形态,或者是这种经济发展的可能。如果在这样的一种思维模式、理论框架解释下,我觉得阿里、腾讯、3BATS等,或者是怎么样,或者是和所谓的传统金融机构,他们的合作,竞合,我觉得应该是天经地义,应该是属于整体的商业生态环境下不同的物种之间维持整个生态系统的循环往复,往上走,或者是进化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某一段时间竞争多一点,可能互相侵蚀多一点,某一段时间合作多一点,某一段时间两个人走在一起,某一段时间两个人分开,但是不管怎么样,背后的商业逻辑是不变的,都是为了自己市场上谋求到新的发展,我觉得这个是衍化的生态系统。所以我们讲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涉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