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孩子并购案延续:创业者与VC冲突频发 垂直电商难“淘金”

2012-09-27 08:29 · 投资界  刘聪   
   
多轮投资下来,红孩子创始人之一李阳、马建阳等先后离开了公司,杨涛也以“长期休假”方式脱身公司管理层。红孩子管理层仅剩的创始人徐沛欣所持有的股权,也被稀释到极低。
  有关苏宁易购与红孩子的并购传闻终于尘埃落定,苏宁易购正式宣布6600万美元并购国内最大的母婴电商网站红孩子。在目前电商行业整体低迷的情况下,多家企业正苦于上市无门,苏宁与红孩子的并购行为也让垂直电商看到了出路。但对大多数垂直电商而言,出售并不是他们所希望的首选项,在企业发展过程中,投资方介入企业管理也成为他们最终不得不做出选择的因素之一。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数据显示,红孩子此前曾获得5轮融资,包括北极光恩颐投资凯鹏华盈、凯旋投资。其中2007年8月红孩子曾获得凯旋创投2500万美元融资,2010年6月,获北极光恩颐投资凯旋创投5000万-1亿美元融资,2012年7月,获北极光、恩颐投资、凯旋创投2000万美元第四轮追加投资。

  多轮投资下来,红孩子创始人李阳、马建阳先后离开公司,杨涛也以“长期休假”方式脱离公司管理层。管理层仅剩创始人徐沛欣所持有的股权也被稀释到极低。红孩子日常管理逐渐由职业经理人接手,分管业务的副总裁,直接汇报的对象是三家VC。

  在企业发展的多元化战略方面,红孩子从最开始的“直邮目录+电商”模式转为母婴用品及其他品类的B2C电商平台,之后又曾尝试进入奢侈品领域、开办高端杂志《insider社交商圈》、推出3D购物网站,但这些都没有改变红孩子的命运,多个项目最终结果也是无疾而终。红孩子开始从2008年销售近10亿元最终转变为2012年的亏损。

  徐沛欣本人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曾表示,导致大伙儿陷入资本寒冬,缘于太多的电商过度依靠资本和VC,缺乏造血功能。当资本出现问题的时候,就说冬天来了。

  作为红孩子公司的财务代表,易凯资本CEO王冉表示,电商行业一直以来以VC等投资人推动,常年处于相对不理性的估值等大环境,随着海外资本市场的不景气,电商亏损拿钱的模式受到挑战,随之而来的将是相对理性的兼并。

  创业者与资本方冲突频发 企业发展“谁做主”?

  近年来,由于资本方的介入,企业发展方向发生了转变并非红孩子的个案,除电商行业外,互联网多个领域时有发生。

  今年3年,奢侈品电商网站尊酷网也因与资本方好望角意见不合“出走”,随后尊酷网由资方支持的原副总裁文颐任CEO并进行管理。而尊酷也从线上B2C品牌转为主力发展线下业务。

  此后,投资方与文颐对公司整体团队进行裁员和减薪,尊酷网站流量也大幅下滑。8月消息人士称,尊酷网正在寻求并购机会,目前大多数员工都已停止了工作,在家等待公司进一步通知,而尊酷网站域名也已不能打开。

  与电子商务渊源很深的团购网站,24券投资方与创始团队也爆发了一场恶斗,24券CEO杜一楠称,投资方成功集团筹划把公司“套空”,另成立新公司。杜一楠单方面宣布,开除资方派驻的COOKK和财务总监。

  而投资方代表KK却表示,投资方目前的决定是停止注资。业内人士点评,把创始人和管理层团队股权从目前的40%降低至3%的提议,成为双方矛盾的爆发点。

  另一家团购网站拉手网最近也陷入了创始人与投资方的博弈。南方都市报消息称,资本方自今年开始已经全面介入拉手网的日常管理,升任COO的周峰全面负责拉手网日常运营,吴波职权被架空,并最终脱离了CEO职位。

  拉手网IPO资料显示,金沙江创投拥有拉手网约31.6%股权,而吴波及其妻子合计拥有16.4%股权,IPO后,前者拥有26.5%的股权和15.7%的投票权,后者拥有13.4%股权和37.4%的投票权。而今年6月,拉手网也正式宣布撤销了IPO计划。

  垂直类电商难“淘金” 寒冬中各寻出路

  正如巴菲特所说,只有退潮了,才知道谁在裸泳。自2010年起,国内电商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发展,投资方也不惜血本大笔投入。时至今日,资本市场冷对电子商务行业,垂直类电商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淘金梦逐个破灭,投资人也只能割肉面对现实。

  8月17日,维棉网商品全部下架,因为位于北京的仓库已被执法部门查封,公司暂停业务;8月7日麦考林收到纳斯达克通知函,美国存托股份价格连续30天交易日收盘买入价低于1美元,面临退市风险;8月29日,有消息称,耀点100所欠货款过千万,位于上海红梅路2007号的办公室已被锁门,无一位工作人员;8月17日,B2B电子商务平台万国商业网关张;3月,玛萨玛索在北京世贸天阶的线下实体店宣告关闭,并且最近也陷入并购传闻中。

  玛萨玛索的市场总监韩卉对于引入资本曾反思,“玛萨拿到了红杉的一笔融资、这是整个悲剧的开始,我脑子再也不用去想这个品牌要去怎么做了,去想网站整体促销活动要去怎么组织,怎么去通过活动拉动新客拉动销售额。”韩卉表示,由于资本方对玛萨玛索有着非常现实的规模要求,玛萨玛索开始频繁的打折。

  而徐沛欣也总结,“互联网长尾理论我一直认为都是骗人的,不但在电商这块不成立,无论在哪块都是理想主义。”

  然而不管是后悔引入资本方还是转变发展发现都无益企业发展,寻找到新的发展出路才是根本,各家垂直电商也各显神通,寻找新的方向。

  思路一:转战“海外市场”。最近凡客诚品对外宣布,已在越南开设独立域名网站,并在越南建立了呼叫中心、仓库等基础设施,拓展海外市场。

  思路二:与产业资本合作。腾讯自2011年起投资了多家电子商务网站,其中包括钻石B2C企业珂兰钻石网、网上鞋城好乐买、母婴类社区妈妈网、以及团购网站高朋网和F团。好乐买创始人李树斌寄希望于未来QQ网购在全国的全面推广,并看好和腾讯在其他领域的互动。

  思路三:并购。2012年5月,易迅网CEO卜广齐透露,腾讯完成对易迅网的控股。而同月腾讯也宣布将投10亿美元到腾讯电商控股公司,未来必将有更多电商企业有望与腾讯进一步合作。正如王冉所说,电子商务行业正在进入一个密集整合期,未来将会出现更多的并购行为。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