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疯狂的新私募

2006-10-17 00:00 · 经济观察报  程志云 申兴   
   
据不完全统计,9月份至今,由私募基金操盘的证券信托计划共发行14个,融资额达到14.7亿元。

   私募基金通过信托阳光化的行动正在加快,而这也是一种新的私募基金生存形式。

   “现在,几乎每天都会有私募基金经理不停打电话给我们,希望能够帮他们发行证券信托计划。”上海某信托公司的一位高级经理上周说。

   而事实上,这种“忙碌”的工作情景已经持续了近一个月。似乎,这种以私募基金经理操盘和信托公司募集资金的合作模式进入了“蜜月期”。

  据不完全统计,9月份至今,由私募基金操盘的证券信托计划共发行14个,融资额达到14.7亿元。

  尽管总量上与公募基金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但这种半公开发行的私募基金信托正在得到市场的关注,其在资本市场的表现也让人不能小视。

   集中发行期

  仅仅半年之前,这种私募基金与信托的合作的私募基金信托还仅是个案。时至9月,不少私募基金经理已经预测到行情再次转暖,因此,私募基金信托计划开始进入集中发行期。

  “上一波行情,尽管我们做得很好,但苦于没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没有资金杠杆,因此赚的钱还是非常有限。这次,我们希望通过发售信托基金的办法来吸引更多的资金进来。”某私募基金的操盘手许先生告诉本报。

  事实上,现在,私募基金的操盘手们已经分为几种类型:第一种类型是老一代的私募操盘手,他们由于过去业绩已经建立了品牌,这些人发行信托或者进行私募比较容易,所以行事不很张扬,例如深圳赤字之心的基金经理赵丹阳等属于此类;第二类行事一直十分低调,但是在私募行业里面,口碑很好,这些人募集资金更容易,这些人有深圳东方港湾投资有限责任公司的但斌等,第三类就是那些许新生代和原先券商作投资出身的枭雄们,前者希望自己的投资业绩更快、更有效率地为公众所知道,后者重新出山需要募集新的资金来证实自己,如晓扬投资的杨骏就属于此类。这些人对参加一些公开活动积极性很高。

  第三类人纷纷找到信托公司寻求合作机会,于是,目前市场上出现了不少这样的信托,如景林稳健证券投资信托、晓杨中国机会证券投资信托。

  此外,还有一些香港私募基金人士表示,他们早已看好A股市场,但因为考虑到设立A股私募基金或有法律风险,一直未能有效开展,直到近期才开始尝试借道信托途径的可能性。

  同时,他们也亮出了不错的业绩。

  在比较早期成立的私募基金信托计划中,截至2006年9月30日深国投赤子之心投资哲学6个月内增幅达到41.82%,累计增长率达到71.70%,而明达投资一期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在6个月内增幅35.61%,累计增长率达到70.99%。

  由于较高的收益,这些私募基金信托的销售也变得相当火爆。深圳一位知名私募基金负责人表示,“我们前段时间发行的产品很快就卖完了,发售期的前几天就顺利募集了上亿元资金。”

  较量

  随着私募基金信托计划发行的增多,私募基金联手信托与公募基金较量的格局也开始呈现。

  2006年由于股市向好,公募基金发行也呈现不错态势。据统计,今年以来,国内共发行新基金60只左右,首发规模总计达2000亿份,而其中主动型股票基金就占了30只。

  今年前九个月,股票型基金的收益为70.25%;偏股型基金收益为62.56%;配置型基金收益为51.34%。

  但私募基金丝毫不忌惮,一位信托业资深人士雄心勃勃地指出,目前国内私募基金的额度在7000亿以上,只要坚持规范运作,信托公司有信心将这个市场规范化,逐步建立起与公募基金相抗衡的主营业务。

  “由于意识到这是一种道德风险很小的产品,监管部门与企业已经有了默契,目前对此类产品只备案,并不做长时间的审查。”一位信托公司人士称。

  公募基金与私募基金在股市中抗衡的局面已经出现。

  联合证券基金研究员冶小梅认为,“公募在运作上没有私募那么自由,公募受制于赎回的压力,私募的运作环境要好很多,所以好的私募能带来更高的回报。现在私募的类型也是五花八门,有纯粹交易型的,有像东方港湾这样比基金更坚持价值投资的,也有晓扬投资这样全球视野的。”

  但分歧总会存在,也有市场人士认为,公募与私募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竞争。信托产品受到发行200份的限制,即便是1000万的小信托计划,其每份的金额也高达5万以上。此外,信托产品缺乏流动性也是问题之一,不像基金一样能够随时赎回。

   杠杆

  实际上,在这种私募基金信托中,信托公司的角色也已发生变化。

  一位上海信托经理告诉本报,以往的证券信托计划中,信托公司既做受托人,又做投资者,在操作中难免会出现利益输送的问题。而现在,信托只承担受托人和信托结构设计的工作,把投资者的角色让给了更为出色的私募基金经理。信托公司的定位就从以往的操盘者变身成了某种意义上的“监管者”。

  以深圳平安信托发行的“LIGHTHORSE稳健增长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为例,该信托引入受托人、投资咨询顾问及副投资咨询顾问、证券经纪人、托管银行等四方机构共同对信托资金进行监控。

  不过,上海的信托公司模式与此稍有不同。以上国投的一项证券投资资金信托计划为例,除了引入银行等多方托管以外,还设置了优先劣后收益权的结构性方案。优先收益的投资者提前锁定投资收益,而私募基金自己持有劣后收益权,承担更多的市场波动的风险,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普通投资者的本金。

  上国投的一位高级信托经理告诉本报,“实际上,这种设计就赋予了信托公司一个杠杆,我们在选择私募基金的时候就会进行周密的调查,根据我们对他们背景调查和以往业绩的分析,从而给予这些私募基金一个融资杠杆。有了这个信托杠杆,他们就可以用自己的1块钱,在市场中募集到2块钱甚至3块钱。”

  这个杠杆还可以波动。“当我们在与一名私募基金经理合作中,我们发现他的业绩非常好,而且操作稳健,那么我们会逐步放大他的融资量,而如果在他操作中出现大的失误,或者试图拿投资者的钱豪赌。那么我们就会立刻采取手段斩仓,并且把他赶出这个游戏。”这位人士说。

  一位信托经理告诉本报,“实际上在与私募基金经理的接触中,我们发现他们中大部分还是具有非常专业的素质和责任心。他们所缺少的就是一个能够展示自己才华的渠道。通过信托平台,我们就会逐步建立起这样一个优胜劣汰的机制。”

  “在好的行情下,中国的私募基金,从来不会缺乏巴菲特式的梦想,他们只是缺少舞台。”他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