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城赴港IPO:“海外版”字节跳动的流量生意

2019-07-04 16:11 · 投资界  Rica   
   
赤子城是一家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依靠自有AI产品横扫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全球近7亿用户。

被称为“海外版字节跳动”的赤子城正在谋求港股IPO。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7月3日消息,赤子城科技有限公司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招股申请,拟在香港主板上市。

赤子城,国内互联网圈很陌生的一个名字。这是一家人工智能信息分发平台,依靠自有AI产品横扫200多个国家和地区,覆盖全球近7亿用户。

在诸多人工智能公司仍在融资烧钱的当下,赤子城去年营收近3亿,自我造血能力强大。“很多做人工智能的公司是不赚钱的,但人工智能恰恰是帮助赤子城赚钱的关键。”赤子城创始人兼CEO刘春河曾公开讲到。

出海排头兵:

程序员出身,6年拿下近7亿用户

2019年是赤子城创业的第十个年头。

十年前,还在北京邮电大学通信与信息系统专业读研二的刘春河,在学校一间不起眼的实验室里,写下“赤子城”三个字。刘春河出身农村,2007年7月毕业于山东大学,本想成为一名码农的他,研究生没毕业就走上了创业路。

2009年,正值移动互联网爆发的前夜,刘春河嗅到了商机。创业早期,没有方向,没有团队,没有资金。此后三年辗转,赤子城通过IT培训——教别人写代码培养了核心团队,同时找准“做中国互联网的全球化”的创业方向。

2012年,智能手机市场快速崛起。刘春河预见到,国内移动互联网发展速度超过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领先海外各国 3-5年。为了避开国内巨头垄断的竞争态势,他决定带领公司出海。

2013年5月9日,赤子城第一款AI产品Solo Launcher上线,本着贴近安卓原生、免费的原则,速度比其他产品快20%-30%。在无任何推广渠道和成本的情况下,Solo Launcher 在上线第6个月,种子用户就突破百万,之后迅速占据过亿用户的手机“入口”。

对赤子城来说,Solo Launcher不仅是分发的入口,更成为流量和数据的入口。在Solo Launcher大获成功后,赤子城先后开发了数十款产品,包括平台入口型、资讯内容型、休闲内容型、游戏娱乐型、生活服务型……几乎涵盖移动应用的所有种类。

除了自研产品外,赤子城还聚合了全球数万款应用,通过核心AI引擎,做到千人千面。也就是从这时开始,赤子城发展提速,体量不断扩大。

2015年,赤子城以“AI+平台+程序化”的方式切入全球流量生态,聚合了Amazon、TikTok、Uber、PUBG等全球知名互联网产品及平台,日均活跃用户超过2亿,拓展分发网络边界。

此外,赤子城凭借自主研发的SoloAware智能引擎和云计算、大数据、深度学习、机器学习等技术,完善用户画像,扩充用户档案。

左手C端,右手B端

2018年营收近3亿

赤子城的商业模式与字节跳动极为相似——用产品矩阵获取海量流量和数据,聚合产业上下游形成流量平台,以AI引擎作为产品个性化推荐及流量精准投放的背后驱动,最终实现人与信息的精准连接。

但市场不尽相同。赤子城从一开始就把目光投向海外,是国内最早出海的互联网企业之一,覆盖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

目前,国内互联网市场已趋于饱和,但海外仍有巨大的增长红利。虽然近两年来字节跳动等巨头都在发力海外,但2013年出海的赤子城已占据了先发优势。

从2013年至今,赤子城所做的,就是依托底层的智能引擎做海量的用户获取和商业化变现。最终形成以Solo Aware人工智能引擎为核心,Solo X产品矩阵、Solo Math广告服务平台、Solo Buy内容电商业务构成的内容服务体系。

Solo X产品矩阵针对C端用户。截至2018年12月31日,按设备ID计,Solo X产品矩阵覆盖了超过6.699亿用户,日活跃用户超过3500万。

招股书提到,Solo X产品矩阵主要通过移动广告变现,变现能力则主要来自庞大的用户群体。从2017下半年至2018下半年,Solo X产品矩阵中的日均展示次数增加了132.1%;移动应用变现带来的收入由2017年的2768万元增至2018年的9292万元,同比增长235.7%。

在通过C端积累足够的流量之后,赤子城自2014年起开始搭建程序化广告平台,也就是今天Solo Math的雏形。

广告平台的主要分为两大功能,一是为广告主提供获客解决方案,二是为广告发布商提供变现解决方案。其中广告主包括应用开发者、品牌广告主及广告代理商,而广告发布商主要为应用开发商及广告代理商。

根据招股书,2018年12月,Solo Math日均触达设备量高达近3.5亿,日均处理广告请求量超过57亿次,最大日广告请求量超过67亿次。2018年赤子城广告业务收入为1.84亿元;程序化广告收入从2016年的5852万元增加至2018年的1.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71.9%;与此同时,其占广告业务总收入的比重从2016年的51.8%增加到2018年的94.1%。

财务数据显示,2016、2017和2018年,赤子城的总收入分别为1.37亿元、1.82亿元和2.77亿元人民币;毛利分别为0.71亿元、0.70亿元和1.41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的毛利同比增长达到101%,其主要移动应用开发业务的毛利大幅提高。

用人工智能技术去改造传统的互联网变现模式,效果是立竿见影的。赤子城的收入结构也在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当下各大互联网巨头公司的打法,即“2C产品+2B平台”的生态模式。

7轮融资数亿元,吴世春黄明明持股

早在2014年,赤子城开始发力海外时,就获得梅花创投、明势资本天使轮融资。此后先后完成安芙兰资本、海通开元、凤凰祥瑞等多轮数亿元投资。

IPO前,在赤子城的股东架构中,创始人兼CEO刘春河直接持股25.33%为第一大股东,联合创始人兼COO李平直接持股8.44%,杜力持股4.07%。

机构投资人中,凤凰祥瑞持股13.05%为最大机构投资人,海通开元持股10.74%,著名天使投资人吴世春通过梅花创投持股6.25%,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持股4.07%,安芙兰资本持股1.93%。

据了解,凤凰祥瑞是一家有限合伙企业,其一般合伙人为北京凤凰财富创新投资有限公司,由吴世春和杜力控制的北京凤凰财富控股集团分别持有20%及80%的股权。黄明明为Future Capital Discovery Fund I,L.P.以信托方式持有赤子城移动科技的股权。

值得一提的是, 三年前,赤子城曾有意并入A股公司达意隆完成上市,但最终流产。如今,无论是公司的业务模式、估值或营收水平,赤子城都堪称“华丽逆袭”。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