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丽芳:头部产品跨行业领势而行

2019-01-23 15:49· 投资界综合   
   
目前君舍主要分为四个板块,动漫、现场演出、影视和儿童教育。

钟丽芳,北京君舍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暨总裁。2019FEIA新文创与大消费时代论坛上,她发表主题演讲《头部产品跨行业领势而行》

以下是整理后的演讲内容:

今天我主要跟大家分享的是君舍旗下的一些公司和公司项目下的头部作品。

目前君舍主要分为四个板块,动漫、现场演出、影视和儿童教育。今天我们主要讲“北京环球百老汇”和“空速动漫”。北京环球百老汇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是年轻的一家演艺公司,这个公司才4岁,虽然年龄不大,但是作品可圈可点,口碑还是非常不错的。今天,主要讲我们在音乐剧上的探索与收获。

环球百老汇与美国百老汇联合投资制作的第一部音乐剧叫做《花都艳舞》(An American in Paris),《花都艳舞》虽然是试水,但是效果非常的好。当年就获得了第69届托尼奖的四项大奖,最佳编剧、最佳配乐、最佳舞台设计和最佳灯光设计。

凭借这个剧我们完全进入了音乐剧行业,当时就拿了两个我认为是音乐行业的大IP头部——周杰伦和李宗盛的音乐版权。

其实国内很多的投资人和同行对音乐剧的商业模式并不是很了解。因为很多人会问我说:你们今年演多少场,大概去哪里演?我会如实的回答去哪里哪里演了。但是音乐剧最核心的价值是它的价值链,而并非去了哪些地方,演了多少场。

以全球音乐剧市场为例,美国纽约百老汇街的39家剧院,2015年仅一年就卖了14亿美金;伦敦西区2015年卖了6亿美金;而在亚洲地区,日本最好的音乐公司是四季剧团,在2015年卖了620亿日元。

现在日本和韩国的音乐剧市场已经非常成熟,同比2016年,中国的演出市场规模达469.2亿元,只可惜的是音乐剧占比并不是很高。

但是,这两年就不一样了,由于大家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度,各种各样的欧美经典剧目、日韩剧都陆陆续续引进到了中国,像是《狮子王》、《猫》、《妈妈咪呀》等一系列的大剧,中国的市场越来越接受音乐剧形式的娱乐产品。

另外,高校也开始重视对音乐剧人才的培养。我所知道的去年大概13所艺术高校开设了音乐剧系。也说明因为市场的蓬勃,学校更愿意开设音乐剧系和音乐剧专业,让越来越多的学生从事到这个专业中。

还有今年湖南卫视出了一档有极高口碑的音乐剧歌剧主题的节目《声入人心》。作为上期的评委,在了解节目中我才知道,音乐剧的极高热度,大家渐渐开始把曾以为是小众的作品往大众娱乐上引导。听说腾讯的音乐剧题材综艺节目《音乐剧中人》(暂定名)也即将上线。不管作为节目或者是娱乐板块,大家都越来越重视音乐剧了,这是这个行业可喜的一个状况。

基于这种影响力逐渐扩大,作品也逐渐被国际市场认可,从院校到市场,我们有理由相信在未来几年音乐剧的发展会迎来一个新的机会。

原创音乐剧的商业模式

在国内做原创音乐剧一直有一个误解,普遍认为你一年能演多少场是衡量一个剧成功与否的标准。事实上,在欧美和日韩的成熟音乐剧市场中,一个剧是否获得成功的标准,是在于它授权了多少个国家,改编成多少个语种,一个剧的寿命如何,到最后有几个国家在上演。版权授权,是首要的收入方式。

大家经常会问我这个问题,擅长做大电影的人为什么现在做这么小的剧?因为音乐剧跟电影不一样。电影可以看成是一锤子买卖,上映完了就要头从再来过。但音乐剧的商业模式不一样,一部音乐剧大概培养三到四年会成熟,但成熟之后可以慢慢卖版权,收益是长远的。

像是《妈妈咪呀》,在全世界240个城市,以22种语言演出,观看的人数超过4200万,创下全球30亿美元的票房;《狮子王》, 2016年累计票房达到72亿美元,《歌剧魅影》盈利达到60亿美元。这些收益并不是一个演出团创造的,而是这个剧授权给剧团后,每一场演出都在分票房,也就是有很多的剧团帮你做演出。

我们所打造的音乐剧,挑选的团队都是全球最顶尖团队,绝大多是都是托尼奖的获得者。因为我们要做的就是经典,我期待的是将来要做授权,而不仅限于我们今年演了多少场。

商业收入的第二种就是赞助费用。目前国内有很多小剧基本上没有赞助,这就像做电影和电视剧一样,只有头部大剧才有可能得到商家的青睐。比如像我们做周杰伦作品音乐剧《不能说的秘密》,从2011年开始到去年每年都有总冠名的品牌。截止到2018年的全球巡演已达到128场,去年的总冠名是一汽丰田,当地还有很多的厂家赞助合作。仅这一个品牌的赞助就达到一千多万。在现在的音乐剧市场中,这可以算是非常高的一个赞助费用。在原创音乐剧中,我们的成绩也是十分喜人。其中澳门威尼斯人剧院历史上第一次买华人音乐剧。在新加坡时演出时,他们的总裁还跟我说:其实我买你们剧的时候特别忐忑,因为怕效果不好。结果没有想到效果这么好!《不能说的秘密》巡演中的每一站,都有当地其他商家的赞助,或者是将支持我们下一轮演出。

第三,音乐剧的销售模式是什么?不是我们自己带着队伍一个一个地方去演出卖票,而是我们会把我们的秀卖给当地的运营商,由他们再来做当地的销售。比如说像李宗盛作品音乐剧上个月在上海文化广场做完了发布,到现在就有很多运营商找我们谈各地的演出。所以好的大IP,会吸引很多的商家和赞助商。

最后是剧目本身的衍生品和纪念品,这个收益模式就不再赘述。

为何选择点唱机音乐剧?

点唱机音乐剧是一种百老汇常青的剧目类别。《妈妈咪呀》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将一个天团的经典歌曲与优质的故事剧情结合。今年是《妈妈咪呀》演出的第20年,它的场次多到全球每天至少有一个城市在演出这部经典。

环球百老汇在选择IP的时候,也有一些基础的条件必须要遵循。比如说我们希望艺人演艺生涯超过15年,原创作品超过上百首,粉丝超过千万,有很大的影响力,符合这些才有机会打造出好的头部作品音乐剧。

第一:是华人领域的顶级IP品牌;出众的才华和资源不断打造着自己的品牌,积累了大量忠实的粉丝影响力广、具有不可撼动的市场地位

第二:歌曲作品的版权统一,便于整合。词和曲的版权需要统一在一个人或者管理公司下,便于在创作中理清权责关系

第三,歌曲的高知名度带领新观众走进剧场;比如在周杰伦的演唱会上,每一场演唱会开场前都会播我们的音乐剧广告。这样也把很多不听音乐剧的观众带到剧院,让他们觉得音乐剧有别样的魅力。

第四,跟我们配合的明星和歌手要有国际化视野,并且可以做到高度配合。

李宗盛作品音乐剧

2019年我们全线启动李宗盛项目。SuperStar就是Super Star,李宗盛项目去年年底做了一个小的朗读会,结果就受到美国主流媒体很多关注。大家看到的华盛顿邮报、BROADWAY BRIEFIN和Play Ball等的报道,我们受到行业内特别多主流媒体的关注。其实我们做朗读会的时候就有很多媒体过来看,大家很关注李宗盛先生开始做音乐剧。全球范围内,音乐剧圈子里的大家都知道中国在做李宗盛先生的作品音乐剧。他个人的影响效果也为我们去做全球发行的时候打下了很好的基础,将来去申请托尼奖的时候,也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李宗盛的音乐剧,今年从11月份开始,将选择5个城市进行首演。明年开始会做国际巡演,这一次将打造一个与众不同的音乐剧产品。它一定是个超级明星版。我们要努力实现大哥的理想,这是一个作为音乐剧人的理想,我们一定通过这种方式让他走向全球。

中国优秀动画作品代表单位——空速动漫

君舍集团的动漫板块,是由旗下控股北京空速动漫文化有限公司主打创意的,团队里40多个年轻动画人,但是背后有两百多个世界大奖的成绩,每个人身上至少背两个世界大奖。其中的翘楚,合作伙伴王雷院长,原来是传媒大学动漫学院的院长,空速动漫立志为世界讲述中国故事,专注高品质动画创作。

2018的法国戛纳电视节,空速动漫作为中国优秀动画作品代表单位,其中儿童作品《毛毛镇》和《怪奇的虫洞》为中宣部重点推荐“中国优秀动画代表作品”。

动漫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美国是千亿美元的规模。而中国的动漫到2018年也迎来一个高速的发展期,这也跟国家的政策支持和平台的播放有关系。

2018年动漫的市值破千亿,IP的商业布局决定了其变现能力,全产业链布局下,变现来源将更加稳定。举一个例子《熊出没》系列电影连续几年的电影票房都很可观,去年票房是6.05亿。动画电影一旦模建完成了,其实之后的制作成本相对前期投入是很低的,但是当IP火了之后收益将非常高。比如方特去年主营收入达到38亿人民币。而迪斯尼的市值是1651亿美元左右(2017年),其中动漫IP所带来的价值,包括乐园、衍生产品占到整个收入80%以上。

空速动漫,也会继续以内容为核心,推出以儿童内容延展为主的作品,对IP进行多方位的打造。

由动画《毛毛镇》IP,为家庭打造全产业链产品

目前市场上缺少针对低幼和学龄前小朋友的动画作品。由于学龄前小朋友的节目不计作收视率,所以很多的动漫频道不太愿意购买学龄前儿童的节目。但是在IP授权市场上,学龄前儿童的授权市场又是最大的一块。其实这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所以也就要求制作方首先有个很完善的商业规划,然后要有实力撑到IP变得有价值,能够做到商业变现。如果你仅靠在电视台卖收视,儿童动漫将很难做,因为收视是卖不出制作成本的。只能通过卖国际版权和做好整体商业规划,才能获得真正的收益。

针对低幼儿童的动画《毛毛镇》是环保题材的,每一集7分钟,在音乐和有趣的剧情中教小朋友保护环境和团结友爱。我们计划于今年2月份做《毛毛镇》第一季的播出,包括一百多个地面频道和网上平台,3、4月份做第二季播出。后续推出授权产品和授权衍生合作。我们也在与海外公司洽谈国外发行。

我把最近做的工作做了一个小整理。《毛毛镇》的IP是做了一个多元产品的开发,旨在为少儿和家庭提供全方位的服务。

儿童音乐方面,除了与周杰伦合作,将他耳熟能详的作品改成低幼版的儿歌以外。还找了特别好的国际团队跟我们合作,今年会出50多首歌。

育能教育方面,我们有一个酷巢宝宝体验中心,也在跟国外一个做APP机构合作开发小朋友学习的APP。

衍生玩具方面,与乐高旗下的品牌做乐高玩具。打造乐高Mini乐园,提供新式亲子娱乐产品。在现场演出方面,与韩国交互媒体公司打造《毛毛镇》的交互媒体展,以环保为主题,通过交互媒体让小朋友们从小就有环保意识,寓教于乐。在2018年世界未来教育发展大会上,作为圆桌会议嘉宾,与其他嘉宾的交流中也提到了,现在的电子产品特别好,但是唯一的问题是在小朋友年幼时眼睛还没有发展成熟的情况下,看平板电脑对小孩其实算是一个伤害,而且他们不愿意与别人交流。我说我会把它做成现实生活中大的交互媒体设备,把一面墙变成超级大的平板电脑,这样小朋友在跟互动媒体玩的同时,跟旁边的小朋友一起玩耍,可以在娱乐和运动中学习。

《毛毛镇》交互媒体秀中每一个互动板块中都有学习的内容,小朋友通过互动可以学习颜色、形状、数字和拼写,在玩的过程中能收获很多,娱教结合。

儿童电视节目方面,动画《毛毛镇》也跟北京卡酷台沟通做节目,我们为了配合北京冬奥会也做了很多相关的准备。不仅如此,我们也在规划“毛毛镇”亲子农场,还有“毛毛镇”手工课堂等等多种多样的线上和线下的作品。

这两年影视市场不像前两年那么热,投资风险比较高而且风险不可控,政府部门管得也比较细。我们为了不面对高风险,在致力于开发未来的蓝海市场。现场演出和儿童动漫是非常适合投资的方向。

今天就分享这么多,谢谢大家!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