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车新势力继续吸金,四大石油央企之一出手博郡汽车

2018-09-06 15:46 · 投资界综合     
   
博郡汽车的这些创新性技术特征,以及核心团队的高技术水准,加上不以融资、讲故事为目的,追求踏踏实实造车的心态,与金主爸爸中化集团本身的国企属性及自我改革历程,可谓相得益彰。

  造车新势力有多能吸金?数据显示,截止到2018年上半年,光蔚来、小鹏、拜腾、奇点、威马、车和家6家公司,融资规模就达到了约420个亿,并且这个数值还在继续扩大。日前,又一家造车新势力传出了新的融资信息:博郡汽车。

  消息显示,8月29日,中化国际(600500 SH)与博郡汽车、骏盛电池(博郡汽车全资子公司)在上海签订了投资合作意向协议,双方计划在三元锂电池产品的研发和应用、新能源汽车、智慧出行、充电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度战略投资合作。其中,中化国际是一家央企,其母公司是中国四大石油企业之一的中化集团,中化集团在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排名98名。

from clipboard

  那么问题来了,这家央企为何看中的偏偏是博郡汽车?

  产品力是造车最难的地方

  造车到底有多难?何小鹏、李斌李书福曾经公开表态:造车很烧钱,200亿都不够花,融不到200亿别进来,没1000亿别想有所作为,但造车到底有多难,这三位都没有真正表达到位。

  数年前的三星,它的旗舰产品Galaxy Note 7,当时因为电池安全事故,虽然仅有万分之一的瑕疵率,但最终却造成全部产品召回销毁的结果,致使三星损失了170亿美元,声誉严重受损。和手机相比,汽车的研发生产难度要更进一步。

  因为载人的关系,汽车发生事故很大程度上是会伤及消费者的,因此消费者对能源——动能和电能安全的要求更高。另外,人对舒适性的要求很高,这在汽车领域的专业术语叫NVH,即噪声、振动与声振粗糙度。因为产品事关人身安全和消费者对舒适性的追求,生产企业应时刻抱有敬畏之心,将安全、可靠,放心、舒适的产品交付给消费者,这就使得汽车类产品的质量要求需要做到6σ(六西格玛)。

  六西格玛是在九十年代中期开始被GE从一种全面质量管理方法演变成为一个高度有效的企业流程设计、改善和优化的技术,并提供了一系列同等地适用于设计、生产和服务的新产品开发工具。继而与GE的全球化、服务化、电子商务等战略齐头并进,成为全世界上追求管理卓越性的企业最为重要的战略举措。六西格玛逐步发展成为以顾客为主体来确定企业战略目标和产品开发设计的标尺,追求持续进步的一种管理哲学。

  在这套质量体系中,3倍的西格玛意味着可以允许在一百万个产品中有66,800个产品有瑕疵,4倍的西格玛是一百万个产品中有6,210个产品有瑕疵,5倍的西格玛是一百万产品中有230个产品有瑕疵,6倍的西格玛是一百万产品中有3.4个产品有瑕疵。西格玛数字越大,代表着质量要求越高。

  汽车因事关乘客人身安全,大批量交付给普通消费者,质量是必须要过关的。否则后续就要召回,这就要求车企能够做到六西格玛的级别。

  而这到底有多难呢?汽车是由上万个零部件组成的产品,核心零部件有成百上千个。做到六西格玛就意味着一百万个产品只有3.4个有瑕疵,而这3.4个产品是因为它的上万个零部件中的某些核心零部件产生了瑕疵所导致的,如何达到这一标准,对此前没有任何造车经验的新势力来说,短时间内没有可能达成。

  这也就是小鹏汽车何小鹏为什么多次在公开场合表示:新造车公司第一辆车最好只交付内部和少数用户,做一个中改(中期改款,一般是量产后的2-3年)以腾挪时间和空间来大幅度提高品质和平台体系,特别是后者,真心难。不仅如此,何小鹏的这一表态直接指出对于互联网造车来说开发底盘平台的难度,另外还透露出另一层意思:造车新势力的第一台车,仅能做到约4倍西格玛的水准,即交付给内部员工的水平。这在汽车行业是不被允许的。

  博郡汽车有没有这个能力呢?因为博郡目前还未有产品上市,还没有办法验证博郡汽车的产品质量体系是否能够达到六西格玛的标准。但查一查博郡汽车的背景,会发现一些不同。

  早在十年前,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博士就分别在美国底特律和上海创立了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这两家公司通过自己掌握的汽车底盘的开发设计技术,成功为包括福特、通用、上汽、一汽等品牌在内的100多个车型提供底盘平台开发、操稳性能改进等众多项目技术支持。长达十年以上的汽车底盘设计开发的经验与技术,使得博郡汽车在一众造车新势力中显得与众不同。

  显而易见,在博郡汽车正式创立之前,博郡汽车的底盘设计开发团队,就已经是一个十分成熟、稳定,并获得了业界认可的团队。而底盘的设计开发对新能源车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仅如此,上海思致还为上汽、比亚迪等提供纯电动汽车底盘的技术支持和设计服务,其产品的一致性、工程的可靠性都经受过市场的检验。就产品力这个点来来说,投资这样一家企业显得更加靠谱一些。

  博郡汽车创始人黄希鸣强调:“我们不是传统汽车公司,也不是新造车势力,更不是互联网造车、PPT造车,我们就是想通过自己的技术,造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好车。”

  首个能做底盘正向开发的造车新势力

  博郡汽车同时也是造车新势力中,首个拥有自主底盘研发实力的车企之一,这是中化最终决定把博郡汽车作为投资标的的另一个重要切入点。

  一直以来,正向研发与否一直是衡量一个车企成长性的重要标准。很多时候,逆向研发会被消费者看做模仿或抄袭,这种做法短期内具有一定的成本优势,但并不利于品牌的长远发展。就像十年前风靡一时的“山寨手机”企业一样,当拥有正向技术的企业崛起时,“山寨手机”企业因缺乏核心技术,后继乏力,就销声匿迹了。对投资人来说,拥有正向研发实力的造车新势力,显然是更好的投资标的。

  汽车底盘有三方面的诉求。首先,底盘要承载着约1.5吨-2吨重的车身,为了保证汽车的安全性、操控性、操稳性,就要求底盘与车身是非常坚固的强连接。其次,汽车在按照120公里时速运作时,因路面不平,乘客要求舒适型,因此需要底盘具备减震等功能,这就要求底盘与车身之间是个软连接。主要承受这一硬一软两个需求的是底盘上各个部件之间的连接点,这些连接点被称作底盘硬点。第三方面的需求是汽车要保证8年15万公里的耐久性。如果硬点分布不均使得某些硬点受力不均衡,在长期耐久之下会导致金属疲劳断裂,从而引发安全事故。汽车底盘的这些独特属性,使得新能源汽车的制造依然有很高的技术门槛。很多互联网造车势力反复强调的“我们十分敬畏传统”,其根本的原因正在于此。

  如果没有独立的底盘正向开发能力,依赖于供应商或者直接拿燃油车的底盘来改制,要么会导致成本的增加,要么会因无法搭载合理的电池容量,从而导致续航里程不足或整车成本的偏高,这些都是新能源汽车底盘开发的致命痛点。

  在传统内燃机时代,国内主要靠逆向国外成熟车型的底盘来解决问题。但是到了新能源汽车时代,国外除特斯拉之外,没有可以逆向参考的样本。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很多平台使出了“油改电”的招数,把传统燃油车底盘改造成纯电动汽车底盘。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更快的向市场推出一款所谓的新能源产品,但其弊端更加明显。

  油改电,简而言之,就是把燃油车的发动机、变速箱、油箱等零部件拆除,在原来安装发动机、变速箱、油箱的位置装载电机和电池,这会使得电机和电池的安装受到很多的限制,并且底盘的稳定性、操控性都会受到比较严重的影响。

  首先,底盘承重配重比的变化导致原有燃油车底盘硬点及零部件存在强度和疲劳耐久性的风险。另外,“油改电”的底盘电池包布置空间不足,导致所能装的电池容量不够,一般达不到续航500KM以上。不少油改电的车型,其续航里程大多在300-400公里之间,远远不能满足人们对续航里程的正常要求。其三,“油改电”底盘性能整车操稳、平顺性能、NVH存在严重缺陷。第四,“油改电”车型底盘承载电池重量和空间都有限。

  而对于掌握底盘正向开发能力的博郡汽车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反而是这家企业的重要优势。

  事实上,不仅底盘,博郡汽车还自主掌握了对新能源汽车来说十分关键的“三电”技术。博郡汽车的电池从电芯到封装,全部都是自有技术。据了解,博郡汽车的电池研发团队已达四五十人,仅电池管理一项,就拥有30多项专利。目前博郡汽车已在江苏淮安建立了电池生产线。

  黄希鸣在聊到自己的创始人团队时,曾这么表态:“(博郡汽车)核心团队里有很多都是和我一样的赴美求学经历,他们跟着我从美国回来,不是为了钱,不是为了利,就是觉得这个阶段、这个时间点,我们能用所学为产业、为国家做点事。”

  作为创始人,黄希鸣本科就读于华中科技大学,后赴美求学并取得美国弗吉尼亚理工大学航空航天专业博士学位。毕业后,黄希鸣就职于福特、通用等大型汽车公司十余年,主要负责整车性能开发。博郡汽车副总裁、骏盛电池总裁的张志伟博士,专注锂电池研发20多年,在担任美国SKC Powertech副总裁期间帮助公司首次在北美量产聚合物锂离子电池;任职博郡汽车研究院动力系统副院长的梁伟博士,则是国家“千人计划”的特聘专家,拥有60余项美国发明专利;任职博郡汽车研究院整车性能副院长的国家“千人计划”特聘专家包益民博士,曾任职于福特美国总部负责整车性能,担任过一汽轿车技术总监,拥有丰富的国内外整车研发经验。这些人才和技术的聚集,奠定了今天博郡汽车的起点,使博郡成为可以和国际品牌相竞争的民族品牌企业。

  据透露,三元锂电池方面,目前市场最主流的811正极材料产品,博郡已经做出样品。未来,博郡汽车的电池能量密度有望在2020年达到300-350Wh/kg,电池包达到180-220Wh/kg,再结合正向研发的纯电驱动底盘平台,使得车辆在拥有600公里以上续驶里程的同时,还能兼顾成本的平衡,使消费者能够负担得起,在这种状态之下,新能源汽车相对于传统燃油车的优势届时才会真正凸显出来。

  在黄希鸣看来,一款车的开发和验证要经过3-4年的时间,即便拥有美国先进车辆技术有限公司(AVT)和上海思致汽车工程技术有限公司10年的技术经验,拥有底盘开发、三电系统等多个方面的技术优势,以及在流程规范、质量体系领域既有的经验,博郡汽车依然是一个初创团队,如何倾尽全力打造好第一款车,是博郡汽车目前工作的重中之重。

from clipboard

  博郡汽车的这些创新性技术特征,以及核心团队的高技术水准,加上不以融资、讲故事为目的,追求踏踏实实造车的心态,与金主爸爸中化集团本身的国企属性及自我改革历程,可谓相得益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