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平做天使投资的梦想竟然是这个!杨向阳竟然说生命科学、人工智能不会成为下一个浪潮!

2017-11-21 19:23· 投资界  Isabel 
   
我没有说错,当每一个人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最好、最牛逼的时候,这个国家、民族就牛逼了。所以当我说我们每一天要找到最好的创业者,帮助创业者们实现他们的梦想,这个时候就是国家富强、国家才能真正成为世界一流的时刻。

  11月21日,由中国青年天使会、中国青年天使会华东分会主办的2017中国天使投资人峰会暨第四届黄浦江论坛在上海举行。

  会上,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主席、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与中国青年天使会荣誉会长、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进行了一场超级对话。

  以下是对话实录,由投资界(微信ID: pedaily2012)编辑整理(有删减):

徐小平做天使投资的梦想竟然是这个!杨向阳竟然说生命科学、人工智能不会成为下一个浪潮!

  徐小平:我和大阳五六年前在3W咖啡厅第一次见面,3W咖啡是三四个想法里的一个想法,一开始只有三四个人,但是他们坚持下来了。最近我还有一个特别迷人的退出,是拉勾网。大阳跟我说,小平,拉勾需要钱,我交了五六个朋友,能不能给他一笔钱。我当时就带着“风潇潇兮易水寒,现金一去兮不复还”的心情。我心想好吧,我爱大阳,就投了。不叫投吧,你懂的,就是支持。没想到几年以后,分了很多钱。大阳你怎么看这个事?你当时有没有觉得?

  杨向阳:这个事其实是这样的,他们当时要做这件事,其实我也不知道这件事谱不靠谱,投的钱也不多。我跟丹丹说这些钱我全部投没关系,如果输了我也没事。但我就在想一个问题,如果这件事赢了的话怎么办?所以我就跟单单说,你真的不能陷我于不义,你必须问问几个老大。有一天晚上12点多丹丹给我发微信,我第二天早上一看,丹丹说昨天晚上跟小平老师聊到12点钟,最后小平老师问他,是你忽悠了大阳,还是大阳愿意投的。小平说大阳愿意投。

  徐小平:在此之前还有一件事,我讲这个事想说明一件事情,跟所有的创业者、投资者们分享。3W咖啡到深圳开新办公室时,在大阳自己那个浩瀚、漂亮、层次曲折丰富的楼里面,大阳几乎是白送了一年百万级的空间给他用。坦率说我当时跟大阳还不是那么熟,我就不太懂大阳是为什么?而且丹丹还是个男生、土鳖,我挺感动,你图什么?

  杨向阳:今天有这么多热衷于做天使投资、已经在做天使投资,还有想做天使投资的人。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第一你功成了,然后名也就了,为什么还要选择这么一个艰难的行业?天使投资真的是九死一生,想赚钱其实挺难的。另外还很奔波,你是为了什么?

  徐小平:其实就是很快乐,很开心,跟大家聊天,谈他们的想法,谈他们的未来,这个过程我是由衷的感到快乐。坦率说遇到愚蠢的人也很压抑,但我会强颜欢笑,跟他们说“你挺棒的,保持联系”。但是永远不再联系了。

  杨向阳:我特别想问一下,你刚刚讲了快乐,你心里还有什么?你现在要去做天使投资,要去帮很多年轻人,要去做很多很多这样的事,要去推很多很多事,到底为什么?

  徐小平:这个问题没想过,开心就好。我分享一个在昨天的LP大会上,来了50多个人。我们对LP、对投资人来说,我们要为他们创造钱、为他们赚钱,同时也要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做贡献。

  我没有说错,当每一个人把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到最好、最牛逼的时候,这个国家、民族就牛逼了。所以当我说我们每一天要找到最好的创业者,帮助创业者们实现他们的梦想,这个时候就是国家富强、国家才能真正成为世界一流的时刻。

  其实我背后是有理论的。当年新东方的学生去哈佛读书,读完书以后就回来搞杂志,为什么?因为他在哈佛读了一门课叫国家竞争力,国家竞争力来自于企业竞争力,企业竞争力来自于什么呢?大阳,来自于你我,来自于在座的天使投资人,这些早期创业者的那种竞争力。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每天开心地和创业者们聊天,我是为了伟大的中华民族复兴,我只不过不说而已。

  杨向阳:其实今天我们的对话,这个主题就是“为什么”,在为什么的过程中,我们跟大家走一个心路历程。我跟小平第一次见面时,就在街边一个小店,吃饭聊天。

  当时大家一开始互相的试探着、讲着,最后大家都是比较真情的表述。因为一看大家都是不吃亏的人,都是会在自己的思想表达方面比较自我、比较坚持的人。

  但是我慢慢开始钦佩他。就比如说现在。我每天在做天使投资的时候,虽然我没有小平这个意识,但是在潜意识里,我觉得帮助这个人,他可能会做出一件了不起的事。

  正是这样的一代年轻人投入到创投大潮,我们才有今天创新创业的奇观。中国今天才变成了黄金的创业国度。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一起互相调侃、互相激励,老是问为什么,其实心里面有一团火。心里面有一个比较宏大的一个想法,其实就想这个国家,这个社会,真的能够发展的好,真的能够强盛,未来的年轻人可以做他们想做的事,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

  徐小平:刚才讲是过去,咱们讲讲未来,你觉得你的未来在哪里?

  杨向阳:我觉得其实你的未来就是你的今天,你的今天就是你的未来。所以说心里要有一个目标,但什么叫目标?马上就能达到的东西很难成为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应该是你穷尽一生都坚定追求的东西。

  徐小平:但是我们看不到,是什么未来?描述一下。

  杨向阳:第一,因为我是一个比较根深蒂固,又比较自我,但又是非自我的人。所谓的自我就是坚持自己的思考,坚持我自己的思想,坚持我自己的很多做法。同时我又把自己放在一个环境中,放在一个社会中、一个时代中。首先从大的方面来讲,我希望未来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未来我的国家叫“中国”的国家,能够真正在世界上受人尊重。

  我的未来可能比很多人更务实一点,大概五年前我就已确立下来。大概六年前我得了癌症,当时我不放疗、不化疗,我肯定能活五年。从那个时候我就给自己定一个目标,我以后只定五年计划。

  从生活中来讲,我希望我的家人健康、平安,老人能够长寿,小孩能够健康成长。从事业上来讲,我想做一个中国创造系列。所谓中国创造系列,就是从底层的技术,到运营、到未来的市场都以中国人为主导,能够走到全球、走到世界去。

  现在第二个五年又开始了,我希望再过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时候,我回过头来看,我在五六年前定下的一个计划,投资、帮助、推动一批中国创造的事情,能够真正实现。

  小平有一些比较宏观的构架,比如说推动天使投资在中国的发展,这是他一直组织我们一帮人在推的一个事,这件事到今天我们看到了成果,但是我们也并没有觉得这是一种成绩。这就是小平给我们灌输的理念:就是要推一些事,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在推一件事。

  徐小平:我想到一个话题,大家可能感兴趣,中国创业从模式创新到黑科技创新,实际上我不知道你有没有觉得在过去三二年之间有这么一个转折。

  杨向阳:有。中国跟整个欧美,在技术上的差距要分两个范畴,一个是工程、一个是科学,也就是技术和产品。在科学上依然差距很大,但是在工程和技术方面这种差距在逐渐缩小,并且可能会已经形成一些优势,并在逐步的扩大化。

  比如现在在硅谷如果想做一些跟硬件相关的东西,或者做一些跟材料、设备相关的东西,已经很痛苦。比如说在美国,我是一个公司,如果是做软件的,比如说PE给到我50倍,如果你牵涉到硬件,立即给到你30倍、20倍,慢慢地,资本市场对企业的估值,导致了这方面研究越来越缩,没有人才。

  所以这些人才大部分都慢慢回到中国来。这一类在工程技术方面,比如大家谈的比较热闹的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的科学依然跟国外的差距很大。但是在应用层面,其实不外乎几件事,一个是计算的能力,一个是数据,一个是算法。算法在这十几年太新鲜的算法没有,底层的算法开源,在应用层面因为中国拥有数据、场景,一大批人去做,所以这一块也会起来。材料学我们还弱一点,但是材料学现在逐步跟上来。

  徐小平:所以你的意思,黑科技、高科技在中国创业是一个趋势。

  杨向阳:一定的。

  徐小平:但是有一个问题,去年夏天我去深圳参观了华大基因、雅昌、万科,这是世界级的公司,但是里面的核心技术都是国外的。

  杨向阳:他没有技术,这不能叫黑科技,华大基因就是做测序。

  徐小平:测序仪全是买进口的,200多万美元一个,华大的印刷机,雅昌的印刷技术是全世界第一的。但是机器都是美国的。

  杨向阳:这个是很现实。因为我们做天使投资,不可避免会碰到一些新的技术,新的方向,我其实是一个学数学的,不懂这些知识,但是我做了这么多年以后,积累了一些事情。比如说华大基因做的是测序,测序一定要用测序仪,测序仪是美国人的发明。

  徐小平:我只想知道中国能不能造出自己的测序仪?

  杨向阳:一定会,因为我已经看到几个团队在造第三代、甚至第四代的测序仪。

  徐小平:再深一步的问题,中国在高端制造领域什么时候能和德国、美国一样?

  杨向阳:黑科技会一个个攻克掉,只要创新创业的态势一直保持着,当有一批人愿意熬三年、五年干一件苦事的时候,中国黑科技走到前面一定是OK的。

  提问:今天大家都在谈区块链,核心是解决信用问题。现在很多区块链项目跑不出来的原因是因为周期太长,有可能很多投资人、天使投资人想去投,但是由于周期长。所以说我的问题是,关于投资区块链,或者说投资未来人的信用,让人与人交往更简单,人性更简单一点,这样一个投资逻辑,您怎么看?

  徐小平:这个问题特别好,就是信用。因为一个社会如果只有法制没有信用,这个社会一定是纷乱的;但是只有信用没有法制也不行,这是市场经济的两个轮子。我自己认为随着创投风潮的兴起,其实在座的不止是我们,绝大部分有钱人现在都把钱拿出来。

  在电商领域,马云讲过每一笔交易都是一个信用,所以信用问题在中国是发展中的。区块链能够把这个问题推向更深度。

  杨向阳:我觉得用技术去解决信用问题当然很好,但是我们作为老派人物,我们对信用的理解更多的还是一种人性,要对自己的信任,要对对方的信任。所以这个东西跟投资的时间长短没有必然的关系。

  不能说因为时间很长大家就不投,也不因为时间很短大家就投了,这是对投资、对天使投资或者说早期投资的一个误解。不投你,可能是因为你没有说清楚,你没有表现出来你行,没有证明这个东西是有前途的,如此而已。

  提问:谢谢二位老师。生命科学未来可能是人工智能之后下一个热点,但是这里面存在一个问题,怎么样把实验室的成果更好的转化到市场,这中间存在一个差距,存在一个线索需要去引导,您觉得这一块怎么看?

  杨向阳:你很年轻,生命科学其实比人工智能更早火,都已经火过好几次了。现在大家提问题也好,思考的问题也好,都有一个共同的现象,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其实都非常非常的效果化,我不好意思用功利化,总是代表要看到一种结果,而这种结果又是一种商业的结果、投资的结果,这样来看一个问题的时候,就容易把这个问题简单化,把这个问题特别的商业化。

  我们今天人类的寿命能够延长,能够战胜很多疾病,大批大批的生物学家、医学家做出了很多的贡献。所以生命科学很多很多的成果在每天每年每个月都有新的技术在转化,只不过你们大家可能听的更多的是这个细胞、那个免疫,这些神话,这些东西就是我们的传媒和这个社会,把很多科学的东西戏剧化、神话,才有这种误解。

  我有一种希望,未来我们的年轻人、未来的创业也好、还有投资人,不再去问这件事情怎么弄。

  我觉得浪潮,尤其在商业上、产业上,人类几十年才会来一次,而上次真正能称之为浪潮的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生命科学不可能成为一个浪潮,它是持续不断的很长久的一件事,是case by case的一件事,不会像移动互联网一样。

  一定要注意,不要轻易谈浪潮,事情都是实实在在,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尤其是人工智能。一定是这样。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4月19日
      敬之网络
      敬之网络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9日
      珂信健康
      珂信健康
      D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4月19日
      运动街
      运动街
      天使 5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4月18日
      安徽泰科
      安徽泰科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