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媒改创大军再添一员大将!这群人转型后,结果又是估值过亿、又是成功上市!

2017-10-25 16:00 · 投资界  Alien   
   
媒体本身就是一个广泛的网络和渠道,因而媒体人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新事物,思维也随之更加开阔,这是很多媒体创业者吸引投资人的关键所在。

  当人们正在翘首期待《舌尖上的中国3》的时候,总导演陈晓卿却被爆出正式离职。28年的电视人告别了央视,开始了新的旅程。

  陈晓卿不是第一个转行创业的媒体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前有罗振宇吴晓波、马东,后有张泉灵、唐岩,还有仅用2年时间便从小记者变身百亿估值公司老板的胡玮炜等等。“逃离”媒体圈闯入创业风口,这股风潮已经愈演愈烈。

  无论是内容创业,还是跨界转型,当曾经飘扬的新闻理想在充满商业气息的创业大潮中日益稀薄,取而代之的,是创业、融资、产业链布局、商业模式……成为越来越多媒体人的常用词汇。

  与此同时,一个个初创企业、明星企业、独角兽企业、上市公司……也在这批弃媒改创的媒体人手中诞生。

  陈晓卿、吴晓波、罗振宇、马东……媒体人为何纷纷转行创业?

  一直以来,陈晓卿都致力于把“人”和“物”的故事通过镜头语言传达给观众,也不只一次的因为优秀的作品而斩获业内多个大奖,但是直到《舌尖上的中国》大火之后,这个在业界默默耕耘的资深媒体人才开始进入大众视野。

  据2016年的相关数据显示:近两年来,网络浏览量过亿的中国纪录片超过9部,其中《舌尖上的中国2》以4.39亿的累计观看量位居网络浏览量之首。

  陈晓卿瞬间“红了”,多家大型网站开始与他接触洽谈,希望其加盟,但都被他婉拒了,这也被外界认为是陈晓卿离职的开始。关于离职理由,仅有“个人原因”四字,再无其他。

  然而,近几年媒体人转行创业早已蔚然成风,或许我们可以从他人的回答中找到一些共同点。

  在这支媒体创业大军里,也分成了两大队伍,我们暂且称之为“内容创业队”和“非内容创业队”。内容创业队主要是基于传统媒体日渐式微,新媒体日渐壮大,所以选择从原有的传播模式中跳脱出来,但是创业项目依然没有离开内容传播,他们或是以内容传播为核心,开始涉足更多的平台;或是主推垂直内容,只做某一领域的专家。

  内容创业队的代表人物有:前央视财经频道制片人,现“罗辑思维”创始人罗振宇;前新华社记者,现“吴晓波频道”创始人吴晓波;前央视主持人、现米未传媒创始人马东……

  马东曾用6个字形容做内容的人“不牛逼,无凝思”,他进一步解释说:“我们对其他东西关注更少,对内容关注的更多,我们愿意为了内容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和生命,因为那是我们的价值取向,我们是一些内容的原始人,我希望原始的好奇心一直保持下去。”

  非内容创业队大多彻底离开了媒体行业,触角延伸到了电商、金融、地产、汽车、家政、食品、服装等各个行业,代表人物有:原《中国新闻周刊》主编,现服装品牌孵化器“名堂”创始人蔡崇达;原央视主持人,现紫牛基金合伙人张泉灵;前网易网站部总编辑,现陌陌创始人唐岩;前央视记者,现家政服务公司“阿姨来了”创始人周袁红……

  以及,当下火热的共享经济先驱者、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也拥有10年的汽车科技媒体经历。他们普遍认为“懂营销,懂人性,懂互联网文化”是媒体从业者的优势,至于“跨界”往往是机遇使然,当初胡玮炜选择创建摩拜,也是在采访中听到了投资人的idea,但是没有创业者愿意去实践,于是她去做了,两年,就做出来一个独角兽。

  媒体人创业硕果累累:明星企业、独角兽、上市公司……

  关于媒体人转行创业这件事,原《南方周末》记者方可成这样评价“并不是理想本身产生了动摇,而是实现理想的方式和手段正在变化。”现如今,这些已经转行的媒体人,新的理想实现的如何了呢?

  李学凌在创建欢聚时代之前,也曾在《中国青年报》、网易等媒体任职,有着丰富的媒体经验,他一直认为:“媒体人见多识广,能听到各方面不同的声音,而且有比较宽广的视野,学习能力也很强。这些都是媒体人创业的优势。”

  于是,2005年,李学凌开启了他的转型创业之路。欢聚时代是一个互联网语音平台提供商,于2012年11月在纳斯达克上市,当前市值已经超过50亿美元。

  和李学凌一样,唐岩身上也有网易基因,甚至在网易供职时间比李学凌还久。2011年,唐岩离职创办了陌陌,并于2014年10月,被《财富》杂志评选为“全球40位40岁以下的商界精英”之一,而且是当年唯一的中国上榜者。

  虽然陌陌自诞生以来就一直毁誉参半,但是发展势头之猛也让人不容小觑,2014年12月,陌陌正式登陆纳斯达克上市,一度被媒体称为“中国第四大社交APP崛起”,尽管一路历经几多曲折坎坷,但是陌陌当前市值仍然超过60亿美元。

  马东的米未传媒、胡玮炜的摩拜单车都已经做到了独角兽的估值,张泉灵更是化身投资人,为无数创业者点燃梦想……媒体人华丽转身的例子不胜枚举,但是每个故事里,也都有被遗忘角落里的落寞者,他们的梦想越走越远,直到彻底了忘记了为什么出发,也彻底丢失了自己。

  李学凌曾警示那些想要转型的媒体人和已经开始创业的媒体人:“媒体人创业需要特别注意两个方面,一是要从需求出发,不能从概念出发;二是要从产品运营的细节里看问题,要做到脚踏实地,这点对小公司尤其重要。”

  投资人眼中的媒体人创业,背景有多重要?

  总体来看,大多媒体人的转行都是成功的,并且颇受资本市场的青睐,尤其是那些离职后选择内容创业的媒体人,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可谓是如鱼得水。

  2016年2月,米未传媒宣布获得A轮融资,投资方为基石资本。关于投资缘由,基石资本合伙人林凌解释道:“米未传媒属于网络视频头部内容制作方,符合目前‘视频内容网络化、内容为王、网生内容精品化’等大趋势,也契合基石资本在文化娱乐产业的投资发展规划。”

  头头是道投资基金曾参与投资了吴晓波频道在2017年1月的A轮融资,关于内容创业,基金董事崔璀认为:“在相对垂直领域有专业能力,有优质的内容创作能力,团队能力突出且互补,对商业化和规模化有设想和预期,这样的自媒体才具有投资价值。”

  樱桃来了的创始人肖竞是湖南广电元老级员工,弃媒改创之后于2017年6月便获得了左驭的数百万元天使轮融资。左驭执行董事韩泽说:“这是我们近半年以来,投资决策最快、打钱最快的一个项目。肖竞做的内容有穿透力,孩子和妈妈一起出镜完成创作,传递出来的情感价值独具感染力,所以她们的作品是有灵魂的。”

  在投资界记者专访青松基金创始合伙人刘晓松的时候,他曾提到,在青松基金有一个投资规则叫“记者律”——记者由于自身的工作特性,懂得问问题,懂得倾听,对用户的洞察力很高。因此青松在做投资决策时会对记者出身的创始人“加十分”。

  ……

  在内容创业之外,胡玮炜无疑是近期跨界转型最为成功的媒体人,不足两年完成9轮融资,腾讯、华平投资、创新工场高瓴资本熊猫资本、愉悦资本、红杉资本中国、启明创投富士康、携程等纷纷入局,腾讯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公开表示:“腾讯将继续开放包括微信在内的核心资源,为摩拜单车持续提供成长动能,助力摩拜单车的创新和业务扩张。”

  结语

  媒体本身就是一个广泛的网络和渠道,因而媒体人有更多的机会去接触新事物,思维也随之更加开阔,这是很多媒体创业者吸引投资人的关键所在。但是,正由于媒体的资源多、关系多、变现渠道多,导致在项目定位时,媒体人很容易因为注意力广泛而分散了。此外,媒体资源与运营能力是两个概念,一个资深媒体人并不等同于一个专业的管理者。

  投资界记者整理发现,在内容创业领域,投资人在决定投资时会考虑一下创业者的媒体经历所带来的“文字功底有保障、对内容的理解全面且深入、懂传播技巧、有一定人脉积累……”等优势,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条件;在媒体人跨界创业的行业,投资人更为关注的则是这个项目本身的模式、潜力和愿景,以及这个团队的发展和运营能力,媒体人背景并不具备特殊的光环。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