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笔生意比贩毒还赚?!新三板创新药:人少,钱多,速来!

2017-03-29 09:01 · 微信公众号:读懂新三板  潘璇 吴稻城   
   
“过去几年在美国投资,就两个行业赚钱了,一个是生物医药,一个是TMT,美国人愿意投生物制药,因为这个赚钱的概率高。”因为新三板,中国投资者也有机会参与创新药的豪赌盛宴。

  上周,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CFDA)批准一款名叫奥希替尼的新药上市, 这是目前世界上治疗肺癌最有效的药物。

  在美国,奥希替尼每月治疗费用1.25万美元。2015年获得美国FDA上市许可,在2016年,奥希替尼全球销售额4.23亿美元,预计全球峰值年销售额可能到45亿美金。

  你可能从来没听过奥希替尼所有者阿斯利康公司的名字。可以理解,虽然阿斯利康公司2016年销售额230亿美元,市值800亿美元,但它甚至无法进入全球制药巨头前十榜单,在它前面还有强生、辉瑞、罗氏等更加大名鼎鼎的名字。

  这就是创新药,一个比贩毒还要暴利的行业,不考虑研发投入,药物的生产成本几乎为零。一款成功的新药,就是一台印钞机,美元、英镑、欧元、人民币都印。数据统计显示,美国100年来1000倍的大牛股里面,有65%是医药股。

  暴利的背后,是极高的风险和对于投资者极高的专业要求,君可曾记得重庆啤酒乙肝疫苗失败后连续9个跌停板?一旦买错,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中国目前已经是全球第三大医药消费市场,很快就能超过日本,仅次于美国。好消息是,因为新三板,中国投资者也有机会参与创新药的豪赌盛宴。

  中国的创新药企业开始从私募市场登陆国内资本市场,东方略、君实生物、仁会生物、天阶生物、诺思兰德等创新药公司已经挂牌新三板,成为投资者可触及的投资标的。


  新三板将成为中国创新药的摇篮

  “过去几年在美国投资,就两个行业赚钱了,一个是生物医药,一个是TMT,美国人愿意投生物制药,因为这个赚钱的概率高。”新鼎资本创始人啃哥张驰介绍。

  创新药为病人提供更好的治疗药物,也卡住病人的脖子从他们口袋里攫取巨额利润。医药企业凭借专利垄断获取巨额利润一直饱受诟病,但这改变不了一个事实,这是一门绝对的好生意。

  在中国国内资本市场,创新药企业将被新三板垄断。在本次《证券法》修改中,注册制已经被搁浅。在未来多年,新三板将成为创新药企业唯一可选的国内资本市场,暴利和累累白骨都将在新三板产生。

  由于盈利等方面的严格限制,中国的创新药企业只能像互联网公司一样,在公司创立的时候便搭建红筹架构,去美国上市。最典型的,$和记中国医疗科技(HCM)$(23亿美元)和$百济神州(BGNE)$(14亿美元)都在纳斯达克上市,这两家都是中国本土创新药行业最具有代表性的公司。

  “在美国上市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只要在研品种有阶段性进展,往往能在资本市场得到认可;但国内的资本市场看重业绩,没有产品上市的研发型小公司很难在国内资本市场受追捧,到纳斯达克上市可能是更适合国内真正创新的小型生物技术公司的选择。”

  更加准确的说,投资者是认可的,是《证券法》不认可。挂牌新三板的企业,募资情况都不差。比如天阶生物正在研发治疗急性心肌梗死的生物制品溶栓药叫“宜真通”,目前正在进行 “宜真通”上市许可的申报,这家公司在挂牌前6年股东一共投入6100万元,挂牌后最大一轮融资就到达6200万元。

  实际上,中国已经存在一批创新药公司,它们大部分还在私募市场,没有挂牌新三板。原因两个方面,一部分企业是看不清楚新三板的未来,不愿意挂牌新三板。还有一部分企业本身搭建了红筹架构,原本打算去纳斯达克上市,现在想回新三板还得拆除架构。好消息是,还有更多的创新药企业,正在挂牌新三板。

  正在排队挂牌的泽生科技,最核心的产品是“重组人纽兰格林”,公司称该药物能直接作用于心肌细胞,修复心肌细胞结构,显著降低轻中度心衰患者年死亡率,用药后死亡率下降超过50%,该药正在中国和美国同时进行三期临床实验,东方证券,东北证券,西南证券等券商全部参与其中,预计挂牌后会直接做市。

  正在排队的复宏汉霖,第一大股东为复星医药,做单克隆抗体药物的研发及产业化,公司称第一款新药可能在2018年上市,用于CD20 阳性弥漫大B 细胞非霍奇金淋巴瘤患者及中重度类风湿性关节炎患,挂牌前的估值在5亿美元左右。


  有发达的资本市场,才有发达的创新药行业

  为什么中国没有发达的创新药行业,为什么全世界只有美国能产生创新药公司?东方略(430187.OC)董事长仇思念和新鼎资本创始人啃哥张驰都认为,发达的资本市场是关键。

  “我们中国人吃的药都是15到20年前美国人吃的,核心原因就是我们缺少一个让这些医药研发公司上市的资本市场。没有合适的资本市场就没有人愿意投这类医药公司,导致企业缺钱,最后这类企业全都去了纳斯达克”。

  张驰告诉读懂君,“纳斯达克1971年就允许亏损企业挂牌了,这种没收入、没利润的企业,需要借助资本市场。一个药品研发周期为10年,投资在10亿以上,没有一个资本市场让它上市的话,股份没法流通,股份不流通导致这个产业没法投资。这就是为什么80%的新药诞生在美国,而中国95%都是仿制药,没有新药的原因。“

  仇思念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最关键的是,这些研发公司在很早期的阶段就可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一上市投资人就能获得回报,就能退出。美国的资本市场贯穿了整个医药研发过程,每个阶段都有每个阶段的投资人。只要项目在进展,投资人都可以溢价退出,而中国没有这个机制。”

  诚如上述所言,目前在纳斯达克和纽交所上市的176家医药类公司中,有126家处于亏损阶段,这些公司正在研发的新药有几百款。

  一款新药的研发时间太长,投入太大,风险太高。只有通过资本市场的手段把新药研发过程的风险和收益切成不同的阶段,才能吸引到投资者参与其中。正是依靠这个机制,过去几十年中,大多数重要的新药都从美国诞生。只要美国高度发达的资本市场继续保持活力,美国作为世界创新药中心的地位便能继续保持。


  生物制药,创新药发展的大趋势

  目前新三板上知名的创新药公司包括君实生物、仁会生物、东方略、天阶生物、诺思兰德等。这些公司全部是生物制药创新公司,实际上,生物药已经成为全球创新药的大趋势,本文上述提到的新药绝大多数都是生物药。

  东方略董事长仇思念认为,“生物制药其实是目前医药研发的大趋势。化学药有创新,但主要集中在国外,中国已经有了几十年的差距,再要追赶的话,承受的压力很大。相对而言,生物药的发展趋势远远超过化学药。不止中国,西方发达国家甚至全球都在集中精力发展生物药。”

  首先,生物药的疗效远超化学药,生物药能完成化学药攻克不了的难题。以肿瘤为例,化学药在肿瘤治疗方面只能控制住病情,而且很多情况下还无法控制病情。

  其次,生物药的副作用比化学药更低,用药的成本也会减低不少。化学药的副产物多,生物药品本身就是体内活性物质,所以副作用会更低。“

  目前新鼎投资的创新药也都是生物药,啃哥张驰认为,“化学药的作用就是起到缓释的作用,它没有直接作用于细胞的,生物制药更着重作用于细胞,甚至叫靶向性药物,直接作用于某几个特殊基因靶点来治疗疾病。简单的说,在治疗肿瘤的时候,生物制药只杀癌细胞,不会伤害正常细胞。”目前国外已经上市的肿瘤药物有多80多个,在中国市场上能够销售的只有20多个。


  烧钱的新药研发:三期临床占费用一半以上,买病人最花钱

  生物制药开发过程包括几个阶段:基础研究、靶标发现、药物设计、临床前动物实验、一期临床、二期临床、三期临床、FDA审批和上市。从基础研究到上市需要耗时15年时间,其中基础研究和临床前动物实验阶段需耗时6.5年左右,临床实验需要7年左右,FDA审批需要1.5年的左右。

  (泽生科技的重组人纽兰格林临床试验概览) 

  国内的生物制药情况和国外有较大的不同,因为中国目前真正意义上的一类新药非常少,基本都是仿制药。如新三板上君实生物、天阶生物、仁会生物的创新药在国内算原创药,但并不算全球的首创药,因为国外已经有相同的药。这些药最终能拿到上市许可的概率在80%以上。

  因此和国外新药研发相比,国内药品研发中的靶点确定、靶点有效性验证、先导化合物优先等研究工作时间大为缩短,可以减少大量研发经费投入和节约研发时间。但即便如此,生物制药的研发周期仍显著长于其它行业。

  新药的研发成本很高,但最主要集中在三期临床阶段,这个阶段的费用至少要占到新药研发费用的一半以上。一旦三期临床通过,基本上都能拿到上市许可。

  新药开发成本如此高昂,钱都花在哪里了?“买病人”,啃哥告诉读懂君。

  “我们刚刚投了一个创新药,正在中美同时做临床三期。在美国要做500例病人,美国一个病人的成本是七万美金,500例病人3500万美金,将近3亿人民币,没有3亿的资金就完不成这个500例病人的实验,也就没办法上市。这个药在中国也做临床三期,中国要做1600例,但国内每个病人成本只有2万元,研发一款新药一个亿都用不了。“

  当然,也有走捷径的例子。东方略刚刚融资3.7亿元,用1亿元购买了美国一款临床三期的宫颈癌疫苗在中国区(包含港澳台)的独家专利授权,用2.35亿元投资了这个研制宫颈癌疫苗的公司。

  “拿到大中华地区的专利权只是第一步,东方略还要在中国进行临床一、二、三期的实验,帮助这个药早日在国内上市。宫颈癌疫苗只是第一款药,未来还有更多。”仇思念仍然坚持认为,东方略是一家医药公司,而不是一家投资公司。

  国外主流的药企一般采用研发与生产分离的模式。研发公司研发出新药后,就把药品的专利权卖出去了,接又去研发新的药品,这是行业的规律。张弛告诉读懂君,“我们投资了一个公司,新药出来之后它把专利权卖给了美国赛生制药。生产和渠道都不管了。在未来20年内,这款新药在中国的收入的20%,都要分给医药研发公司。”

  药明康德、合全药业这样的公司就是做这样的事情,新药研发过程中要小批量生产样件,很多研发公司没有生产厂房,就交给药明康德、合全药业来做。结果药明康德成了全球最大的医药研发外包服务公司,它做的事情就是帮助医药研发公司做生产。

  东方略在生产和渠道上也采用了外包模式,在买回一个临床三期的新药大中华区的专利权后,东方略完成国内的临床研究,临床实验,拿到上市许可批文。生产和渠道都会外包出去。“这个商业模式在以前是不合法的,但2015年出了一个文件,允许这么做了,实际上国外早就这么做了。”


  创新药估值,比互联网企业估值还要难

  赌石界有句话“神仙难断寸玉”形容创新药投资再确切不过。一刀剖开里边色好水足,顿时价值成百上千万,也有可能里边无色无水,瞬间变得一文不值。

  如果把赌石的生意乘以一万倍,这就是创新药投资。几乎每一款重要的新药年销售额以十亿人民币计,甚至以十亿美金计。投资创新药,是所有投资品类中,最专业的。

  要给还在研发阶段的新药估值,是一件极为最困难的问题。创新药公司的现状是,除了一款连上市与否都存疑的新药,啥都没有,一旦新药不成功,前期所有投入全部打水漂。

  困难是客观存在的,但只要是一门生意,总要有一个价格。东方略董事长仇思念建议,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1、了解这个市场的行情。生物医药研究行业的增长可以说是最具有确定性的,在整个行业里,生物医药的公司估值大约是多少,可以进行一个系统的分析。

  2、了解这个市场的需求。治疗某一病症的生物药,它的病人大约有多少,未来的增长空间有多大。虽然不能期待所有病人都用这个新药,但是可以估算大概的市场规模。

  3、与市场上同类药物进行比较。需要了解其他的竞争药品,一个疗效的成本大约是多少,销售价格是多少。

  4、最后就是对时间与成功概率进行测算。完成一个生物新药的研制,大约需要多久,中间也会涉及现金流折旧的问题。倘若还在三期,因为还没有通过,估值时就要打个折扣。

  “创新药投资太难了,太复杂了,不适合个人投资者。能查到的资料都是表象,比如看财务报表,可能研发做得越好的公司,亏得也越多”这是专业人士的意见。

  但是对愿意投资创新药的个人投资者来说,还是有一些规律可循的。

  1、分散投资。个人投资者没有能力,也没有机会对企业做深入调研,所以需要分散投资,分散风险。或者投资已经进展到二期或三期的项目如果技术是全球最领先的,可以去分散投资,押一下宝。

  2、跟踪知名度高的投资机构。看市场上那些专业投医药的基金和机构投了什么,然后就跟着投,这是一个好方法。只要价格没有高出机构太多,还是有机会的。


  新三板5家知名创新药公司

  目前新三板上知名的创新药公司至少有5家,分别是东方略、君实生物、仁会生物、天阶生物、诺思兰德

  读懂君注意到,这些创新药公司在新三板市场上活得其实挺滋润,虽然老股东普遍没有退出,但公司从新三板募集到的资金远远多于其在私募市场募集到的资金。一旦新三板流动性转好,创新药公司很可能成为新三板一大势力。

  下面我们来看下这5家创新药公司。读懂君要再次提醒,不管是已经挂牌的企业、正在挂牌、未挂牌的创新药企业,都充满了巨大风险,每一笔投资都应该特别谨慎。

  君实生物(833330.OC),主要从事生物医药研发,并提供相关的技术开发、技术咨询、技术转让、技术服务。2016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53377.36 元,同比下降94.66%,净利润为负3905万元,亏损同比增长183.09%。主要原因是研发支出在大幅增长。

  君实生物单克隆抗体药物主要用于治疗诸如癌症、自身免疫性疾病等病症。主要研发的药品有两款,一款是“重组人源化抗 PD-1 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简称“PD-1 单抗”),2016年中报显示,该项研发已经进入一期临床阶段,并计划于2020年上市。还有一款“重组人源抗 TNF-α 单克隆抗体注射液”(简称“TNF-α 单抗”),2016年中报显示,该项研发已经进入一期临床研究的前期准备阶段。

  2016年君实生物两次共募集了2.8亿元,2016年3月-5月,以每股3.97元的价格,发行6300万股,共募集2.5亿元。2016年5月-7月,以每股6元的价格,发行510万股,共募集3060万元。

  仁会生物(830931.OC),主要研究“重组人胰高血糖素类多肽-1(7-36) ”(通用名“贝那鲁肽注射液”,商品名“谊生泰”)。2016年公司的净利润为负的2331万元,同比减少121.68%。

  2016年中报显示,贝那鲁肽注射液已进入二期扩产阶段,同时按照美国 FDA 的要求,已完成了贝那鲁肽注射液减肥适应症的非临床研究工作,并已将相关研究报告递交美国 FDA。该药物最明显的治疗作用是在不易发生低血糖风险的情况下,有效降低患者血糖水平,并且明显降低体重指标改善血脂水平。具体可参考《一个“谊生泰” 能撑起仁会生物70亿估值吗?》

  东方略(430187.OC)是2016年切入生物医药领域的,为了改善经营状况,2016年增加了新的经营范围“生物医药领域新药的研发、专利技术的引进与输出、生产和销售”。

  2016年中报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32.3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79.61%;净利润-5,98.5万元,较上年同期大幅下降2851.98%。2016年9月—2017年1月东方略进行第一次发行股票,以每股5元的价格,发行7400万股,募集3.7亿元。此次募资主要用来购买免疫治疗技术医药公司股权收购、购买宫颈癌疫苗中国区独家专利授权、投资宫颈癌疫苗药品公司股权款项。

  天阶生物(430323.OC)主要从事“宜真通”的研发、生产与化学药品生产、销售。2016年中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2589万元,较去年同期增长 5.30%,实现归属挂牌公司净利润为22.8万元,较去年同期下降 52.22%。

  公司自行研制的基因重组蛋白类药物“宜真通”,是最新一代的溶栓药,适用于治疗急性心肌梗塞,目前已完成临床试验患者入组工作。而且“宜真通”的生物类似物替奈普酶(TNK-tPA,Tenecteplase)在欧美、加拿大、日本等国家已经上市 10 余年,没有进口中国。另外用于治疗“缺血性脑卒中”和“肺栓塞”适应症的生物药已启动临床前研究。

  诺思兰德(430047.OC)主要从事生物工程新药研发、技术服务、技术转让。其中“重组人白介素-11”正在开展Ⅲ期临床研究,主要用于实体瘤和白血病放、化疗后血小板减少症的预防和治疗及其它原因引起的血小板减少症的治疗。

  “重组人肝细胞生长因子裸质粒注射液”已完成Ⅱ期临床研究、“重组人胸腺素β 4”获得 CFDA 批准Ⅰ、Ⅱ期临床研究批件,其余项目“重组人凝血因子Ⅷ”处于临床研究待批阶段,“重组人靶向融合蛋白”与“重组人凝血因子Ⅶa”处于临床前研究阶段。主要用于治疗以糖尿病肢体动脉闭塞症、下肢动脉硬化性闭塞症、血栓闭塞性脉管炎。

  2016年诺思兰德已经以每股5元的价格,发行股票400万股,共募集资金2000万元。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