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天使投资人们,你们投的烧钱项目都死了吗?她说,我没投滴滴不后悔

2017-01-14 22:25· 投资界   
   
第二届中国天使“两会双创”年度盛典上,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君紫资本创始人秦君,老鹰基金创始人刘小鹰,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乔顺昌,浙商创投创始人刘冬秋,中大联合创投创始人舒纪铭等“如何看待烧钱模式”的主题进行了精彩讨论。

  2017年1月14日,第二届中国天使“两会双创”年度盛典在京举行。会上,在高端对话环节,追梦者基金创始人朱波,君紫资本创始人秦君,老鹰基金创始人刘小鹰,乐搏资本创始合伙人乔顺昌,浙商创投创始人刘冬秋,中大联合创投创始人舒纪铭等“如何看待烧钱模式”的主题进行了精彩讨论。

著名天使投资人们,你们投的烧钱项目都死了吗?她说,我没投滴滴不后悔

  以下为对话实录(有删减),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朱波:这里有几个新朋友,也有几个老朋友,我们让大家知道,2016年其实是风风火火的1年,上半年享受了资本的热热腾腾的,下半年享受了资本的寒冬,但是每个人对2016年,整个一个商业,整个的投资创投都是冰火两重天,所以我们今天就先来看一下,大会给了一个标题就是烧钱模式,我们把这一轮讲完之后,我们盘点一下2016年的热点,大家先说一下烧钱模式在2016年到底有什么行业烧钱特别多?我们就先请老鹰基金先来说几个,2016你印象之中烧钱最厉害的行业和烧钱最厉害的项目。你就马上说,没有给你准备。

  刘小鹰:很高兴今天在这儿,首先就祝大家身体健康,最重要是什么呢?我是投资者里面身体最好的,但是很多人说鹰总,你投资到底做了什么呢?我倒是做得比较多,但是就是,因为也不是最差的,虽然不是最少也是最少,弟弟打岔是最多的,易到用车也少得很多,行业里出行类是烧钱最多的,但是我想,烧钱肯定是有一个说法的,你烧到什么时候不能够把何必烧死,我活着可以烧,不把自己烧死就OK了,就成功了,就拿到钱做下一轮。

  朱波:那你有没有投过烧钱的公司?

  刘小鹰:去年有。

  朱波:有没有死?

  刘小鹰:没有。

  朱波:快死了吧。

  刘小鹰:我做的美容O2O的。

  朱波:做美容O2O的都死了。

  刘小鹰:我的这个没有死。

  朱波:我们把话筒给秦美女,你印象之中,哪一个行业,哪一个公司的烧钱你印象最深?你投了没有?

  秦君:我目前来讲没有投过烧钱的,其实除了出行和刚刚鹰总讲的,这个O2O,就是这个之外,……我觉得可能还有一个很重要,我觉得就是做互联网金融的电商这异性类型的,但是我看重了,但是我个人没有投。

  朱波:你当时没有投的原因是什么?是你不看好还是你觉得这个行业,你找不到好的项目?

  秦君:A轮我们没有投。

  朱波:那你现在后悔吗?

  秦君:我不后悔,我没有投的原因就是看它的交易的场景非常的单一,我觉得和我当初的判断是没有变的。每个人的判断不一样,对于商业的理解不一样,你可以看得见的就是他在一个场景里面交易完了之后,我不知道是否可以投下一个场景,因为在早期超前的时候,一直在推进,就是它的补贴,其实是越来越大的。

  或者说天使投资进入到可判断的,我觉得还有一个就是说,这个跟你的信任也是非常有着大关系。

  朱波:我觉得就想要了解,从这里面来看,因为这个钱特别多,是不是?那边有阿里系的人,包括滴滴也是从哪里出来的,从你的眼光看到,为什么在杭州这个地方,往往能够跑出一个,就是这些领域特别强的,烧钱的模式?

  刘冬秋:烧钱烧不死是吗?我是两个观点,第一烧钱本身好不好?我觉得具体来看,在很多的行业里面烧钱是很重要的事情,在新鲜的事情是需要新的手段你去获得新的用户具体,你是需要花钱的,作为创业公司你不花钱怎么可能天上掉馅儿饼呢?第二在不同的行业里面差别比较的明显,烧钱本身,我们很快能够把这个做出来。从我们浙商的投资经验来讲,刚才也都说了,很多O2O是重灾区,就是像滴滴的这种,每天都是在说自己的钱花不出去,那么也有很多其他的稍微各种各样的O2O的创业的项目,这两年都拿了很多钱,也死了很多,比比皆是,都有很多他们的情况,我们回过头来看,很多的方面,我觉得做得相对来说还是不错的。我们浙商在2014年起发了2期的O2O的基金,投了30多项目。

  朱波:活了几个?

  刘冬秋:倒下的项目不到10%。

  朱波:很不错。

  刘冬秋:我觉得还有大概20、30%的项目,虽然活着,但是比较的辛苦,但是有一类的项目是比较的健康的,我们投了3类的项目,都能够经得起时光的考验。

  朱波: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些项目你还会投吗?

  刘冬秋:我觉得大部分的项目,回过头来看,我还会投的。

  朱波:你对烧钱的项目还是比较的认可,通过规模经验来扩大市场占有里。

  刘冬秋:如果能够经得起市场的经验,包括它的模式。

  朱波:那我们以后要好好的向你请教,因为我看到很多的投资人pro的死亡率非常高,到了无语的地步,所以我们就讲阿里啊,滴滴这样的工作,浙江的创业者接地气有关系。相对比较的务实一点,我问一下舒总,大家都知道烧钱模式是让投资人又高兴又害怕,高兴的话就是真的能够少出滴滴来,但是又害怕会死,你就展望一下有没有需要烧钱的行业,你觉得你比较看好的,你会去投?

  刘冬秋:对烧钱我是这样看的,比如说在战场上只有一个敌人你用一个激光去扫,那就是烧钱,但是用步枪就不是烧钱,因为打敌人是要花弹药的,但是在不同的阶段是需要烧钱的,刚才讲到天使期是需要烧钱的,而是到了A轮、B轮之后,有了足够的基金之后再去烧,为什么?因为早期的天使是根据这个模式活得更强,让更多的人关注你,然后再去烧,比如说我们刚才所谈的O2O我们所谈的婚宴的平台,刚开始是花了不少钱,之后发现变不了现,到2016年的下半年是资本的寒冬,就主动的转型,转型成婚礼的服务商,做成了每个月目前最大的一个月可以接100场到200场的婚礼服务,就把品牌变成产品的服务了,在往前走,当互联网成为一个工具的时候,又回到产品和服务的竞争,这样你要烧的钱,还不是主要的去烧用户,而是去烧产品的竞争力。

  朱波:那你是否认可有一个创新跑到你的面前说我有一个很好的商业模式,但是要烧很多的钱才会有盈利的模式,你会投吗?

  刘冬秋:我不会投的。

  朱波:所以你现在不会投了。

  刘冬秋:对。

  朱波:所以这也是告诫所有的投资人和创业者。

  秦君:我插一句,我觉得烧不烧钱,其实我个人觉得没有那么的重要,重要的就是,这个商业模式的识别在早期它是不是可以持续的往下走的?

  朱波:但是你早期看不出来吧。

  秦君:第二其实这个里头还是分阶段的,早期是可以的,为什么烧钱的时候说早期是可以的?因为越早期的时候,我的反观点是什么呢?因为在早期的时候,你本身就要去,你判断的东西就是很少的时候,你肯定是要去处理一下,你真的觉得这个好,比如说小鹰总在投的美容的那个,早期是要烧钱的,但是需要养啊,需要用一段的时间等自己的商业路径走好之后,才能够靠规模去不断的强壮自己。

  朱波:但是你去年为什么没有投呢?

  秦君:其实跟我自己对这个商业自身的理解有大的关系。我在识别这个商业,可能是我的能力差,我个人觉得是这样的。

  朱波:你守着清华系怎么会没有好项目呢?

  秦君:有好项目,到今天我有一些项目没有投,我也没有后悔。

  朱波:其实每个投资人都有他自己的,对商业上的一个理解。我们问一下曹总,我就先问一下,他们几个都回答了,你就必须的回答资本在投资界都是往前看的,5年之后手机不存在了,要投机器人了,我想要问一下2017年到底有没有哪一个行业,哪一个类似的项目,在你们认为是一种可以用烧钱烧出来的?

  乔顺昌:首先来讲,企业级服务的这个,肯定是烧出来的,因为在美国二级市场,今天我们看到的那个,(英文)亚马逊也好,都是烧了17年左右,(英文)从创立到2004年上市,2004年到现在增长了40多倍,现在是500、600亿美金的公司。

  朱波:你告诉我新的。

  乔顺昌:这个在垂直领域你看的都应该投。

  朱波:现在都没有细了吧,现在都是阿里云、腾讯云了。

  乔顺昌:我们现在正在做着一个,2015年投的,做美容行业的,美容院,美容行业的产品等等,Saas。

  朱波:但是他们说企业不给钱啊。

  乔顺昌:这个就和视频直播,视频网站一样,我们中国的客户,从现在逐渐的养成支付的习惯,这个就需要烧,关键的是你烧出来效率和价值没有,效率就是看团队的融资能力、执行能力和管理能力和政府的管理能力,价值就是看数据的留存能力等等。

  朱波:对我们今天新行业AR、VR、人工智能等一大堆之中,你认为哪一个能够烧钱能够烧出价值呢?

  乔顺昌:AR、VR、AI。

  朱波:人工智能,你们有没有投新公司?

  乔顺昌:我们都投了几个,但是不在国内。这个和团队的要求有一点高。

  朱波:2016年是否有投过烧钱的公司?

  乔顺昌:我们没有,就是可控的比例的钱可以,但是烧大钱的没有,一点都没有。

  朱波:我们为创业者做一个调查,在座的5位投资人,如果我今天有一个共享经济的模式的项目,现在告诉你这个单车,现在有人做到公交车,就是类似这样的东西,给你讲了一个故事,创始人的背景什么都非常好,但是需要烧钱,你们在座的谁愿意投?举一个手。还是这三位。艺高人胆大。你也不投吗?小鹰。

  刘小鹰:后面是要烧大钱的,但是前面的话,如果这个模式我来看的话,这个团队有信心的话,其实它也投。

  朱波:因为大家都让我们在这里问一下,大家对这个单车共享这个项目,咱们不止具体的哪一个公司,就这个行业,咱们认为认同这个行业烧钱的,咱们举一个手看一下?

  秦君:关于这个共享单车,我是真的,我去年学会骑自行车的,我过去都不会,自行车离我的人生非常的遥远,我压根都不明白我自己会骑车,我今年元旦和圣诞都在深圳,之后在深圳堵车,我之后发现很多小朋友在哪里拿着这个东西在扫,一下子我就听到那个车的声音开了,我就觉得特别的好玩我就开始去体验,我就去骑车去了很多地方,真的非常的方便。

  朱波:你是认可的?

  秦君:我非常的认可。

  朱波:你有没有非常的后悔,当时的pro,当时都在你的眼珠下。

  秦君:我当时碰到这个项目都会投。我们听一下舒总的看法。

  舒纪铭:摩拜也好,我在深圳广东都看过,我看到proA并没有烧钱,2个小时1块钱,成本不到200块钱,2个月都可以收回它的名前,摩拜的单车是1000块钱,所以这两个项目,在竞争的过程中,目前为什么还出了很多不同的共享的单车?因为这个行业是烧钱的,可能真正烧钱的时候是不收费的时候。

  朱波:他们已经融了很多钱。

  舒纪铭:是的。

  朱波:摩拜500亿美金。

  舒纪铭:那是在摩拜单车前期的投入,成本的回收很快。

  朱波:咱们听一下刘总的看法。

  刘冬秋:我就不多说了,由于种种原因没有特别的机会参与到这些项目,这些项目我们本身是在比较开放的态度,比较积极的态度,真的能够创造出一个新模式的市场的话,有比较大的用户的基础,后面也许会有一些新的潜在的模式的衍生,这些东西我们都愿意去尝试。

  朱波:在问一下这几位投资人,有两种模式,一种模式是不烧钱的,商业的模式是非常清晰的,但是发展的空间是非常低的,但是一种模式是烧钱,烧出大的,从你们的角度上来讲,你们更希望是投什么?

  乔顺昌:还是要烧钱投大的。

  朱波:梦想总是要有的。在你们的基金比例中,有多少比例愿意去投这些?

  乔顺昌:我们基本上都是1/5吧,我们会投一些有情怀的。

  刘小鹰:我们烧钱大的话,就要去预测,作为投资人来讲就是去看大的赛道,去看好的赛道,未来能够有多大,就去投它,我们就做养车的项目,我们来看有几个大的起来,有好几个都不去投它,之后发现没有做起来。

  朱波:明白。其实说实在的,我在去年当中,也投了1、2个烧钱的O2O,很艰难的活着,我现在是真的不敢,我们看着不错,就是这个赛道上有很多的选手,我害怕下注错了,下注错了就害怕打水瓢的钱都不够。

  刘小鹰:那么就把这个话题引到下一个了。

  朱波:烧钱的模式不在乎女创业者还是男创业者,和行业的模式有关。这个模式是当下非常火的话题,是不是投女CEO。你的proA里面有几个女性创业者?你老是看着老总。

  刘冬秋:我在数数字,差不多有个5%。

  朱波:5、6、7?

  刘冬秋:大概有6、7个。

  朱波:先后都活着吗?

  刘冬秋:都活着。女生创业,也有年龄大一点的女性,我觉得我们都还好的。

  朱波:问一下舒总,你的机构里面投了多少及公司?

  刘冬秋:一共是2个,一共是投了30个项目,中国的比例大概是5%。一个还活着,一个投的时间不长,还有一个挂掉了。为什么会挂掉呢?之后我分析,其实这个类似投资队伍的人,风险很大,创始人是一个高管,转型去做创业,在这个过程中我就发现,这也是未来会面临的问题,高管去做同行业的事情,会把原来的经验用上,但是跨行业是很难的,女性创业者也是她的失败的原因之一,他的格局比他的勇敢度会缺乏一些,我觉得今后碰到女创业者我会特别的慎重。

  朱波:就是格局是吧?

  刘冬秋:两个同样的项目,一个是男一个是女,我会选择男性。

  朱波:咱们先把4位男士的投资人,先把对女性创业者的。

  朱波:那个挂了吗?

  乔顺昌:这个干着呢,但是有一个失败了,第二期投了一个女性投资人,都还不做,都融到了下一轮,主要就是因为团队之中的CDO都是男性。

  朱波:那是在整个基金当中,女性是多少?

  乔顺昌:比例当中1/10吧。

  朱波:未来碰到女性创业者还要投吗?

  乔顺昌:要投,看一下整个世界的格局。……

  朱波:太好了,女性创业者要为他鼓掌。

  刘小鹰:我的观点不一样,我认为女性在这个年代非常的适合创业,创业公司需要持家有道,女人的管理能力非常好,能够把一个总统管了,把一个董事长也管了,一个创业公司还管不好吗?所以我所投的,女性的创业者是最多的,估值最高的还是女性创业者。

  朱波:占到多少的比例?

  刘小鹰:20%。我能够念出来的,我的项目很多是女的。

  朱波:我们再听听秦总,我们那次PK过一次,继续讲。

  秦君:因为刚才舒总所讲的案例就是女的,在大企业里面做过企业。我就说那个样子是我的样子,我在国企做过12年的高管,辞职创业。其实我觉得女性也好,男性也好,和性别没有关系,是因人而异,随着社会的进步和发展,女性参与社会的进步,推动经济的建设,力量越来越强大。第三还有一条,随着整体的技术的进步,我觉得也是对于女性能够参与创业的一个非常大的重点,我投了一个,我投了2个女生,一个女生是做机器人的,哥大毕业的,项目非常的好,估值也非常的好,回过头来讲,女生创业的优势有3条,第一条我觉得就是她的这个,她的勇敢不比男人差,所以我觉得勇敢不比男人差。第二条我觉得就是耐力,就是这个耐力其实是超过很多人的。第三条我觉得就是说,一旦想好了,敢走上创业这条路的女生,都有担当力。有三条不足,第一条不足我觉得就是先天的女性创业啊,带来了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就是天然的角色,就是分工里头本身要求他在工作和家庭的选择上,注定是要以家为主,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本人也遇到这样的问题。第二件事情,女性天然的会有生理上的问题,为什么女性的脾气大?我觉得会有这样的问题。第三条就是拼体力的时候,我自己也会有这样的体会,所以这三条对应下来,我觉得没有格局之差,没有勇敢之差,没有担当之差,有的可能就是文化和传统的这种社会分工以及天然的女性,自身的一个能力本身的缺陷的问题,我认为是这些,我为所有的女生来更正一下,没有格局之差,你们同意吗?

  朱波:已经向你发出挑战了,你认为?

  刘冬秋:我还是观点相左的,社会的分工我们知道,刚才乔总说了很多的女总理、女企业家,那是很少的少出,出色的女人那么少,这说明男女的分工是有差异的应,女人更适合的岗位不一定是创业,但是有一些优秀的女性创业了,这是我们能够投中,但是我还是更看好男性创业者。

  朱波:另外几个男士,口头上在支持,但是当他们在讲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们是在点头。

  刘冬秋:他是我的投资人。

  刘小鹰:我不是在点头,我是这么看的,……消费都是女性在消费,所以他们对互联网是懂的,甚至比很多的70后要懂得多,这是一个优点,另外的话,大概率是没有错,现在事情在变化,现在越来越多的女性走到前面了,特别是女汉子,但是我会公平的对待。

  朱波:你会不会说,因为是女性创业者,你会对它更加的审慎?

  刘小鹰:我有几个项目是帮助女性创业者来创业的。我觉得他来了,我肯定是帮助他的,所以我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他,后来这个项目中间有问题,我是会很怀疑的,当出现情绪的时候,我就站出来帮他去辅导。

  朱波:你口头上讲得非常好,我给你描述一个场景,女性创业者,20岁左右,还没有经历丰富的感情世界,世界在他的面前都非常的美好,也描述了一个非常美好的场景是适合他的,你会去投吗?

  乔顺昌:不会。

  朱波:为什么?

  乔顺昌:第一个就是,如果他是一个独有的场景的话,就需要去运营。

  朱波:运营也行。

  乔顺昌:如果他的客户也是20来岁,这个有可能会考虑。

  朱波:我听过很多投资人,秦总也知道,很多投资人讲,女性创业者都会投,但是设了一个限。

  秦君:我发现很多不好的现象,为什么很多的投资人当着公众的场合说女性CEO肯定不投,我觉得这是一种歧视,而且我不赞同站在公开的场合里,我觉得这是一种歧视,我永远认为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不管你是主要的创始人还是联合创始人,我觉得在团队中有女性是有利于他的和谐和进步和更有效率,为什么要站在非常公众的场合说女性CEO肯定不投,在4不投里面有女性的话题,我觉得这是歧视,第二不利于行业的进步和发展,第三对社会的发展也不那么的和谐。我至少认为女性也是分人,也分项目本身,我觉得任何项目创业的时候,创始人都有靠谱和不靠谱之分,我希望至少不要给女性创业者,贴这么深的一个烙印。

  朱波:这其实不是问题的问题。被媒体,被某一些公开场合的话题,我相信我们在这里,该投还得头,是吧?就像我投了12个女性创业者,所占的比例也是蛮高的,我最近也投了2个,我觉得该投的就得投。

  秦君:我觉得判断的标准里面一定是公平的,一定要站在商业的尺子里来量就好了,……我这一次创业的时候,徐老师投了我,对吧?我觉得他也没有因为我是一个女性说,我可能跟他几句,他就说,秦君我就要投你,但是他没有现实的考虑,你是一个女性或者怎么样?我认为第一肯定是要公平啊。第二我们认为,就算是在内心里面对女性的创业有一点想法,我也这么的理解,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去公开的场合,这样的来去对女性来去说,这样对女性也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我希望女性创业,希望得到更多的是鼓励和关怀,好不好?

  朱波:时间差不多了,接下来要吃饭,最后给每一个投资人留下一分钟的时间来介绍自己的机构和自己本人来,从刘总这里开始。

  刘冬秋:我们浙商基本上还是一个比较典型的,浙商文化的机构,比较的务实,所以我们很少给我们的项目打标签,刚才讨论了半天,这个对我们来说不是一个问题,我们不会因为一个性别来决定一个项目,也不会因为一个行业来决定一个项目,这个项目是不是在热点的领域?是不是受到大家的追捧?我们会很冷静的来看这个事情,我们就会往后退一步,我们会等一等,看一看,这是我们的投资风格。

  朱波:舒总你还会机会来澄清。

  刘冬秋:我会慎重的考虑,这是第一个,第二在创始的团队里面,男女的比例有合理的搭配,不要清一色的男士,一定要有女性,会起到调合的机会,但是你投的CEO还是要是男性。那么我的联合创投里面,现在关注3个领域,一个是文化、娱乐。第二个是医疗健康,第三个是消费升级。然后我们主要是,因为我们机构在长沙,在中部和广东等地我们做一些活动,在北上广我们也做一些跟投,所以主投是在长沙和广东为主。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pe.pedaily.cn/201701/2017011440807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