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王岑:投资打法围绕“农村包围城市” 最乐见被投香港团队普通话越来越溜

2015-11-30 09:31· 善缘街0号  小肥人 
   
跨界有可能像一个刀刃一样切一个大蛋糕,这既解决了各位调性问题,又解决资本追求逐利的问题。所以在座一些创业者,如果想获得投资人投资的话,除了创意新鲜之外,希望切入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市场。

红杉王岑:投资打法围绕“农村包围城市” 最乐见被投香港团队普通话越来越溜

  王岑个人对时尚的定义是比较容易“风尚”化,很难持续盈利,包括LV、历峰等集团都是通过外延式并购才完成了由小变大,而单个奢侈品牌或者独立设计师的业务很难规模化。他提示在场的时尚创业者,如果想要获得投资,除了创意之外,应当考虑通过跨界把产品落到一个大一点的市场里。

  关于红杉的战略,王岑透露近期单期基金的募资额度将近100亿,因此“怎么把钱投出去”是思考重点,并表示会尝试做一些联合控股型投资。而标的品牌未必会在一二线城市的女性消费上,王岑认为国内Shopping Mall等场所有些崇洋媚外,对国外品牌实施免租等优惠,但真正赚钱的品牌,在中国的三四五六线城市。因此他十分乐于见到,自己投资的香港企业团队,每次投后会议都发现他们“普通话越来越溜。”

  关于投资策略,王岑表示自己推崇“农村包围城市”,他认为人可以定位自己知识结构很高端,但做事情的姿态可以低一些,高人做低事更容易赚钱,生化博士买冰棍很容易做好,但研发一个跟美国同样先进的生化产品,悬。“人经常被自己忽悠了。”

  此外,他谈到了风险投资的大前提,王岑称自己也考虑过未来会不会因大环境失业,甚至戏言失业后想做天使投资也不容易,因为“推开窗满街都是天使”。但他表示仍然坚定看好未来十年,如果历史进步这一点不成立的话,做投资也没什么意义。

  以下为王岑发言实录:

  刚才百强名单我在寻找中国品牌,好像没有看到,不知道是跳的太快的原因还是什么。我们中国还没有品牌。

  刚才几位发言非常精彩,我的感触:第一,刚才赫斯特那两个视频我感受挺深的的,第一个是VICA,它定位是街头的CNN,这个差异化定位很好,我觉得跟主流的抗争一定是来自于相对革命性,相对锋利的一些视角。其实街头文化我个人认为是主流文化的起源,其实根在街头。城市的根在哪儿呢?其实就在街头。还有刚才的第二个视频,他的哈佛师妹,其实亮点不是二合一,亮点是广告创意,很有意思,我认为中国服装行业巨大万亿,因为我们都不敢投,因为前几年的存货,今年好一些了,去库存化已经好一些了。其实服装行业并不是一个不赚钱的行业,我们投的中国服饰在港股上市前33净利率,当下仍然有20%净利率,可想而知这就是怎么玩儿的问题。

  非常感谢余总,让我做时尚投资的话题,我觉得挺难讲的,因为对时尚我个人定义比较容易风商化,这个很难持续盈利。而且我觉得奢侈品不是很好的标的。我们看三大投资品牌,其实内生增长并不强。LV集团,历峰等等,都是通过外延式并购,完成了由小变大,其实单个奢侈品牌假设投资机构投一个奢侈品牌,或者国内所谓的独立设计师,很规模化。你的回报指标起码不能低于银行的理财产品。所以规模化和个性化很难解决,这个我在目前寻找中。我更多认可跨界的操作,刚才有位女士跟我交换名牌,我感觉这位女性比较潮,这个潮不是外在的,是内在的。她在做一些生活消费品。我觉得这种跨界非常重要的。刚才哈佛的案例也是跨界的,跨界有可能像一个刀刃一样切一个大蛋糕,这既解决了各位调性问题,又解决资本追求逐利的问题。所以在座一些创业者,如果想获得投资人投资的话,除了创意新鲜之外,希望切入一个稍微大一点的市场。

  今天我跟大家更多分享的是,我个人认为生活中寻找投资。什么是时尚?其实奢侈品并不代表肯定就是时尚。我对时尚的理解,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但是有几幅图案是我个人的,看的印象比较深的。第一,非常有生活意大利风情的,其实就像我们海南的渔村,那边拉张图。第二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长江的纤夫。这个图案,我记得几年前我偶尔去一家店,我忘了哪家店,一进去第一幅大的图案就是纤夫的照片,我在体验什么是时尚,我个人总结,它源于生活,它是美丽中的玫瑰,它是坚韧后的坦然,它是民族的,同时它又是世界的。

  回到投资角度,我觉得还是要追求持续性的相对稳定增长,或者高增长的品牌的企业,这是资本逐利的第一要素:持续性的增长。在这里各大品牌,实际上创立时间非常长。我们其实也想看中国有没有机会,其实轻奢可能是个机会,但是目前轻奢做的好的或者团队比较强的,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特别特别好的。

  第二,我刚才说了三大奢侈品集团,实际上都是通过大量并购,而且是时间非常长的并购。还有一点,基因非常重要,你看一些奢侈品牌的创始人的基因,也是很有意思的。因为投资,最后就是投人,就是人的基因,他的成长历程,包括他的星座,血型也挺重要。

  这里我们看到LV集团实际上通过了大量的并购,完成了相对巨无霸。历峰也是,持续的并购。这里回到我刚才说的一个点,就是单个品牌,单个高端奢侈品牌挺难具备可投性的。当然中国人口基数够大,有可能的销售金额会稍微大一些,但是的确单个品牌,其实可以看出来单个品牌在美股也好,在港股品牌,尤其高端品牌,很难上升,因为港股、美股都求量。A股我倒认为是一个相当不错的退出渠道。其实你们看到所有品牌,可能90%基本都在三大集团里全覆盖了,中国才刚刚开始。

  这里操作手法,在我投资的消费品企业,或者叫新经济也好,时尚消费也好,都会采取的一些思路。包括单个品牌打一些爆款,其实作为集团公司先提升单个明星产品的价格,然后让水平提升它的价值。每个企业主营和辅线都是二八分的。

  这点实际上是红杉资本目前我们消费主思考的东西,就是如何把大钱投出去。这次我们募单期基金将近100亿,所以想这个钱怎么投出去,三四年投,我自己也在想把大钱投出去,所以会采取一些,尝试做一些联合控股性投资。控股性投资核心,我相信跟LV的一些并购战略是有异曲同工之处。我们可以看到奢侈品,我这里加了消费品,相对密集型的并购。这个由于是轻资产,像刚才历峰的总经理谈到,前几年中国的奢侈品店其实通过粗放型的管理,评效很高。但是消费,尤其一二线,实际上满街女性都挎着名牌包就需要细化。摆设也好,服务也好,新品也好,实际上都需要面临运营巨大的挑战。当然国际品牌最大的优势是什么的?像现在中国的shoppingmall也好,还是什么,都还是崇洋媚外。对国外品牌免租金,甚至反哺,真正赚钱的是国内品牌。当然这帮哥们儿在哪儿赚钱?他们也不在一线,真正在三四五六线赚钱。这是一个博弈的现象。

  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做了十几年本土消费投资的小体会,当然高端品牌我没投出来,我投的可能是家喻户晓的,甚至土的,像鸡鸭鱼肉,但是不丢脸,赚钱够可以。中国是发展中国家,资本积累需要一个过程,每个人也一样。在资本积累,到一定阶段反向来收一些好东西,这系历史的错位,但是需要这么做。

  投资这个大假设,实际我也在思考未来我会不会失业,我甚至想我失业怎么办,天使投资人也不好当,现在推开窗满街都是天使。第一个假设,我个人还是看好未来十年,看好中国的消费经济,还有看好中国的A股市场,三板也好,主板也好,我是坚定看好。因为历史的车轮是不容阻挡的,肯定是朝着逐渐进步的方向。如果这点不成立,做投资没有什么意义,对我来说。第二个假设,本土品牌逐渐会强势。在需要细分品类已经跟国外品牌抗衡了。比如去超市,像去家乐福也好,沃尔玛也好,会看到各种休闲食品,乳制品,糖果也好,饮料也好,你会发现五年前,八年前跟现在看到的货架上国产品牌和国外品牌的比例逐渐在抗衡,甚至有些有压倒性的优势。包括国内相对垄断的一些渠道,包括自有品牌也非常强势。我相信本土一定会出现强势产品及服务品牌。其实赫斯特在我理解是服务性品牌,我去年也帮过LV等等做过一些中国渠道推销的,就是奢侈品牌推销的企业,是一家香港企业。它现在要报三板。我投它的前提,我跟它说过,我投你的第一原因,你们做了快二十年,有品牌意识,但是在中国一定要落地。第一,你们香港团队必须跟大陆团队融合。我说你要同意,你要在价值观认可的话我们就合作。第二,一定要另外请一个团队做中国品牌的营销。因为你们的价值对于中国来说,最大的价值是什么呢?帮助本土品牌从低往中往高提升,这才是最大的蛋糕。其实它比较认可。所以经过了将近两年的投资,每次投后会议我看团队越来越本土化,普通话越来越溜。货架上未来应该是平分秋色,某些品类长期5-8年一马平川。中国有五千年的历史,两千年皇权文化的保障,中国有望成为奢侈品生产大国和消费大国。这个我也认同,所以我把它抄下来了。

  第三,我的投资大概的战术,基本还是围绕农村包围城市。因为其实奢侈的理念,高端生活谁都想要,但是先赚钱很重要,非常非常重要。所以农村包围城市。我投的企业大部分也是农村包围城市。不要上来跟我说高举高打,说上来就打北京新光天地,那是胡扯,因为那是不赚钱的。前期应该什么呢?从高往低打。你产品很高,服务公司是奥美的,你定位自己,的确知识结构非常高,但是做事情可以低一些,高人做低事更容易赚钱。你说你是生物化学博士,卖冰棍肯定卖出一个著名品牌出来。你非要说做一个跟美国同样先进的生物化学产品,悬,人经常被自己忽悠了。

  农村包围城市,发挥渠道优势,整合内容。买国外思路,能不能买好,这也是一个非常大的门槛。第一,我认为前期红杉也好,自己也好,并没有做太多的境外并购,因为自己觉得对中国本土的理解还不够深。只有对中国本土理解够深了,对渠道理解够深了,再反向收,成功概率更大一些,学习成本更低一些。

  第四,我认为好的品牌的创始人是稀少的,好的企业家也是极其稀少的。可能一年碰一个,两年碰一个,碰到了怎么办呢?我恨不得把钱都给他。一百亿都给他,但是要不了。我希望投的产品的年龄段是18岁,村姑。我进村了,看这个姑娘长的挺好,把她带到北京,生活美容,一顿搞,然后参加海南岛的世界模特大赛,拿个前三。这五年我很享受这样的过程,我认为这是创造价值的过程。

  我个人偏向稍微疯狂一点的,稍微激进一点的CEO,但是胸怀开放,说白了就是愿意给大家分钱。还有本身生意是不错的,本身资金流是不错的。第四,行业排名并不重要,蒙牛当初投的时候当时全国一千名都不到。不要说你只投前三,这个傻子都会投。除非垄断型的。但是我相信大企业都有大企业病,我相信大的企业到一定时间段都会分化。第五,价格非常重要。不要跟我说你多有价值,哥们儿,能不能便宜一点,这非常重要。最后一点,我个人喜欢投后深入介入,我希望共同成长。

  介绍一下红杉,做了很多年了,红杉投的公司在美国的纳斯达克市值已经超过了20%。这是红杉我们美国团队投的非常著名的一些项目。这是中国团队投的。基本线上所有的平台,平台1.0、2.0,移动端的那些,包括陌陌什么的,我们都投了。还有美丽说等等的。

  部分已上市公司,会发现更多是新经济,你说它时尚吗?我认为也挺时尚的。新的商业模式,用新的方法忽悠你把钱给我,这也是非常好的模式。只要是一定的服务,享受品牌溢价,我觉得很正常。不要老说给你贴钱,我觉得这个很难持久。作为中高端人群,其实你给我的服务,你不需要给我免费,只要你服务到位了,我会给你一定服务费。我认为长期服务溢价永远存在。

  这是我们团队投的一些东田造型。我插一句,非常时尚的,非常有意思的项目不一定很赚钱;非常土的,你瞧不起的有只有非常非常赚钱。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这是像韩后,这个名字起的挺土的,像韩国的,其实这是我们本土的,这是我投的,其实挺赚钱的。奢侈品高端公司,第三行的,可能是各位比较喜欢的。好了,就这么多,谢谢。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