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这么火 顶级投资大佬们怎么看?有泡沫反映VC对优质互联网资产的渴望

2015-05-27 07:41 · 网易科技     
   
现在A股市场的确有各种各样的泡沫,但我个人的看法是,存在就是有价值的。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一个供求的关系,因为优质的互联网资产在中国市场上的确太少了。

A股这么火 顶级投资大佬们怎么看?有泡沫反映VC对优质互联网资产的渴望

  5月26日消息,据明势资本官方公众号消息,明势资本今日召开年会Panel discussion,明势资本、华兴资本、成为资本、晨兴资本四大资本的创始人和合伙人参加了此次讨论。讨论问题干货很多,包括:对于A股和美股,现在的创业者到底该选择走哪条路?对于今年的融资环境怎么看?创业公司应该做什么样的准备?你们觉得对于刚刚上路的创业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以下为明势资本年会Panel discussion实录:

  主持人: 

  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 黄明明

  参与者:

  华兴资本创始人 包凡

  成为资本创始人 李世默

  晨兴资本合伙人 刘芹

  黄明明:今天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华兴资本的创始人包凡,成为资本的合伙人Eric和晨兴资本的合伙人刘芹来跟大家分享对于目前创投市场的看法。我就替大家先问各位大佬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是最近很火的一个问题,估计你们最近也被问了很多次了,但是我们的创业者也确实很关心,就是A股 vs 美股。现在的创业者到底该选择走哪条路?因为这也决定了他们是拿人民币基金还是美元基金,这是走得比较靠前的公司很关心的一个问题。

  包凡:是这样的。我觉得现在A股市场的确有各种各样的泡沫,但我个人的看法是,存在就是有价值的。很大程度上这就是一个供求的关系,因为优质的互联网资产在中国市场上的确太少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是香港的房子。大家去香港看半山的房子、山顶的房子,小鸽子笼,动不动就一两亿。凭啥呢?这个房子绝对不值这个价钱,它就是供求的一个关系。所以我觉得,很大程度上现在中国市场的这个供求关系反映了中国投资人对优质互联网资产的渴望。这个我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不会改变的。所以我觉得在座各位未来的融资,从融资渠道这个角度来说是融国内人民币的钱还是融美元的钱,一定要把这个大的环境考虑在里面。我觉得泡沫肯定是有的,但是我们要善于在泡沫里面游泳。

  李世默我比较简短的回答这个问题啊,我觉得,因为资本供求的差异化,而得到的企业的价值永远是短暂的,所以我是一向建议,公司的CEO也好 创业者也好,股东也好,不要用资本短期的供求,来做你长远的决定,当然并不是说不能利用资本的供求来取得对企业发展的利益。这是要努力考虑的,同时我认为,在A股上市也好,在美国上市也好,包括在香港上市也好,这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事情,还是要从企业长远发展的角度去考虑。从技术角度来说,融人民币还是美元并没有矛盾。我们有用人民币投的在中国上市的,也有用美元投的在国内上市的。这些我觉得都不是障碍。

  刘芹:其实从我自身的角度来讲,我们做投资人也面临这种问题,就是我们到底搞不搞人民币基金?我们是到今天都没有搞人民币基金的,这不代表人民币不好。其实,从另外的意义上我是很同意刚才Eric讲到的一点,就是我认为从本质上来说,美元的投资,美国资本市场的思维导向,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方法里面还是偏重于价值投资的。所以在这种环境里面的,它会形成一种倒逼机制,它会奖励长期价值,会有很多像浑水这样做空的公司去惩罚那些所谓的短期性利益。惩罚那些造假,或者是没有长期价值、只是粉饰财报的公司。所以从资本市场的有效性来说,一个有效的市场是有其偏好的一个内在逻辑性的东西的。我觉得美元投资和人民币投资,如果仅仅是币种不同的话,其实对大家没有任何的区别。所以最核心的问题就在于,你拿到这个投资之后,你追求的这个资本背后的思维导向是什么?就是它投资的价值取向性问题。我觉得今天的人民币市场很重要,我们作为投资人内部都在讨论,我们也要开始关注这个人民币的投资。这是第一次中国的资本市场提出从审批制转向所谓的注册制、备案制。这个转变,简单看来好像是一个制度上的改变,但从本质上来说,它代表着人民币这个资本市场的思维导向在逻辑上会逐步从以前玩资本的东西慢慢过渡到奖励价值投资,我觉得这不会短期内立刻的发生,甚至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波三折,会出现泡沫这种东西。但是他长期会趋向逼近一个有效的资本市场。如果放到这样一个更长远的角度来讲,我们跟在坐各位一样,也是一个资本投资上的创业者,我们也在从善如流,也不能一成不变,所以我们也会去拥抱人民币市场未来的趋势。至少我们内部在讨论这个话题。但是从我自身的角度来讲,就算我做人民币投资,在选择公司方面我可能还是会坚持价值投资的这个思路去做。以前我们为什么不做人民币基金?因为我们发现这个环境是奖励短期,惩罚长期。而在美元投资里面,相对来讲是奖励长期,惩罚短期。我觉得现在是人民币资本市场发展趋势上面一个可喜的变化。所以要给在座的诸位建议呢,我觉得刚刚Eric 讲的挺好的,其实你在选择某一种资本的逻辑的时候,你得想想你怎么做公司、什么是你做公司的价值观。刚才包总讲的也很好,有时候你是被泡沫裹挟,这时候你是随波逐流的,但也有很牛的人可以去在泡沫中冲浪,去把握住自己,去追随自己内心的那些坚定的东西。我觉得在这点上面怎么来平衡,怎么来配合,有时是挺难的。以前我们都觉得我们“能力很弱”,怎么在人民币那里都是被惩罚?但是我们看到一个苗头,能够足够奖励我们这种价值观,我们也会过去,所以这完全取决于大家的选择。

  黄明明:第二个问题,今年B轮死,C轮死也被讨论的很多。各位对于今年的融资环境怎么看?创业公司应该做什么样的准备?

  刘芹:说老实话,其实我跟在座各位一样也很困惑。我们投了那么多的公司,到底怎么弄?我觉得现在是早期投资极度繁荣,但是我自己是感受到现在后期一点的投资人,比如大的PE,开始越来越谨慎。很明显,大家在担心这个估值是不是可持续?但我觉得总体上来说,它是受两头影响的。为什么现在天使这么繁荣?你看中国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一下子出来了这么多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会创造出至少几百上千个亿万富翁。而这些亿万富翁呢,大家都是创业的受益者,而且都有理念去支持和扶持更新一代的创业公司。因此,资本市场现在的高估值或者说繁荣,处在现在这样一个相对高点上,会吸引来非常多的资金的供给。但是我个人觉得,其实每年能真正冒出来的公司还是相对有限的。这个数量级并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打个比方,也许以前是十个,现在估计最多也就是十几个二十几个三十几个?它不会从十个变成一百个一千个,资本市场在有效性和筛选的机制上面还是很残酷的,这是第一个现象。那第二个现象呢,从大家做公司的角度来说,以前我们做投资只有IPO一条路,但现在并购的机会也非常多。创业的机会其实很多,但是真正能够取得IPO的人的成功概率,从现在的这个数量上来讲,难度肯定是越来越高的。但从另外一个层面来说,退出的机会要比原来多很多,也容易很多。所以,回到刚才这个问题,那就是目前天使的这个阶段,其实特别容易特别快。A轮也相对容易。可能真正难的还是在中间B轮到C轮这两个阶段。而且我现在发现资本的聚焦速度非常快,大的基金现在都愿意抱团去扶持行业里的第一名第二名。以前一个行业可能只有十家创业公司,现在有一百家创业公司。可是第一名第二名永远都只有两个,所以这个确实会更残酷。我觉得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但是对于在座诸位,我只能讲,第一呢,如果你在正确的时间点,捕捉到一个机会,要迅速地做大,我们以前是强调资金的使用效率。现在有一帮人是B to VC ,我非常反对这个做法,把公司都做迷失掉了。但是这个市场的有效性和残酷性就是不断地筛选出最优秀的公司。你能不能成为那个优秀的公司呢?这里有很多因素造成,我觉得今天展不开,但总体上来说,A轮到B轮到C轮,每一轮对公司的要求越来越高。对你的能见度要求越来越高 对你的路径打法,你的策略和团队的能力要求越来越高,这些东西都是颠扑不破的。第二点,我觉得在目前的环境下,如果发现时机已过,早死早超生并不是一个坏的选择。有时候你坚守一个已经不符合趋势的东西,在那很固执地做,未见得效果好。而且今天的退出机制会越来越会像美国的硅谷。其实退出方式创立的繁荣度里面,也是靠并购的这个趋势来刺激这个繁荣的。

  包凡:刘芹刚刚说的很好,我就补充一点,华兴刚做了滴滴、快的的合并,我觉得中国有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是,论跑道,其实是很好很宽的。但跑道上呢,刚开始就会有无数的车在那里跑。跑一会儿呢,还有十几辆车,跑到最后可能还有两三辆车。跑道够宽,但这两三辆车互相之间就会撞,你撞我我撞你,撞到后来可能谁也跑不到最后。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有这个机会——我们叫合并同类项的机会,还是应该考虑。其实你们都很年轻,人生一辈子不是干一件事情,对吧?上次我们华兴开年会的时候,也请了我们一个朋友,专门说九零后的价值观。我觉得九零后的价值观应该和我们七零后不一样。我们这些人就觉得好像宁为鸡头不为凤尾,但我觉得这个思想有些落伍。人生绝对不止一次机会。在这过程当中如果要有这种机会——大家1加1大于2的机会,要好好考虑这个机会,我们说的be open minded,实际上就是这个意思。

  李世默:我搞投资这么多年,最近这一两年的情况,确实让我感觉非常惊讶,而且我也不是很看得懂。比如说,我可以给你打个比方,四五年前,如果我有家公司去纳斯达克或者是纽约上市,40亿美元的市值,那回来的时候就是英雄了,大大的庆祝 。现在我们好的公司,C轮,D轮私募就做到65亿美元,所以这个环境在发生巨大的变化,那这个巨大变化的实质究竟是什么呢?谁也看不懂。这几天我自己做些研究,数据还没弄齐,所以还不能具体的分享。但是我把这两年A轮B轮融资的公司,加一块,大概有那么几百家一千来家,我把它们的估值全加一起,这两年A轮融资大概是一两千万美元的平均市值,B轮融资有的已经到一亿多了,有的是五六千万美元。A轮,有那么几百家一千来家,B轮又来几百来家,我把所有这些公司的市值全加一块,大概估算一下,好像是中国GDP的一个比较大的比例。 如果你去投A轮B轮,你的资本回报是要三、五年后翻五倍吧,你再乘个五,那就等于中国的GDP了,或者保守一点说,中国GDP的一半吧。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当然不会很高,那这说明什么问题呢?说明这些公司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未来可能会成功。所以在目前这个环境下,对创业者来说,应该怎么考虑融资?在这个环境下你应该怎么思考你的未来?因为你不是靠资本翻倍赚钱的。如果你是个好的创业者,你是靠五年后、十年后有一家非常值钱的公司、拥有能够创造财富的引擎,来创造财富的。

  黄明明:最后一个问题,请各位大佬给我们创业者一个建议,你们觉得对于刚刚上路的创业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李世默:我就一个建议,选对人。选对跟你合作的人、选对跟你打工的人、选对投资你的人、选对你的合作伙伴。选对人,其他东西再困难,你也还是有可能脱颖而出;选错人,大环境再好,你也有可能要搞砸。

  包凡:我能说我的建议跟Eric是一模一样的吗?我应该抢着回答这个问题!其实真的是,想想我们每天做的所有的事,最终还是落实到人上面。这也是我个人的一个体验。我们华兴也是一个创业企业。走到现在,去年是我们十周年,这十年来,所有做对的地方、做错的地方最终还是落实到人上面。所以,真的是同样的建议。

  刘芹:越做投资,越觉得创业这事儿挺难的,特别是像我们这种死过好多回的。我说两点建议吧。第一点,我把刚才Eric跟包凡讲的稍微再演绎了一下。我觉得最核心的是什么?我觉得在今天这样一个噪音如此之大的环境里面 ,最需要的就是创业者的领导力。你的领导力是你唯一可以依靠的东西。其实说老实话,资本都是不靠谱的,你唯一能够依靠的就是你自己。你自己是谁?你是这个公司的领袖,你作为领袖,必须要具备领导力。这就是我要送给大家的第一个建议。我稍微诠释一下我自己理解的领导力是什么。就是你确实要有一种能帮助整个组织做选择的能力。你要能回答这个问题:你到底是做什么的?这个问题看起来很简单。但在今天,特别现实的一个意义是,在资本市场是如此繁荣的情况下——刚才Eric讲的那个数字,我认为更多的是个货币现象。我们货币超发太多,又不通胀,所以全部反映在资产价格上。在这样一个高噪音环境下,怎么保持冷静以及做选择?这是很考验人的。所以我觉得第一就是你要能帮助整个公司决定做什么,去回答这个很根本的问题。第二点建议,我觉得今天不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单打独斗的时候了。我之前分享的时候也提到过,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导力是你要有杠杆能力。融资就是撬动资金杠杆,但是资金杠杆都是不靠谱的、它是会变的。你唯一能够相信的、最大的杠杆,就是人的杠杆。是你能聚集一群优秀的人和你一起去谋一个正确的事儿。但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去做正确的事儿,都在忙忙碌碌地干一些可能并不正确的事情。做什么样的正确的事情,是靠在座各位的,靠你们的愿景、你们的策略。但当你有了好的想法也未见得你能干的成,因为靠你一个人现在已经不行了。你得真的有一群人,这个很考验在座各位的领导力,你怎么吸引到这些人来跟你一起干?怎么说服他们留下来?其实这很难,我们自身也面临这个困难。但是这是唯一真正能够帮助到你自己的地方,这样才能产生最重要的东西。那天我听季卫东讲的,如果每天都有1%的进步 连续一年,那就是38倍的进步,这叫复利效应,如果你的人老是跑来跑去,就无法形成积累。所以,所有的东西都指向在座各位的领导力。

  黄明明:今天非常难得,非常感谢各位大佬的分享,非常精彩!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