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士豪:投资者真正功力在于找到靠谱创业团队, 赌对风口

2014-10-23 07:52 · 创事记  童士豪   
   
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童士豪最近授课,从战术、风格和技战术上讲解了他眼中的VC格局,夹带了他在VC行业从业多年以来的个人经验。他说:“投资者者真正功力在于找到靠谱创业团队, 能赌对风口。”

  把控风险之难

  对于投资风险,大家都会花时间去考虑,会系统地去想。不同基金对每一种风险的评估都是不一样的,最大的风险其实是社会风险,这是系统性的,无法掌控。在将资金配置给各基金之前,LP首先考虑的是,到底在美国配置多少、在中国配置多少,为此他需要专门做国家风险评估。这一评估与这一国家是否有好的上市公司、有多少创业者,并无太多直接关系,他更多是看该国市场是否足够稳定,是否有足够好的土壤让好的企业发展起来,之后才是考虑这个国家有多少人想要创业、是否有足够多的成功案例等问题。

  对VC或PE来说,投资风险需认真对待。当然,不同阶段,会有不同风险:

  第一是市场。这个市场是已经起来了,还是即将起来,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对价格有巨大影响,也比较难掌控。如果这个市场起来了,规模究竟能做多大,想象空间有多大,行业竞争会不会很激烈,这都需要深入思考。

  第二是商业模式。这是各VC花费时间最多的一个问题。如果某一模式被验证可行,而且风险较低,那么它有多大的杠杆效应呢?比如我投一块钱进去,最后能赚多少钱回来?或者用多长时间,我能把这一块钱赚回来?这些问题是大家比较关心的。但这是我较不关心的一个问题。因为商业模式,基本上是能计算出来的,只要你足够聪明、数学基本功足够扎实,这不是成功的重点。重点是什么呢?我一向认为,还是团队的执行,学习,调整,凝聚人才的能力是否强,是否能及时找对风口,不然估值即便再便宜,这个项目也没价值,零里面的100%还是零。

  很多人在做项目时,因为对行业没有太大把握,对团队也不够了解,所以就跟创业者纠结,极力要把价格压低。实际上,对价格越敏感,越说明他对项目风险没有把握,所以他要靠低价格来让自己觉得比较保险一点。

  但像现在这个时候,因为市场已经比较火热了,很多人担忧的并不是团队或市场,而是系统性风险,即到底什么时候行业会崩盘。  这都是有原因的。在和投资者谈项目时,你听他们问什么问题、怎么问,你就能大概猜出他是什么类型的投资者。有人偏重于产品,他会在产品上和你谈很多细节,但产品是会变的,今天做的是这个样子,之后可以变得更好,赌的还是团队学习能力。我从第一次看小米做MIUI,到第一次玩小米第一款手机,再到后来他们做红米,中间差别其实非常大,你很难在见到它的第一天,就能想象到它最后将是怎样的。

  财务风险和商业模式风险有关联。投资者通常会选择轻模式的架构,因为轻模式不需要太多的投入,就能提早证明这个项目是否有机会、是否可行,所以,一般轻模式项目在融资速度上会比重模式项目快。  但如果一个行业,轻模式项目太多,重模式如果有办法做起来,不是不可能做大。所以你看,大众点评、58同城、赶集网,它们的模式相对来讲都比较重,但因为比较重,所以能够做成这个事情的团队相对比较少,有三,四或五选一的成功机会。

  为什么团购项目一度比较受欢迎,因为它的模式相对较轻,所以有十几家团购网站曾经拿到VC的钱后奋勇厮杀。越是轻模式的行业,你的竞争会越多,但如果你能活下来,未来赚到的钱也会比较多。重模式行业,参与的团队比较少,但投入比较大、融资时间比较长,中间会有一个取舍。

        风格决定回报

  十年前第一次做VC,是在创业后,当时我去了美国的一家VC——BVP(即柏尚投资,Bessemer Venture Partners)。他们后来投了Skype、Yelp,LinkedIn、Pinterest等公司,做得很不错。他们一直有个很有意思的风格,在自己的网站上有一页叫做Anti-Portfolio,即它有机会投资但遗憾没谈成的或拒绝不投的公司名单。名单上,它没投成的项目,比它最后真正投资的项目甚至更有名。

  比如APPLE,上市之前的估值为6000万美元,这是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他们觉得,这一估值太高了,所以就Pass了。BVP当时认为,一家硬件公司,这么贵的价格,显然不合适。另包括ebay。要知道,BVP负责人David Cowan,非常聪明,我非常钦佩他,福布斯杂志全球顶尖VC名单上他常是前20名。但他当时说,ebay无非就是卖漫画书、稀有钱币和邮票的小网站,简直开玩笑,听上去就不靠谱,,不可能有很大的市场,Pass。

  还包括FedEx,即联邦快递,BVP曾有七次投资机会,但都没投。FedEx现在的估值是450亿美元。

  放弃投资Google就更有意思了。DavidCowan当时去见他的大学同学,而他同学已把自家车库租给了Google的两位创始人LarryPage和Sergey Brin。David Cowan和同学碰面聊完天后说,从你家离开时,我可不可以不经过你家那个车库,因为我实在不想见到那两个人。BVP另个合伙人当初有机会投资英特尔,但一直无法在细节上达成共识,结果被后来成为风投行业教父的ARTHUR ROCK投掉了。对于Lotus、Compaq,BVP认为,LOTUS NOTES的模式并未被验证,市场还太早,而对Compaq来说,它要做的事情,IBM都能做,因此它是没前途的。

  BVP已经投资的公司,目前比较知名的,可能只有几家,不能与上述失之交臂的公司相媲美。但BVP的做法很稳健,他们能够很好地把控风险,每年都能有1~2个退出、10~12个投资,它的退出率和命中率每年都能保持在~15%以上,这是他们的目标。也正因此,他们能够不断地有融资机会和投资机会。他们的投资风格,就像打棒球,要保障自己不断有机会挥棒,只要注意下一个球能打出去就行。

  类似这种投资风格的著名投资者说,你要注意你的风险,在此基础上,只要你足够聪明有耐心,投资机会总会来的,所以不用太担心,另一位著名投资行业的教父也说过,投资第一规则是不要输钱,第二规则是永远不要忘记第一个规则。这类投资者几乎完全不投互联网和技术类项目,他们更愿意去找一个成功率比较高的投资机会而不是去追寻一个也许可能会成为一家伟大公司的项目,所以他们比较稳,可以干30年,各种风浪都经历过,不会有破产风险,一直都赚钱。这是非常成功的投资风格,但这并不是VC。

  BVP为什么放弃投资Paypal,因为它认为,后者所处的行业有太多问题,而金融服务行业,政府会干涉很多,当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经营团队,进入到一个非常难取得成功的行业时,通常是行业名声不会发生变化,但团队会失败。这是不投Paypal的一个很好的原因。未被BVP投资过的公司,他们被拒绝的原因,每一条都是非常有道理的。

  我可以坦率地和大家讲,创业时,每一次我的项目没被投成,被拒绝的理由,在我看来,都是非常理性的,我都能理解,但创业本身是非理性的。我一直坚信的是八个字:谋定而动、顺势而为。雷军在创建自己的VC机构时,将其命名为“顺为”,也是同样道理。因为他在这一行业做了这么久,他已经发现,若逆天而行,比如要把一家软件公司变为一家互联网公司,要改变它的DNA,是非常难的,与其如此,还不如从头开始,更有机会做大。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