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晓梧:一些改革中的问题已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

2012-12-20 15:30 · 投资界     
   
宋晓梧同时表示,在多年来的积累和在改革过程中,一些新问题逐渐形成,现在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真正走出改革步伐并不容易。在改革中,宋晓梧认为最关键的就是坚持社会主义经济方向。

 

宋晓梧:一些改革中的问题已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

  投资界12月20日消息,“2012中国股权投资年会”于今天在北京召开。会上,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会长宋晓梧表示, “十八大”之后,党的新的领导集体对改革问题多次强调,提到改革的红利,提到改革的顶层设计,改革整体推进,协调推进,这些问题,这一段也有许多新的作风改变,使人精神为之一振。但是,宋晓梧同时表示,在多年来的积累和在改革过程中,一些新问题逐渐形成,现在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地步”,真正走出改革步伐并不容易。在改革中,宋晓梧认为最关键的就是坚持社会主义经济方向,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强调市场配置资源。

  以下为宋晓梧发言节选:

  “十八大”把改革的旗帜高高的举起来,“十八大”之后,党的新的领导集体对改革问题多次强调,提到改革的红利,提到改革的顶层设计,改革整体推进,协调推进,这些问题,这一段也有许多新的作风改变,使人精神为之一振,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多年来积累和在改革过程中,逐渐形成的一些新的问题,确实现在可以说积重难返的地步,真正走出改革步伐也并不容易,我想谈的:

  第一,坚持社会主义经济改革的方向,我们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样一面旗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道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旗帜,现在大家都在谈,但是各方面的理解不一样了,我觉得这里面最大分歧,在于要不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由于我们改革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现在一些人,我们不说他左派,右派,一些人拿着这些问题否定市场经济的改革方向。又加上2008年以后,欧美一些国家他们都长期的搞市场经济,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更有一些人认为,你看市场经济搞也没前途,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关键点,特色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现在还处在这样一个探索的道路过程中,取得很大成绩,面临很多问题,处在探索过程中,不能现在过早的肯定,我们已经完全实现了一个完美的市场经济模式。

  进一步改革和前一阶段的改革,技术30年了,小平南巡讲话20年了,很多情况发生变化。当初的改革,我们很清楚,针对计划经济的这些存在的弊端,搞改革。计划经济最后搞到了国民经济面临崩溃的边缘,方方面面都很不满意,上下都要求呼吁改革,小平同志适应这样的历史要求,提出了改革。当时要改,逐步的明确了针对计划经济。改了20年,总体改革30年,明确社会主义市场经济20年。我们现在改革改什么体制,革命推翻哪个阶级,如果我们现在就是简单说改计划经济体制,有些问题解释起来很困难,老百姓不太容易接受。比如说计划经济有两极分化,计划经济有这么腐败吗?计划经济可以重复建设吗?计划经济可以搞地方政府竞争吗?你简单说计划经济的弊端,说服力不太强。因此我觉得,我们应该看看,当然从大的过程,我们是从计划经济向社会经济转型,这个转型过程中出现的问题,我们要有准确的分析,还是简单的说计划经济弊端,还是改革过程之中,由于改革的不彻底,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没有得到处理,在改革中产生了新的问题,我觉得这两个方面,应该对改革的形势有这样一个认识,不是简单的说成这些弊端都是计划经济,很难说服群众。所以有些人说不如回到计划经济,回到计划经济没有这么多贪官污吏。

  我想下一步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着重哪些方面?刚才邵主席讲的,我都赞成。是不是有两方面特别重视?

  第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本质特征究竟是什么?我觉得应该明确提出来,就是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既然叫做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应该比其他市场经济,比如说社会市场经济,自由市场经济更加重视平等、公平、正义。我们要看到,我们从当年平均主义大锅饭计划经济转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过程中,必然有一个贫富差距扩大的过程,你不是平均主义大锅饭吗?至于在这个过程中是不是走的过 ,走的大了,有些问题处理不当了,可以缩。现在到了新的阶段,“十八大”开了以后,十二五规划也就说了,现在应该更明确共同富裕是下一步收入分配制度技术重要阶段,前一阶段打破平均主义大锅饭,拉大贫富差距,也是一个过程,到了解决这个问题,实行共同富裕的时候了,有一次分配的问题,比如说农民工工资过低的问题,像行政性垄断行业收入过高的问题,当然也有分歧意见,但是总体来说,大家都是赞成的垄断性行业收入过高。像职工权益,工会能不能更好代表职工权益来进行劳资集体谈判或者工资协商,这些都有很大的改进的余地。

  二次分配方面,通过二次分配缩小一次分配的差距,我们现在很多方面是二次分配扩大一次分配的差距,像养老保险双轨制扩大一次发行。我们地区分割的碎片化社会保障体系,使得越富地区可以更高的福利。中央确定大政方针和原则,地方确定具体标准和具体实施方案。这些问题要想改变,也不是很容易的,他又涉及到中央地方权利的调整,地方和中央的财税关系,真正实现社会保障均等化,也是很艰巨的过程。我们虽然是全覆盖,巨大历史进步,下一步实施均等服务,社会保障的变化,让它有利于共富,这个工作量相当大,不是想象那么简单,这是收入分配方面,我加了“共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特征”,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不要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谈市场经济算了。

  第二,强调市场配置资源,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基本构架,这个必须明确,如果我们把市场配置资源都去掉了,强调中国特色,政府主导的市场竞争,就变成政府变成资源的主体了,这些年来,我们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有没有政府可以作为配置资源主体的情况呢?从中央政府来说,比过去好一点。但是形成地方政府竞争的机制,使得地方政府真的变成的资源配置的主体。前一段,就今年,我去某地调研,还讲,因为我现在政协了,政协领导人讲,说今年我轻松了,为什么?上级领导说,我5000万招商引资任务完成了,我问了,政协有招商引资任务,其他单位有没有招商引资任务?得到的回答是这样的,这跟单位性质没关系,跟行政级别有关系,不管共青团,还是纪检,只要是处级干部几千万的招商引资,如果这样的话…

  现在一些经济学家,还有国内外一些经济学家,他们论证中国经济30年高速增长,其秘诀在于地方政府竞争,地方政府竞争中央乐意看到的,某种程度上,是上级逼迫他们竞争的,是不是这样我不知道,目前已经形成这样的局面,要改变这样的局面,也是非常艰难的改革过程。

  正要做到政资分开,政企分开,政策分开提出多年了,不容易,像协会、社会团体,社会组织,真正独立的,代表这部分人利益在社会上产生自协调机制很难,我们还是官办官员做这些问题。这些问题在这几年发展过程中,确实对经济发展有很大促进作用,比如地方政府竞争,各县都跟企业家一样的,对GDP增长起到很大作用,但是后遗症,造成的资源浪费,环境的破坏,由于竞争过分压低劳动标准,这些问题造成的产能过剩,这是非常严重的,必须要改变,这个改变不仅仅地方的问题,中央要明确,政府与市场到底什么关系,“十八大”有一句关键的话,经济体制改革核心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这句话非常好,往下怎么走,就是一系列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是我们下一步改革应该明确的,我们到了共富提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下一步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重要的,从过去打破铁饭碗,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到共富很多问题要研究。再明确市场配置资源的作用。

  最后复议一下邵主任讲的,这些改革不是一个部门解决的,比如收入分配和资源配置这两个问题,哪一个部门可以统筹解决这些问题?哪一个地方可以统筹解决这些问题?如果眼界开阔一点,看到政治、社会、收入分配问题,这些问题的确需要建立一个高层次的这样一个改革的协调部门。“十八大”报告也写了,要完善改革协调机制,后来习近平总书记还有李克强现在副总经理讲到改革的事,提到这方面的问题了。这些需要高层的协调部门,这个协调应该比当年经济体制改革层次更高,因为我们五位一体也好,都需要超脱部门利益,超脱地方利益,深层次研究和解决这些问题,否则的话,这些具体的问题在推进过程中,就会被部门的利益所分割掉,前一阶段改革证明了这一点,我进一步复议一下邵主任讲到这一点。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看了这篇文章的用户还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