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能资本王晓滨:矿业投资专业为王 三方面确定估值

2011-12-19 10:33· 东方财富网   
   
国内持续低迷不振的股市、部分地区越绷越紧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条。目前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融资额已经下降到当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水平。

  在数学意义上,一个自由市场准确地说就是一个博弈市场,而每一种博弈——从扑克游戏到世界大战,都有参与者、博弈策略和计分规则。但是与纸牌游戏不同,自由市场的博弈并不是一个零和游戏,博弈与合作的故事更精彩。比如,在一起。

  近日,总规模为10亿元人民币的华东有色资源投资基金(以下简称“华东有色基金”)成立,演绎了一出资本与专业技术、资源结合精彩的剧目,据悉,华东有色资源投资基金由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与高能资本合作发起。

  有色金属华东地质勘查局局长、党委书记邵毅说:“找矿的主力军只能是地勘单位,因为这需要很多复杂的专业技术。华东有色地勘局创立于1995年,是我国组建的一支专业地勘队伍,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敢于突破苏联模式,在南京找到了宝钢最大的铁矿石基地——梅山铁矿。”

  华东有色基金的另一个发起机构高能资本创始人、董事长王晓滨分析说:“风险投资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很高,想要做一支专注于投资矿业的基金就是一件难上加难的事情,因为矿业中的博彩成分很大,所以就需要基金管理者有更加专业的知识和经验。”

  话说高能资本在矿业的资本运作经验非常丰富,在亚洲市值最大的金矿公司紫金矿业、亚洲最大的银矿企业之一银海矿业、中国民营最大的稀土公司赣州稀土、中国最大的钨业企业之一江西世瑞钨业、中国第二大锰矿企业湖北宏信锰业等一系列矿业公司的背后,都有高能资本的身影。

  华东有色基金成功募集

  在经历了“全民皆PE”时代之后,眼下,不少私募股权机构已经开始担忧后续募资。国内持续低迷不振的股市、部分地区越绷越紧的民间借贷资金链条,这些都让本土私募股权机构尝到了过山车的滋味。

  其实,不仅是在国内,在美国财政赤字日益严重、欧洲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形下,欧美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同样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融资压力。据悉,目前私募股权投资市场的融资额已经下降到当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的水平。

  据行业内人士透露,许多LP已经开始停止或者开始减少以前对私募股权机构的投资承诺,且分期投资的时间延长,以致于募股权投资机构所管理的基金面临着断供的危险。“不要看发改委为新设立的基金批了多大规模,真正能够在今年正式设立并且完成募集的人民币规模都不太大,华东有色基金在行业内在目前就已经算是大规模的基金了。”王晓滨说道。

  当断供呈现全球化趋势,中国本土风险投资市场自然难以幸免。在王晓滨看来,华东有色基金能够真正发行设立起来,时机是非常关键的因素。她笑谈道:“如果华东有色基金的募集时间再晚一个月,很可能真的就无法完成了。”

  据悉,今年8月8日拿到管理公司的营业执照,基本上就结束了整支基金的募集过程,剩下的只是一些后续协议的签署工作。我们知道,从今年9月开始,国内外整体经济环境完全陷入疲软期,而那些还没有完成募集工作的基金更加无法完成预期募集目标。据王晓滨预计,今年下半年可能不会再有新的基金能够成功实现募集。

  资本博弈为“吃蟹”

  华东有色基金成功设立,成为了国有地勘系统第一支私募股权基金,也是国有地勘系统第一支改制配套基金。两个“第一”让其占尽先机,但据说华东有色基金的募集也颇费周折。由于有色金属华东地勘局属于国有事业单位,很多投资人一度都担心其对于市场经济的融合能力。在王晓滨看来,尽管华东地勘局所拥有的资源与其他国有地勘局相比,并不是最多的,但他们有着市场化的理念,懂市场经济、懂投资、懂得资本运作。

  看来,俗话说得好,好事多磨!据邵毅介绍,这几年,华东地勘局一直在大胆地进行商业模式创新,已经从一般的地质勘查走向了矿业开发。中国的地勘单位普遍是在端着金饭碗讨饭,这是因为中国的市场经济还在逐步地完善过程中,只有将资源、技术和资本有效结合,才是整个矿业未来发展的方向。

  资料显示,2009年,华东地勘局收购了澳大利亚上市公司阿拉弗拉资源25%的股权,成为该公司第一大股东。2010年,华东地勘局又以12.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巴西伊塔米纳斯集团下属矿业企业伊塔米纳斯铁矿矿业股份公司。

  华东地勘局的海外收购之路足显其与资本市场的亲密接触,而作为一个专业从事境内外投融资业务的综合性投资机构,高能资本在矿业投资领域有着独到的眼光。据悉,2009年,高能资本曾经在江西投资了一家大型钨业企业,当时该钨企不过拥有两个矿产开采权,但在高能资本的助力下,该钨企通过股权整合交易以及矿权变更、登记手续等,整合了13个矿产,不仅增加了公司的探明储量,也提高了公司的估值。

  王晓滨坦言:“目前,绝大部分各省的国土资源厅已经停止了办理新矿权登记,这意味着全部的矿权都要整合到现有的矿企之中,在这个时间点上整合小规模的矿企是最好的时机。”

  矿业投资专业为王

  矿场仅有0.7%的成功勘探率,除此高门槛之外,矿产自身的开采过程中也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包括后期矿产的分离、提炼,均有很多未知的困难,因此,矿企的估值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若没有足够的专业积累,成功投资谈何容易。谈到估值,王晓滨总结道:“首先要从资源上进行估值,其次是从企业的价值方面估值,第三则是要算出在机构退出之后,可以接受的投资回报有多少。这3个方面归属不同的权重,结合而形成的模型,对估值过程起至关重要的作用。”

  资源估值是远景储量的价值,其中包括了经济可开采储量价值和工业可开采储量价值两个方面。换句话说,即使一家矿企有着丰富的经济可开采储量,但每年可开采的配额有限,工业可开采储量很低,势必影响整个矿企的估值。

  储量价值需要通过很复杂的矿企资源价值评估体系进行评估,矿产的开采难度、开采工艺、投入的矿山建设、采用的工艺提取等都是很专业的课题。另外,想要对一个矿企进行正确估值,未来金属价格的波动也需要考虑,一个矿企所拥有资源目前的价值,未来几年后的价值。所以说,矿产投资对机构的专业性要求远远高于其他行业。

  矿产投资除专业性壁垒之外,政策门槛也让众多投资机构望而却步。以稀土为例,可以分成三个产业链,第一是资源上游,第二是对稀土资源的分离,第三是稀土贸易。资料显示,稀土产业链的三个环节都有着指令性计划,处于上游环节的稀土开发受到政策限制,中游需要按照指令性计划进行,因此资本在稀土行业的投资机会往往集中在下游。据悉,高能资本所投资的晨光稀土并不拥有稀土资源,但是其在分离以及贸易两个环节占据规模优势,因此其能在投资晨光稀土后而抢占行业先机,或者说“博彩”矿业投资拼的更是实力。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