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中国不缺资本缺股本

2010-11-14 12:25 · 投资界     
   
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主办“2010全球PE北京论坛”。投资界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发言。

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中国不缺资本缺股本

  投资界11月14日消息,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在北京国贸酒店主办“2010全球PE北京论坛”。投资界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贝恩资本董事总经理竺稼发言。

         竺稼表示人民币基金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国内流动性的一个表现,不仅私募股权市场融资上涨,公募市场上中国今年的融资量也大大超过国际上其他国家。今年前三季度A股市场总的融资额将近是纽交所的三倍。“这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在今天成为一个现实。”

         竺稼认为,在中国不缺资本,缺股本。股本形成的机制,仍然不够完善。A股市场规模变大了很多,但是仍然不能满足中国企业股本形成的需要。有一个规模更大、更加活跃的私募股权市场,对于中国是一个好事情。但私募股权市场整个市场机制的形成,仍然需要时间,也需要从业各方的努力。目前经验不足的问题仍然很突出,他希望能够看到更多、更成熟的GP涌现出来,把整个市场做的更好。

         以下为论坛实录:

         我叫竺稼,我是美国贝恩投资有限公司的合伙人。我们这个公司是1984年在美国波士顿成立的,成立以后,现在我们分支机构在北美、亚洲、欧洲都有,我们有一个亚洲基金,它专注中国、印度、日本市场,现在整个除了私募股权投资基金以外,我们也管理对冲基金,也管理债务基金,管理风险投资基金和一个宏观的对冲基金,我们现在总的管理金额差不多是在700亿美元左右。在全世界其他地方,我们做的比较多的是LBO的项目,但是在中国和印度这样的新兴市场中,我们也参与做很多增长性的投资。

         有接着您刚才讲的话题,其实人民币基金,人民币的量这么大,在很大程度上也是国内流动性的一个表现,不光是在私募股权这边金融上半年融资多,在公募市场上今年的融资量也大大超过国际上其他国家。今年前三季度A股市场总的融资额将近是纽交所的三倍,这在10年前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是在今天成为一个现实。中国一方面现在在投资,融资多,一方面因为中国投资机会多。另外一方面,也是咱们这边的资本多,我觉得这是两个原因造成的。

         回过头来看,怎么来看待这个问题。我自己觉得,我是想从两个方面来看,我自己以前做投资银行的时候,参与整个资本市场的情况,当时有一个中国的资本市场,A股市场,有一个从小到大,从不成熟到变为成熟的这样一个过程。大家看私募股权跟公募股权,私募股权一直是公募股权的一个补充,也是一个替代。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私募股权市场发展,是滞后于公募股权发展有一段时间。现在来看,我自己觉得这首先是一个好事。我一直觉得在中国不缺资本,缺股本。那么资本很多,银行的资本很多,但是股本仍然不够多,股本形成的机制,我自己觉得仍然是不够完善的。现在我们说A股市场已经扩大了很多,规模变大了很多,但是仍然不能满足中国企业股本形成的需要。这样的话,我觉得有一个规模更大、更加活跃的私募股权的市场,对于中国是一个好事情。我觉得这首先是好的。

         我觉得像任何一个正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一方面是好的,一方面整个市场机制形成,我觉得仍然需要时间,也需要从业各方的努力。以前我在做公募市场的时候,大家老觉得做中国的企业上市有一个非常大的困扰,就是企业的管理者一般都没有做上市公司的经验,原来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一个新上市的公司,往往管理者当中有很多人已经有过上市公司的经验。我觉得现在咱们在私募过程中,也碰到一个问题,就是经验少一些。这个时候其实我自己觉得,如果说私募股权简单地来投上市前的PE低一点,上市后PE高一点,我觉得这个价值是有限的,也是很危险的,我们希望看到大家欧更多的,有更成熟的GP能够涌现,能够把整个市场做的更好。

         我们自己来想这个事情,我们跟人民币基金在竞争,其实跟美元基金也在竞争,我们每次投资的时候,都希望看到投资的公司,在竞争上面有一些特点,不简单地是参与一个人云亦云,人做我做的这种事情,这种时候很难有价值。我们自己在想我们的价值在什么地方?我们的价值可能在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我们自己觉得我们做尽职调查,我们花的时间比别人多,希望对于公司了解更加透彻。我们希望做投资决策的时候有更好的依据,不管是有时候别人竞争很厉害的项目,我们分析了以后可能觉得不应该竞争这样的项目。

         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每个项目都做了,每一个项目都适合你做,有人可能适合做两个星期,我还听说过有人做下来30分就能够做投资决策。如果说两个星期必须要做决定,我们很可能就做不了这样的项目。在整个尽职调查过程中,不简单的是想今天能够进来8倍PE,上市公司20倍PE,那么我就能够赢。你要想想你投资的企业有没有什么核心的竞争力,这个行业有没有长期的利润空间。我觉得这些都是要想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在投资之后,要对投资的公司做很多事情。我们自己在全球有一个60多人的一个团队。他们不参与做投资项目,他们只是在我们投资了之后,参与帮助我们投资的这些企业能够做的更好,我们现在在亚洲,这个团队已经有了12个人。我们每投的一个公司,我们的人都来帮助,不是说取代。我知道有一些时候,有一些投资方式,我投了以后,CFO必须我来指派,我们不指派任何人。我举一个例子,我们投资了一个化工公司,投资了以后,我们就派了一个团队的人去帮他做。比如说有一个国际战略,我们就考虑怎么样搞好这个国际战略,我们考虑要增加产能,这个产能应不应该增加,用什么样的方式,在什么样的时间把产能做上来。这是我们做的。在中国投资的时候,我们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我觉得这个是使得我们这种投资方式,往往还是能够被公司所接受的。你去做一个LBO,两边只是一个买卖关系,现有股东和今后的股东是个买卖关系,卖完了他就走了,以后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对于这些股东来说,他要的就是最高的价格。对于我们来说,在中国很多增长性投资,他没有走,我引进一个新的投资者,我卖给你20%、30%、40%的股份,但是原来的股东仍在,对于他来讲,不是这一次能够卖出多少钱,而是存续的这部分有多大价值,如果你能够帮助他把这部分价值做的更大,本身我们带来的钱,比如说1块钱,可能就跟别人带来的1块钱价值不一样了。我们就是怎么样让我们投资公司能够理解我们有一些竞争的特点,然后通过这种特点来寻找我们的投资机会。

         这一点不光是说在人民币基金,咱们在国内看这个问题,不一定大家看的对。其实在海外也往往看得不对。我上个星期在香港开了ABCG,你把过去10年的例子拿来看看,有多少个是成功的,有多少是不成功的。

         我也同意这个看法,我们自己在这个事情上也可以参考一下QFII是怎么做的,他们做了以后,有一部分外资基金到了中国,我相信不管最后什么方式做,都不会一下把这个闸门打开了,一大堆外国资金有涌入了中国市场,我觉得不会的。我自己觉得可能到最后QFLP能够起的作用,还是怎么样能够帮助中国PE市场有一个比较快的发展,我觉得从资金流量来讲,我自己的猜测,不会是对整个市场的供需关系产生一个重大的影响。

         我自己觉得没有必要赶时髦,在中国这样高速发展经济中,各行各业都有投资机会,不是说一定只在现在非常热的行业才有投资机会。我觉得对于一个GP讲,对于基金管理人来讲,关键是自己要对于这些行业能够做出比较好的判断,有的时候大家在讲一个时间的判断,这种热的东西往往热几年,如果只有两三年投资时间,可能会赶当前比较热的东西。但是回过头来想每个行业都有投资机会,我自己看一看,从贝恩投资到中国来以后,一共投了7个项目,各个行业都有,制造业也有,媒体也有,零售也有,我自己觉得绝对不是简单的只有某一个、某几个简单的行业才有投资机会。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