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石投资梁锦松:PE投资最重要的是增值

2010-11-14 12:05·投资  投资界    1
   
摘要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在北京国贸大酒店主办“2010全球PE北京论坛”。投资界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黑石投资大中华区主席梁锦松发言。

黑石投资梁锦松:PE投资最重要的是增值

  投资界11月14日消息,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在北京国贸酒店主办“2010全球PE北京论坛”。投资界全程直播本次论坛,图为黑石投资大中华区主席梁锦松发言。

  梁锦松介绍,黑石集团做PE是长期投资者。黑石一般是看,退出的时候用一个市场的周期来行动,“最重要是你投进去以后能不能给它增值。”他表示。

  对于中国的PE市场,梁锦松指出,中国最不缺的就是资金,中国几年前已经有十几万亿的外汇储备,现在是25000亿,到年底已经3万亿了。所以黑石去年在中国宣布成立第一家人民币基金。同时他表示:“作为一家外资到底能不能达到国民待遇,我们自己心里有数,但是中国还是欢迎我们在中国投资,为的不是我们资金,而是我们带来的管理的技术经验,这个我是乐观的。”

  在如何与企业合作方面,梁锦松表明,在中国绝大部分的PE投资都不是控制型的,下一阶段的PE最重要就是所谓增值,所以做PE投资不是掌握市场周期。“我们一般财务模型都是五年退出,所以在这样长的周期最终要看投进去的时候,如果没有增殖一般我们是不投的。”

  以下为现场实录:

  我是梁锦松,是黑石集团这个地区的负责人,黑石是全球比较大的资产管理公司,全球管的资产有1200亿美元,在中国我们是后来者,我们07年才过来的,现在在中国投了大概超过十个亿美元以上,我们是在中国跟全球关注的行业都比较多,基本上每一个行业都做。而且我们也是投房地产比较大的全球基金之一。在中国或者全球我们还有其他的业务,包括对冲基金的基金也是全球最大,我们也做财务顾问的工作,所以在中国现在所有部门都在开展工作,我也在每个部门跟他们一起合作。

  在中国,你看所有发展中国家,从3000块到8000块人均GDP是发展最快的,中国现在还没有8000,应该有5000,所以未来几年发展肯定是非常好的,另外我们人口还没有到底,所以到8000块之前,我觉得这个增长应该是毫无疑问的。然后从8000到一万可能要一些体制的改革,之后可能要慢下来,中国还没有到。所以中国发展肯定很好,但是也有不少的挑战,包括全球资源够不够?全球形势有没有利?当然总的来说是看好,看好并不代表没有波动性,那么怎么把握这个时间?我们做PE像令欢说的我们是长期投资者,我们一般看时间,不是看时间低就买,看时间高就卖,我们一般是看,退出的时候用一个市场的周期来行动,这样就行了,最重要是你投进去以后能不能给它增值。中国肯定看好,但是中国也避不了受国外的影响。美国新一轮的改革能不能把这个推到很好的阶段?我自己是怀疑的,量化宽松唯一可以达到的,就是美国人民借债的话,债务比较轻而已,但是能不能推动或者刺激个人跟企业的消费跟投资,我个人是怀疑的,因为美国人清楚,你要背这样的债,你最后还是要还的,而且如果你放在银行里的钱没有利息的话,你反而更不敢消费了,因为你放的是本金,而不是收益。

  所以美国应该做的可能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花钱投资在基础建设跟教育,因为这个是把它的生产力可以提高的。第二就是尽量保持一个开放的贸易跟投资的环境,在这个方面我觉得美国还可以多做,包括接受各种投资,接受不同的国家投资到美国,这样经济才可以更好的复苏。如果外围的环境不好,但是外围的环境是很多钱的时候,先不要说通货膨胀的影响,因为有这样多的钱跟以往的周期不一样,全球消费没有上去,生产力剩余没有减少,就很容易出现贸易纠纷,甚至是保护主义。所以反过来如果投的话,在中国我们比较看好就是内需,比较小心的就是依赖出口的行业。

  其实中国作为经济大国,应该有自己的经济结构支撑整个国家的需要,支持中国企业往外扩张,所以从这个角度讲,中国应该有不同的金融机构,包括我们银行都是比较大的银行了,我也希望我们能有比较大的投行可以跟高盛,摩根史丹利竞争,包括我也希望你们能有一两家基金公司可以跟黑石来竞争,这个是自然的。但是他们也很聪明,我一开始参加黑石的时候,北京的朋友已经说了,你们能够带来的很多不同的价值,包括在提高公司治理,包括提高公司管制都有能力,在各个行业都有很深刻的认识跟不同的能力。也可以把我们品牌带过来,同时也帮助中国企业走出去,黑石集团都可以帮助大家,但是中国不缺的就是资金,中国几年前当时已经有十几万亿的外汇储备,现在是25000亿,到年底已经3万亿了,所以北京朋友建议你们不如来中国做人民币基金,所以我们去年是国际比较大的在中国宣布成立第一家人民币基金。我们人民币基金跟你们的人民币基金理论上跟你们是一样的,但是从某个角度来讲,我们还是一个外资到底能不能达到国民待遇,我们自己心里有数,但是中国还是欢迎我们在中国投资,为的不是我们资金,而是我们带来的管理的技术经验,这个我是乐观的。

  同样的外币基金在中国也是可以有不小的发展空间的,我们人民币基金跟境外基金有什么冲突?到现在为止,我们看的所谓机会,所谓管道,其实是很不一样的,很多人民币基金能投的,外币基金不一定敢进去,同时境外也有一些机会,所以到现在为止,我自己看这两个是相辅相成的两个基金,这个情况到什么时候没有了呢?到人民币可以完全自由兑换,但是现在这个环境内,人民币短期内不要这样子,因为这是我们国家进行经济掌控很重要的手段。

  在中国绝大部分的PE投资都不是控制型的,都是投进去这么一个小股东,所以一般的财务杠杆在中国用不上,但是在中国也好,国外也好,下一阶段的PE最重要就是所谓增值,所以做PE投资不是掌握市场周期,在最低价的时候买进,高价卖出这是不对的,我们一般财务模型都是五年推出,所以在这样长的周期最终要看投进去的时候,要要一些前辈帮我们看这个文件,看看有没有增值,如果没有增殖一般我们是不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