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硅谷的创业工场:已投资八企业 比天使更早

2010-08-19 09:47 · 创业邦  曲琳    
   
坐落在杭州市文三路信息一条街的杭州东部软件园曾拥有戏剧性的经历:2000年时,作为电子部附属企业,原“中国技术设备公司”的产品线不再占有优势,面临转型难题。身为“一把手”的宋小春希望能够依附于当时经济结构的变革,让自己的企业转换个身份,成为为创业企业提供服务的“孵化园”形式。

  “我们现在已经投了8家企业。”10年前还是一家国企领导的宋小春,现在的身份或者工作内容很“庞杂”:他是杭州东部软件园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领导者浙江第一家市场化运作的创业园区,同时他还在带领着一支投资团队,发现园区内有价值的初创型企业。“垄断的服务肯定不好,只有服务的人和被服务的人存在利益共同体,才能服务好。”

  坐落在杭州市文三路信息一条街的杭州东部软件园曾拥有戏剧性的经历:2000年时,作为电子部附属企业,原“中国技术设备公司”的产品线不再占有优势,面临转型难题。身为“一把手”的宋小春希望能够依附于当时经济结构的变革,让自己的企业转换个身份,成为为创业企业提供服务的“孵化园”形式。

  从一家国企变为孵化园似乎是条没人走过的路,在创业园区几乎都来自政府扶持创办的杭州,宋小春的决定看起来有些冒险。他带着原公司的管理层到美国硅谷、新加坡、台湾新竹等地区考察,又由于看到当时国家文件中提到的“大力发展软件市场”,最后的决定是创办以软件行业为主导的创业园区——杭州东部软件园。

  如今东部软件园作为浙江省第一家市场化运作的创业园区,不仅探索出国有企业转型之路,还在企业化创业园方面卓有成效。在聚集阿里巴巴、神州数码、中兴通讯等国内外著名的高科技企业之后,这里成为中正生物、家和智能、星软科技等优秀中小型科技企业的大本营,正在成为天堂硅谷的一面旗帜。

  公司化园区

  2001年时,宋小春带大家正式转型,思考如何用企业化运作的方式来经营管理园区。与传统意义上的创业园区不同,宋小春认为园区绝不仅是为中小企业提供办公地点,还要把园区当做一种高端的服务业,而且要提供一条龙性质的周到服务:沟通政府关系,帮助企业进行人才培养和市场开发,创业公司将在这里度过艰难的初创生涯,园区的服务要跟上,还必须具备一定的“思想境界”,同大家一起发展。

  东部软件园在这样的策略下飞速进步,每年在年终之外更重视“年中”,不停总结,时时规划,要把一年当做两年来发展。“不要把我们看成是一个政府的附属物或者一个公共服务机构,我们的名称是‘东部软件园有限责任公司’,是一个市场服务机构,也是个品牌。”宋小春对当初的决定充满信心,“我们服务于公司,我们自己也是公司化运作,官办的、垄断的服务会有缺陷,只有企业化的服务机构才能与被服务的公司成为利益共同体,才能有更好的服务。”

  真正的服务需要在更多地方下功夫,看到不少餐饮等服务业企业面临倒闭,宋小春希望他们能够做到人性化与精细,在“孵化器”、“加速器”、“倍增器”之外,想到大家真正的需求。东部软件园建立了创新服务体系,物业服务是第一步也是最基础的一步,在此之后是科技类公司需要的科创服务,到发展一定阶段后往往会遇到瓶颈时的人力资源服务,资金压力之后的投融资服务,再到公司壮大后面临的国际化服务等。

  宋小春认为,从北京的中关村到大连软件园,还包括印度的班加罗尔等,每个区域要有自己招牌性质的软件园区,企业在这样的特殊小环境中会更有活力,而软件园背后实际上是创新在支撑。在浙江,知识与人才一直被尊重,杭州更是一座既包含传统文化底蕴,又善于在时势中抓住创新点的城市,拥有更超前的意识。

  对于为企业服务、对内创新中最重要的环节“人”, 宋小春有着不同的看法。在转型时,公司的同事们几乎全部跟随他的步伐,成为创业园区的一份子,但从制造业企业到服务型企业,如何才能发挥大家的积极性,为此宋晓春拿出了百分之十几的股份给团队,希望能够以股份化改革形成产权多元化,在公司内部建立一个“发动机”,让大家一起陪伴东软成长。

  在他的努力下,一些台资企业在考察其他地区免费园区之后还是落户在需要收取租金的东部软件园,看中的就是这里的服务。

  比天使更天使

  在转型之后,宋小春几乎成为“杂家”,由于对自己提出了“要与创业企业近距离接触”的要求,需要与园区的中小企业进行沟通,对行业也必须有所熟知,尽力了解各个企业技术、经营。在同企业的沟通中,东部软件园同时在摸索自己的模式,继而建立了六大特色产业,希望以产业集群化吸引更多企业,同时在杭州建立影响力。

  在集聚效应下,同行业的中小企业更容易在成长中得到助力,宋小春认为,创业园区理应有集聚产业与企业的社会责任感,在一番考察之后,明确了东部软件园的六大产业平台:无线传感网、位置信息、服务外包、电子通讯、IC设计电子商务

  虽然在确立六大平台时,“物联网”并没有成为风靡全国的概念,但东部软件园已经看到传感器网路将在更多领域得到应用;电子商务被东部科技投资公司总经理陆华称为“颠覆性革命”,真正的营销策略以及用户体验的大型变革还未发生,与手机等结合有更强的生命力;服务外包虽然门槛不高,但作为社会化分工后的发展趋势,综合性企业会将一部分工作外包出来,也是重要的发展方向;位置服务会在短时间内更加普及,三维类应用等会越来越多。这些行业都代表了未来趋势。

  对东部软件园的管理层来说,看到了园区企业的创始经历和整个公司的运作情况,最大的感受是,初创企业在产品、人力等其他方面的问题往往没那么致命,可怕的是资金链断裂,而此时公司的价值很难完全体现,并不能指望着风险投资雪中送炭。

  东部软件园希望开设自己的投资公司,以合作与投资的形式为这些企业救急,“千万元级别投资我们做不到,但是会做百万元级别。和那些著名投资机构来比较,我们的金额少,在眼界方面也没有那么开阔,依旧还是二线城市的看法。但我们要的溢价不高,一倍增值之后也许就会离开,希望可以‘比天使更天使’。”

  对投资业务总负责人陆华来说,从园区到投资人的身份过渡给他不少体会。原来就需要同企业交流,而现在每天都能与被投企业见面,常常会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着急。“创业初期异常艰辛,创始人们面临很大的压力,他们的技术本身就是新技术,要获得政府、市场的认可,研发又要经过漫长的过程,为这么多的员工负责,万一碰到问题我们会跟他一起着急,钱在、人在、心在,绑在一起了就变成一个生命体了。”

  “我们有一个优势,就是能够近距离观察这些初创型的科技型企业,从老总的创业经历,老总的朋友圈,老总的管理水平,包括他整个公司的运作情况我们都看得很清楚,知道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所以我们对这些企业的甄别和了解是比较深的,外来投资者更多地关心投资价值,但是作为投资价值,如果像投资股票一样就是不行的,买股票是一个交易行为,而投资的话是一个发现价值,培育价值、放大价值的过程。”宋小春总结说。

  谈及企业办园区与政府办园有何不同,宋小春感慨良多。“企二者最大的区别是原动力和效率的问题,即为谁干,为谁打仗;第二个是速度,我们很快的,不比他们投资公司慢,但是我们有一个原则的,我们就是天使。”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