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冬:保利博纳已获美国纽交所主板上市资格

2009-10-22 10:04 · 新浪  赵静   
   
保利博纳总裁于冬首次于华谊兄弟上市后接受媒体专访谈保利博纳相关上市计划。他向记者否认了此前盛传的在美国创业板纳斯达克上市的说法,称保利博纳已经获得了美国纽交所主板上市的资格。

  在第22届日本东京电影节上,保利博纳总裁于冬首次于华谊兄弟上市后接受媒体专访谈保利博纳相关上市计划。他向记者否认了此前盛传的在美国创业板纳斯达克上市的说法,称保利博纳已经获得了美国纽交所主板上市的资格。他强调,保利博纳启动上市计划,不单纯是为了融资和多拍几部电影那样简单,而是要尽快地用国际化的标准让自己的企业与国际接轨,并推动中国本土电影产业的发展。

  于冬首先祝贺华谊兄弟在中国内地创业板上市,他认为,华谊的上市“是整个行业有标志性的事件,也代表着文化产业,尤其是电影产业在资本市场的认可”,和华谊上市的个人私募不同,保利博纳的前两次融资都由机构投资来参与。因在初始阶段就为在美国上市而努力,因此所有的审计流程都按照美国方面的规范与流程来执行。于冬强调,“我们希望上市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还是要把企业的发展做到水到渠成,我们不是为了利润去充利润,我们希望把企业做结实。”

  而保利博纳接下来发展的侧重点在内外双修,对内要做好企业的改制与管理,对外要再次启动融资,融资的目的是为了院线建设和电影院的投资。在未来的两三年之内,于冬希望将现有的电影院扩张到30家。

  他指出,做企业并非项目融资,目前的三五年时间,是中国电影民营企业决胜和战略发展的关键期,所以保利博纳启动上市计划,“不单纯是为了融资,为了圈钱,然后多做几个项目,多拍几部电影,而是尽快地要把自己的企业跟国际企业用国际化的标准尽快接轨,然后壮大自己的实力。在这样的发展期里,能够推动中国本土电影产业的发展。”

  除了融资之外,我们更需要的是能够把企业规范化,透明化,能够把中国的本土企业跟世界的企业进行接轨,能够通过我们投资拍摄的中国电影通过这样的境外的合作,有效地让企业建立更高的可信度和知名度,同时把产品带到全世界去。我们再启动融资,是为了院线建设和电影院的投资。在未来的两三年之内,我们希望有30家电影院,我们今年年底会开业的有6家电影院,这些影院投入市场之后,会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也贡献一份力量吧。

  记者:在东京电影节开始之前,内地娱乐产业发生了一件很轰动的事件,其实也在大家的期待之中,那就是华谊正式上市了,在正式申购也将获得挂牌,正式入市。我们现在很关心保利博纳的进展是怎样的?

  于冬:首先祝贺华谊兄弟在创业板上市,这是整个行业有标志性的事件,也代表着文化产业,尤其是电影产业在资本市场的认可。作为保利博纳来讲,我们也在启动自己的上市计划。对于资本市场来讲,上市的目的是融资的过程,更主要的是,中国文化产业的发展,现在面临非常好的时机,投资人和资本市场在文化产业大发展的前提下也在追捧文化产业的投资,这是大势所趋。

  保利博纳已经确定在境外上市,我们在07年的时候,首次完成了风险投资的进入,在09年的4月份,也完成了第二轮的融资,在两轮融资完成之后,保利博纳已经具备了境外上市的基本条件。我们经过了美国会计审计的准则审计,由德勤进行了07、08和09三年的审计,我们是中国唯一一家电影企业里面得到美国四大会计师事务所的审计的专业公司,这为我们上市已经奠定了基础。同时世界上三大金融投行机构其中有两家都在我们公司进入,比如红杉、matrix、经纬中国等。

  记者:具体上市的日期定在什么时候?

  于冬:我们上市的确切计划,希望在2010年的年底,或者是2011年的上半年,我们希望能够在美国的纽交主板上市,这也是在纽交所,在美国市场直接融资上市的IPO(首次公开募股)的唯一一家中国电影公司。

  我希望这个我们能够完成这样的壮举,我们也希望我们的企业更加规范化和透明化,我们用更高的标准来对待中国民营企业的成长,也希望这样一个浓抹重彩的一笔,来由保利博纳公司来完成。

  我们的业绩成长,我们的专业化管理水平,还有整个公司的架构的完成,将通过上市这样一个过程来进一步的完善。我们一方面要加强自身管理,提高自身水平,也将更多、更好的跟国际公司接轨,也为中国的电影企业和文化企业在境外上市做一个开天辟地的事情。

  我们希望华谊的市值越升越高,这样的话,会有一个参考的比值。我们一方面祝贺华谊的上市,另一方面也希望中国的电影企业,比如中影集团和上影集团也尽快启动上市融资,通过资本市场的杠杆来调节,把中国的本土的电影企业和文化企业做强做大。

  记者:我想请教您,纽交所对于保利博纳上市以后的盈利有所限定吗?要达到一个怎样的数字。

  于冬:我们跟华谊不同。华谊还是个人私募的比较多,像马云江南春都是以个人私募的方式来做投资。但我们从几轮融资都是机构投资,刚才说了三大世界投行有两大在我们公司,亚洲创投基金和SIG海纳亚洲创投基金也对我们公司进行了投资,这方面的要求比较严格,包括审计和律师文件的签署,都相对比较严格。我们由德勤来做审计,是中国唯一一家出报告的文化企业,很多公司也经过德勤审,但是都没有出报告。我们正式出报告是为境外上市打基础,希望从一开始就能够符合相关的规范与流程。我们希望上市并不是最终的目的,我们还是要把企业的发展做到水到渠成,我们不是为了利润去充利润,我们希望把企业做结实。

  记者:保利博纳接下来发展的侧重点在哪里?

  于冬:今年,保利博纳完成了几件非常大的事情,第一,我们从单纯的发行公司向制作公司和投资公司转型,我们投拍了16部电影,我们正在计划的投资的电影也有15部。我们的发行规模今年会达到8亿票房,这8亿票房的数字是由23部电影完成的。其次,我们的海外发行公司在今年已经全面启动,施南生女士和陈永雄先生负责海外发行的部分,我们这些中国片,包括《花木兰》、《大兵小将》、《十月围城》等在内的十几部电影在海外市场的收入会达到2000万美金的销售额。这些都是为我们的未来上市的利润增长,奠定非常好良性回收的基础。同时,我们现在也在启动我们新一轮的融资,我们不希望是再用股权这样摊薄的方式,而希望是更有战略价值的投资,我们希望能够一起来分享未来境外上市的成果,我们希望以有战略价值的、对整个中国电影产业、尤其对民营企业有发展的眼光,来寻求一些大的投资人和战略价值的投资者。现在的市场经历了金融危机之后,重新开始回来,我们也希望在刚刚自谷底爬坡的拐点上,保利博纳来做IPO(首次公开募股),能够实现境外上市的目的。

  其次,除了融资之外,我们更需要的是能够把企业规范化,透明化,能够把中国的本土企业跟世界的企业进行接轨,能够通过我们投资拍摄的中国电影通过这样的境外的合作,有效地让企业建立更高的可信度和知名度,同时把产品带到全世界去。我们再启动融资,是为了院线建设和电影院的投资。在未来的两三年之内,我们希望有30家电影院,我们今年年底会开业的有6家电影院,这些影院投入市场之后,会为中国电影市场的增长也贡献一份力量吧。

  记者:之前,我在采访华谊上市的时候,有一个专家说,华谊上市之后让大家看到了娱乐公司是能够上市的,能够挣钱,所以现在有很多投资会更加主动地找过来,保利博纳也是这样的状况吗?

  于冬:我们好像并不缺钱,做企业并不是单纯做项目,中国电影企业在中国本土市场这么多保护的情况下,还是只有这样一点点利润的空间,其实并不是很结实。我们个儿可能长的已经很高了,但是我们并没有肌肉,我们并没有坚强的实力。

  国有企业依然强大,它有更多的融资的管道,包括债券,包括政府部门的支持等。其实金融资本在这个阶段是刚刚开始来关注和进入民营企业的发展,包括华谊上市,这些都是刚刚开始。我相信这几年,外资会马上大规模地进入,尤其是WTO签署之后。在这个阶段,中国电影民营企业如何发展起来,是当务之急,不单纯是项目的问题。

  项目融资,我觉得五年后再拍电影还可以融资,只要你有好导演、好项目,都可以去拍。在目前这三五年的时间里,是中国电影民营企业决胜和战略发展的关键期,所以我们启动上市计划,不单纯是为了融资,为了圈钱,然后多做几个项目,多拍几部电影,而是尽快地要把自己的企业跟国际企业用国际化的标准尽快接轨,然后壮大自己的实力。在这样的发展期里,能够推动中国本土电影产业的发展。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