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看好中国市场 英特尔加快在华投资速度

2009-09-03 00:00 · 创业邦     
   
基于对中国市场的持续看好,英特尔全球执行副总裁兼英特尔投资总裁苏爱文(Arvind Sodhani)把许盛渊这个董事总经理“搬到”了北京,其前任张仲一直常驻香港。这将促进英特尔投资部跟其他业务部门更亲密的合作。

  许盛渊在2009年可谓春风得意,38岁的他在6月10日升任英特尔投资(Intel Capital)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一周后又喜得贵子。他完全可以把这种明媚的心情化作英特尔投资发展的加速器。基于对中国市场的持续看好,英特尔全球执行副总裁兼英特尔投资总裁苏爱文(Arvind Sodhani)把许盛渊这个董事总经理“搬到”了北京,其前任张仲一直常驻香港。这将促进英特尔投资部跟其他业务部门更亲密的合作。

  8月上旬,许盛渊陪着苏爱文在杭州、北京等地转了一圈,后者返回美国前留下了一句话,“中国经济非常好,我们需要投资更多项目。”许盛渊已经聚集了“老”、“中”、“青”三代七位团队成员:赵慕杰、关达成和他自己都在英特尔工作了10年左右,是英特尔投资绝对的“老人”;饶洪吴蓉晖是“中年派”,他们已经用多个项目显示了自己的实力;进入不到一年时间的黎平和孙晓光则是“青年派”,正盼望着能尽快“证明”自己。

  启蒙期的“老人”

  在1999年赵慕杰成为亚太区第一个投资经理之前,英特尔投资已经按捺不住在中国投资了搜狐、香港电讯盈科等项目。这时,许盛渊还在安然北美投资部工作,偶尔会被派到中国出差,而关达成仍供职于通用电气。那时英特尔投资在中国还没有团队,投资搜狐这一案例,更多的是时任英特尔投资亚太区董事总经理Tony Jansz和Eric Levin两位的功劳。英特尔投资中国区最早期的团队成员中只有赵慕杰坚持至今。

  1998年被很多人视为中国风险投资元年,英特尔对搜狐的战略投资也开启了其投资业务在中国发展的大幕。在与Tony和Eric接触后,赵慕杰决定加入英特尔投资。“他们谈到这个行业充满挑战,而且是正在中国发展的新领域,我觉得非常有吸引力。”她回顾了11年前自己的选择,那时她在中国已为ABB工作了十年。祖籍珠海的赵慕杰是典型的“香蕉人”,有着中国人的面孔,实则是加拿大人。

  回想1999年,流行的话题是合资企业,人们的思维模式大多是“你赢我输”或者“我赢你输”,天天谈论谁控谁的股。赵慕杰不断向人解释英特尔投资不做合资企业,也不求控股,只是一个小股的战略投资者,希望“双赢”。她还参与组织了几次英特尔投资与纳斯达克合作的研讨会,宣传风险投资理念,经过好几年,人们才开始接受小股股权投资的理念。当时在国内活跃的VC,也就是软银IDGVC、汉鼎亚太华登国际以及中经合等几家。

  加入初期,赵慕杰配合同事做了几笔投资,很快她便独当一面投资了亚信。“那种感觉很棒。亚信应该算是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私有企业,也是英特尔投资中国区第一个退出项目。”回忆过去,赵慕杰还感慨那几年中的每一天都充满了新鲜感。她近年来比较得意的项目之一则是金山软件(HK 3888)。

  作为英特尔投资中国区最“老”的员工,她经历了1998年~2000年的互联网热潮,2001年~2002年泡沫破灭后的VC寒冬,从2003年开始的VC复兴,2008年的紧缩,和英特尔投资一起坚守,其中变化的只有投资策略的不断调整。最直接的是,之前英特尔投资多是与其他机构合投,很少领投。而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VC行业开始紧缩,之前成立的基金很多都消失了,英特尔投资则在这时开始了领投。

  在赵慕杰看来,实力雄厚的英特尔投资好比一辆多轮跑车,即使有时少一只“轮胎”或换一只“轮胎”照样可以丝毫不受影响,继续奔驰。也正是因为整个机制的健全和成熟,无论是法律条文还是财务分析,每笔投资都必须经过全面细致的考察过程,对所投资公司来说甚至是一次艰苦的历程,有些公司甚至不理解。但即使繁琐,她仍坚持严格遵循这个过程,一直做到投资委员会满意为止。这种操作带来的结果是:即使在市场不景气时,英特尔投资的项目也没有出大问题。

 

  从国外回到国内

  关达成和许盛渊比赵慕杰迟一年加入英特尔投资,来中国内地工作却晚了好几年。同样在此工作了9年,同样是在国外市场投资几年后才转向中国市场,不同的是关达成之前的重点是东南亚和澳大利亚,而许盛渊在北美。

  2000年前后,IT产业非常火热,英特尔投资也在快速发展和扩编,关达成就在这一年加入。他发现在大部分东南亚国家,有很多企业家和创业者希望能够充分利用IT技术,他们看到新能源、医疗行业有许多机会和发展潜力。“我觉得每个国家都有它的投资主线和重点领域,理解当地社会的特点才可以找到比较合适的投资机会。”

  几乎与此同时,生于中国台湾、在美国成长的许盛渊于旧金山加入了英特尔投资,开始在北美投资。在许盛渊看来,2000年的美国风险投资行业和2006年~2007年间的中国很像,很多人在融资,很多人在投资。但从2008年开始市场变了,估值开始下降,好的公司不愿意去融资,差的公司融不到资,投资者变得保守起来。

  “2003年~2005年风险投资行业快速发展,天天有新的基金、新的人进来。”赵慕杰这样形容中国风险投资过去的那个高点。就在这个时期,关达成和许盛渊来到了内地。2004年9月,许盛渊从北美回到内地。一是希望能离在台湾的父母更近一些,二是对内地市场很有兴趣。他认为自己2004年回到内地已有点晚了,“2003年才是最好的时机,那时竞争还没有过热,投资的价格更合适。”3个月后,他和赵慕杰一起完成了来北京后的第一个项目——北京搏动科技(主业为手机应用软件,后被一家台湾公司并购)。再后来,2005年11月芯片设计厂商珠海炬力登陆纳斯达克,2007年10月金山软件在香港上市,A8音乐(HK 0800)2008年于香港挂牌,都是许盛渊经手的项目。

  同样在2004年,因为个人的兴趣爱好,关达成开始在香港城市大学进修心理学。“心理学能给人一副好耳朵,使你愿意花时间去聆听。”从2005年开始他常驻香港,主要负责中国内地的投资,比较知名的投资项目包括东软集团(SH 600718)。

  之前英特尔投资走过不少弯路,如果投资100万美元能和目标企业签约,就不愿意再多投一分钱,而东软集团这一案例中,英特尔投资了4,000万美元。2005年3月出任现职的苏爱文把英特尔投资的投资范围扩展到了准备IPO和已经IPO的公司,不再局限于早期初创项目。关达成接触东软集团是在2006年,后者已是上市公司,英特尔最终注资持股5.8%,成为其战略股东之一(至今仍持有4.25%股权)。这是在外部环境变化下,英特尔投资不断调整自己策略的例子。关达成非常欣赏和尊敬东软集团董事长刘积仁教授,“他很有远见,愿意与其他人分享经验”,所以常常成为“英特尔投资创新技术日”和英特尔公司其他活动的特邀嘉宾。

  “9年的投资经历让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能够在英特尔投资工作如此之久,是因为我‘上瘾’了。”关达成说,他遗憾自己每天的时间不够用,没有足够的时间照顾家庭。

  内部的跳转

  2亿美元的“英特尔投资-中国技术基金”成立于2005年,恰逢中国风险投资市场如火如荼。这一年,邝子平离职创立了启明创投,而许盛渊则主导了对蓝汛通信的第一轮投资,一年多以后,许又说服了邝参与了对蓝汛通信的第二轮投资。此时的吴蓉晖则在英特尔公司资金部做到了中国区总监,事业上非常需要新的挑战。

 

  作为亚太总部惟一一个了解内地市场的员工,吴蓉晖在2002年被派回来建立中国资金部,从零开始一直做到7人团队。吴蓉晖认为英特尔值得她“逗留”9年的主要原因之一是公司愿意给员工不断提供新的挑战和机会,只要你愿意尝试,可以要求调换部门。吴蓉晖就在2005年11月从资金部转到了投资部。

  对于职业女性来说,更需要平衡工作和家庭,英特尔投资照顾了吴蓉晖的要求。她的先生是厦门人,回国后打算回厦门创业,她则希望跟随。当然厦门在国内经济发展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在此布点也可以辐射周围区域。

  吴蓉晖先后完成了对新奥特和乐拍的投资。在低迷的2008年下半年,她又果断投资了望海康信和银江电子,使自己的项目数量不断增加。她认为,“在危机面前,产业资本比金融资本更具长久性。”

  值得一提的是,望海康信和银江电子都是以人民币投资的,包括许盛渊主导的浙江中控项目也是如此。在此之前英特尔投资基本都是用美元投资,由于看到国内市场退出机制在逐步建立和成熟,从2007年开始尝试人民币投资。“我们希望更多的公司能够在国内上市,能够就地开花结果。有了成功经验,我们可以以更大的比例去做人民币投资。”吴蓉晖说。

  这两个项目也非常符合英特尔投资的数字医疗战略:望海康信做的是医院ERP系统,数字医疗则是银江电子三大业务之一。饶洪将吴蓉晖称为“数字医疗投资领域的专家”。看上去安静柔弱的吴蓉晖爱好运动,她觉得做投资工作的压力比较大,适当运动是很好的调节。

  IT技术“入侵”新能源

  2007年年初,饶洪成为Prime Capital的合伙人,负责开拓其私募融资业务。这时,医疗和新能源领域也成为投资热门。在望海康信等项目中,英特尔找到了医疗行业与自身战略的结合点,而在许盛渊看来,对太阳能、风能的投资只是新能源领域的第一代投资,英特尔投资正在积极介入新能源的第二代投资热潮——智能电网,就是把IT技术应用在能源传输上。“智能电网、智能电表不仅仅属于制造行业,其中使用的软件、芯片、硬件与IT密切相关。IT技术提高了电网的效率,这种企业既能满足英特尔投资的财务回报,又在战略上跟英特尔公司相匹配,是完美的结合。”饶洪说,他期望承担起投资新能源领域这一重任,并已主导了对能源存储公司汇能科技的投资。

  2007年年底,饶洪加入英特尔投资。在此之前,饶洪在北京参与创立了影象国际集团,该公司获得了IDGVC和海纳亚洲的投资。他认为创业的经历让自己和创业者有很多共同语言,这种“化学反应”有助于双方的沟通和融合。

  和吴蓉晖一样,英特尔投资也帮饶洪取得了工作与生活的平衡。身为上海人的饶洪当年选择在北京创业,是因为合伙人都在北京,而加入英特尔投资后他如愿常驻上海,“公司非常支持。”他谈起自己五岁的女儿时浑身充满父爱的光辉,他的父母也在上海。

  在投资圈中流行着德州扑克的纸牌游戏,这也是饶洪在看书和游泳之外的爱好之一。这种游戏依靠心算,有两种打法:一种是精算型,根据牌面算概率,概率高时多放钱,概率低时少放甚至不放钱;还有一种是每副牌都压点小钱,赢了当然也好,输了也亏不了多少。

  这种玩法其实跟投资非常相关,投资也是在计算所投公司的成功率,算清楚了才能决定投资多少,这是精算型的投资风格;也有投资人敢赌,只要这家公司有冲上去的机会,不管估价多少,都敢投资。饶洪评价自己是毫无疑问的精算型,根据概率下赌注。这实际上也是他所有同事的风格。“英特尔投资一直以严谨著称,没有出过大错,我们在投资过程中相对保守,会做很多功课,尽职调查会做得深入而全面。”许盛渊这么说。

 

  新团队 新机会

  2008年9月,辛耀州叶冠泰离开英特尔投资,加盟高原资本。从2003年开始,新的基金纷纷进入中国,不少投资人认为如果有机会去管理一支新基金,有许多挑战但回报肯定不菲。英特尔投资也在此时及时调整了激励机制。

  黎平和孙晓光很快进入,填补了两人留下的空缺。巧合的是,这两位新的投资总监同样都是1988年离开中国,前往美国学习后留在华尔街工作。作为英特尔投资的“新人”,先要花上几个月时间了解英特尔公司内部情况。而要了解整个英特尔公司的业务和各产品事业部,对初来乍到的人是个不小的挑战。

  “公司本身在不断地生成新的业务、部门、方向,了解是个永无止境的过程。”孙晓光说,他最近接触了一些数字电视相关企业,他认为在数字电视平台服务上国内有很多空白,如内容提供、技术改造等,这个生态环境的形成本身就是家庭数字化的过程,而这正是英特尔的重要战略之一。

  虽然在2008年年底才回到内地,孙晓光并不认为这是糟糕的时机。他说像腾讯盛大、分众等比较经典的投资案例都是在VC行业不景气的时候做出的,他也相信巴菲特所说的,“当别人害怕时你要贪婪,当别人贪婪时你要恐惧。”

  和孙晓光一样在上海驻扎,黎平于2008年11月加盟,他的关注重点是数字媒体、电子商务,根据需要他还将越来越多参与软件领域的投资。在他看来,中国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特点,而上海就聚集了很多传媒公司。他在看一些媒体项目时,时刻需要评估它是否与英特尔的移动互联网设备(MID-Mobile Internet Device)战略相吻合。

  在黎平看来,国内电子商务仍有很大的投资机会,目前行业还处于在电子商务上“修高速公路”的初级阶段。而英特尔可以通过云计算来提升电子商务后台的效率,可以为他们提供软件解决方案,也能为大型的电子商务企业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最初几个月,我重点了解英特尔投资的特性,并与业务部门广泛深入地接触,看看他们有什么新技术、新产品,有什么合适的服务和解决方案。”黎平说,“下半年我有几个案子需要看紧。”

  在新人进入之前,英特尔投资又设立了规模为5亿美元的“英特尔投资-中国技术基金 II”,陆续投资了汇能科技、创益科技、望海康信等项目。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发展至今已经历了两轮低迷,英特尔投资却从来没有停止投资,仍在坚定支持所投公司。

  “这两个月我又开始忙起来了。”赵慕杰说,她一直关注的项目有了新动静,创业者愿意多接触,价格也有了松动。好了!时机已到!在2005年之前整整4年时间内,英特尔投资总共才投出去4,000万美元,而2005年拿出的2亿美元只用了30个月就花出去了,如今这支7人新团队是不是会以更快的速度完成5亿美元的投资呢?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