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元FOF的2.0时代:新GP每天都在敲美元LP的门,好的GP往往是双币种基金

2017-07-13 10:10· 投资界   
   
新的GP几乎每天出现,每天在敲美元LP的门。面对这么多的机会,面对新的GP,应该怎么来选择呢?有什么陷阱需要避免的。还有BAT,和一些大的行业龙头支持的一些基金,产业型的基金到底要不要投?

  2017年7月12日,由清科集团主办的《第十一届中国基金合伙人峰会》在北京如期举行,峰会邀请了知名优秀FOFs、政府引导基金、上市公司、险资、私人银行、财富管理机构、富有家族及个人、VC/PE机构出席,深度探寻国内外LP市场发展趋势,分享最新的资产配置策略。

  在“美元FOF的2.0时代”专场,来自尚高资本董事总经理张丽、硅谷银行董事总经理陈青、Adams Street Partners合伙人郭伊扬、Commonfund Capital中国首席代表、投资总监李以勒、HarbourVest Partners董事总经理单丽红一同进行了讨论。

  以下为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根据现场速记整理:

  张丽:尚高资本是一个时间比较长久的老牌美元母基金,我们是2005年进入中国,主要投一些成长期的基金。到目前为止在中国投入了16亿美金,涉及到各个行业,包括各个阶段的一些投资。我们以投基金为主,跟投和直投为辅。中国的总部设在上海,基金的总部设在纽约。

  陈青:我是硅谷银行中国区的总经理陈青,硅谷银行是起源于硅谷的一个创新平台,我们不仅仅有商业银行,还有母基金直投基金,还有行业分析部门。今天是讲美元母基金,我们母基金在美国有15年的历史,管理了8支母基金和3支直投基金,超过了30亿美元。进入中国以后,也建立了人民币母基金团队,我们是有两种货币在中国做基金的投资,两个团队分别各自做自己的决策。

  郭伊扬:我是Adams Street Partners在中国的合伙人,Adams Street Partners是美国一个比较老牌的私募投资机构,有40多年的历史。1979年在全球范围内发起了第一支母基金,90年代我们开始研究在中国的投资机会,2004、2005年开始做了第一笔基金投资,现在在国内也投了20多个GP,覆盖VC和PE各个领域。特别是对一些新的品牌,新的一些打法和想法,都非常紧密的跟踪。

  李以勒:我是Commonfund Capital亚洲首席代表,我们有大概40多年的历史。在美国开始,现在拥有151亿美元。投中国主要覆盖的是VC和PE,我们以直投为主,也会做一些跟投,也会做二级市场的投资。

  单丽红:我是HarbourVest Partners中国区负责人,HarbourVest Partners是全球最大的私募市场的母基金,基金管理规模大概有500亿美金。投资领域主要有三,一个是母基金,大概有350亿;还有PE二级市场的基金;还有共同的直投,像一些新兴中国人民币的母基金。根据市场的发展,我们不断的创新,来形成我们的投资模式。

  我们实际上从90年代就开始在亚洲和中国做投资,北京是五年前成立,北京团队帮助中国基金投资,还帮助做全球PE二级市场,还有共同直投在中国投资的业务。我们推广和教育整个行业,也花很多时间跟监管机构和各个金融机构来沟通,帮助大家了解全球私募市场,以帮助整个国内私募市场,不断的增大和不断标准化、国际化,能够真正形成一个良好的,长期的稳健的资产类别。

美元FOF的2.0时代:新GP每天都在敲美元LP的门,好的GP往往是双币种基金

  美元GP在中国的演变和变化

  张丽:先聊第一个话题,美元GP在中国的演变历史和变化。2000年左右,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还是一个新兴事物。现在大约过了20年不到,我们每个的合伙人认为中国的市场已经取得了非常快速的发展,已经成为了一个相对比较成熟的市场。可以这么说,我们用不到20年的时间,走完了美国30、50年走过的一条路。

  问一下嘉宾,你们感觉到中国的市场GP,尤其是美元GP经过这十几年,20年的发展,有一些什么样的变化?

  陈青:虽然我们美元母基金这两年投的比较少,但一直在观察着,而且人民币母基金也在看。这几年大家都知道一个现象,市场的钱比较多。同时我们也看到中国的GP,除了最早期的基金公司,有很多的新的人民币GP起来了。新的人民币GP也很快成熟了起来。我们用人民币母基金投了不少的GP。    

  张丽:单丽红你觉得中国美元GP现在的成熟度,和美国的GP相比下来怎么样,是不是已经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了一个相对成熟的水平呢?

  单丽红:我在加入HarbourVest Partners之前,做了16年的投资银行,当时在美国也在亚洲。实际上过去20年,看着中国从90年代,可能就那么一两家到现在几万家。从规模上肯定是以三倍的速度,在超越美国。

  从具体的阶段发展来说,比如说欧美并购市场非常大,但在中国还是新兴。总体有几点,模式上,从小到大,到精。很多中国的GP都是几十人,上百人,现在反而发现了表现最好的,反而是专注的,做得最好的领域。你还是要专注做,能够做得最好。

  第二个是GP的价值来说,从挑行业的龙头,到帮助创造行业的龙头。现在市场发生了变化,这么多GP和LP,没有那么多好的资产的情况下,特别与科技有关的领域,经常是被不断的突破创新。都是在投资人的影响和支持之下,去创造新的行业的领袖。对GP的要求,和你能带来的价值,整体上来说,也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从十多年前,很多在中国的投资都是区域性,比如说亚洲,甚至全球非美国的战略。过去五年我们发展到中国,甚至是行业的基金或者是专注于某个区域的基金,这是更为专注化的发展趋势。

  从模式上,最早一批的中国GP,很多还是拷贝美国的模式,包括投的最主要的项目,也都是拷贝美国的谷歌、亚马逊等,但近期越来越多的是纯本土的创投,纯本土的模型,特别是摩拜带来的效率是不一样的,造成了很多纯本土的创新。

  下一个阶段我们跟国际接轨,在人工智能方面,也有中国和国际同步发展,或者有互动。还有我们也可以看到投资明星,他们的风格如何,也能看到这些机会的变化。比如说三四年前,比较专注投入了移动互联网,那一段移动互联网的爆发的时候,包括小米等。最近的网红是朱啸虎,他投的这些项目,不管是滴滴,OFO,还是饿了么,就会体现出来是一个本土创业家,发现了本土的特质,做出来可能比美国,甚至国际最领先还要更接地气的,当然这些投资人在任何阶段还是一个好的投资人。

  所以整个是往越来越好的方向去发展,还有很多的空间。真正成为百年老店,是一个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所以下面的十年是考验中国整个PE行业的阶段,因为实际上人员变化是最重要的,人变化了,他还能不能创造这样的可以重复的投资模式,我觉得中国还没有经受过真正的考验。

  陈青:提到中国GP的变化,看到一个现象,做得很好的GP,往往是两个货币,人民币和美元同时在做的。我们自己看到一个数据,中国现在出的独角兽,几乎每一支都有美元基金的投入。

  李以勒:补充两方面,这几年更多是本土的机会,十年前大家投中国的基金,都是有美国团队,可能是一个美国PE过来中国,然后建立一个中国的团队。过去五年越来越本地化,完全是本地出来的VC和PE。

  第二,我经常去硅谷,跟中国的同行去进行交流,中国出了产业基金,比如说阿里、美团等。为什么facebook和谷歌没有这么大的产业基金,因为发展不太一样,中国更多是围绕互联网,比较大型的公司会出来这样的投资机会,这个特点也是往后中国十几年看到更多的机会,这也是在美国和欧洲还没有出现的。

  郭伊扬:说的产业基金,我也想补充一下,其实在互联网以外,比如说医疗等产业,我们发现很多的产业基金。今年做了一个统计,特别是在A股上市公司,在过去两三年里面都有募集差不多上百支产业基金,这也是捕捉一些机会。你会发现这个社会其实发展越来越快,在一个垂直体系里面要去扶持一些创新,而且要把这些创新扶持成未来产业的发展方向,是非常难的。所以对于一些比较成熟的企业,他用投资的方式来打造一些上下游的协同效应,打造自己的生态圈,捕捉一些自己体系里面不能捕捉到的创新。

  但可能会有很多的企业可能会进入到一些误区,所以这里面还有很多成长空间。在跟中国的GP,美国GP,还有欧洲的GP交流时,发现中国的GP是非常好学,非常去关注在国际私募领域里面的一些新的趋势,一些新的打法。我在中国做投资,感觉很自豪,很激动,因为这种精神经常能感染我。

  还有一点中国的GP还是需要更多的关注,就是在募资的规模和自己能力的匹配上面,我觉得很多中国的GP还会相对比国外GP要显得激进,或者心态更浮躁一些。管理太多的资金,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匹配,从长期来讲会造成基金业绩回报不好,这一点是我给很多的中国GP一个善意的提醒。

  过去两年,还有一些其他新的策略、新的方向,也发觉一个趋势。原先在一些全球基金的中国团队出来,成立了他们自己中国的基金,这里面我觉得也是反映一个趋势。第一,中国的机会越来越多;第二,中国发展非常快,在投委会全部要通过,不是很容易的事情。在全球基金里面,以前的GP里中国的比例一直是在一个相对比较有局限性的投资比例,但是在中国事实上这个机会是大大超过了原来可以投资的钱,所以有很多这样的团队都出来成立自己的基金,有更多的决策权和有更多的子弹,比较好的去捕捉这样的机会。

  另外越来越多产业里的人,包括在产业里面做投资和做运营的人,纷纷加入到私募这个领域里面,是因为看好通过投资来创造很好的财务和产业回报的模式,这也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因为如果你对产业有比较深的理解,有很多的人脉,其实能帮你做更好的投资,去理解投资的企业未来的方向。

  美元LP重点的投资策略和方向

  张丽:讨论的第二个话题是现在美元LP重点的投资策略和方向是什么?刚才也提到了很多的中国GP,其实发展了20年,已经发生了一些非常深刻的变化。作为美元的LP,新的GP几乎每天出现,每天在敲美元LP的门。面对这么多的机会,面对新的GP,应该怎么来选择呢?有什么陷阱需要避免的。另外BAT,和一些大的行业龙头支持的一些基金,产业型的基金我们要不要投。我想请在座的嘉宾,就这个话题来发表一下意见。

  陈青:硅谷银行不管是人民币还是美元基金,都是在硅谷银行整个的平台上的,所以我们的投资策略一贯以投资早期的科技创新的基金为主。在GP选择上有一个共识,现在是人民币母基金的春天,美元母基金的2.0,我们自己开玩笑说这是第二春。我们基本上是早期基金或者是专注的基金,然后就是团队。

  郭伊扬:我们从大的机构,比较成熟的机构里面出来的一些骨干的力量,他们在大的机构里面,得到了很好的培训,包括投资逻辑,包括投后管理,他们看到过很多好的企业是怎么样的,是被创造,被投资的。他们对项目的理解和判断,可能会不错。因为是骨干力量,所以他们还在职业的黄金期,所以也是很有干劲,而且很想为自己在行业里面打造出一个很好的名誉和名声。

  中国是一个竞争非常激烈的市场,大家的判断上并不一定会有太大的差距,除非特别有争议。但在项目锁定上,怎么对这个企业有足够的影响力,但是并不干涉过多,我们有一些好的GP就会考虑比较成熟,包括跟一些大的企业怎么绑定一些利益,还有资源。

  李以勒:Commonfund Capital是一个比较长期的投资者,一开始我们跟GP合作,希望有一个长期的合作关系。我们几年前做了一个调整,就是偏早期投,比如说亚洲的一些基金,分布在中国早期的VC,很多时候是看人。我们判断到过去这几年,全球的IPO市场,最后需要有一个结果,需要有退出。

  第二,中国的机会蛮多,也是跟一些GP关系越来越深。作为LP的话,我们会选择性做跟投,或者做直投。作为LP,可能金额比较高的项目,我们会跟GP做一些跟投。

  陈青:HarbourVest Partners作为非常老牌大型的母基金,以前都是非常看重GP多年的成绩。HarbourVest Partners在适应中国的环境下,现在的投资策略有没有什么变化?

  单丽红:我五年前刚来HarbourVest Partners,大家也都说成为HarbourVest Partners的GP好像特别特别难,也不一定是好事,就感觉到我们标准比较高,要求很多,一般新的GP很难实现。但是实际上中国也花了很多的时间,做内部的教育,包括中国整个PE市场发展的深度、广度和质量,都在不断的变化,我们其实在中国已经形成了一个组合的概念,我们的组合也要不断的完善和扩大。

  中国的市场发展到现在,可以用一个组合的概念,去来选择怎么样做中国的资产配置。中国下一个节点,中国的周期很快,在美国一个周期大概是七八年的时间,中国基本上三年。但是我们做组合,是要看到整个市场的机会,从阶段来说,中国其实还是越来越完善。

  陈青:美元的母基金在中国的回报其实是相当突出的,跟全世界其他地方相比中国的回报相对都是很高。最近发现市场一些变化,人民币的LP开始风起云涌,包括保险公司、地方政府引导基金,还有各种各样的家族办公室等等,他们现在非常积极的在做人民币的LP,然后投到人民币的GP里面去,感觉我们的蛋糕被人抢了。

  美元母基金在这边,我觉得有两种策略,一种去募集人民币基金,投入到人民币的GP里面去。这样双币种运行,也保住了GP一些好的投资机会。还有一种是可以从中国的机构去募集一些美元,投到国外。

  单丽红:美元母基金大家特别不愿意GP做人民币,但现在大势已去,也拦不住,还是希望他专注把事情做好就行。

  首先美元和人民币同时存在,还没有证明人民币GP表现比美元好;第二,我觉得还没有是一个比较稳定的回报,用比较合适的速度来退出。作为美元母基金投资人来说,我们有市场也有好的基金来专注于GP来做。

  讲到中国资本供应方,不管你是个人,还是机构,要考虑资产全球的配置。如何全球的配置?为什么母基金在中国团队存在,就是因为全球的投资人他看不懂中国,看不懂亚洲,特别是中国。中国的机构投资人,他也会认知到他看不懂美国和欧洲,所以他也会想到用在本地有团队的机构,来帮他做资产的配置。不管是国家的主权基金,还是保险公司,不管是私企,还是国企,还有一些最优秀的财富管理机构,来帮助投资人做他的全球资产配置,而且这是刚刚开始。

  人民币的母基金这个大潮,我觉得有很多人现在在参与,所以我们暂时先不参与这个战场,也许大家都进来的时候,我们再来帮帮忙。

  郭伊扬:补充一下关于中国公司和中国投资人走出去的话题,虽然全球化的趋势是很明显的,作为一个投资人你对于全球生产要素的变化、趋势,还有比较优势的变迁,要有全球的视野。    

  对于中国人去海外投资,如果不是外管的一些限制,其实我觉得在过去两年是一个非常大的趋势,从并购金额来讲,中国在去年已经是排名第一的,金额已经超过了美国。这个方向的需求是非常大的。中国在海外配置,不管是个人还是机构都有这样的需求,因为中国整个经济还是有一定的波动性。在全球做这样资产的配置,可以很好去抵消波动性。

  李以勒:刚才提到资产配置,LP也会从一个宏观的角度来看事情,我们所选择的GP,希望他投的一些行业,未来十年都有机会。    

  另外一点,长期以来,我们跟很多的GP讨论,他们还是觉得美元很有价值。主要是美元LP是比较机构化,我们看事情是很长远的,可以提供很多的建议。因为我们经历了30多年的投资,从一个资产配置,怎么去管理一个基金,管理一个基金跟你做投资是两回事,不仅找到一个很好的企业投进去,还要从一个基金从0长到十年,能返钱回来,这是比较难的事情。美元LP因为有这个经验,我们是全球性的投资,在美国、在欧洲等也投过很多GP。所以长远来讲,美元LP也是非常有价值的,希望共同跟人民币同时合作。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7年11月23日
      果小美
      果小美
      C轮 3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乐城-生鲜传奇
      乐城-生鲜传奇
      A轮 2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7年11月22日
      十字星
      十字星
      Pre-A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7年11月21日
      简媒
      简媒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