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投资 · 健康产业 · 正文

投资风险有两类,投贵了和错过了,如何应对?别跟风!

2017-06-22 15:09· 投资界   
   
投资人是冒低风险拿高回报,冒高风险拿低回报,这只是靠市场的β值去赚钱。最厉害的投资人是真正能提供α值的投资人,你能冒更低的风险取得跟别人一样的回报,或者你冒跟别人一样的风险取得比别人更高的价值。

  2017年6月22日,由清科集团主办的《2017投资界大健康投资峰会》在上海如期举行,峰会邀请了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大健康领域的企业高管与著名机构合伙人共同探讨产业投资趋势,明晰细分行业的发展前景。

  健康是人类共同的追求,也是未来众多企业和资本方竞相角逐的一个热点地带。那么如何在大健康时代下的资本狙击战中命中红心,抢占先机呢?

  在本次峰会上,启明创投主管合伙人胡旭波同创伟业董事总经理汪洋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董事总经理杨云霞、弘晖资本创始合伙人赵刚鼎晖投资创新与成长基金合伙人张海峰君联资本合伙人兼执行董事周瑔、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金炯等人发表了他们的见解,其中,源星资本管理合伙人金炯为本场圆桌论坛的主持人,以下为现场实录:

投资风险有两类,投贵了和错过了,如何应对?别跟风!

  在医疗健康领域,哪些细分领域还有投资机会?

  金炯:大家好!前面的演讲嘉宾讲到整个医疗健康产业风起云涌,每一个基金、产业资金都在进步,那么,还有哪些细分行业有机会呢?还有哪些行业里面比较资深的人在做深度的布局呢?首先,我们请出鼎晖投资创新与成长基金的张海峰,张总跟我们讲一下在鼎晖投资里面有哪些细分机会是我们来得及去投的?

  张海峰:谈到未来投资高速增长的细分领域以及投资的策略,其实主要考虑两方面的事情,一个是产业所存在的发展产业周期,另一个是投资的周期。这两个周期有时候不是完全匹配的,只有两个周期的点踩准了才有超额的汇报。鼎晖投资在过去的二三年里也做了系统的布局,我们在医疗健康领域总共布局了3个板块的公司,包括医疗服务、医疗器械、医药,每个板块都布局了大概10来家公司。

  金炯:我注意一个问题,你刚才说,在做布局性投资的时候要注意细分领域投资的匹配度,以你的经验来说,通常是要提前多久布局?

  张海峰:投资的布局一般都是需要提前3到5年,如果超过5年的话就变成“先烈”了,3年以内就没机会了。投资周期和产业周期的踩点非常重要。

  金炯:关于细分行业,弘晖资本的赵刚赵总又是怎么看的呢?    

  赵刚:任何一次医药政策的调整都会带来整个产业格局的变化,随着产业格局的变化就会有新的投资机会出现。过去两年多有三个大的政策调整,从最根本的医疗资源医生资源的盘活带来的医疗服务市场的变局,以及后来新药审核领域的政策制度的变化,到去年年底今年年初带来的买票制带来的医药流通的问题。这三个大的政策变化给细分的三个市场领域带来了很大的产业格局的变化,我们的投资也是顺着这三个变化的趋势在寻找新的投资方向和目标。

  比如新药研发的政策变化,我们可以看到整个药品的开发、注册、商业许可发生变化,首要提出来的是对服务支撑体系的要求,你要做的事必须有很好的服务机构帮你完成。所以我们在CRO领域有系统的布局,我们可能未来还要经过2、3期在CRO相关的细分领域的投资,以便给我们的伙伴在所有药品注册、审评等一系列商业前的准入工作上提供很好的支持。

  另外,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医药商业流通领域发生了重大的商业变化,这会导致整个医药的产品生产体系、商业流通体系、医院的采购机构体系发生重大的变化。我们最近关注了几个和信息化、线下服务有关的项目。在过去三年当中,我们看到的回报结果是好的,在政策变化和产业格局变化的当口或者过程当中做了正确的判断,找到了正确的人做正确的事,你获得的回报往往是超预期的,这是我对医疗行业机会、细分领域的发现和认识。

  如何熬过长周期在慢的周期里赚钱?

  金炯谢谢!我们这个行业从投资的退出期来讲是长的,这是一个长周期的投资领域,接下来请启明的胡旭波给我们讲讲如何熬过长周期在慢的周期里赚钱?

  胡旭波:医疗很多时候需要投资周期更长一点,但个人的体会是觉得有的时候慢也不是坏事,我们的投资回报主要来自于两块儿,一块儿是资本市场,投下去30倍,现在A股100倍了就赚钱。更重要的是投资的差异,但真正做成大的公司是需要时间的积累的。

  2011年年初,我们投了瑞尔齿科,当时它是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公司,但是我们在这家公司的团队里面学到很多东西,它是启明投的公司里面极少的每年的增长都做成一模一样的,我都怀疑是做出来的。但后来我发现,随着时间慢慢积累,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当它有十个亿的资本的时候,这样发展还挺厉害的,到一定规模的时候还能够保持这样的增长性,你创造的价值会越来越大。像这样的状态,这家公司已经保持了快7年了,搞不好接下来的的5年10年还有可能继续下去,因为创始人没有上市计划。

  金炯:其实已经可以上市了。

  胡旭波:开玩笑,因为在座也有几位是大PE投了很多钱过来,每家都投1亿美金。对我们来讲,这家公司已经可以上市了,但是PE说我给你1亿美金2亿美金不用上市,拿到钱让公司更好地发展。仔细一想也是很好的,他有雄心把公司发展10倍20倍。

  金炯:真正碰到好的项目的话我也有这个体会,有的时候是因为资金过期了,二级市场特别希望一级市场的基金退出他们才能进入热潮。慢和快跟基金本身的投资策略,跟含有LP背后的支持很有关系,在座的有志于做医疗行业的LP一定要把对GP的投资预期延长到10年以上,这样我们才能给你带来更大的回报。

  关于细分领域的快和慢前面都有讨论到,赵刚做点补充,谈一谈慢跟回报周期的事情。

  赵刚:我原来是做医生的,医生有是快有慢,急事非要慢治不行,慢病非要急治也不行。我觉得快是在慢中有节奏的快和阶段性的快。

  我只讲一个小的案例,我们当年投了一个很小的项目,两年多三年它上市了,已经回报不错了。当时我们在内部做决定讨论要不要卖,当时的几个合伙人说从你的行业里看到机会还会往前走,那就继续投,肯定还要往上走。

  第二,你的团队还能不能做?我们觉得这个行业在一线还是很努力地热情的工作。

  第三,你觉得市场价值是不是能反映了你的预期?基于这三点我们做决定继续等待,最后在不低于150亿的时候卖掉了。那个时候也是因为基金到期了,但仍然可以再涨。

  在医疗服务领域,等待比匆忙地做决定好的多,这个慢不仅仅是过程的慢,是你有没有等待,而不是说傻傻的慢,这个慢是你能否学会等待,这是我们慢的体会。

  投资人是如何面对泡沫的?

  金炯:大家觉得泡沫不仅仅是在TMT领域,连钱不怎么热的生物制药领域也热的多,泡沫对投资人来讲是最困难的,尤其是你没有把募来的资金做完整布局的时候。接下来,我们谈谈面对泡沫应该怎么办?先请同创伟业的汪洋汪总来聊聊感受。

  汪洋:先聊聊泡沫是怎么产生的,大家都知道在投资的过程当中热点聚集,大量的热钱一来泡沫就产生,产生的泡沫有两种,一种是逐渐的积累后来产生泡沫,比如说新药的投资。

  我们对如何评价一个药企的价值有一套客观的标准,行情价是1亿人民币,加资产1亿美金,很多可以看到一期临床还没有做完就有1亿美金了,可能不是创新药,是从别人那里仿来的产品。

  投资人在看到新的快速成长的领域的时候都会有想要拥抱他的想法,但同时也会觉得已经意识到泡沫,如果错过这波浪潮的话基金在这个领域里没有明显的效益,收入会落后,所以是很复杂的心情去面对它。

  移动医疗都是钱,创始团队是从医药出来的有很强的资源、模式也不错的,后来我们也是跟几家大的基金一起投入,做了两年下来,烧了2个亿的人民币,现在医院注册的用户包括患者都在增长,但收入没有增长,而且在新一轮投资里也不太顺。

  但是最火热的时候我们是有点怕措施这个机会,就像整个移动医疗没有跑出来很多确定的营业模式,这是没有办法确定的时候,目前来看走出这个困局还需要一二年的时间。

  金炯:在应对泡沫的时候我们会发现,一方面,由于整体的行业发展,市场有更多的资金介入到领域里,现在BAT在大量地做医疗行业的健康领域。那么,行业基金面对大量的资本涌入有些什么样的优势呢?先请君联资本周瑔谈一下行业基金的应对方法。

  周瑔:其实任何投资都面临两类风险,一类风险叫做投贵了,另一类风险叫做错过了。这两类风险又是互相矛盾的,关键是怎么平衡。

  先说投贵了。现在资金非常多有很多资金都来投,价格确实是水涨船高,以前好的基金合理回报有个4、5倍很好,但如果你投资的项目比以前贵了1倍,你到退出的时候二级市场未必有今天那么好,二级市场的价格又下跌了,那你4倍的回报就没有了,就平进平出了。

  再说错过了。如果看君联资本以前投的基金,基本上有很明显的特征就是一期基金里面活的最好的项目他的回报会超过其他项目回报之和,项目的回报是呈指数增长的,如果你错过了最好的项目,那你预期4倍回报可能也就降到2倍回报,甚至2倍不到。

  关键是要怎么平衡这两个东西,这是作为医疗专业基金在医疗投资领域特别关注的,无非就两点:

  第一,专业化。因为我们的同事都是行业内有很多经验的,有技术背景的,所以我们最早是我们对行业进行探索,在别人没有看到的情况下我们敢去投,在别人没有看懂的情况下我们要去投。你对行业发展的早期预判能力是非常重要的,投资人的专业性是非常重要的。

  第二,不跟风。如果你是跟风的投资人,你去追这个项目,首先项目的价格会大大地提高,其次你投的项目可能不是投顾公司,后面的行业是没有领先地位的,这样把你投资的风险大大地提高了,很多情况下你是冒着最高的风险取得了最低的回报。

  投资人是冒低风险拿高回报,冒高风险拿低回报,这只是靠市场的β值去赚钱。最厉害的投资人是真正能提供α值的投资人,你能冒更低的风险取得跟别人一样的回报,或者你冒跟别人一样的风险取得比别人更高的价值。

  汪洋:我觉得未来市场机会肯定会出现分化,做VC需要你更加的专业化,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包括在投资细分行业有考察和选择。

  金炯:所以行业专业的基金可以做投资各个阶段来布局,从最早期到并购期都可以。

  汪洋:要分析自己的优势给自己准确的定位。关于BAT进来是不是感到害怕我也同意刚才周瑔总讲的观点,他们可以带大钱来建我们,我们也可以合作。

  金炯:因为产业资本的介入,BAT当然算产业资本都是几千亿美金的市值,能够用好它们资金从VC到PE产业资本形成生态圈,我们请杨云霞跟我们分享一下怎么打造生态圈。

  杨云霞:生态的词是比较热的,大家都试图打造生态体系,我觉得搭建生态体系各家各显神通,所以有的是在搭大生态有的是在搭小生态。

  第一,在资本层面上的合作。前面也讲到了医疗产业是三高一长的行业,周期特别长。所以一般基金的存续期相对都是比较长的,12年、13年、15年医疗的企业也许才刚刚走上青年,所以资金的周期是非常长的,我们如何从最早期找到最优秀的项目在最好的时点退出,所以资本层面上的合作是比较关注的。虽然我们红杉资本是VC的资金,我们自己可以投早期和成长型的项目,但是在天使阶段也会和天使基金有合作,我们作为天使基金的LP跟他们有非常紧密的合作。    

  第二,行业生态,投资的疾病谱的生态。我们在疾病谱一般不会单独投资,心血管领域大家都知道在国内绝对是高发的疾病病种,从服务端到产品端有非常细的布局,所以我们会以疾病谱为中心,从整个产业的价值链层面上做生态,让各个企业之间能够形成互动。

  第三,我们跟上市公司、被投企业之间的互动。在这方面会以红杉资本为引导大家几个企业之间共同形成资金,在小数据里面把所有的企业都连接起来。

  金炯:谢谢!感谢大家的精彩分享,本场论坛到此结束。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