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槛高、技术难、国家管制,他们却说:这个高大上的行业,只要进来了,就别愁!

2017-03-21 16:51· 投资界  喜乐 
   
当有一个国产做的比较好的时候,毛利率基本上做到70%是很正常的,这一块利润率也非常高。所以对国产公司来说,只要产品做得好,只要技术很好,在中国这个市场一定是有他的用武之地和很好地土壤去生长的。

  2017年3月20日至3月21日,国科嘉和在京举办了“2016年度投资合伙人大会”和“2017首届CEO峰会”。这两天内,数百位国内一线母基金和被投企业参加该会议,投资界受邀出席。

  在3月20日,三家由国科嘉和投资的企业围绕生命科学做了圆桌讨论,包括连心医疗CEO章桦、国科恒泰医疗总经理刘冰、江苏华泰晨光药业总裁吴仁荣

门槛高、技术难、国家管制,他们却说:这个高大上的行业,只要进来了,就别愁!

  以下,投资界(微信ID: pedaily2012)根据现场内容,整理干货如下:

  连心医疗 章桦:远程放疗市场更广阔

  大家好,我是来自连心医疗的联合创始人章桦。

  从去年开始,连心医疗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以数据为驱动的,通过这种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专注医学影像在放疗的特殊的肿瘤治疗方式的落地。我们现在主要的产品,第一步先做顶级医院自动化放疗的SAAS服务的系统,然后现在开始跟一些第三方,开始推一些远程的一些放疗的服务,下一步想通过这种顶级医院和基层医院互动形成这样一种商业模式,所以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

  其实人工智能从这个数据切入,从去年看这个投资领域是非常热的,美国光影像这个领域就有20多个融资的案例。从2016年到今年上半年,光影像这样一个细分的领域,国内口有十几起融资。

  当有这么多项目都进来的时候,连心医疗最与众不同的一点是,我们是唯一一个选择以治疗进入的一个医疗项目。刚好我的科研背景是做肿瘤的放射治疗,肿瘤的放射治疗经过这么多年发展,在国内还是相对比较落后的,主要的原因是以前可能很缺乏这种先进的设备,现在很缺乏丰富经验的医生。

  人工智能在这时候就显得很有帮助了。通过数据可以训练出比较好的人工智能算法,可以帮助医生本身提高效率。所以过去一年多,我们去了很多顶级的医院,北京三院,山东省肿瘤医院这些顶级医院都采取了我们的技术。

  第二块我们做的过程中,因为是治疗型的科室,有诊断型的相关数据,在这样的科室最终形成所谓数据的闭环。从这个病人最开始为什么判断这个病,到最终做这个决策,再到最后这个病人治回来的回访,形成了真正数据的闭环。

  第三块因为我们有这么多数据,有这么多的肿瘤医院,并且肿瘤医院都是很好地医生,并且云计算嫁接在一起又有了新的东西。

  下一步我们要做的是远程或者是区域化的治疗。因为放疗很特别,完全依赖数据本身,你把数据发到设备上就可以治疗了,所以说我们可以从数据和专家的结合之后,可以形成一个全新的远程治疗的服务。

  它和远程诊断不一样。远程诊断可能几百块钱,但是所有远程放疗的收入都是5到10万的收入,所以很多做诊断性的服务公司就愿意跟我们合作,因为后面有更广阔,更庞大的高客单价的市场。

  连心医疗现在有两条路正在做,第一条路是在放射治疗型的科室垂直向下走。第二块在横向地发展,因为我们在这样的科室形成数据闭环之后,这个数据本身可以在横向上进行延展,最开始我们接触到药厂,下一步我们可能接触到保险公司,这是我们有两个维度的进行落地。

  国科恒泰医疗 刘冰:风口很重要,最好的风口就是国家政策

  大家好,我叫刘冰,我们是做第三方高职医疗耗材的第三方服务平台和中国服务商,已经成立了四年。

  在公司经验的过程里面,我们主要从物流入手。过去四年时间,我们的自我定位就是所有在物流方面的事情只经过我们这一家公司来完成。

  过去20年的耗材做法至少经过两个人的手,或者两个公司的手,就是从原厂到经销商,我们现在定位在物流方面通过我们这样一家公司,把这个产品,甚至连原厂的手都不要经过,直接由我们从进口送到手术室做这样一个功能替代。从仓储物流,最后一公里的配送都由我们做这个事情。

  在这方面我们做了信息服务的开发,在物流基础上让信息系统成为我们的一个衍生物;在这个基础上,大数据成为我们公司未来的一个重要产品。

  另外未来我们会做一些金融方面的产品。

  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做了二三十家的国际一流大原厂的中国物流商,也做了十几家中国最大的一些骨科和耗材、心血管的一些企业的物流配送商,现在比较符合国家的方向。因为现在国家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医疗改革就是要实行药品和耗材的两票制,所以我们正好赶上这个风口。未来我们可能在医院开户方面做一些工作,争取在未来两三年内开一千家以上,把我们的下游的渠道打通。

  另外,今年我们也打算申报上海主板的IPO,争取在明年完成上市,增强公司的实力,也希望这些投资人得到比较好的回报。

  我们企业是2013年成立的,走到今天4年了,但是真正的经营的时间是2014年、2015年、2016年三个完整的年。我以前不懂上市的规则,后来跟王戈总不断地学习。王戈总是双重身份,一个是我们公司的董事长;第二,他的嘉和基金又投了我们,可以说是在我们上市路上地引路人。

  其实,我们能走到今天还是我觉得有很好地运气。我觉得就是应了雷军说的话,一个猪放在风口上都可以飞起来。我想这个两票制对我们这个企业的发展来说,就是能把猪吹上天的一个风口。因为这是国家政策在医疗器械里或者医疗行业的一个政策导向,是非常非常重要的。

  所以我们提前了四五年的时间做了这样一个模型的准备,完全都是按照现在国家对两票制的要求做的准备。而且我们做到今天,无论从规模到技术能力,到人员的能力,再到布局都变成了行业前列。

  所以,我想风口很重要。

  江苏华泰晨光药业 吴仁荣:中国镇痛药市场落后、受管制

  大家好,我是来自江苏华泰晨光药业的吴仁荣。江苏华泰晨光药业是我和另外两个美国的药物科学家,于2010年在中国医药城江苏泰州成立的研发和生产型的公司。

  我们这个公司专注于以镇痛药为主的用药。现在我们立足于专业化的镇痛领域,我们希望未来能为我们国内疼痛类的病人可以提供比较高端的药物。

  一个创新药和仿制药在我们业内是很清楚的,业外人士可能不太清楚这一点,我简单说一下。所谓创新药就是世界上还没有的药,化合物都不存在,只是一种创新,整个化合物的创新。

  第二个是剂型创新,他本来有片剂、胶囊,你把它做成注射液,这种是剂型的创新。化合物创新在中国是很稀少的,大概创新从一个新化合物诞生到临床,再到市场上去卖,一般要几十亿美元的代价,在中国几乎没有。

  那么大部分创新可能就是我刚才讲的二类创新,也就是是在剂型上的创新。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华泰晨光当时切入麻醉药是这么考虑的:第一,中国的镇痛药这一块,有一个大体上的比例,像美国和欧洲他们一般的比例是所有药的销售额是一百块钱当中有6.6块钱是镇痛药;中国很少,只有1.2毛钱,所以这块未来的空间是比较大的。

  第二跟其他的类型的药相比,中国的镇痛药非常落后。中国的镇痛药现在常用的就是吗啡、杜冷丁,甚至像现在某一家药企卖的很火的,卖了40个亿,但那种药在国外已经退世了。所以,中国的镇痛药市场水平比较差,急迫的需要比较先进的镇痛药在中国市场能够上市。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原因,镇痛麻醉在中国受管制,不是任何一个药企想研发就可以研发的,需要国家食药总局的安检司和公安部的禁统评司批准才能做研发,所以这个准入非常非常难。

  中国现在专业化的、有这种研发和生产资格的药企现在不到20家,门槛很高。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喜乐,原文:http://pe.pedaily.cn/201703/2017032141037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2018全球创投峰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08月21日
      华栖云
      华栖云
      A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随拍科技
      随拍科技
      Pre-A 1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星图协议
      星图协议
      种子 3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08月21日
      小彩印
      小彩印
      天使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