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管理合伙人龙宇:有泡沫才好喝 先搭屋顶后建地基,空中楼阁能落地

2015-05-29 07:59· 贝塔斯曼   
   
资本市场确实存在泡沫,但我们既要冷静又无需恐惧。她把中国的创业投资比喻成还未发酵成香槟的粉红气泡酒,正因为有泡沫才好喝,是盛夏Party的绝佳饮品。

  从硅谷到北京,一场关于泡沫的争论和恐慌已经蔓延了许久。在中国,出现了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一边是悲观的,许多投资人在公开场合表达对科技泡沫的担忧;而另一边是积极的,承载了硅谷著名投资人Peter Thiel投资和创业哲学的《从0到1》在中国受到疯狂崇拜。

  泡沫——这是Peter Thiel来到中国也绕不开的话题。5月27日,Peter Thiel在北京参加了他本次中国之旅的最后一场主题论坛,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创始及管理合伙人龙宇应邀参加了与Peter Thiel的圆桌讨论,并发表了题为《有泡沫才好喝——干了这杯香槟!》的演讲。

  BAI一直活跃在风险投资行业一线,投资标的涵盖了早中后期各个阶段,对科技泡沫、中国式创业和创新、未来的行业走势有自己独特的理解。

  龙宇认为“泡沫已经是如今中国的新常态”——

  资本市场确实存在泡沫,但我们既要冷静又无需恐惧。她把中国的创业投资比喻成还未发酵成香槟的粉红气泡酒,正因为有泡沫才好喝,是盛夏Party的绝佳饮品。她把美国,德国,和中国的市场比喻为威士忌,红酒和香槟。认为中国的发展路径通常是泡沫先至,先有屋顶后建地基,空中楼阁后来落地。中国式的创新突出在商业模式的进化。

  另外,龙宇还在演讲中分享了她关于对于中国在大数据,智能硬件的时代将扮演的角色,预测了社区分化和“她”时代的感性经济来临,同时还对时下热炒的90后概念提出了质疑。

  我们整理了现场演讲的全文内容,以飨读者:

  龙宇:有泡沫才好喝,干了这杯香槟!

  这真的是一个注意力经济的时代,所以我选了个耸动的标题。我自己曾就读位于硅谷的学斯坦福,现在担任斯坦福大学商学院顾问委员会委员,每年会回到学校开两次会,所以会有学校安排的司机来接机。上一次我去的时候,司机跟我谈起他曾经接送的各种客座教授和讲演者和他的有趣对话,其中也有Peter Thiel。我心想,我还曾跟Peter共享过一个司机,回中国我可以大吹特吹了——现在他在中国真是一位明星!

  但是,为什么Peter Thiel能在中国掀起天皇巨星级的风潮?在硅谷不是每一个风险投资的大咖都要写一本书吗?这是一个行业标准,大神标配啊! 为什么这本Zero to One会这么红?在过去的四个城市,我看到了涌动的热情。我想,Peter 击中了我们的痛点——创新,从0到1的创新。Peter的真知灼见里很多都是禅宗似的经典,句句切中要害,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不断地引用。这是因为,在中国的发展路径上,有太多的喧嚣和泡沫,有的时候我们可能忘记了一些事情的基础。我觉得在这里有向他致敬的必要。

  刚刚在圆桌上,大家都讨论了中国创投是否存在泡沫。在这里,我想分享一下,我作为一个投资人回到中国短短七年里,作为旁观者的观察,但也有切肤之痛。BAI(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是德国贝塔斯曼旗下一支活跃在中国的风险投资基金。下面,我借三种饮品来说一下以下三个国家的特质:

  威士忌、红酒、桃红香槟。

  在我心里,美国市场的特点更像是浓烈的威士忌:高强度的、密集的资本投入,是石破天惊的突破性技术的进步和颠覆式创新,是胜者为王的制高点垄断,牢牢把控的市场格局。力道十足,喝一口就醉了,非常强烈。而且一旦离开美国本土,这么高强度的醉人饮料很多地方水土不服,必须加水和加冰,才能喝得下去。

  如果说德国的经济怎样,工业4.0是他们要走的路,那么我想比喻成醇厚的、回味绵长的葡萄酒。由于当地的土壤特点,它们很可能要经历长达半年的发酵,然而余味特别令人回味。这是基于高端制造业为骨干的,企业自动化程度和信息化程度极高的坚实下盘,迅速有效地嫁接物联信息系统,将产业链数据化智能化。德国的产业高度集成,许多在中国需要用人工服务和强运营补位的所谓O2O项目,在德国由完善的基础设施来替代,例如每个加油站都有全自动的洗车服务,上门洗车这种低效率,浪费能源且污染环境的生意,在那里没有可能。

  当下的中国,是一杯冒着粉红色泡沫的的气泡酒,但它是还没有变成香槟。虽然有泡沫,但它真的已经不是水和果汁,是酒,它醉人、有力量,让人心跳加快血脉贲张,而这里面,只有0.1%的粉红色的气泡酒会沉淀下来成为香槟。里面的更少数才会成为陈年的香槟。

  这是三条不同的发展路径。总结到中国的当下的现实,就是资本泡沫、产业跃进, 资源重置,补位创新,“互联网+”的概念无处不在。

  大家为什么要恐惧呢?我觉得泡沫是今天中国的新常态。有泡沫才好喝!大家为什么要点有泡沫的饮料?卡布其诺没有泡沫吗?啤酒没有泡沫吗?香槟没有有泡沫吗?香槟是因为有泡沫才好喝的。泡沫是舆论关注,是概念先行,是政策导向,之后是资本涌入。有泡沫不意味着这之下没有真正可喝的内容。中国的路径从来都不是从下至上的,而是先有泡沫的。因此,我觉得我们要用淡定的心态,来拥抱中国泡沫的新常态。我们要在相当长的时间用淡定的心态对待他,理解什么是泡沫,什么是泡沫下面的真正的内容。

  先搭屋顶后建地基,空中楼阁能落地

  中国的创新道路往往是从屋顶到地基,空中楼阁能落地。想象一下阿里巴巴,他刚开始的时候,既没有物流又没有支付,这样两端不占的公司居然可以做成电子商务。是因为他没有把空中楼阁的概念架在上面,因为这家公司的雄心,才拉动了整个中国快递行业的发展,“四通一达”起来了。今天中国人享受着take for granted的快递标准,同城八块钱、一小时送达的快递服务,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不可以想象。我们投资的一家小公司叫“宅米”,他们可以在一公里内5分钟送达——一些大学生懒得打游戏不下床,于是共享经济一下,另外一些勤工俭学的同学就送零食给他吃来赚钱。当年京东说自建仓储物流的时候人人觉得刘强东吹牛,今天它已经把中国的消费者惯到了当天送达,一日三送的程度。10年前诞生的支付宝也跨出国门,我们在欧洲机场退税的时候,Ali Pay 堂而皇之地和visa, master card 并肩列为选项。这就是我们讲的空中楼阁能落地的例子。

  “向钱!向钱!向钱!”

  空中中充满了赚钱的欲望,货币化一向是中国的创新当中,非常不可忽略的一项。中国的创业者们在过去20年里太饥渴了,所以很快就可以从眼球变现成为经济模式,刚才强调从0到1,除了技术创新,但技术之外商业模式也不可忽略。是中国人第一个发明了大型端游的freemium 玩法,我们创造虚拟物品、道具从空气里来抓钱,之后我们围绕它做了一个巨大无比的产业。

  总说我们是眼球经济,可美国比我们的眼球更多。WhatsApp已经有将近8亿用户,微信只有不到6亿,然而在腾讯2015年一季度财报上面,我们可以看到手机QQ+微信已经贡献了40亿人民币的收入;而在Facebook的财报上你却看不到Whatsapp除了收1欧元/年/人的费用,还有什么收入路径。

  2003到2005年那个时候,我在斯坦福读书。是刚刚创立Facebook的第一代用户,Google那时也正在准备上市。近距离地目睹了这些伟大公司的童年时代,和它们走过的不短的变现之路。今天,我的同学们都在Uber、Pinterest等公司,或者留Facebook和Google的元老或资深高管。他们都常常感叹中国互联网企业的迅速的变现能力。Pinterest现在的商业模式还只是接一些广告,而被称为“中国Pinterest”的BAI投资的蘑菇街早就直接切交易,做成了Marketplace,去年交易额是40亿,今年已经到达100亿。这不是特例,这是中国创新的一条典型路径。

  于是你不再害怕:是,空气中充满了急功近利的味道,但,直接奔着赚钱而去不一定就短视,也可能是犀利切中刚需要害,迅速补位原本薄弱的传统经济的缺失。

  先有泡沫,后有陈酿,在这里一定有一些规律可以被总结成为共性。勤劳的我们同样会把空中楼阁的基地一根一根夯实。

  我下面我要分享的是基于一些基于中国特性的观察,我看到的大家都在谈论的全世界最时髦的一些潮流和大方向。我猜想——个人之见——在中国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射和路径。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