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裂”天使童玮亮:曾经的“愤青” 雷海波背后的男人

2015-04-15 09:59· 中国青年天使会  袁建胜 
   
童玮亮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移民,也曾经是个“愤青”,1993年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蓄一头长发(待我长发及腰的画面太美,太多想象),这在学校是要被开除的。

  在平日你们绝对不会看到老童这么逗比的时刻,但这次是例外,因为采访记者说他要见最真实的老童,于是就有了下面这段文字和对话,于是小编开始YY老童毕业时长发及腰的场景……

  天使投资人聊天:不再愤怒的童玮亮

  童玮亮是中国互联网的第一代移民,也曾经是个“愤青”,1993年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他做的第一件事是蓄一头长发(待我长发及腰的画面太美,太多想象),这在学校是要被开除的。他的第一份工作在江苏信息产业集团(后来的宏图三胞),2011年加入戈壁投资后开始其投资生涯。现主职是天使投资,副职是客串主持,比如蛋年创新大会论坛,上道投资高峰论坛,TFC全球移动游戏大会……

  这位长发青年最早上网连的BBS还是象DOS系统一样,需要拨长途电话,后来管理过两个网站,一个是南京市政府官网,另一个是暗地病孩子(Sickbaby)。前一个是工作,后一个是爱好。现在Sickbaby的“尸体”还在,主页上显示的最后更新时间是2014.9.11和一句没有变过的Slogan“我们病了,寄居在腐烂且安逸的城市之中”。

  2011年1月1日,创业多年的童玮亮转行做职业投资人,3年多看过几千个项目,投了30多个,比如大咦妈、秀美甲、太火鸟等等,也有失败的项目,他到底经历过什么?

  老童愤怒史

  Y:先谈谈愤怒的事吧?

  T:年轻人都挺愤怒的吧,当年对我影响很大的是一篇小说,叫做《投向分裂的怀抱》,暗地病孩子网站首页那段“我们由于聪明而变得狡猾,由于狡猾而缺乏勇气,由于缺乏勇气而萎琐”这句话就是出自这篇小说,它最早登在北岛在海外办的杂志《今天》上。20岁的时候觉得象Janis Joplin ,jimi hendrix ,jim Morrison,Kurt Cobain 一样应该在27岁死掉。

  我是很“分裂”的,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爱好是爱好,分的比较清楚。我出生的家庭其实很传统,正常成长,正常读完大学,正常工作和生活,业余时间做个人网站,放自己和身边朋友都喜欢的摇滚、影像、文字,本身我倒是没想要做个艺术家。

  因为做的早,病孩子算是中国第一个亚文化的网站,当年和榕树下一样,都是一线文学网站,后来还谈过收购的事,我说完全没商业价值嘛,帮人出唱片、拍纪录片,出诗集,业余爱好,自己自足,挺好的。

  老童创业史

  Y:做职业投资人之前,你也创业过?

  T:对,做过几家公司,网站、电子杂志、软件都做过,互联网行业,但是都没上市。

  Y:做到多大规模呢?

  T:还行,融资过两轮,第一轮1千万美元,第二轮2千万美元。

  Y:那也不少了。

  T:是,2004、2005年左右的时候,互联网融资也是很疯狂的,当时不融个1千万美元都不好意思跟人说话。这些年互联网行业发展是一波波的,2000年一波,2005年前后一波,2011年开始到2013年左右,团购类网站又是一波,跟现在这波很近。

  Y:你创业的公司现在死了吗?

  T:没有,还在做,没有IPO也不意味就死了。

  Y:造成这种状态的原因什么呢?

  T:互联网公司大部分产品是核心,一定是产品驱动的,过去创业我做的大都是市场这一块,也比较少介入到产品和技术中去,过去做过的公司其实我觉得都不错,没有爆发很大的主要原因还是对产品、技术的重视程度不高。

  Y:没有落到实处?

  T:也做了,但是没有做到位。

  Y:没有到偏执的程度?

  T:对,没有到偏执的程度,所以现在我要投资互联网相关的公司,就比较偏执了,CEO一定是产品经理,当然现在市场营销的能力也很重要,我就是做这个出身的嘛,但是核心一定是产品,如果产品没有好到那个程度,市场再大,营销能力再强我也不投。

  过去工业时代,营销是新闻联播式洗脑的。现在是自媒体、社交式的,真正好的产品会形成持续性的口碑,这个才是有价值的东西,现在是一个消费的社会,用户是最直接的体验者,如果产品经不住检验,只靠营销、抖机灵来忽悠一下,长不了。

  Y:现在的用户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群氓”,跟风的多,现在是自我确认的主体选择,用户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对品质有要求,竞争又很激烈,体验不好的,总会有产品能替代你。

  T:是的。像北上广着这样的城市,人均GDP早就破1万美元了,这意味着消费个性化的品质要求越来越高。但是中国整体的人均GDP是7000多美元,相当于美国1975年左右的水平,其实中国中产阶层还没有形成。

  Y:那现在统治移动互联网的是什么阶层?

  T:别说屌丝了,算是草根阶层吧,草根是主流用户,他们虽然消费能力还是有限的,但是对未来有追求,肯努力,对品质逐渐要求更高,整体还是草根级的消费,但是变化很快,大家都在努力追求美好的生活,这个很重要。

  Y:但是现在互联网思维主要是营销思维吧?

  T:我理解的互联网思维就是毛泽东思想,“为人民服务”,烧投资人的钱,炼的是用户体验,所以你看现在成功的互联网企业,和以前的创新型企业不太一样,它不是一个45度斜上的曲线,而是通常会经历一个很大低谷,所以需要资本的支持,从出生就开始烧钱,到了某个爆点就起来了,后期会高速增长,腾讯、淘宝、百度、京东都是很好的例子。所以天使投资人就是要耐心一些,投的是未来,如果可以,一家初创公司7年左右IPO是比较正常的。

  老童投资史

  Y:创业有意思?还是投资有意思?

  T:很难说,对人的要求不一样吧。2011年1月1日我加入戈壁创投,开始做职业投资人,一方面是对投资本身有兴趣,另一方面是做公司多年,有一定的经验和资源,能帮到创业者。

  我其实还是个比较传统的人,没那么叛逆,我非常喜欢三句话,也是在PPT里经常讲的:“善良比聪明更难”、“选择比天赋更重要”、“追随自己内心的热情”,也想着按照这些原则做事。创业很艰苦,需要的是专注,做成之后就很有成就感;投资是可以参与很多项目,跟他们一起成长。

  两种不同的状态,我现在更偏重后者,觉得也很开心。

  Y:你主要投什么领域?

  T:大多是互联网相关的,到现在做了三年多,一开始是纯线上,比如大姨吗;后来也投O2O,比如秀美甲;再后来投智能硬件,比如太火鸟,还有一些文化产业相关的,动漫、演出什么的。不同阶段不太一样。

  一开始在戈壁创投,还投过相机360,这是移动互联网通用型的应用,后来这样的机会就很少了,要么被投掉,要么BAT这样的大公司自己做了,只能投一些垂直、细分的应用。投资永远是不停在变的。

  Y:你投项目有原则性的东西吗,比如刚才说到的,CEO必须是产品经理?

  T:对,还有就是尽量是团队,一个人的力量还是有局限,有CEO、CTO,总要两三个人,他们最好不是临时组建的,已经磨合过一段时期,最好性格互补,分工明确,CEO做产品,另有人做技术、做营销,三角组合,这样风险把控就好一点。

  如果是O2O,至少应该是两个人,一个人对传统行业有深厚经验、深刻理解,另一个人是互联网出身,最好是产品经理,这个人是CEO。智能硬件对团队的要求其实更高,软件、硬件、供应链、营销,牵扯面更广,它和纯线上不一样,要出真实的产品,有库存,风险更高,所以我选择投的是一个孵化器——太火鸟,他本身就是个平台。

  Y:有没有特别喜欢的项目?

  T:都很喜欢。我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投完的项目,很少主动去骚扰他们,除非他们主动找我,需要我做的,我就全力以赴。

  Y:你喜欢被动。

  T:哈哈。我虽然以前创业过,但都是过去的经验,现在创业者要做的都是新事,我不确定我的经验是否还能经得起检验,所以尽量不要让我的观点影响创业者,当然如果他们需要我的建议,我也毫无保留,他们自己判断。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