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敬明:不急于上市 放弃海纳亚洲和云峰基金投资

2013-08-13 08:45· 陆家嘴   
   
郭敬明:我们主营还是图书和杂志的出版,这是我们两个最主要的盈利的项目,支撑这两个项目的是我们的八十几个签约作家,他们作品的版权是我们的核心资源。在做作家经纪业务的同时,以这些版权为源头开发下游产业链,比如影视改编权的开发、电子版权、国际版权,包括授权的一些商务品牌的合作。

  

郭敬明:不急于上市 放弃海纳亚洲和云峰基金投资

 

  郭敬明近日接受《陆家嘴杂志专访。有一句话泄露了他对自己的定位——“我是做商人出身”。

  郭敬明:我非常不缺钱

  “让商品看起来很艺术,让艺术品便于流通。”

  《小时代》上映后,郭敬明再一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由于在这部他执导的第一部电影作品中,场景奢华,男女主人公使用的服饰、道具中出现了大量奢侈品牌,很多人认为这部电影宣扬了拜金的价值观,其中不乏学者、专业影评人和一些主流媒体。郭敬明事先可能没有想到他对于画面精致的追求会招来这么多关于价值观的谴责,他多少有点委屈,“我做新人导演一定会有硬伤或稚嫩的地方,包括艺术手法、导演情怀,这些我都愿意去探讨,但有的评论家不讨论电影本身,一上来就说你价值观、道德观有问题,其实一个电影哪来那么大的东西。”

  事实上,电影只是郭敬明的一小部分,甚至文学都只能算他的一小部分,大家在关注他“偶像作家”、“导演”等身份之余,往往忽略了他的另一个头衔——上海最世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当导演、将自己的作品拍成电影,一方面是在圆他个人的电影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公司能否在出版、作家经纪业务之外谋求更多发展空间所做的一个冒险和尝试。为此,他甚至在去年放弃了已经基本敲定的海纳和云峰两家风投对他的注资。多数人也许认为郭敬明热衷当一个名人、一个偶像,但事实上,他在很慎重地消费着自己的名声,他的野心远比成为一个名人要大,有一句话泄露了他对自己的定位——“我是做商人出身”。

  《陆家嘴》:《小时代》目前的票房有多少?对这样的票房以及市场和观众给予它的关注度满意吗?

  郭敬明:截至7月10日,《小时代》的票房已突破4.4亿,第一次执导电影,而且只是一部小成本电影,能有这样的成绩我感到惊喜,谢谢观众的支持。

  《陆家嘴》:很多商人要交学费换得经验教训,你交过学费吗?

  郭敬明:我失败的案例很少,我不太打没有把握的仗,我们公司每一个项目开展前几乎都筹备两到三年,反复商讨,做各种调查,确保风险很低才会做,有很多诱惑需要克服,对公司长远发展没好处的我不碰。我身边的朋友圈中,很多都是很成功的大老板,他们有足够多的经验去供我分享,供我学习。

  《陆家嘴》:你会有恐惧的时候吗?比如说拍电影之前,你会不会惧怕踏入这个领域?

  郭敬明:不太会,我对每一个未知的领域,其实第一反应是刺激,然后被激发斗志,真正到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会被激得更想要去克服它,我很少会有恐惧的时候,除非我觉得这个事情已经远远超过我解决的能力了,我是真的做不到,那我也就不做了。

  版权是核心价值

  《陆家嘴》:你的远期目标是什么?

  郭敬明:我希望电影领域有更多成就,同时作为作家出更多留得下来的好作品。公司来说,规模可以更大,可以创造更好的经济价值,让这个平台可以给员工带来更好的人生和未来。这是目前比较长远的一个计划,再长远没想过。

  《陆家嘴》:目前最世文化主要的业务模式和架构是怎样的?

  郭敬明:我们主营还是图书和杂志的出版,这是我们两个最主要的盈利的项目,支撑这两个项目的是我们的八十几个签约作家,他们作品的版权是我们的核心资源。在做作家经纪业务的同时,以这些版权为源头开发下游产业链,比如影视改编权的开发、电子版权、国际版权,包括授权的一些商务品牌的合作。

  《陆家嘴》:听说有VC要投你们?

  郭敬明:是的,其实去年已经跟海纳和云峰两家基金谈到最后阶段了,就是已经快要签约的那个状态了,但就在那时我本人突然决定要开始《小时代》的导演和拍摄工作,这意味着公司要涉入电影这个新领域,未来主营业务构成很可能要转,那么目前的主业就可能受到影响。我没必要那么急于突然把它推进到要上市的那条路上去,我希望经过这一阶段的转型,未来公司业务模式和框架更为清晰和稳定之后,再启动融资,所以后来就停掉了。

  《陆家嘴》:拿了VC的钱就非要上市不可吗?

  郭敬明:这是他们的主诉求嘛,因为这样他们的利益可以最大化,当然你也可以不上市,但是他们希望往这个方向去推动。

  《陆家嘴》:他们当时看好你们公司哪里?

  郭敬明:我们的核心价值——版权,这是整条产业链的源头。有了版权,可以改编电影电视舞台剧,甚至未来不可预知的新科技下的各种艺术表现形式。很多跟我们谈的风投,旗下是有控股的影视公司,他们是想把我们整合进去,打通一个完整产业链。现在大家非常看好文化传媒产业的前景。

  《陆家嘴》:你放了风投的鸽子,所以你们应该不缺钱?

  郭敬明:我非常不缺钱。我们的核心资源是智力资源,所有劳动都是脑力创作,不需要用钱砸,钱也砸不出来。说白了,你给我几千万,我自己私人账户就有几千万,我可以给我的公司,我完全不需要这个钱的。单纯只投钱的风投,对我是没有什么意义的,我当时引入他们也是看在它可以让我们公司融入更大的平台,或者去跟更多的窗口对接,跟更多的企业合作。

  《陆家嘴》:你有没有期待过自己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或者是创始人?

  郭敬明:很可能,但是不是目前这三五年的计划,我希望等自己各方面能力再成熟一点,比如说到35岁、40岁的时候,其实那时也还很年轻。一个公司上市,是一个很大很大的决定,你贸然做这个决定,很有可能会给你带来致命的影响。所以说我希望自己在对资本运作有更充分的知识储备的时候再作决定。

  《陆家嘴》:名声现在来说对你意味着什么呢?

  郭敬明:双刃剑。没有名声我无法获得现在的资源和关注度,但有了名声的同时也更容易失败,因为大家对你的标准拔得很高,跟普通人完全不一样,大众不允许你失败,一旦失败你要付出很惨痛的代价。当然还有私生活方面就不说了,但那些都是小事。

  把握商业和艺术的平衡

  《陆家嘴》:《小时代》上映后很多人针锋相对地将矛头指向电影中描述的奢侈生活方式,认为对青少年的价值观会有不好的影响。你当时有没有顾虑过这样拍有可能误导青少年对奢侈品牌的狂热追逐?

  郭敬明:《小时代》小说里的基调本身就是富有都市感的青春时尚气息,这是已经为广大读者群所认可的,既然要拍一部原汁原味的电影,我们当然会尽可能还原这种基调,这也是观众们希望看到的。《小时代》以林萧这个普通女孩的视角,去打开并呈现顾里、宫洺这些人的生活方式和心路历程,并从中碰撞出年轻人对友情、爱情等方面的考验与剧变,书中所表现的奢侈品部分是出于展示那个世界的创作需要,而不是传递价值观。这个问题我觉得我说不如看青少年观众怎么说更有说服力。电影上映至今,所谓批判奢侈品价值观的观点几乎全部来自成年影评者,而大量青少年观众的观后感中提到最多的是“为影片中四姐妹的友情感动”“在她们身上看到了自己和闺蜜的影子”“看到她们为梦想而拼尽全力的样子很热血”……青少年们被打动的是影片里传达出的友谊万岁、坚持梦想的正能量,我不知道这些来自年轻人的真正心声为什么被故意无视?也许就像人们说的那样,心里有什么你看到的就是什么。

  《陆家嘴》:你从来没拍过电影,第一次尝试对你来说难度大吗?

  郭敬明:当然!有很多很多的困难,我在开拍前做了很多功课,比如看各种各样大导演的纪录片,学习拍摄电影的流程和机制。但等到开拍还是会面对很多意想不到的突发情况,比如今天下雨了明天飘雪了,哪天场地搞不定,哪天演员又生病了,你永远在处理各种繁琐的突发状况,需要不断妥协。这跟写作完全不同,写作完全是个人的事情,你知道100分的标准在哪儿,如果你愿意可以不断去雕刻得精益求精,冲击110分、120分,但电影是一个团队的事情,时间、精力、钱都有限,要不断在细节上让步保全整体达到最好分数,不能无限制地为了完美去花钱,需要对投资方负责。有时你必须砍掉一只手臂,为了保证整个人活下来。

  《陆家嘴》:为了节约资金和时间在艺术上妥协是什么感觉?

  郭敬明:我自己本身做商人出身,我特别懂得去把握商业和艺术的均衡,我会让自己踩准那个点。我自己心里有很明确的一个标准,及格线在哪儿,线上的可以妥协,但是一旦碰到那根线就要反抗。这是一个很漫长也很微妙的过程。任何艺术品,只要在流通,需要出售,它就同时也是商品。我们需要让一件商品看起来很艺术,同时让艺术品便于流通,要把握这二者之间的平衡。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